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彼山有妖 > 第十章 边地见闻1

第十章 边地见闻1

        七百年在妖的生命里也只是一瞬间罢了。

        这七百年里苏禾将凤木照料得很好,每年都会吸引很多会飞的妖兽在此歇脚,苏禾也与其中常来的云雀成了好友。

        云雀随族人飞走后,苏禾感觉有些无聊,又看着凤木发呆。

        其实这七百年里,每每她都想要放弃,但是每次放弃时,她都会想起她亲手在郁生眉间做的记号,她还没听完那首曲子,她心中还是有不舍的。

        罢了,她安慰自己,反正妖的寿命长的很,等区区一个人类转世又怎么了?

        这天,就当苏禾跟往常一样在树下乘凉,忽然间她似感应到了什么,她迅速化成狐形攀至凤木顶端,盘尾坐下,感受远处传来的妖术气息。

        这是,郁生……终于转世了?

        她双手结了个术印,“腾”的一声,交织的双手上燃起了一簇狐火,慢慢地有一丝光从火焰中延伸出来,一直指向一个方向,那似乎是边地的方向。

        看来,沿着这指引走就能找到郁生了,苏禾心想。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囊,就朝着那个方向赶去,为了方便,她化作狐身,到了城镇的话就在屋顶上赶路。

        苏禾不来人间很久了,人间早已过了几个朝代,一路上她看见的风景都和她记忆中大不相同,她对这一切感到无比陌生。

        好在她现在已经一千岁了,妖力也有了部分长进,不再是七八年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狐狸了。

        此时,皇城中的静安寺里,一个僧人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边的异光,手中拨动着一串佛珠,喃喃自语道:“红狐现世,是灾,是灾啊!”

        在到达边地前的最后一座城池忻城时,苏禾感觉有些渴了,于是她进了城中的一个小茶馆,准备坐下来喝上一壶茶再赶路。

        这个茶馆里有说书先生,苏禾坐下时,先生正巧拍响醒木,刚要开始说书。

        “话说,在诸侯之战前,这片土地还是由未国统领……”

        未国韶和三十年,本应该镇守边境的二殿下却率兵攻进皇城,宫人们四处逃散,来不及跑出宫的都死在了二殿下和他侍卫们的剑下。一时间皇宫里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他们一路闯到未国国君的寝殿,弑杀了已患重病卧床不起的国君。当然,未国大殿下顺奕也没能逃过被一母同胞杀害的命运。

        坊间有传言称,当时宫中有女官将顺奕殿下只有十岁的孩子偷偷带出了宫,而且那位女官好像是妖。

        二殿下听说后大怒,下令要将士们杀光未国的妖,就算是将整个未国大陆翻过来也要将顺奕的孩子找到。可是没等二殿下他们翻几个镇子,镇守未国其他边境的一些诸侯联合起来打着“杀逆贼,清君侧”的旗号畅通无阻的攻到了都城脚下。

        二殿下看着城墙下这群喊着“杀逆贼”的“忠”臣们不禁有些好笑,国君都死了他们才想到“清君侧”,这清的可够晚的啊!早些他收买这些诸侯时,他们对国君可不是这幅忠心的嘴脸。现在等他一杀国君,这些卑鄙小人就打着“清君侧”的旗号翻脸了,感情是拿他当开路的狗啊!

        奈何诸侯众多,二殿下一路打过来就已经死伤过半了。现在余下的也只有几万人而已,面对众诸侯手下的几十万兵,怎么样都是死的下场。

        诸侯们也不攻都城,只是在城门不远处安营扎寨,只等二殿下他们弹尽粮绝。等到第十日时,城内粮草已耗尽。二殿下站在城墙上看着城门外的敌营,叫来了手下一将士。

        “开城门吧!”二殿下淡然的说道,“溪元,你问问手下的人,有多少愿意留下的,不愿意留下的让他们在开城门后走吧。”

        “……殿下,这,这,不可啊!您不能放弃,末将会誓死跟随殿下……”将士连忙说道。

        “已经没有用了,溪元,这一仗我们必输无疑!没想到,我算计了一辈子,最后却死在这一群小人手里。”二殿下转动着手指上的白玉扳指平静的打断他,“传令下去吧!现在逃,好歹还能捡回一条命。”

        城门一开,二殿下身边只剩下区区二百个人,其他士兵,不是逃跑了就是投靠了诸侯们的队伍。而在外等候已久的诸侯立刻率兵攻了进去。

        二殿下和身边的二百个死士负隅顽抗,没有一个人投降。

        可是,两百个人再怎么样也抵不过几十万人的大军。二殿下最终被诸侯手下的大将所杀,诸侯砍下了他的头,挂在城门上示众。

        砍下二殿下头立大功的那位将士叫重毅,当诸侯们问他要什么赏赐时,一心为国的重毅却说只希望诸侯们能将顺奕殿下的孩子找回来继承皇位,重振未国。

        底下那些未国的大臣也纷纷附和,众诸侯当场就变了脸色,没多少时间,重毅就在营中病逝了。未国大臣们听到此消息,后背一凉,再也没提起过小皇子的事。

        众诸侯开始分割未国土地,但在割地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分歧,到最后众人又兵戎相向,于是诸侯之战开始了。

        “而今正是‘诸侯之战’的第三十年,原本分散的八国,也只剩下‘坎’,‘震’,‘兑’,‘巽’四国。

        如今统领我巽军的是只有弱冠之年的大将军姜离,将军十七岁就随父征战,骁勇无比,这次进攻巽王派了黄向、傅梁两位老将军与姜离将军一起出战。”

        说书先生这一折讲完了,苏禾茶也喝的差不多了,她留下了茶钱继续按照指引往前走去,天色渐渐有些暗了,前方也渐渐靠近巽国兵营,苏禾远远望过去只看见大片的营帐,许许多多士兵穿梭于其中,看来巽国的将士们都驻扎在这。

        来到这,指引突然打了个弯,指向兵营一旁的树林。

        苏禾又跟着指引穿过这片树林,再往前去就是一座小山丘了,她隐隐约约看见山丘顶上有个人影,而这时苏禾感应也越来越强烈。

        苏禾变成人形爬上山丘,终于可以看清那人影。那是位男子,他此时正侧卧在地,一只手撑着头,他的头发尽数梳起盘成“将军冠”顶在头上,外着一件暗色的氅衣。此时已是夜晚,升起的月亮柔柔地照在那个背影,不知为何,苏禾觉得那个背影看上去说不出的凄凉落寞,渐渐与七百年前郁生于宫殿上的那个背影重合。

        以至于苏禾脱口而出一句:“郁生。”

        男子从地上一跃而起,苏禾还未反应过来,他的剑就离她脖子不过三寸距离。

        这时,苏禾才看清他的面貌,他与郁生柔和秀气的面庞大相径庭,男子有一张刀削般坚毅的脸庞,两道剑眉底下是一双凌厉的瑞凤眼,直挺的鼻子下薄唇紧抿。

        男子冷冷开口:“你是兑国探子?”

        苏禾看着他摇摇头:“我是来寻你的,你……不记得我了?”

        他紧了紧眉头,似思考着什么,随后他的剑离苏禾又近了几寸:“休要胡言,本将从未见过你。从实招来,谁派你来此的?”

        “我并未说谎。”苏禾见状仍不退缩,“你前世是位琴师,前世我在你眉间埋了法术,前几日我感应到了才来寻你的。”

        “前世?法术?真是如此为何你偏偏现在才来寻我?可见你是一派胡言,今日犯进我巽军领地你本就不可饶恕。”他冷笑一声,剑锋一闪朝苏禾刺去,“还不快束手就擒。”说罢举剑刺向苏禾。

        苏禾灵巧地后跳几步:“你真一点都记不得了?”

        “少废话,兑国怎么寻你这奇奇怪怪的女探子来?”男子提剑倾过身去:“你的头颅今日怕是要挂在兵营门牌上了。”

        苏禾避闪不及,男子的剑擦过苏禾的脖子,留下了一条血痕。

        苏禾看他是真下了心要杀他,只好最后看了他一眼,跃进身后树林,化成狐形跑了。

        眼看苏禾她跑向了树林,但等那男子追过去却只能看见森林入口处有几点血迹,他沿着血迹追了大概十米左右,血迹在一棵树下消失了,男子在周围寻了几圈也不见苏禾人影,他只好放弃。

        苏禾一路跑回了距离兵营不远的忻城,随随便便找了个地方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她摸摸脖子上的伤痕,发现已经不再流血了。

        她找了个早餐铺吃早点,想起昨日之事还是有些心惊不已,要是她再迟钝一些,现在的她早已身首异处。没想到转世后的郁生性格也不一样了……也是,她想起幽冥说的,喝下阎婆的转世汤,前世之事都会忘记,可笑她还以为她施的那点小法术会使他记得前世之事。

        还有一点她想不明白的是,转世的郁生看上去也到弱冠之年了,为何之前她几乎未有感应,偏偏直到现在才寻到他?

        思考间,她听到邻座几个人在闲聊。

        “你们听说没有,昨天晚上兵营进探子了?”

        “啊,怎会这样,是哪国探子?抓住没有?你快详细道来!”

        “听说,昨天晚上姜离将军正在兵营不远处的小丘上歇息,忽然一个兑国的女探子出现在他身后,将军一招就刺伤了她,正想捉拿她,没想到她带伤逃进树林里不见了,现在城门口贴满了那女探子画像,巡捕门里的捕头们正在一个个搜查呢!”

        苏禾听后去往城门口,果真在城门口一侧的布告墙上看到了几张新贴上去的画像,画中人与她有五分相似。

        她叹了口气,狐族幻化成人形后不能随心所欲地改变面容,她想了想,以防万一,还是去到城中的成衣铺用变出的银两换了一套男装。

        近午时,苏禾感到肚子有些饿了,她又去到了之前那个茶馆,点了一壶茶和几份点心。

        茶馆中央的案桌后依旧是那个说书人,还在慷慨激昂地说着未国那出书。

        台下人似早已听腻,都自顾自喝茶聊天,一时间说书声,吵嚷声夹杂在一起,让苏禾有些头疼。

        说书先生正说到高潮处,店小二捧着一块银两往他案子上一放。

        说书先生停下疑惑地望着店小二。

        店小二指了指下面:“那位公子赏的。”

        说书先生看向苏禾:“多谢公子赏赐,请问公子是……”

        苏禾“啪”一声展开刚买的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换折子!”

        “这,不知公子要听哪出折子?”

        “本公子要听姜离将军的折子。”

        ------题外话------

        敬佩!姜大将军敢对媳妇下手了(*′???`*)姜大将军能想起来他的前世嘛?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各位也请多多支持收藏,求你们了!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98393/363328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