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他不是肤浅的男人
    路雅虽然心烦意乱的,可是,态度还是非常态度坚定的,“你想做什么?时隔几年回来,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路雅这一刻趋步靠近,她也是不好欺负的,至少,从今以后都不想再受沈华芝的欺负。

    沈华芝其实到这个时候也是约莫能觉察出来自于路雅的狠劲儿,她现在明显是比之前更加的狠狞。

    “你去告诉纪泽扬是吧,去啊,顺便,告诉纪泽扬,路颖比我更贱,她和叶成轩那点事情,谁能贱到她的头上去!”

    路雅并非是耿耿于怀,只是在这件事情上,路雅当真是痛恨她们母女两个的。

    听闻,沈华芝脸上神色大变,“路雅,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为什么不敢?一直以来对不起我的人是你们,你看我到时候敢不敢!”

    路雅是非常的坚定口吻,丝毫不会妥协的。

    这会儿,沈华芝当真是有些害怕的,毕竟,明显能感受到路雅的不好惹。

    “给我马上走。”路雅是很坚决的态度。

    “路雅,你别给我自以为了不起,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我们会怕你?”

    沈华芝这个时候就算是畏惧于路雅,也是故作镇定。

    “怕不怕,到时候自然知道了,还有,给你最后的警告,不管你也好,路颖也好,谁敢继续动我爸爸,我让路颖这一辈子都休想嫁进纪家的大门,你听好了。”

    路雅补充得说明里倾注了滔天的愤怒。

    沈华芝倒不是很害怕,但是然的不怕也不是的,心下颤巍巍的,恍如这个时候继续和路雅在这里耗时间,她只会更加的生气。

    沈华芝在气得说不出话时,匆匆的离开。

    顷刻间,路东平的病房里恢复到了安静,路雅看向病床上没办法开口说话的路东平,他已经醒来,恍如眼底里已经倾注了千言万语,可就是没办法说出口。

    可是,路雅已经上前牢牢地握紧了路东平的手,“爸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让她们再来伤害你的。”

    “可是……你一定要好起来,快点好起来。”路雅是很担心路东平的情况的。

    路东平的情绪不太好,似乎也同样是担心路雅的处境。

    路雅对于沈华芝的回来,虽然是毫无防备的,可是,现在她有强烈的预感,她和沈华芝,和路颖之间的矛盾会更深更深……

    从路东平的病房里出来时,林家豪堵住了路雅的去路,今天的她明显得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至少,她看起来就是好像萎靡不振的样儿。

    “怎么?想我想成病态了吗?”林家豪缓缓而来的言语,让路雅抬头。

    路雅听到声音时,猛然一惊,她在见到林家豪的时候,似乎是没想过他会出现在这里。

    “是你?”路雅皱皱眉梢。

    “嗯,不然你以为是谁?”难道是纪泽扬啊!

    林家豪心底补充着。

    “你……有事么?”路雅的话语是有些距离的,尤其路雅在记起了自己部的事情之后,她是可以很笃定的态度,无论是纪泽扬也好,还是林家豪也好,都绝对不是她的归宿。

    林家豪最受不得这样的对待,路雅的冷冷冰冰,分明就是把他当成了外人看待。

    林家豪既然来了这里,索性是开口,“我是要来看望岳父大人的,走,陪我进去,你替我介绍一下。”

    实际上,林家豪今天并没有做好准备见路雅的父亲。

    只是,路雅越是抗拒他,林家豪越要“宣誓所有权”似的。

    下一秒,林家豪已经是很主动的,也是很强势的牵起了路雅的手,“走吧。”

    这会儿,路雅才有所反应,急急忙忙的挣脱着林家豪的胳膊,“你干什么,不要去,我父亲现在不能被打扰,你不可以进去。”

    若是林家豪进去病房之后,她该怎么跟父亲解释林家豪的身份。

    而林家豪是百分百的可以肯定,他肯定是以“女婿”的身份自居。

    林家豪恍如是一眼就看穿了路雅的心思,“是不可以进去,还是你不想让我进去?”

    路雅一时间,无言以对,“……”

    林家豪却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就让我去拜访一下岳父吧,你横竖会是我林家的人,我想和你在一起去看望岳父。”

    “不……林家豪……这有点不妥的,你不要乱说话,你不会是我爸的女婿,同样,我爸爸也不会是你的岳父,我更不可能是你林家的人。”

    路雅是很笃定的口气。

    但越是路雅如此镇定自如的口吻,甚至完就是要和他划清界限,林家豪便是越发不会“放过”她,“别说的这么肯定,我一定要你路雅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走。”

    林家豪俨然就是一副要去跟路东平“提亲”的嚣张劲儿,似乎就是如此的坚定了想法。

    只是,路雅面庞上似乎是生气了,毕竟,这个时候的路雅是绝对不能让林家豪乱来的,她的脸颊上然是怒火的因子在乱蹦。

    “林家豪。”路雅嚷着他的名字,带着几分火焰。

    “干嘛。”

    “别太过分了。”路雅很是一本正经的神色,甚至就是认真到令林家豪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路雅……为什么要这样抗拒我,我林家豪不是肤浅的男人,什么女人能爱,什么女人不能爱,我可是清清楚楚的。”他自己的心思还不懂么,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碰到像路雅这样的女人,他想要竭尽一切可能的珍惜她。

    可谁知,林家豪算是真正碰壁了,真正的遇到对手了,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对他,可偏生,路雅却是对他百般的拒绝。

    “你知道我的过去吗,你了解我吗?”路雅忽然间的询问,质问的口吻里带着万般的怒意,“林家豪,你什么都不了解我,什么都不清楚,就不要在这里纠缠我,我是不可能和你有任何的开始,以后,别来找我了。”

    对于路雅现在的情况而言,她最大的渴望就是能找到她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