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彼山有妖 > 第五章 琴师5

第五章 琴师5

        苏禾是妖,她的听力本就比人类要灵敏,她倾耳细听。

        其中一位用玉箸对舞池中的舞姬们指指点点:“哎,这些舞姬漂亮是漂亮,但身段还是差点。”

        另一位凑上去说道:“三王爷,你可知岫奇?”

        “哦?说来听听?”

        “岫奇是古书上一种飞蛾妖怪,传说化人形后面容昳丽,身段玲珑有致。她们遇火则舞,舞姿婀娜妩媚,令人称奇!”

        “真有这样的妖怪?那我倒要找来看看……”

        苏禾听到这再没听下去,因为琴师正抱着琴走上殿来。

        很快,周围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

        “这不是那个琴师嘛?”

        “他怎么还没被赶出宫去?”

        “外面哪有宫里好啊,看来他是要借这生辰宴复宠了!”

        ……

        在一片窃语声中,琴师不卑不亢地跪下向帝王行了一礼。

        “鄙人郁生愿为王献上一曲,祝王万寿无疆。”说罢,他盘腿席地而坐,将琴置于膝上。

        当第一声琴音响起时,大殿里细碎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首生辰曲曲调激昂,如巨浪触碰礁石的回响,如雄鹰展翅时的长鸣,那么的气势磅礴,令众人振聋发聩。

        但奇怪的是,王座之上的帝王脸色却越来越不对劲,待琴师最后一个琴音落下时,王喷出一口鲜血,像一滩烂泥一样从王座滑到了地上。

        高亢的琴声还未散去,众人因这一变故都呆愣在原地。

        “快,快救王!”

        终于,底下人的高呼打破了殿上的静默,一时间大殿上乱成一团,众人逃跑的逃跑,拔剑的拔剑,桌案被推翻在地,各种精致的菜肴泼翻在地,被人们肆意践踏。

        而琴师也被离他最近的侍卫按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禾措手不及。

        那一夜宫殿里血流成河,三王爷这新王踏着旧王莲溪氏的尸身登上了王座。

        清晨,活下来的宫人们开始擦洗大殿上干涸的血迹,处理死去的人们的尸体。

        琴师被新王收押在监,苏禾从其他宫人那打听到,琴师被判了死刑,罪名是毒杀先王。

        苏禾用偷来的银子贿赂了狱头,再见到琴师时,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地靠在狱墙边,看上去了无生气。

        见苏禾进来看他,也只是抬头望了望她。

        苏禾在他身边打开手中的食盒:“听狱卒说你这几天胃口不好,我去御膳房偷了些粥食,趁热你赶快吃吧!”说罢将欲将汤匙递给琴师。

        可他没有接。

        苏禾看着他被打得伤痕累累的双手,心疼地说:“还是我喂给你吃吧。”

        苏禾舀起一勺吹了吹凑到他嘴边,她听到琴师叹了一口气,然后把那一勺粥吃了下去。

        “咳咳咳……”琴师突然咳起来,喷出一口血。

        “你怎么了!”苏禾惊恐地看向手中的粥碗,“莫非这粥里下毒了?”

        琴师摇了摇头,将嘴边的血渍擦干净:“没有,是我服了毒药,我时日不多了。”

        “为什么?”苏禾惊道。

        “因为是我配合三王爷,杀了王的。”琴师抬头看向苏禾,“我与王同桌而食同榻而眠那几日,我在他的食物里下了毒,这是一种慢性毒,会慢慢地毁掉他的命。三王爷现在想杀我灭口,他命我也服下了这种毒。”

        “啪”的一声,苏禾手中的粥碗泼翻在地:“可是,可是你说过要给我弹完那首曲子的,你要食言了吗?”

        琴师拉过她的双手,用衣袖细细擦拭她手上溅到的污渍:“姑娘,实在抱歉,在下只能食言了。”

        “你为什么要听三王爷的话?”苏禾不解地问道。

        “因为他说他做了王会减轻百姓的赋税,还百姓一个公道……”

        “就因为这个你相信他?万一他反悔呢?”苏禾愤怒地说道,“就以他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这一点来看,他也是个小人,你为什么要相信他?!”

        “因为,没有退路了……在我往王的吃食里下毒那一刻起,就没有退路了。”琴师喃喃说道,“姑娘,我的琴已被毁,我挂念的只有你和那条小鱼罢了。姑娘,等我走后,烦你替我照顾好那条小鱼吧……咳咳咳……”

        琴师又咳出一滩血,他用另一只袖子将血擦干净,笑着说:“姑娘并不是宫里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苏禾握住了他的手,有些担心,有些好奇。

        “好几次姑娘来看我时,裙下都会露出一条红尾巴,跟我进宫那日,在大殿外听曲的那只红狐尾巴一模一样。我知道姑娘与我们不一样,我也真的很感激姑娘,这一世的恩情恕在下无法报答,下一世定当结草衔环……”琴师轻拍着她的手,如那晚她安慰他一样,“出宫去吧,姑娘,宫里太暗,见不到阳光和自由。”

        琴师说罢,俯下身子在苏禾额头上落下一吻:“既见佳人,云胡不喜。叫我一声名字吧。”

        苏禾早已泪眼婆娑,抽噎着叫到:“郁生。”

        琴师低低应了一声,靠在冰冷的墙上,永远闭上了眼眸。

        妖的寿命都很长很长,这是苏禾第一次与死亡相遇,她忍不住感叹,人类真的太脆弱了,他们的生命转瞬即逝。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苏禾的声音渐渐低下来,“我用妖力在他眉心留下了一个记号,这样他转世时我就能找到他了。”

        云雀完了这个故事,久久没有出声。

        良久,她开口问道:“姐姐,你在这一千年里都没找到他吗?”

        “没有,三界我都找过了,没有他,已经久到我觉得他已魂飞魄散了……”苏禾喃喃自语,“也许是我没有好好照顾好那条鱼,他生气了。哎,出了宫以后我就把那条鱼放进了河流里,我觉得比起狭小的水缸,还是广阔的湖海适合它……”

        “姐姐,琴师那么关心百姓,他为什么不自己做帝王呢?他做帝王一定会很好吧!”云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不一定……首先帝王是世袭制的,只有王族才有资格做帝王,其次他正是因为长于乡野百姓中才能如此了解民之疾苦,要是他也位于那个高位,他便不是他了,他未必会做的更好。”

        “原来是这样。”云雀抬头看了看天空,“苏禾姐姐谢谢你讲给我听这个故事,愿你早日找到他。”

        说罢她扇着翅膀,跟随她的族人飞走了。

        剩苏禾一个人回想当年。

        三王爷登基后改国号为“离”,他确实减免了百姓赋税,那段时间整个离国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但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琴师死后的第三年,是一个荒年,百姓忍饥挨饿,宫里却开始夜夜笙歌,原先减轻的赋税,已回到从前。

        苏禾化身红狐站在帝王殿对面的屋顶上,看着大殿里烛火通明,新的帝王将一罐罐美酒淋在婀娜多姿的嫔妃身上与她们酣嬉淋漓,低声说。

        “幸好你看不到这些了。”

        突然,她听见宫外有人敲锣高声叫到:“王要寻岫奇,寻到者奖一百金!”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98393/361189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