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道非身外之异域魔神 > 第2章 故友重逢

第2章 故友重逢

        拜恩的怒吼与黑马的悲鸣同时响起。如同岩浆般的血液喷涌而出,埃文的肩上也被溅射到几滴。皮肉焦臭的味道伴随着钻心的疼痛,让男人浑身一颤:好炽热的血液,幸亏仅是几滴。

        巨镰裹挟着排山倒海的威势迎面袭来,拜恩已狂怒到了极点。男人闪避开去,这力量不是凡人能够抗衡的,至少埃文不能。

        拜恩逼退埃文,来到黑马身边蹲下身子,抚摸着自己的爱驹。黑马此刻竟然仍未死去,发出低沉的悲鸣回应着主人,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拜恩一言不发,用双手猛地举起侧躺的马身,将胸腔里残存的鲜血迎头倾注而下。

        霎时间,蒸腾的雾气在魔神身边翻涌开来,将众人的视线遮挡,而雾气中传出的“滋滋”声则触动着周围每个人的神经。

        片刻,雾气消散,拜恩全身上下被浓厚的魔气包裹,就连手中的巨镰,锋刃处也徐徐滴落着粘稠的岩浆。

        魔气中刀光闪动,数道有形有质的光刃飞了出来,直袭男人身体。身后就是教堂,男人不敢躲避,鼓气运剑,硬生生接下了每一击。

        “铮铮。。”金铁交鸣剑接连响起,长剑灼热起来,剑身也变得更加沉重。光刃上的魔气和马血粘染住剑身,长剑好像病了一般。埃文用力挥了挥剑,但魔气如跗骨之疽挥之不去。更可怖的是,黑色的气息沿剑身不断蔓延,开始侵蚀起男人的躯体。

        剑速在变慢,剑锋也变得钝了,起变化的还有埃文的身形,比之前慢了许多。高手交锋,除了武技,便是力量与速度之争。所以男人败了,在避过拜恩的巨镰后,躲闪不及,被接踵而来的一拳击飞出去,跌出十多米后倒在地上,口吐鲜血,长剑脱手,一时间竟挣扎不起。

        “对不起,珊娜,我只能守护到这里。今后的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男人感受到生命在不断流失,死亡在慢慢逼近。既然已无力回天,那就体面地死去吧,男人坦然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

        “愚蠢的人类,就凭你也想阻止我。”拜恩咆哮着,将镰刀高高举起,冲向倒在地上的埃文:“你难道不知道,摧毁一座城市对我来说,就像睡觉一样简单。”

        “不好意思,但您今晚恐怕睡不成了。”男人面前出现了一条四尺来宽,丈余长短的裂隙,像是空气中被忽然撕出一个缺口,把拜恩与埃文阻隔开来,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轻轻说道:“因为我已经预见到,今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空间中慢慢踱出一人,迎着凄风冷雨,走进这无边的黑夜,站到了埃文身边。撕裂的空间裂隙随即消失,风雨也在此刻停了下来。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悄悄探出脑袋,把柔和的月华洒向此人肩头。仿佛月亮也生出了妒忌之心,想用自己的光芒,将此人身上散发出的华贵气息掩盖下去。

        月光下,众人已看清了男人的长相。光可鉴人的柔顺长发散披在肩上,白晰明润的脸庞如美玉琢成,纤如柳叶的柔眉斜飞入鬓,高挺的鼻梁,略为上扬的唇角,配上长长睫毛下微闭的双眼,勾勒出一张拥有精致的五官的绝世容颜。好个秀而不媚、清而不寒的贵公子。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瞎子。”拜恩倨傲地说道:“你的军团呢?你不会认为你一个人就能对抗我吧。”

        瓦沙克丝毫没有理会拜恩的无理,俯下身子,查看起男人伤势。刚才那一拳打断了男人三根肋骨,断端内陷,已伤及到了肺叶,男人呼吸都显得困难起来。瓦沙克将右手轻轻放在埃文胸前伤口处,并没有动作,周围的空间却似乎扭曲起来。一瞬间,伤口已霍然痊愈。埃文深吸了一口气,睁开双眼,翻身跪倒在瓦沙克面前。

        “主人,”珊娜顾不得行动不便,从教堂跑出,奔到瓦沙克面前,想同埃文一起跪下。“终于又见到您了。您可知道,这几年来,我们日夜都在思念着您。”

        瓦沙克伸手扶起埃文,拦住珊娜,爱怜地注视着二人。

        “我们是不得已才到这里避难的。”珊娜不敢接触瓦沙克的目光:“为了孩子,我们做了有损主人的荣誉的事,还请主人原谅。”

        瓦沙克笑了,笑得很浅,但埃文和珊娜瞬间感到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甜腻起来。

        “我理解,换着是我,也会这样做。况且,我未被逐出天堂前,也常常化身成人类,来教堂祷告。

        “你们还没讨论完怎样举办自己的葬礼吗?”拜恩在一旁吼道。“瞎子,我不喜欢欺负残疾人,念在你我相识一场,今天不为难你。你赶快滚蛋,别在这里碍眼。但你的狗要留下,他必须为我的马陪葬。”

        瓦沙克对拜恩的威胁置若罔闻,轻声对男人说道:“当初在圣殿时,论道、比剑你都在场,能学的都已经学了。所以今日之败,虽可归咎于敌人太强,但主要还是怨你自己没有进一步去领悟。我今日再使一次,你要好好记住了。”

        说完,瓦沙克从地上缓缓拾起埃文掉落的长剑,直起身来。也不见其动作,剑身的污秽已消融殆尽。

        “拜恩,我不想同你动手,你现在离开。。。”话还没有说完,咆哮声已将其打断“瞎子,你以为你是谁?好,你今天想走也走不了了。”

        “嗡嘤。。。”瓦沙克用手轻弹了一下剑脊,龙吟声响彻天际。“既然你甘作亚斯塔禄的走狗,助纣为虐,残害生灵,那我只好将你送回地狱。”

        瓦沙克正待出剑,空中又有声音响起:“瓦沙克大人,您最讨厌暴力,怎可亲自动手,打发这种低等恶魔,让我为您代劳如何?”

        天空中浮现出一只白色猛虎幻影,又快速聚为人形,悬在顶上。这身影是那么熟悉、亲切,竟让瓦沙克那古井不波的内心也激荡起一缕涟漪。瓦沙克表情虽无异样,可心中的喜悦之情使长发及衣角无风自动起来,虽仅一瞬,却已被那人瞧在眼内。

        那人放声大笑,长吟道:“身如玉树临风立,念若昙花对镜开。谁人得似瓦公子,异域红尘去复来?瓦大人,小可这厢有礼。”

        “多年不见,苏兄仍是洒脱不羁、风采依旧。”瓦沙克也笑了起来。

        来人正是苏震,他从空中跃下,来到瓦沙克身边,单腿跪下:“拜见瓦大人。”瓦沙克连忙回礼。

        “瞎子,这也是你的一条狗吗?”拜恩仍在大放厥词。

        苏震回过头来,望向拜恩,目光相触,这狂傲的魔神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寒意。那凌厉如刀的眼神,足令魔神慑服。

        瓦沙克手中的长剑被苏震轻轻地拿了过来,动作显得甚是恭敬。

        剑柄刚被苏震握住,剑身就起了变化。“裁云老友,又要并肩作战了。”长剑暴涨的光芒耀得人睁不开眼,如同是在回应一般。

        苏震轻展长臂,剑指魔神:“当年拉斐尔就是饮恨在此剑之下,不知你比他如何?”

        风雨已住,月光下,拜恩的身体在微微发颤,大天使拉斐尔的名头在地狱中谁人不知,那可是连自己主人都忌惮三分的角色。眼前的对手只是一名区区凡人,他怎么可能战胜魔神。况且,拉斐尔一直都在守护着伊甸园,没有听说被谁打败呀!对,这凡人一定是在用大话吓唬自己。

        “就凭你?”想到这里,拜恩咆哮起来,挥舞着巨镰劈向苏震:“我倒要试试,你是怎么打败拉斐尔的。”

        拜恩将全部力量灌注在巨镰之上,浓烈的魔气海啸般迎面冲击而来,绝非血肉之躯能够抵挡。

        长剑的剑身在摆动,拖曳着主人的手臂。仿佛长剑具有生命,找出了巨镰的破绽,想凭自己的判断击杀敌人。

        苏震笑了:“老朋友,今天听我的。先来同他比比力量。”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8618/34643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