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不悔万万
    双足不歇,连连踩爆空气,身后更是暴响连连,白莲将灵力和肉身之力运用到巅峰,只身一人在虚空之中,快速上奔。前脚刚迈出洞穴,后脚那些岩浆蛟龙游出,妖魔大手疯狂抓来。

    而在此时,环形岩缝下方空间中的祭台上,那徐徐转动的封印之力越来越强,星光般的轻纱逐渐遮盖整个毛孔空间,任其下方密密麻麻的岩浆蛟蛇如何攻击,都不曾阻下它封印的速度。

    璀璨的星光透射出来,照耀在崖壁上的符文,让它们也开始泛出红芒,随即浮出崖壁幻成朱红大网,拽回了狰狞的妖魔大手,又网住了岩浆般的生物,蛟龙的火焰对这些符文朱网毫无作用,死死被囚禁其中。

    见此,白莲松下一口气,还不待她完放松。之前锁定他们的那股神威突然暴起,如无形之物,一息间穿过符文大网,射向了天空中的黑霾大伞。

    云霾涌动,不再侵蚀周边的封印,撑天黑伞闭合,数聚拢起来化为一团,蠕蠕而动。其上一张狞恶的模糊面容浮现,黑霾突出化为四肢,就此一个巨大黑影屹立天穹之上。

    吼吼——

    刚一出现就暴吼不止,探手抓向缠绕在脖子上的一道雷光,唰的一声挥舞过来。

    轰轰轰——

    刺啦的雷光爆开空气,击穿了虚空,划过之处皆被撕裂出一道漆黑的口子,裂口中弥漫混沌之气,残存的雷电游戈在裂口的边缘,而那缝隙久久不闭合,就仿佛一张被撕裂的黑纸,再无复原之说。

    “糟糕,这是他的一丝神魂投影,他这是要必杀我们啊!”

    雷光袭来,白莲双脚猛踏虚空,激射上去,一道异声同时传来,但见大腿的一根血管爆开,血液喷洒半空。

    庞大无比的人影一击不中,暴戾气息铺天盖地袭来,冲击着赵毅的识海,手中的雷霆长鞭唰唰挥击虚空,向赵毅的肉身暴抽而来。

    “打不了,他太强了,我们只有逃跑的命。能活下来,我要向那老头子再问些东西,这股古老的气息有点不对劲,老头子肯定跟我说了假话!”

    白莲面色无比沉重,双牙紧咬,聚身气力于双腿,集所有灵力于双腿,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向上方纵去。

    嘭嘭嘭——

    踩暴空气的声音与抽暴空气的声音一同响起。赵毅的身影骤然加速,如浮光掠影般向上飙去,惊速脱离这片星海。

    每一次稍稍停顿,单足便踩一下虚空,旋即响起擂动天鼓般的洪大声音,同时变换身形躲去一道道抽来的雷鞭。

    每次都险之又险地让雷光落在了身旁不远处的虚空,撕裂的口子两边留下微弱跃动的雷丝。

    雷声越来越响,挥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多,每次划过之处都会留下驰骋的电光,鞭影重重,雷光重重,下一刻就化为了一个雷霆空间。空间里是稀碎的空间裂口,摇摇欲坠,涟漪跌宕。

    一个血色身影不停地躲避着一道道散发着毁灭气息的雷光,与此同时还要避免空间混沌的吞噬,以及空间碎片的散射。

    脚步不停,凌空而上。少许 ,赵毅的身影便超过了黑影头颅所在的高度,弹射出这片密密麻麻的星柱。

    白莲每次踏下,赵毅的双腿就会裂开一根血管,每次曲蹲都会崩开一处肌肉血皮,每次用力纵跳,他的双腿骨头上都会生长开一道裂缝。

    连连跳跃纵飞,赵毅的双腿已是血肉模糊,血浆四射,简直惨不忍睹。

    “你小心我的身体啊!”赵毅心疼道。

    “哼!你要身体,还是要小命?”

    “命…”

    “那你就给我闭嘴!”

    白莲冷声道:“控制你身体的乃是我,痛感也是我在承受着,我都没叫出声,你还比我还先一步叫唤?”

    赵毅愕然,闭嘴不言,忽然又道:“小心那雷光,它又来了!”

    话音刚落,白莲心中一动,双腿再次猛地踩暴空气,一跃冲起。

    恰巧这时雷光横抽而来,击暴空气,将他脚下的空间击碎,空间如同镜子一般破碎炸开,其中一块碎片飞来,划伤了赵毅大腿的一根大动脉,血水哗哗流下,顿时身体就是一阵摇晃,面色更加苍白,额头上渗出豆子般大的汗珠,显然是疼痛难忍。

    一纵一跳腾升数百丈,十纵十跳腾升数千丈之高的距离,眼见就要离开这片星海封印。那道庞大人影,收回雷光,双手将其揉成小小的一团,压缩它的威能。

    噼里啪啦的雷击声在黑影双手中爆响不绝,拿开时已经成了一颗耀眼的雷霆光球,被他猛地掷出。

    只见虚空闪过一丝雪亮的光线,大片大片的空间崩碎,速度极为骇人,片时就出现在赵毅的下方。

    绕是白莲也是寒毛卓立,惊恐间,连连踩踏虚空,本就支离破碎的双腿更是伤上加伤,血肉完崩碎,大筋也拉出一丝裂痕,双腿骨上更是生满骨纹,纵横交错其上。

    但他的速度确是再次提上了一个层次,即便如此还是不及雷球轰来的速度。

    “难道在我白莲的掌控之下,都逃不出这里吗?。”

    白莲有些愧疚,低声道:“赵毅,这次我害惨你了。不过我会保存好你的魂魄,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复活你的。”

    赵毅沉默不语,心中五味杂陈。

    白莲坦言准备舍弃他这幅肉身,神魂要躲进入七方古玉之中,只有进入那里面她就有办法活下来,还能将赵毅的魂魄抽取进去,保住他做后的一丝复生希望。

    也就在白莲舍弃肉身时,他们已经脱离了这片星海,但是那颗雷球已经近在咫尺,就要湮灭赵毅的肉身之刻,身表的金光隐匿,重新化为一张金色符箓的模样。

    下一刻竟然飞向暴动的雷球,贴了上去,包裹着它悬浮在这空中。

    金符的光芒和雷球的光芒相互映射,两者力量相互排斥,在这空中剧烈颤动起来。

    “是老头子来了!”

    白莲惊喜,重新掌控赵毅的肉身,四处看去,只见一道神魂虚体从她的一侧浮现出来,斥道:“这么晚才来,你是不是要谋杀才收的徒弟呀?原来做你的徒弟真是廉价!”

    “咳咳…”

    天符洄抚了一下拂尘,笑道:“为师这不是相信我的徒儿有绝顶之姿吗。这种小困境,是难不倒我天符洄的弟子。也并不是为师故意来迟,我所要面对的东西比你们这恐怖上千倍!”

    白莲盯着老者的魂身,面色疑惑,质问道:“老头子,你的神魂是不是刚才受到什么重大创伤了?怎会如此虚弱,连我的神魂都不如了。”

    “小伤,小伤。”

    天符洄又挑了一下拂尘,欣慰道:“看来我这个徒儿是刀子嘴豆腐心,还是关心师父的,不过不要紧,只要为师回到魂海,很快就会恢复的。”

    “嘁!”

    白莲冷哼道:“谁关心你!我只是怕你死了后,会带着秘密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好了,你也该告诉我实话了,这封印的人到底是谁,这古老气息绝不是彼方世界的人,你向我隐瞒了真相!”

    闻言,天符洄魂躯一震,沉默片刻,唉了一口气,还是出口说道:“你是我收过的弟子中最聪颖的一个,的确如你之前的猜测,还记得我之前的一句话吗?”

    “天地之间再也无法让肉体行走世间,这一句话吗?”白莲道。

    “嗯…”

    正欲说些什么,一声疯魔大吼传来,那下方的庞大人影陡然冲向雷球上的金色符箓。

    天符洄刚抬拂尘,对方就冲毁了金符的封禁,三股力量直接炸开,顷刻之间这片空间都是恐怖的雷电横撞,携着另外两股威能向四面八方散开。所过之处,空间四分五裂,混沌之气弥漫而出,吞噬诸天。

    天符洄看了看赵毅的双腿,又看了看肉身里的白莲神魂,心中犹豫小会,随即拍出一张符箓,符箓消失,再次出现在赵毅的身后,一股吸力传来,将赵毅吸入其中,符箓一颤消失不见。

    此刻,一道道恐怖的雷光,混沌之气,空间碎片,投影神威,狂暴风刃等等数十种威能暴射而来,只叫人头皮发麻。

    可天符洄一脸平静,双手连连拍出一张张威力强大的符箓,悬于空中,凝成一面符墙抵御着强大攻伐。

    威能风暴一触及符墙立即激烈颤抖起来,符墙一边,天符洄面色有些疲惫,坚毅,不悔。另外一边,各种威能轰击,每次符墙颤动的同时,他的心也在颤动。

    在白莲面前装出来的强大,神秘,泰然,在这一刻化作了复杂的神色。

    “天符洄!你这老不死的东西,你已经困禁了吾千千万万年之久,你还不放弃吗?”

    洪大的声音响起,直接震爆了虚空,湮灭了天符洄苦苦抵御的各种威能。要是白莲在此地,看见这一幕定会吓得一屁股坐地,这已经超过了她的理解,什么恐怖的空间碎刃,什么骇人的雷光长鞭,什么诡异的混沌黑气,在对方的一道声音下都通通消失了。

    “为什么要放弃?”天符洄看着下方的星海,平静说道。

    “吾知道,杀了你的这道魂身,你还是能从魂海中重生,但如果你的魂海在吾的面前,你还敢这么从容吗?”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但这一次没有先前那般洪大,只是如一个平常人般和上方的人影交谈起来。

    “在老夫看来,我早已就是一个死人了。”

    天符洄看着下方开始颤动起来的星海,低声喝道:“不过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跟我一起死!”

    “让吾死?”

    星海的一角开始裂开,挣开了数不清的星光封印,打开了六道天痕,硕大无比的半瞳转动出来,齐齐看向天符洄,哈哈笑道:“就凭一个当年的小子?你的师父和你的师兄们连同当时诸多顶尖的强者,都无法撕裂我的一层皮肉,你说你能杀死吾?”

    六道目眯起,鄙夷的声音响起:“别说是你,就算他们再度复活也杀不了吾,还不是创出了这套封禁术,将吾困禁在这片黑暗之中?”

    “那是时机不容许!”

    天符洄冷喝道:“当时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消耗,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修入魂道巅峰。你肉身不灭,但你的神魂还能有一样的强大能力吗?”

    “你可以试上一试!”

    封禁的巨大身躯开始想要挣脱束缚,可是在星光灿灿的封印亮起后,又让他平静了,有些怒意传出来:“你难道就不后悔吗?”

    “你已经问过很多遍了。”

    天符洄的两页符袍飘动起来,缓缓道:“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我天符洄从来就不曾后悔过!”

    “你难道真的就相信那天符子的鬼话?”

    封印的巨大身影道:“如果他只是骗你,让你以为踏入魂道巅峰就能弑了吾,以此来让你看守吾千千万万年,你难道就一直这样?”

    “就算师尊骗了我,我也心甘情愿。他对我有大恩,弟子理当如此,不悔万万。”天符洄震声道。

    “难道你就不迷恋尘世间的至高权力,你就不想所有人以你为尊,离开这里,以你的实力完可以做到!”

    “没用的,我会一直看守着你!”

    “可恶,我要杀了你!”

    他的一声暴吼,直接就震碎了天符洄的神魂之躯,紧接着,四肢巨大的黑影手臂撑在虚空之中,奋力起身。而这时,他身躯上密密麻麻的星芒光柱陡然大亮,震压而下。

    吼吼吼——

    四臂六目的巨大人影暴吼不止,将周围的空间震成一片片齑粉。

    还不待他完暴起,白莲所修复的封印之力完复原,星光将黑柱包裹,光芒大亮,化为众多星芒光柱中的一个。

    所有的光柱开始相互隐射,同色光芒四射,两两连接在一起,织成星光大网,笼罩声音的主人,将他镇压而下,六目闭,声不出,静如水。

    视角无限制地惊速往上拉去,这片星海化作一道人的光影,又被众多建筑重叠形成的一张石符贴在光影表面,最后又被虚无之力所凝成的无朋棺椁所闭合着。

    无声无息地流淌在无垠黑暗之中,没人能找到它的位置……

    魂海之中,天符洄的身影出现在上空,双眼闪过精芒,若有所思,最终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三道身影,喃喃道:“世间各路年轻英豪并起,此正是大盛之势,浩劫将至,但这一次不一样,希望他们能守住这个腐败而又美丽,黑暗而又温馨的世界吧。”

    “莲儿和那个小子也不知道能否达到我预期的样子,我已经布下了一个后手,这个就算是防止意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