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彼山有妖 > 第七章 离国蛾舞2

第七章 离国蛾舞2

        苏禾暂时打消了去余府的想法,因为这里的一丝妖气让她很好奇。

        秦子衿家在皇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里,因为村子紧邻去往皇城的要道,秦子衿利用这地理优势,在临道路旁开了家茶水铺,搭了几个棚子,棚下摆了些桌椅。

        苏禾在角落里化成人形,走过去找了张桌子坐下。

        苏禾刚一坐下,里屋就出来一个妇人。

        她身着一件浅色布衣,乌黑的长发在脑后盘成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一支木簪松松绾起。初看她,会觉得面容普通,但细看会发现她眉不描?黛,唇不点而艳,一双细眸顾盼生辉。

        “姑娘可是要些茶水?”妇人笑着问道。

        “我是来找你的。”苏禾朝妇人伸出一只手,“咻”的一声,一团狐火自她掌心窜出。

        妇人眉头一皱,警惕地看着她:“狐妖?我已经远离妖界许久,你找我是有何事?”

        “你是岫奇吧?”苏禾收回那簇狐火,“没想到你竟然就躲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

        “你莫非是离帝派来寻我的?”妇人看着苏禾,一只手悄悄背到了身后。

        “你不必对付我,我不是离帝派来的。我只是察觉到你的妖气很淡,像是气数将尽。”苏禾解释道,“你们一族现在居于何处,你怎么不和族人在一起?”

        “岫奇一族只余我一人。”妇人背在身后的手垂了下来,“你说的没错,我妖气已散尽,命不久矣。”

        “怎么会?当初岫奇可是妖界数一数二的大族。”苏禾有些震惊。

        “岫奇一族以貌美声名在外,自然是招致许多祸事。”妇人暂时相信了苏禾,走上前与她共坐一桌,“多年前皇宫贵族以捉到岫奇为耀,于是以岫奇会招致边地灾难为借口,命捉妖师们去到现在的离国边地捉我族人。但我族人多居于深山,且生来便有双翅,他们捉不住就想出了一个恶毒的点子——放火烧山。”

        妇人说到这里,双眸中满含悲愤:“我们是蛾妖,古语云‘飞蛾扑火’,火对于我们来说是致命点。我的族人们都死于那场大火,只有我拼命逃了出来,我的一双翅膀也被那场火烧掉了。”

        “那你怎会在这个村子?还离皇城那么近,不怕被捉到吗?”苏禾追问。

        “我逃出来后,被秦郎所救,他不知我是妖,一直细心地照顾着我。”说到这,妇人似羞涩一般用袖子遮了半面,“我被他的深情所打动,遂嫁于他,他带我辗转多地,后在此安家。至于被捉,我与他生活多年,早就没有什么妖气了……我眼里只有秦郎,他去哪我就去哪,有他在我就不会怕。”

        “可是离帝还在寻你,若是你还想与你的秦郎一起活下去,我劝你们尽早搬离这里。不要小看了那些皇宗贵族,有时候他们的肮脏手段连恶妖都要承让三分。”

        “多谢姑娘,蘅娘我记下了。”妇人放下衣袖朝苏禾笑笑,“姑娘可否告知姓名?”

        “叫我苏禾就好。”

        苏禾与蘅娘聊了一会便告辞了,走之前苏禾给了蘅娘一个小小的火狐变成的铃铛。

        “若日后有什么事需要找我,你就摇一摇这个铃铛,我自会赶来。”

        蘅娘笑着道谢,将苏禾送出去老远。

        回去的路上,苏禾叹了口气,她还是无法出卖同是妖族的蘅娘,看来鲛人泪是没戏了,还是另寻一个宝物吧!

        话说秦子衿从宫里回来后,将一切都告知了蘅娘,并说自己要去边地一趟,少则要十多日才能赶回来。

        蘅娘匆匆送别了秦子衿,待秦子衿走后,蘅娘找出了苏禾给的铃铛,再三思量后,蘅娘摇响了它。

        十日后,照离帝吩咐,皇宫里的“映月殿”开始大修,殿中央被挖了一个圆形池子,工匠们从外引来池水灌满。而池子中央又立着一个稍小一圈的台子,远看确实应了“映月”这一词。?

        坊间纷纷传言,离帝要在映月殿设一席大宴。

        大宴前一天,皇城外要道上来往的商人发现,那家道旁一直开着的茶铺,不知为何,今天却没有开门。?

        大宴当天,皇宫里热闹非凡,几乎所有臣子都受到了邀请。午时,映月殿中一片嬉笑吵嚷声,众臣酒过三巡后,离帝突然开口说道:“众爱卿,余爱卿禀告孤,近日因机缘巧合,捉住了一只岫奇,众所周知岫奇是祸乱边地的妖孽,今日便要将她除去。”?

        他话音刚落,底下就一片惊呼。离帝派出那么多能人异士都找不到的东西,竟被这毫不起眼的一个五品官员找到了。?

        “余爱卿,将那只岫奇带上来给众爱卿看看吧!”离帝朝余大夫说道。

        “是!来人,带上来。”余大夫春风得意地站起来走殿前,边走边朝身后喊了一声,立马就有几个侍从押着一位妇人上来,那妇人一身华服,几乎要认不出她就是街边茶铺里的蘅娘。

        “哦,这就是那岫奇?”离帝坐直了身子。?

        “回禀王,是的。”余大夫得意地拍了拍手,“传言岫奇的独舞是一绝,王,先请您欣赏这岫奇的舞姿。”

        同一时间,侍从们也将蘅娘送到了大殿中央的台子上。?

        离帝看着站在台子中央垂着头一动不动的蘅娘,问余大夫:“余爱卿,这岫奇怎么不跳?”?

        “回禀王,古语云‘飞蛾扑火’,岫奇是蛾,蛾遇见火的时候跳的舞才是最美的。王不必担心,下官早有准备。”语罢,余大夫朝一旁的侍者使了个眼色。?

        “嘭”的一声,蘅娘站的台子四周燃起了一圈火焰,蘅娘见这一变故,微微动了一下,似要起舞。?

        就在周围人屏息凝神期待着她接下来的动作时,殿外传来一声惨叫:“刺客!有刺客!”?

        下一秒,一个浑身浴血的人闯进了大殿,群臣乱作一团,丞相大喊:“保护……”?

        可是他喊到一半就被一个更大的声音盖住了。?

        “王,她跳了!看,她跳了!”?

        惊恐的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一致看向水中央的台子。火影后的那个女子踮起脚甩出了水袖。?

        最先回过神的是离帝的那些乐师,他们重新抱起散落在地上的乐器,弹唱起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一曲哀怨的《子衿》回响在大殿中。?

        而那个冲进大殿的刺客,此时像忽然失去了所有力气,瘫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火中的人影,泪流满面。?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台上的蘅娘透过四周火焰,深情地看着那个浑身是血傻傻望着她的男子。她想起当初她险些被捉妖人捉住,在山间力气用尽,走投无路跌倒在地时,一双布鞋出现在她眼前。她一抬头,就看见面前站着的少年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不像那些捉妖人充满精明、算计和欲望。少年他眼眸中只有震惊与怜惜。于是,她将手伸向那个少年。

        “救我。”?

        她看着少年的眼睛说道。?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如今,曾经的少年就在台下望着她,那双饱经沧桑的眼中依旧只有震惊与心疼。?

        “秦郎。”她轻唤。?

        她朝着他的方向甩出水袖。

        秦子衿猛然惊醒,连滚带爬地向着蘅娘那移动,可就在他接近水池边缘时,被一旁的侍卫按住。?

        唉,是她忘了啊,曾经的那个少年,再也不能像当初握住她的手那般了。蘅娘的眼中渐渐凝结了一片水汽,这大概只能怨生于此地,命中注定带有一个离字吧。?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这时,秦子衿分明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眼角涌出,顺着脸颊滑落,在下颚处汇成一滴晶莹的水滴。随着她的一个旋转,坠落,被四周火光反射的通红,宛如刀尖滴落的一滴鲜血,只是还没有落地,就永远的消失了。?

        蘅娘最后一个转身,四周一圈火焰突然变成熊熊大火,瞬间吞没了她的身影,失去意识之前,她有一丝落寞,她的秦郎,她再也见不到了。?

        一曲毕,跳舞的娇娘化作了灰烟,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离帝看着被侍卫按在地上的秦子衿问:“刺客是何人?为何要行刺?”?

        站在一旁的余大夫见状上前跪下:“回陛下,此人是秦子衿。刚才的岫奇,正是他的妻。”?

        “原是这样。”王叹了口气,“传朕口谕,余大夫除妖有功,赐鲛人泪一颗,赏二百金珠,官升四品。”?

        话音刚落,余大夫伏在地上大声道:“谢主隆恩。”?

        “免礼,爱卿请起。”王抬眼,忽见侍卫正要将秦子衿带下去,说道:“慢,此事也是情有可原,孤不予追究,把他放了吧。”?

        众人听罢,高呼“吾王圣明”。

        秦子衿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垂头站着,一旁的余大夫见了,朝他小腿上就是一脚。?

        “还不快谢主隆恩!”?

        秦子衿“扑通”一声伏跪在地上,看着大殿上磨得平滑的玉砖倒映出他那张被泪水冲刷出一道道血痕的脸,嘴角微微勾起一笑。?

        “谢……主隆恩,草民没齿难忘。”?

        大殿里随后又是一片歌舞升平,仿佛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令人悲伤的事情。?

        ------题外话------

        苏小狐狸能在幽冥那找到琴师的讯息嘛,大家拭目以待吧!可以给作者点点收藏啊,大家收藏一点点,作者爆更亿点点。感谢支持!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98393/36151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