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山河忘 > 第39章 隆别奇

第39章 隆别奇

        待秋枫再次醒来,已是又过了两天的申时。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旧的木屋子里面,一旁还有一张床,闫修正睡在上面。

        秋枫想坐起身,却发现全身都是疼痛无比。

        此时,秋胤雪突然捧着一捧野果推门进来了。看见秋枫正挣扎着想坐起来后,秋胤雪连忙把野果放在一边,然后把秋枫扶坐在了床边。

        “小妹,蓝姑娘呢?”看见秋胤雪,秋枫急忙问起了蓝兰。

        “她…她没事,在隔壁房间歇息。”秋胤雪眼神稍有些闪烁。

        “小妹,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说谎都不会,你怎么能骗得了我。你告诉我,蓝姑娘到底怎么样了?”看着秋胤雪的反应,秋枫逐渐紧张了起来。

        秋胤雪被秋枫问得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不行,我要去找她。”见秋胤雪这样,秋枫就准备下床去找蓝兰。

        “蓝兰真没事。”此时,躺在另一张床的闫修却开口了,“只是还在昏迷,没醒而已。”说着,闫修就慢慢坐起了身来,看得出来其伤势比秋枫要好些,却也好不了太多。

        听见闫修这么说,秋枫稍微放心了一些,随后他又看着秋胤雪接着问道:“有没有通知父亲,沐阳分舵易新叛变,还有小王庄庄主程军和泉山派掌门董志梁。让父亲小心一点,我怀疑还有其他人也叛变了。”

        “大哥,我在附近找了好久,一个人都没看到,没办法通知父亲。”秋胤雪本是去找大夫的,却奈何找了许久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你个没良心的,是我给你输的真气给你保的命。”秋枫还想说话,此时闫修却抢先开口了,“你先关心蓝兰就算了,我躺这里这么久了,你都没问一下我怎么样,起码提一下我也好啊。”

        哪知,秋枫却只是说知道他死不了,所以没问。

        听秋枫这么说,闫修也是问起了为什么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却还能战斗。

        闫修接过易新的掌,知道易新的厉害,更何况秋枫中掌之前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闫修能肯定,以当时秋枫的伤势来说,就算不死,也是再没战斗之力的了,几乎可以说是已经有半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秋枫则解释,他是师承普陀山普济寺的,有“移山倒海”、“大海无量”、“百川归海”和“海天一色”四套掌法,《大梵天音经》、《华严经》两套内功心法。而秋枫传承的是《华严经》。

        他师公曾告诉过他,《华严经》在修行之人每多参悟出一掌时,会让修行之人整体内力提升一个境界。而他当时就是悟出了第三掌“百川归海”,所以才又有了内力对付易新几人。

        随后,秋枫也是知道了此处是骆马湖附近山林半山腰的一处废弃木屋,是闫修把他背来的。而当知道自己已是昏迷了三十个时辰,这已是第三日的申时时,秋枫就更担心蓝兰了,时不时就问秋胤雪蓝兰醒没有。

        到了晚上,秋枫更是非要去看蓝兰不可。

        闫修没有办法,还是把秋枫扶到了蓝兰的房间,而自己则是回到了自己那间屋子。

        其实,闫修心里也不是滋味,在秋枫醒之前,他已是来看过蓝兰好多次了。除了给秋枫输真气,他还不顾自己的伤势给蓝兰输了真气护体。期间,闫修也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闫修对蓝兰的关心,只是由于性格原因,没表现给别人看罢了。此时的闫修,只希望蓝长青能快点找到他们,因为蓝兰的身体状况,真的是很糟糕。

        秋枫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蓝兰,眼角已是不自觉开始有眼泪滴落。

        “蓝兰,快起来陪我讲讲话啊,你不是话最多的么?”

        “你那么喜欢说话,你已经一天多没有说话了,你能习惯吗……”

        此时,天元门总舵内,高禄急匆匆的走进了秋恭全的书房。

        “门主,出事了,少门主和三小姐在淮安府宿迁县境内失踪了!”

        秋恭全正在看书,听闻秋枫和秋胤雪失踪后马上站起了身来。

        “宿迁?”秋恭全已有些恼怒,“那附近我们不是有沐阳分舵吗?沐阳分舵的易新是干什么吃的!我不是吩咐过让所有分舵对少门主和三小姐的这次出行多加留意和照应吗?他是不是不想做这个舵主了!”

        高禄急忙回答道:“易舵主也失踪了!”

        “易新也失踪了?”秋恭全表情变了变,“那副舵主杨力虎呢?”

        “门主,杨力虎半年前就调往了新建的长丰分舵任舵主去了。现在的沐阳分舵副舵主是隆老。”

        “隆老?隆别奇?”秋恭全说着就把手上的书重重的扔在了书桌上,“你去问问他,舵主都失踪了,他这个副舵主为什么不失踪。”

        “信上说初三那天易舵主让隆老去永城解决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地问题去了,初八早上隆老才回去。回去后隆老就发现只有少门主和三小姐初七进入宿迁境内的情报,后续却什么都没了。”

        “我不管什么原因。”秋恭全摇了摇手,“叫他加派人手,不,是把全部人派出去找。”

        “找得到既往不咎回来当长老,找不到叫他提头来见我!”

        而此时的隆别奇,已是派出了所有人在找秋枫和秋胤雪,还有易新,只是还没找到。

        又过了两天,终于是有帮众在骆马湖湖畔发现了易新和蒙面人的尸体。

        隆别奇得到消息后马上赶了过去,勘察一番后,就吩咐了帮众在那附近开始寻找。

        而直到此时,蓝兰却还是没有醒来。

        秋枫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守在蓝兰身边没离开过,眼也没合过几次,中途还给蓝兰输过两次真气。可他自己也只是恢复了不到一成的内力。

        秋胤雪又摘了些野果回来,递给秋枫时,他却是不吃,只是一直看着蓝兰。此时,闫修走了进来,接过秋胤雪手上的野果后走到了秋枫身旁。

        “你这样有用吗?你不吃东西蓝兰就会醒吗?”

        “闫兄,你真气恢复了多少?能给蓝兰再输点真气吗?”秋枫却没有回答闫修的话。

        “你醒醒吧!”闫修早上起来才给蓝兰输过真气,虽然他受的伤比秋枫轻些,却也算是重伤,真气根本恢复不到这么快,闫修能肯定秋枫也是知道的。

        “以蓝兰现在的伤势来看,就算我们两个都没受伤,也是救不醒她的。”闫修说的很现实,事实上蓝兰受的伤是真的很重,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虚弱。

        秋枫却还是没理闫修,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蓝兰。

        此时,林子里却突然有了动静。秋枫和闫修相视了一眼后,就马上跑出了屋子前去查看,而秋胤雪则是留了下来照看蓝兰。

        两人趴在一块岩石后面,发现山脚有很多人在搜山,已慢慢向山上搜来了。从对方的衣着,秋枫一眼就认了出来都是龙腾帮的帮众,但秋枫却没有马上出去,他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是叛变了。闫修也告诉秋枫小心为好。

        现在的他们,若是碰上没受伤的蒙面人,估计两人加起来也打不过对方一人。

        看着持刀慢慢上山的龙腾帮帮众,秋枫跟闫修决定先躲起来看看情况再说。可突然,秋枫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再看去,他竟是看到了隆别奇。

        秋枫跟闫修说了这是沐阳分舵副舵主隆别奇后,就欲出去。闫修急忙拦住了他,直言舵主都想杀他,那这个副舵主也有可能已经叛变了。

        可秋枫却很相信隆别奇,因为他和秋胤雪都是隆别奇看着长大的,他对隆别奇很熟悉。而且,现在蓝兰的伤势,也容不得秋枫不冒次险。没等闫修反应过来,秋枫就站起了身来。

        “隆爷爷!”

        这一声,隆别奇也是看到了秋枫,马上就领着众人来到了秋枫面前。

        刚到秋枫近前,隆别奇就看出他受了很重的伤,就欲给他疗伤。可秋枫却直接把隆别奇拉回了小木屋,让他先给蓝兰疗伤。

        此时隆别奇才知道,几人的伤,居然是易新联合小王庄程军、泉山派董志梁,还有来历不明的蒙面人下的手。但蓝兰的伤势很重,隆别奇也只能是先给她输真气续一下命,随后就把他们送回了沐阳分舵,找了大夫来给他们疗伤。同时,隆别奇也派了人快马加鞭回总舵把整件事报告给秋恭全。

        不过,隆别奇已是把全县的大夫都请了过来,却都拿蓝兰的伤没有办法。都说蓝兰经脉已断,他们无能为力。

        听见大夫们这么说,秋胤雪眼泪没绷住,瞬间就掉了下来,祈求着隆别奇再想想办法。

        秋枫更是双眼已空洞了起来,看着蓝兰一动不动。

        可隆别奇哪有什么办法,他先前已经给蓝兰把过脉,知道蓝兰是中了易新的“断岩掌”断了经脉。要知道,经脉一断,真气就无法循环疏通了,纵使隆别奇虽然内功再高,也是徒然。

        看着秋胤雪,隆别奇直言就算他天天给蓝兰输真气,以蓝兰现在这种这种情况来看,也最多只能再撑六天。

        哪知,隆别奇说完后,秋枫却说他的伤势没事,让隆别奇只给蓝兰输真气不要管他。

        “不是这个意思,唉……”隆别奇也是叹了口气,他知道秋枫其实明白他所说的意思,但他自己却似乎不想明白。

        而秋胤雪是真的不懂,就以为多一个人给蓝兰输真气就会好一些,就想去找她父亲秋恭全来给蓝兰疗伤。隆别奇却说秋恭全来了也没用,顶多是让蓝兰再多活一天。

        提到秋恭全,秋枫就想起了他师公,马上就叫人去备了马车,准备把蓝兰带去普陀山让他师公进行医治。

        隆别奇得知秋枫的想法后,马上拦住了他,告诉了他现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蓝兰身体经不起颠簸,是肯定到不了普陀山的。无奈之下秋枫就写了封信,差了人带去普陀山给他师公。

        而后,淮安府最有名的大夫也被请了过来,却还是没办法。不过大夫却说,如果能请到太医院的太医,再加上皇宫的珍贵药材,蓝兰的断脉还是能治。

        “太医?”提到太医,秋胤雪倒是想起了她和苏九霖在一起时认识的两个人——万密斋父子。

        而秋枫听完大夫说的就开始给秋恭全写信了,让他找太医过来。

        隆别奇却在一边叹气,他清楚得很,无论是普陀山还是太医院,这一来一回,都是来不及的。看着秋枫如此这般自欺欺人,隆别奇心疼无比。

        此时,秋胤雪却走到了隆别奇身旁,问起了徐州远不远。

        “不算很远,怎么了?”隆别奇有些好奇为什么秋胤雪会在这个时候问徐州。

        秋胤雪缓缓说道:“我认识一个大夫,在徐州开有一家叫‘济世堂’的医馆,听说他的医术不输太医。”

        “真的吗?”秋枫也是听到了秋胤雪说的话,写了一半的信也不写了,马上走到了秋胤雪近前,“小妹,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秋胤雪点了点头,“大哥你放心,我觉得他是能医好蓝姐姐的。”

        因为担心万密斋父子不会跟陌生人走,秋胤雪就决定亲自去找他们。

        随后,隆别奇马上安排了马车,亲自驾马车带着秋胤雪往徐州去了。

        “隆爷爷,你马车可以驾快一点,我没事的。”秋胤雪现在才知道徐州城虽然不是很远,却也不近,足足有两百里地,正常来说要一整天时间才能到。

        闻言,隆别奇也是稍微加快了些速度,却也没有太快。一来马儿不能长时间跑太快,二来他还是怕颠着秋胤雪。

        看着秋胤雪对蓝兰的伤如此上心,隆别奇倒是好奇了起来。

        “雪儿,这个蓝姑娘重情重义,她是因为枫儿受的伤,枫儿对她那般关心也是应该的,隆爷爷能理解。身为男子汉就该如此。你对蓝姑娘有些关心,也说的过去。可我觉得,你对她,也不是一般的关心啊。”

        “隆爷爷,我之前遇到过这样一个人,他跟大哥一样胸襟宽广、善恶分明。我之前遇袭,只因为我是弱女子,他就不顾生命危险来救我。我回总舵后,父亲却跟我说,那是他们故意设的局,就是想博取我的信任然后靠近我,以后就会利用我。可我的心告诉我,我所经历的那些都是真的,而且大哥也觉得他是好人。”

        “这次大哥回来,他让我想清楚我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他,还是一时新鲜,或者是感恩。我一开始的确在考虑。”

        “直到这次我看到了蓝兰姑娘,我才知道,我是真的爱上了他。原来爱上一个人后,真的是像娘说的那样,从此以后便没了自己。”

        ……

        秋胤雪还在去往徐州的路上,此时的苏九霖,伤已是好了,正在白云山摩星岭跟濮阳雄在学武。

        而龙腾帮英德分舵舵主陈琦,却是在此时急急忙忙找到了秦虹。之前他奉命暗中监视“海天帮”,现在已是发现了些不寻常。

        “帮主,近几日我们调查发现,原来那个‘海天帮’跟白云山附近的‘天翔帮’还有‘二宝山庄’都一直有联系,只是他们都是过了二更天才联系,很是隐秘。而且,他们的武功底子都不错。”

        “哦?有没有查出来他们是什么关系?”

        “没有,他们很是谨慎。而且据我观察,与他们有联系的江湖门派,可能不止这两个。”

        一番交谈下来,秦虹越来越觉得奇怪了,可却怎么也想不出对方有什么企图。

        “先想办法搞清楚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是,帮主。”陈琦应完声后本是准备走了,可步子挪了挪又停下了,“帮主,会不会是玄天教在暗中搞鬼……”

        秦虹知道陈琦是怀疑这个“海天帮”是玄天教暗中培养的势力,故意潜伏在龙腾帮势力范围内。他刚才也想过这种可能。但他觉得以他对濮阳韩的了解来说,玄天教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是打了二十年交道了,对濮阳韩的为人秦虹还是认可的。

        此时,秦思情习惯性的没敲门就进了秦虹的书房。

        看到秦思情,秦虹马上把陈琦给遣走了。他知道平时自己这个女儿是不来找自己的,最近几次来都是为了苏九霖,已是猜出了秦思情此来是为了什么。

        “爹,你去玄天教问问苏九霖怎么样了。”

        “情儿啊,不是爹不想去问,可你让为父凭什么去问啊?”

        “她是你女儿的救命恩人。”

        这已经是秦思情五天来第三次为了苏九霖来找秦虹了,秦虹拗不过她,只得答应说过两天就去。

        (本章完)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89454/36104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