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彼山有妖 > 第四章 琴师4

第四章 琴师4

        “大人?”苏禾有些吃惊地叫到。

        琴师没有回答她,他将脸埋在了苏禾的脖颈间,过了一会,苏禾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衣领,她将因为震惊还悬着的手收回,轻轻拍抚着琴师的肩膀。

        “哇哇哇哇哇!”听到这,云雀忍不住叫了起来,用翅膀遮住了她小小的脸颊,“你们……你们这样,按照人界的规矩,他应该娶了你吧!”

        “哎,你害羞个什么劲?”苏禾用手指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弹,“为什么他要娶我?”

        “你们不都有肌肤之……唔唔唔……”云雀话没说完,就被苏禾捂了嘴。

        “哎呀!你到底还是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呸呸呸,童言无忌!”

        “这……不算吗?”云雀小小地挣扎了一下。

        看她不再乱说,苏禾放开了云雀,有些气急地说道:“当然不算了!”

        “好好好,不算,苏禾姐姐你快继续说,之后怎么样了?”云雀整理了一下被苏禾弄乱的羽毛讨好般问道。

        “我们……也就抱了一会……”苏禾说到这脸微微泛红转向一边,避开了云雀八卦的眼神。

        这个拥抱,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琴师放开了苏禾。

        “对不起,姑娘,我越矩了……”琴师坐回案前,端起了一杯茶,像是要掩盖自己内心的不安一样,抿了一口。

        “额……”苏禾挠了挠头,才只有三百岁的她在妖界也不过算个孩子而已,对男女之事也只懵懵懂懂,“没事,没事,大人不必道歉,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又不是肌肤之亲。”

        “噗……咳咳咳……”琴师被苏禾的话语惊到,狼狈的擦着嘴边的喷出来的茶水。

        气氛突然变得更加尴尬,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一片寂静之下,苏禾隐约听到了“咕噜咕噜”的水声。

        “大人,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苏禾问道。

        “哦,你是说这个?”尴尬的气氛被打破,琴师像是松了一口气,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瓷做的小水缸。

        水缸里游着一尾红色的金鱼。

        “这是……”

        “这是我之前还陪在帝王身边时,有一天在宫里后花园散步时,从夜猫口中救下的小鱼,看它可怜就问宫人要了个瓷水缸养着。我一直将它放在床下,所以之前你没有发现。”琴师将瓷水缸递给了苏禾。

        苏禾逗弄了几下水缸里的金鱼:“这小东西真可爱。”

        “喜欢吗?喜欢的话就送给你。”琴师看着苏禾逗鱼的样子,他不禁弯了嘴角,眉眼盛满了温柔。

        “不了,我这么粗心大意,照顾不好它的,还得是你养它,它才能活得这么开心。”苏禾将水缸还给琴师,“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苏禾一只脚刚跨出房门,大雨就如倾倒盆水那样落了下来。

        苏禾收回跨出去的脚有些尴尬地看向琴师:“这……”

        “可惜我这也没有雨具可以借给姑娘,姑娘要不还是留在这吧!”琴师指了指床,“姑娘要是不介意就睡在那,我还有谱子要写,今晚不会睡的。”

        “那怎么好意思!要不我就在椅子上凑合一晚。”苏禾摆摆手。

        琴师摇了摇头:“姑娘在椅子上那么睡,会着凉的。床铺我每日都会自己整理清洗,姑娘要是嫌弃的话……”

        琴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苏禾也不好再推辞,就在琴师的床上躺下了。

        “姑娘,安。”

        这是苏禾熟睡前听到琴师说的最后一句话,潜意识里她觉得那句话很不一般,就像她晴天时躺在树上晒太阳,温暖的感觉漫遍了她心里每一个角落。

        第二天苏禾从琴师的床榻上醒来,发现琴师伏在桌案上睡着了,窗外,雨已经停了,天空呈现被水洗过后淡淡的蓝色。

        苏禾下床来到桌案边,琴师睡得正熟,苏禾不忍吵醒他,轻轻在案边坐下。

        案上叠着几张文字谱,琴师的手搭在这几张谱子上,看来

        案上另一角,昨日那个水缸里,那条金鱼还在活泼地游来游去。

        “大人,该起来洗漱了,今天是帝王生辰宴,会很忙。”

        琴师被苏禾叫醒,他梳洗一番后拿起了桌上的几张曲谱对苏禾说:“姑娘,这是我为你谱的曲。”

        “为我?”苏禾不解。

        “对,为你。”琴师拿起靠在墙边的七弦琴,“所以姑娘理应是第一个听的。”

        说罢,琴师

        琴声潺潺,如溪水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又如蝴蝶扇动翅膀旖旋着轻舞,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又低回如细语。

        苏禾沉浸在曲中久久不能回神,可惜曲弹到一半就有宫人匆匆过来,传谕让琴师去面见帝王。

        琴师背起七弦琴对苏禾说:“等我回来,一定把这首曲子为你弹完。”

        苏禾朝他微微一笑:“我等你。”

        夜晚,帝王殿上灯火通明,里面坐满了文武百官,人比当初听琴师弹曲那会还要多。

        无数的宫女在大殿间穿来穿去,给各位大人献上一碟碟精致的菜肴。

        苏禾趁着大家忙碌的功夫,化作大殿上的宫女找个了能看见舞池的角落躲了起来,准备待会欣赏琴师的表演。

        在生辰宴表演之前,是各位大人上供给帝王的生日贺礼。

        苏禾好奇地看着他们献上来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

        “王,这是我从让人从坎水带回的鲛珠,它是由鲛人的泪水凝结而成,故而又被称作‘鲛人泪’。”

        在王的所有生辰礼中,最让苏禾印象深刻的就数这颗“鲛人泪”。

        那位不知大臣还是王爷为帝王献上了一颗成年人拳头大小的珠子,在介绍完这颗珠子后,这人让请求王将大殿里的烛灯弄灭,说在黑暗中这颗珠子会发出奇光。

        帝王同意了他的请求,殿内的宫人们将烛灯熄灭。

        在整个大殿陷入黑暗的瞬间,那颗鲛人泪,散发出了奇异的蓝光,霎时间这片蓝光笼罩了整个大殿,使大殿内亮如白昼。

        一时间,底下的百官们都对这颗珠子赞不绝口。

        一片喧哗声中,王抬了抬手,马上有宫人将烛灯又全部点燃。

        众人看着高高在上的王,平息了声音,献珠子的那位也跪在地上,等着王对这样贺礼的评价。

        “这可真是一件珍宝,吾甚是喜欢,来人啊,赏!”

        听到王这么说,喧哗声又起,在一片王英明和吾王万寿无疆的贺声中,献宝珠的那位谢过了王给的封号,接过了宫人给的赏金。他满意地给王磕了几个头,退到下面融进了喧哗的众人中。

        众人献完贺礼,接下来就是舞姬们献上一首首的舞曲。

        苏禾觉得没意思,便看向大殿里吃吃喝喝的大臣们。她看见对面的两个老头凑在一起似乎说着什么悄悄话。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98393/361189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