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十六章 搞不好是要打人的(第1/3页)
    这些天,津门那边召开的相声界会议给相声演员的压力非常大。

    有文化界土匪盯着,会议上老演员没敢打压年轻演员,反倒是年轻演员要从老演员手里要资源。

    魏岱山就是其中的这么一个代表,这位从海青社出走,帮他师父成立了京曲社,试图从海青社分流一批观众过去的年轻相声演员现在特别后悔。

    这人是贩卖人设的高手,在海青社的时候,贝观海愿意给机会,这小子俨然已海青社的台柱子自居,有一批女粉丝奔着他的颜值,平时也比较支持,这让魏岱山有些膨胀,觉着离开海青社会更有前途。

    这一出走这小子的前途暗淡了。

    他师父是有一定的传统相声演员的底子的,台上一站逗哏捧哏都很出色,一段贯口,气儿不换一口就能说下来,可那人有个毛病,爱说一些所谓的午夜相声,玩伦理哏比较溜。

    为了吸引观众,那家伙索性抛弃了传统相声里的精华,就玩伦理哏,包袱很多,渐渐深入到伦理哏也不能突破的地方去了,“台上无父子”真成了京曲社一切相声剧本的第一原则。

    这就扯淡了。

    原本跟着魏垈川跑到京曲社去的观众,一听几个小时的伦理哏包袱,怒了,相声是算不上什么阳春白雪,但你不能彻底三俗,你魏垈川是流量担当,但你该会的基本功你得会啊。

    海青社跑掉的观众又回去了,并且被京曲社的演员对比,海青社反而成了纯说相声的舞台。

    这让京曲社既无奈又恼火,魏垈川这个从海青社成长起来的流量担当都留不住观众了,别人最好也和他差不多,眼看着观众都往海青社跑,京曲社还吃啥?

    魏垈川眼看着京曲社对门儿卖花的都跑路了,着急了。

    这一着急,魏垈川就想回海青社。

    贝观海答应,弟子们能答应?

    不过,魏垈川的师父还是有一些门路的,不知找了谁,在《学习园地》这个节目里找到了一个说绕口令的机会。

    在魏垈川看来,不就是糊弄几个歪果仁嘛,那绕口令,找最简单的说地慢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他没想到,原本应该是他“重新崛起”的机会却成了让他手心出汗的地方。

    节目开始之前,魏垈川还跟他师父打电话,整个京曲社都很高兴,那可是天仙儿带来大量流量的节目,只要能上镜,以后都可以打央妈的旗号了,机会很好。

    可第一个问题一出,一看天后开始挖坑,魏垈川心里就有点慌。

    天后可能不懂相声,可人家有个说相声的大师哥。

    那土匪在相声界的辈分可不低,要严格算起来他还是贝观海那一辈的师叔呢。

    关荫学相声并没有拜名师,当时嘴皮子比较溜,帝影有一位老师,算是帝都相声界一位前辈的后人,就带着关荫去家里拜访了在家整理相声资料的老爷子,老爷子算是关荫在相声上的师父。

    这位辈分可高,贝观海见了都要叫一声师爷,关荫跟着老先生学了两年相声,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关荫在帝影开了个相声社,老先生走之前去听过几场,算是默认了这个弟子。

    这么算下来,关荫还算是贝观海的师叔。

    不过,这位老先生是帝都相声流派,和贝观海的津门相声流派不算是一回事儿,老先生和津门宝字辈的老相声演员同辈交往,所以只能算严格算起来关荫辈分比较高,真要排下来,在如今的相声界他既没师承又不是只混相声界的明星,还真算不上前辈高人。

    就是那厮能力是比较高的,这一点魏垈川不能不服。

    现如今,这位算起来也是他师爷的家伙的小师妹在舞台上挖坑了。

    那就让魏垈川惴惴不安,万一天后也知道一些相声里的东西现场考察怎么办?

    到了第二个问题,魏垈川浑身出汗。

    这是一个坑接着一个坑啊。

    就他带来的那段绕口令,还真未必能有帝影正规毕业的天仙儿说的好,帝影前些年毕业的学生在嘴皮子上那还真不是一般的溜。

    心里正紧张着,魏垈川就听到接下来要认真听相声的话。

    不知道怎么的,魏垈川忽然脑子里一乱,心里再一着急,猛然站起来想走几步平复一下心情,没想到一头栽倒,竟被活活吓晕了。

    天后这是要坑人啊,既坑考生又坑考官啊。

    这是魏垈川被送去急救室之前的唯一想法。

    那这事儿就不得不让节目组为难了。

    换个题目?

    倒是可以,可问题是这一期的噱头就是一段由专业相声演员带来的一段绕口令,这要绕过去,节目组十分窝火啊,准备了多久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出状况呢?这要把备用的问题送上去,那不白白浪费天后驾临带来的流量么?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