第1067章 暗度陈仓(第1/2页)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面对价值数千万甚至有可能过亿的珍宝,不动心的实在没几个,尤其是那珍宝看上去还属于唾手可得的那种。

    最关键的是这珍宝和宝主都是不太敢见光的那种,这无疑给垂涎者添了胆子。

    这么一想,大肉痣其实还算幸运的,收回了六十万的现金,如若大肉痣意识到那只骑马羽人摆件的珍贵之处坚持不卖,那下场可能不会好到哪儿去,被人打劫算是轻的,好不好一家子都要遭殃,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么,西装男的下场看样子也差不多,反正六十万肯定是白花了,搞不好真的有可能连小命都丢掉,至于事后如何,看西装男到现在都不肯报警的做派,事后估计也没人会报警。

    意识到这一点,徐景行对西装男以及在场这些人的身份就更感兴趣了。

    他实在没想到跟着老杨出来长长见识的功夫都能碰到这么多“风云人物”,这概率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整个半岛地区,敢毫无顾忌的做出这种事情的大佬真不多,就算是周振山也不太愿意做这种拦路劫宝的事情,比周振山还牛还嚣张的能有几个?

    结果这里一下子蹦出来两个,其中被劫的还同样不是善茬。

    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跟过来,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

    什么机会?

    当然是黑吃黑的机会了。

    如果买卖双方或者哪怕只有西装男一方是正经人,他都不会那么干,相反还有可能上演一出“见义勇为”的好戏,可三方都不是什么好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惜,正紧张对峙的一群人完全没想到百米开外的夜色中竟然隐藏着他这么一个真正的猎人,正全心全意的相互斗心眼。

    眼看着要三点钟了,原本紧张不已的西装男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白竹竿面色一变,厉声喝问。

    西装男继续笑,十多秒钟后才一脸得意的笑道:“我笑们自以为胜券在握,却不知道目标早就被转移了,哈哈哈……”

    “什么意思?”这下子连土豪的脸色都变了。

    “这还不明白?我建议们看看《孙子兵法》,看过之后们就会知道里面有一计叫做‘暗度陈仓’,当然,还有‘声东击西’‘瞒天过海’‘桃代李僵’等等,”西装男越发的得意。

    土豪和白竹竿对视一眼,都傻眼了,他们就算再没有文化,也明白他们被耍了。

    并且两人相当默契的齐声喝问:“是谁?”

    自从那件骑马羽人摆件拍卖结束,他们两人就一直盯着西装男,自信西装男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他们的眼睛,而且拍卖结束之后也没有其他人靠近过那所老宅子,所以西装男想转移他们的目标,就只能是通过拍卖现场那些人,所以他们直接问是谁。

    西装男嘿嘿一笑:“们猜。”

    白竹竿的脸色忽然变的很难看:“是那个带着俩女人的王八蛋?”

    “嘿嘿嘿……”西装男却不说话了,但那表情,就是十足的默认,就差点头承认了。

    白竹竿和土豪对视一眼,各自冷笑一声转身就走,很快就撤了个干干净净,显然是彻底相信了西装男的话。

    不能怪两人太傻太笨,因为徐景行的出现本身就有点突兀,再加上他在拍卖现场的表现完全是个捣蛋的,没花多少钱,却将现场的水搅了个天昏地暗。当时没人怀疑什么,可现在回头想想,完全就是故意的,或者是说有目的的。

    此时结合着西装男的话一联想,徐景行就成了西装男的同伙儿,目的就是搅浑水的同时跟西装男配合着运走那件宝贝。

    而且,在拍卖结束的时候,徐景行确实要从西装男的身边路过,完全有机会跟西装男配合着将那件尺寸并不大的宝贝带出老宅子,并且在西装男“拖延时间”的时候早点离开现场。

    嗯,这么一想是不是有一种策无遗算、天衣无缝的感觉?

    白竹竿和土豪显然都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也不会撤退的这么干脆,目标都没了,留在这儿干什么?就算把西装男大卸八块也没有意义,对不对。

    所以白竹竿和土豪这两伙儿“渔夫”撤的很干脆,很彻底。

    可一旁的徐景行却不乐意了,他好好的看戏呢,怎么锅就扣到他头上了?这才是真正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这口锅,他可以背,但不能背的莫名其妙,也不能白背一场,被土豪和白竹竿惦记上虽然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但也是麻烦不是!

    所以在土豪和白竹竿撤走,西装男长出一口气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打开远光灯。

    雪亮的远光灯像利剑一样划破夜空,将西装男一行人照了个纤毫毕现。

    然后,卡宴无声无息的滑向西装男三人开的大切诺基旁,车速不快,可这种于无声处听惊雷一般的出场架势却是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