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5 理直气壮(第1/2页)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发现一个高瘦的男人正朝这边走来。

    他穿着一件孙啸川同款的褐色制服,面庞瘦削,颧骨很高。相比于“儒雅随和”的孙啸川。此人一看就不太好惹。

    “黄老师……”孙啸川眯了眯眼,这个人是地七班的班主任黄经纬。

    原本嘈杂的大走廊顿时安静了,学生们看向对峙着的两位老师,不由地噤声。

    黄经纬手里拿着本课本,似乎刚刚上完课。他看了一眼起冲突的田耕等人,笑道,“我说孙老师,你们班的学生还真是优秀啊……打架都拿别班同学做切磋对象吗?”

    黄经纬语气不善,在场众人都听得出来。他似乎存心想怼孙啸川一样,藏着冷笑的双眼一直盯着他。

    “我也是刚来,还不清楚什么情况。”孙啸川摇了摇头,随即看向田耕,“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在走廊上打起来了?”

    “他们嘲讽我们!”田耕语气愤懑,指着那两个学生说,“这些家伙说我们班配不上额外奖励和神迹实习的资格!”

    “配不上?”孙啸川听了田耕的解释,突然愣住了。

    他做学生工作还是很有经验,敢情这大家打起来的缘由,是因为自己班发了奖励,而别的班没有?

    可是特殊奖励是学院发的,申请名额也是学院批的……他们不服找学院去啊,怎么在走廊上干起架来了?

    实际上,身为地九班的班主任,孙啸川本人对这个奖励也有些莫名其妙。他毕竟不是当事人,也没有参与决策层,对自己班是否有领奖资格依然存疑。

    可既然学院下指示了,他一个下级执行者自然应该照做。

    作为十位地字班班主任中的一员,孙啸川也知道当下的竞争环境。

    地字班的十个班的班主任个个绞尽脑汁,希望在教学考核上高人一等,得到学院上层的青睐。

    明面上大家还是以关系良好的“友班”相称,但暗地里潜伏蓄力,等着哪一天突然搞个大新闻……

    这一点倒是和陈飞猜的一样。

    现在的地九班就像是整个地字院中的异类,带头“领奖”,带头“搞特殊”。对于这样的出头鸟,大家肯定想尽办法排挤他。

    在人群中默默吃瓜的陈飞看了看黄经纬,又看了看孙啸川,隐约嗅到了一股火药味。

    他有些怀疑这些人本来的目的就不是针对地九班,谁没事儿贴到别人脸上嘲讽人家啊?那不是智障是什么?

    陈飞不相信这些家伙的脑子突然智障,故意跳脸上“送人头”。陈飞觉得这些家伙的根本目的,是希望把事情闹大,用这种方式向学院“讨个说法”。

    在环宇学院这种特殊的灵力者学院,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这里的马太效应也是很显著的,只要有一个小小的雪球,让它滚起来就能越滚越大。

    人是逐利的,资源是稀缺的。一个人在学院里表现优异,意味着可以拿到更多的奖励倾泻,获得更多的灵力资源。

    而获得更多资源后,他的进步速度也会更快,灵力水平也会更高。他会更多地参与到学院的行动中,从而拿到更多更好的资源,继续促进成长……

    地九班如今的处境,就处于这样一种过程中——由于在碧海金沙的优异表现。地九班获得了比其他地字班更多的机会和资源。

    这些资源包括了灵液,以及进入神迹考察的名额。

    一旦地九班有人入选神迹考察名单之后,这些学生就会被学院重点照顾,在很多方面给予方便。

    那么在日后的修行和成长中,势必要比那些没有机会和资源的学生更加优秀……

    而这些优秀的学生再反过来促进地九班的教学评估,然后地九班又获得更多奖励……

    孙啸川看了田耕一眼,又看了看被打的那个学生,正在思考怎么安抚学生们的情绪。

    可还没等孙啸川说话,被打的学生突然开口,“孙老师,你们班就这么搞特殊优待的?又是发奖励,又是批名额,怎么现在公然打人了,连处理都不处理一下?”

    此言一出,原本一些对地九班明朝暗讽的学生也开始嘀咕了,他们一个个面色不善地看着地九班的学生,似乎都有些愤愤不平。

    黄经纬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勾起,他轻轻感慨了一句,“孙老师,你们班拿了学院的特殊奖励……看来不能服众啊。”

    “黄老师……你这话什么意思?”孙啸川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来意,话语里也带了攻击性。

    “就是不能服众的意思啊?”黄经纬倒是很坦荡,“我其实很想问一下秦院长或者沈院长,凭什么你们地九班又特殊奖励,其他班没有?是你们地九班学生天赋异禀,还是你孙老师有什么特长?”

    黄经纬的一番话锋芒毕露,在场的学生们也沸腾起来,他们以敌视的目光看着地九班的学生们,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