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彼山有妖 > 第八章 冥界之下1

第八章 冥界之下1

        大殿一角,混入宫女中的苏禾静静看着这一切。

        她想起那日蘅娘摇响铃铛找到她说:“苏姑娘,你将我献给那个余大夫吧!”

        “你疯了吗?为何要这么做?”苏禾有些生气地说道。

        “反正我已命不久矣,若我不去,秦郎就要被离帝砍头。”蘅娘担忧的说道,“我想秦郎能活下去。”

        “秦子衿如此爱你,若是你死了,他会独活吗?”苏禾反问蘅娘,“再说了你为何会妖力散尽,是因你拿妖力给秦子衿续命了不是?这是违反妖界禁令的!就算进入冥界你也会灰飞烟灭的,这是冥界对于违反定律的妖的惩罚。”

        “原来……你都知道了。”蘅娘避开苏禾的目光,“若我不给他续命,他活不过而立之年。”

        “人与妖本就殊途。”苏禾想起了郁生,眉目间染上了一层哀伤,“你就算给他续命,他又能活多久呢?人的生命太短暂了,于妖眼中,转瞬即逝。”

        “我都知道的,苏姑娘。我续了那些妖力给他也就不过延长他十五年寿命而已。”蘅娘朝苏禾笑了笑,“但我爱秦郎,所以我宁愿他活下去。”

        “你让他一个人独活又有何意义呢?”苏禾不解。

        蘅娘叹了口气:“我是妖,我注定不能为他诞下后代。秦郎不知我是妖,因我为他续命身子一直不好,他只道是我身子弱怀不了孩子。他虽不介意,但我每每看到他看街坊邻居和他们的孩子一起玩耍时羡慕的样子,我都会愧疚。要不是我,他可以和人界女子结婚并生下孩子,我真希望在我死后,秦郎能找个人界女子,安稳过完下半生。”

        “你居然有这打算……”苏禾有些震惊。

        “苏姑娘,你也才三百来岁吧?你比我小了近一千岁。”蘅娘拉过苏禾的手,“我们妖的寿命如此漫长,以至于许多妖不知要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一生……前面这一千三百多年我现在怎也回想不起来了,族里能做的事很少,一复一日同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很空虚。真正让我有活着感受的恰是我遇到秦郎的这几年,我很开心,就算日子过得清苦我也能坚持,大概因为我的心被他填满了吧。我给他输妖力也是望他活得再长一些,最好我们同生共死,我无法想象他离去了我该会有多伤心,如果随后几年的生命都要让我在痛苦中度过,我宁愿现在就死。”

        “你也知失去他你会难过,那他也失去你不是同样如此?”苏禾质问道,“你让他怎么度过失去你的后十年?”

        她将一个小纸包递给苏禾:“苏姑娘,这是忘情药,我走后麻烦你把这个给秦郎吃下去,吃了后他会忘记我的。”

        “你居然甘愿让他忘记你?”苏禾接过那个小纸包万般不解,“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世间再无思念着你的人了。”

        “姑娘,都到这一步了,我不是怕无人思念我,我只怕他还牵挂我……你说的对,人一生太短暂,我怎么舍得他痛苦。”蘅娘眼中渐渐氤氲了一团水气,“拜托你了,苏姑娘。”

        边说蘅娘边抽出插在发髻里的那根木簪:“麻烦姑娘替我把这根簪子给秦郎,上面附着我全部的法术,他带着这簪子一定能平安地再活十五年。”

        苏禾还想说些什么,被一个喊声打断了。

        “蘅娘在否?有信!”

        蘅娘边应到边上前去接过了信:“多谢这位小兄台了。”

        蘅娘送了一碗茶水给送信的少年,少年喝完道谢后就骑着马走了。

        “是秦子衿写与你的?”苏禾好奇地问。

        “是。”蘅娘展开信纸给苏禾看。

        苏禾看着纸上两行小字,挠了挠头:“我不认字。”

        蘅娘指着字读给苏禾听:“他说,他快到离国边地了,甚安,勿念。”

        听完,苏禾指着信说:“你回心转意没?”

        几滴泪滴落在信笺上,字迹被晕开,模糊不清。

        “我心意已决。”

        ……

        只是苏禾也没能将忘情草给秦子衿吃下,因为隔天秦子衿就死了,他入宫行刺帝王失败,被王砍了头。

        苏禾去乱葬岗找到了秦子衿的尸体,在周围选了一个小山丘,按照人界习俗立了块小石碑,但她不会写字,只能让石碑空着。她将秦子衿和蘅娘给的簪子葬在了一起,略施了法术,让坟前开满了并蒂莲。

        “我能为你们做的,只有这些了,安息吧!”苏禾看着无字墓碑,低声说道。

        而离帝也没能活多久,来年的六月,一道惊雷劈到了皇宫正殿上,宫里走水了,那晚,巍峨的皇宫被火焰所包围,像极了蘅娘死的那日。

        苏禾望着被大火烧尽的离国宫室,断垣残壁中再也不见当年红墙金瓦,琉璃雕窗。

        禾黍离离半野蒿,昔人城此岂知劳。

        后朝史官在史书上这样记到:

        离国十年,岫奇作乱于边地,边地大旱,民不聊生。帝哀民生之艰,寻岫奇,欲除之。岫奇生性狡诈,逃之。同年,离都,离国为官者余继偶见其匿于离民秦子衿家中。帝闻此妖,欲见之。继献之曰,岫奇善舞,帝何不观之一乐。遂使其舞,岫奇见之,感生而无望,一曲毕,投于火中,卒。来日,秦子衿忽染魔障,行刺离帝,帝大怒,杀之。来年六月,天忽降惊雷,离宫走水,帝崩。?

        苏禾最后还是将余府的鲛人泪偷了出来。

        “唉,有了这个就能去参加幽冥的寿宴了吧!”苏禾喃喃自语,“也不知这幽冥老头什么秉性,愿不愿帮我。”

        幽冥生辰那天,苏禾带着鲛人泪往冥界赶去。

        冥界的入口在人界和妖界的交界处,在这交界处有一片海,被称作“虚妄之海”,冥界就在这片海之下。

        苏禾还是第一次去往冥界,她站在岸边深吸一口气,随后跳入了这片海。

        原以为会有水涌入的窒息感,但出乎苏禾意料,这片水并没有给她窒息感,她发现她可以在水下自由呼吸。

        她身子不受控制地向下坠去,不一会就没了知觉。

        等苏禾再度睁眼时,看到了一束刺眼的亮光。她被这光刺激地眯起了眼睛,渐渐地,光弱了下来,四周变得一片黑暗。她一边适应着,一边打量着这个地方。有细小的光从她脚下透出,她低头,发现脚下踩着的是一片星空。就在这时,那片星空漾起一阵阵波纹。

        原来,她脚下踩的是一池水。突然,有什么从水下一跃而起,溅起几尺水花。那是一尾巨鲤,它浑身通红,身上覆盖一层红鳞,在黑暗中也闪着红光。它的鱼尾特别大,像一层轻盈的薄纱随着它的摆动飘荡在身后。红鲤的头顶有一根垂着的触须,触须下悬挂着一个圆球,发着淡淡的黄光,像盏灯一般。

        鲤鱼朝她越游越近,在离她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住了。它向下沉了沉,露出了它的背部,这时苏禾才看到它背上还坐着一个人。那人带着一个狰狞的鬼怪面具。披着件暗红色的袍子,披散着一头黑发。

        “姑娘来此所谓何事?”面具人问道,他的声音有些飘渺,令人听不真切。

        “参加幽冥大人寿宴。”苏禾回到。

        “姑娘请跟我来。”面具男上下打量了苏禾,随后伸出手将苏禾拉上了红鲤。

        红鲤载着两人腾空而起,穿过水面上一层一层的云雾。在这片白茫茫的雾中,苏禾只能看清红鲤头顶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灯”。不知过了多久,红鲤越升越高,速度也慢了下来。这时,苏禾发现他们头顶上方也是一片水面。最后,这尾红鲤一跃而起,穿过了上方的水面,停在了与这片水相连的一座木桥前。苏禾回过神,却发现身上的衣服竟没有被水浸湿。

        面具男下了红鲤,稳稳的站在了水面上,他将苏禾也扶了下来。苏禾发现他也站在了水面上,并没有沉下去。

        “原来这里就是冥界。”苏禾不禁感叹道。

        “姑娘顺着这往前走就能看到冥界的大殿了。”

        “多谢兄台。”苏禾朝他抱了抱拳。

        面具男朝她点了点头:“愿忘川之女护佑你。”说完便和鱼一起再度沉入水里。

        这个面具男就是往返在冥界和阳界为活着的生灵引渡的幽魂。

        而他口中的忘川之女则是冥界的神——虚芙。

        其实,真正掌管冥界的并不是幽冥,而是忘川之女虚芙,她是冥界中唯一被称为神的一位。但是冥界中没有谁见过她,所以神界妖界部分生灵都觉得她是被杜撰出来的一位神。

        但就是这样,冥界众物依旧信仰她。传说有古籍记载在虚芙手中有一面铜镜——乾坤镜,这面铜镜由昆仑虚上一整块的黑晶石打磨而成,在铜镜外侧边框镀了一层红铜,铜镜四周还镶嵌着磨碎了的红玉,用来辟邪。这面镜子不仅能照出妖魔鬼怪的本体,还能用来封印魔物,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神器。拥有这面乾坤镜也就拥有了冥界的力量,很多冥界有野心的孤魂野鬼都希望能找到这面铜镜,好将冥界搅得天翻地覆。但过去那么多世,没有一妖一鬼探得虚芙一点消息,他们也就放弃了,虚芙也就成了传说中的一位神。

        苏禾朝着木桥走去,前面一片白雾蒙蒙,走着走着,她听见前面隐约传来了乐曲声音,看来这里离大殿不远了。

        ------题外话------

        可以的话麻烦给作者点个收藏呀!谢谢啦!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98393/36173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