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盟友皆亲善(第1/2页)
    傍晚时分,大殿之中,华灯辉煌,奇装异服之人各坐于席间,虽服饰风貌截然不同,可身上珠光宝气,镶金戴玉的,一看便是身份不凡之辈。

    众人身前各有桌案,桌案上皆有香茶。殿上的宫女衣衫端庄,妆容美丽,轻盈走动,替众宾客斟满茶杯,一言一行显露出大家风范。

    主座上一老者身穿紫色丝织长袍,头戴黑冠,表情热情好客,尽显王者之气,他道:“诸位来宾,我东海盟国首脑今夜在此聚集一堂,商议盟国大事。我三神国能得诸位赏光,实是荣幸非常。俗语云:远亲不如近邻,近邻即可合盟。你我结盟已久,齐心协力,方才有此昌盛局面。”

    这老者正是三神国国主欧阳迁,亦是这五年来东海盟推举的盟主,龙火功造诣高深,更凭德行令人信服,他这盟主当得虽无什么功劳,但任期之内,好歹并未发生什么大争端,算得上是安然无恙。

    他一本正经地客套了几句,只听左边席间一人严肃说道:“欧阳国主,龙国近来的动向,想必你早已知道了?”此人穿一身绿色甲胄,头盔上有一上弦月形状的长角,方脸蛋,留有短须,略微发福,他身份亦是极高,正是露夏王朝国主亲兄弟,权倾朝野的亲王关咏,此次替其兄出席盟会。

    在他对面,右边席间,有一穿金黄绸袍的中年女子,她笑道:“龙国穷兵黩武,横行霸道,他们在鲤城屯兵,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准是向咱们示威来啦。”她是神衣帮的巴陵夫人,主持星网国内阁会议,有人说神衣帮的帮主神衣使者退隐幕后多年,这巴陵夫人其实已是星网国的主人。她非但在神衣帮中权势极大,更是富甲帮举足轻重的支柱之一。

    关咏喝道:“此次屯兵,只怕非同小可。有探子见鲤城内甲胄似海,长枪如林,更有工匠日夜不停,锻铁炼钢!这不像是示威,倒像是为大战做准备!”

    巴陵夫人道:“鲤城位于龙国远省之内,他们自己国内的事,爱怎么玩儿便怎么玩儿。总不见得人家在自己家里锯木头造东西,咱们先打上门去,招惹人家,对不对?更何况这家人可凶恶的很,咱们谁也惹不起。”

    关咏环顾众人,见众人小声交谈,但大多都是一脸不以为然之情,于是又高声道:“诸位难道不曾听闻过来自地母岛上的传闻么?圣莲女皇已信奉了妖魔,将要招来莫大灾祸!如今她厉兵秣马,整装待发,我等更需十二万分的小心!”

    众国君高官议论地更为热烈,但表情都颇为装腔作势,似乎满不在乎,但又畏惧关咏权威,不敢怠慢,每当他看过来时,他们便装得格外慎重。毕竟露夏王朝兵威强盛,胜过东海盟各国兵力之和。

    巴陵夫人扑哧一声,笑得甚响,关咏大声道:“巴陵夫人,你为何当众取笑我?当真辱人太甚!”

    巴陵夫人道:“关亲王,露夏王朝与龙国有深仇大恨,你们这套说辞,已经说了好几百年啦。‘圣莲女皇是妖魔化身,是巨巫使者。她口吐烈焰,眸能杀人,心怀不轨,十恶不赦’云云,我活了一百多年,每次见到露夏国将军,都得听他们唠叨一遍!”

    关咏板着脸道:“你胆敢轻视我露夏国的荣誉?我对水行龙佛发誓,圣莲女皇已是青阳邪教的教主!”

    欧阳迁忙道:“关亲王,你有话好好说。巴陵夫人,你也别激关亲王了。”

    巴陵夫人道:“好好好,我怕了你啦,就算你说得对。不过论行军打仗,咱们星网国可敌不过龙国一根手指头,也是爱莫能助,只能靠你们天下无敌的露夏国武士啦。”

    她言下不无嘲讽之意,但关咏没听出来,脸色稍缓,道:“此事倒也好说,但若要行军打仗,少不得各位援助军饷粮食。”

    巴陵夫人道:“我们星网国最近国内闹灾荒,囊中羞涩,不向其他人讨钱过活,已算得上极为坚忍自强了,这等毫无来由的战事,还是能免则免为好。”

    关咏道:“星网国财源广进,富得流油,怎会无法出资?”

    巴陵夫人哼了一声,道:“反正便是没钱,你问我也没法子。”

    关咏望向欧阳迁,欧阳迁忙举杯喝酒,似没听到他俩在说些什么。关咏再看其他人,也都是一副战战兢兢,避而远之的窝囊模样。他勃然大怒,一拍桌子,翻身而起,喊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们这些年一直与龙国往来,买卖从无间断,从中牟取暴利,我看你们都投靠龙国那妖妇了吧!”

    他这话虽然不留情面,但也说中了大半,众人心虚,皆避开他的目光。巴陵夫人却道:“好!关亲王,咱们索性挑明了说!不错,我星网国与龙国商贸繁荣,国内千万人因此受益。你要与龙国打仗,我坚决反对!否则我国内千万百姓必恨透了我。”

    关咏怒道:“你星网国臣服了龙国?”

    巴陵夫人叹了口气,眼神似看着不懂事的顽童一般,说道:“我来给你算算账,让你明白这其中利害。”

    她指指自己,再指指西方,说道:“凭借商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