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大佬们溺宠的小病娇,又甜又疯批 > 第228章 4万块一张平安符,给自己买个…

第228章 4万块一张平安符,给自己买个…

        厉祁冥摇摇头,一脸好笑的摇起扇子。

        要不三叔怎么说,老六配不上小姐姐呢?

        厉墨凌脸上的鄙视压根懒得掩饰。

        就厉饮鸩这个智商,他配得上谁?

        配谁给谁的人生添堵!

        就算不用脑子想,他用膝盖想想,九柠她能在网吧通宵玩游戏??

        要真这样的话,告诉他哪个网吧!

        他去陪着九柠玩通宵!

        毕竟失眠了这么多年,他最擅长的就是熬夜通宵了!

        厉诱伸手戳着厉饮鸩的胸口,冷哼一声的说道,

        “我们愿意给小刺猬花钱,关你一个厉家的编外人员屁事?”

        ‘厉家的编外人员’何止是扎心,简直就把厉饮鸩的心扎成了蜂窝煤!

        全家都宠着盛九柠,恨不能把她捧上天,

        就他一个人在那孤军奋战,高举打倒兔子精的大旗!

        正是因为厉时韫是家里唯一一个,早就知道厉寒枭和盛九柠在一起的人,

        在听到厉饮鸩说者无心的说出,‘鏖战了一夜’这几个字时,

        看向盛九柠的灰眸一丝痛意闪过,嗓音晦涩的问她,

        “九柠,昨天晚上你没回家,是一整个晚上都跟三叔在一起?

        你们……干什么去了?”

        “二哥,我不是在电话里都跟你说了么,三叔他昨天被……”

        还没等厉祁冥说完,厉时韫便冷声斥责道,

        “我没问你!”

        客厅里的气氛短暂静寂了两秒,厉诱俊脸微微一沉,

        手搭在厉时韫的肩膀上,皱着眉头的道,

        “二哥你想怎么训四哥都行,但是别吓着九柠。”

        厉时韫甩开厉诱的手,目光灼灼的看向面前的少女,嗓音微哑的说道,

        “我只是想让九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从别人嘴里道听途说。”

        眼见着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盛九柠身上,厉祁冥看得出来,

        大哥、二哥和老五都喜欢小姐姐,

        但是一向冷静理智,对人淡漠的二哥反而喜欢的最疯,也最不可自拔。

        盛九柠扭头看了厉寒枭一眼,小手握紧他的大手,

        “昨天一整个晚上,我都和寒哥哥在一起。

        我们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我的人和我的心,都是他的!

        事情的真相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你们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

        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

        对我们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从我见到寒哥哥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他!

        这辈子我已经认准了他,也只要他厉寒枭一个男人当我未来的丈夫,孩子的爹!”

        既然他们今天回来是场‘坦白局’,那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厉寒枭拿出厉家当家人的冷厉和威严,气势凌人的看向在场的几人,

        “我想让谁当他们的三嫂,还用得着他们几个小辈接受和同意了?

        反对无效!不服就给我统统憋着!”

        最刺痛厉时韫的,不是盛九柠说的不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

        而是她从见到三叔的第一眼,就只喜欢他一个人。

        除了他以外,她没打算给任何人机会,没想过和其他人的未来。

        厉墨凌懊恼的握紧拳头,重重的锤了一下沙发的扶手!

        “我不能忍!”

        紫檀木的扶手顿时被砸开了一条裂缝!

        外面的漆都爆裂了!

        厉睿朗慌忙跑过来查看他的沙发,下一刻整个人顿时裂开了!

        “厉墨凌!!我还不能忍你呢!”

        厉墨凌眉心紧蹙的躲也不躲,

        他自己心头堵得慌,正无处发泄呢!

        正好爷爷过来了,那就别怪他……

        厉墨凌把一身的腱子肉绷紧的像石头块似的,任由着厉老爷子拳打脚踢!

        这种被打的感觉和心里的压抑相比,爽!

        厉墨凌高高壮壮的身体,就像座大山似的,

        厉老爷子锤锤不动,扒拉又扒拉不倒的,自己还差点没站稳的被绊倒!

        厉墨凌眼疾手快的搀了他一把。

        “爷爷当心点!”

        就爷爷这点像小鸡崽子的劲儿,就跟给他挠痒痒差不多。

        厉睿朗一把挥开厉墨凌的手!气鼓鼓的说道,

        “我是得当心点!当心点被你给气中风了!

        你赶紧给我从哪来的回哪去!

        省得我这一屋子的家具,早晚命不久矣的断送在你手上!”

        厉寒枭冷冷的瞥了眼厉墨凌,

        “老爷子说的是。正好你不能忍,

        那就无需再忍的收拾好你的行李,从厉家滚出去!”

        厉墨凌黑着张脸,粗声粗气的说道,

        “我最不能忍的就是,九柠以后生的孩子——

        我得管他叫弟!或者小妹!

        我已经有五个堵心的弟,一个妹了!

        关键以后再添的弟或者妹,竟然还是九柠生的!

        我喜欢的女人给我生了个小弟或者小妹?

        简直就是侮辱性不强,但伤害性极大!”

        盛九柠眯了眯眼睛,双手环胸的道,

        “什么叫给你生的?

        除了姓跟你一样,这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

        厉祁冥咳嗽了一声,适时的补刀,

        “这下伤害性极大,侮辱性也极强了!”

        厉诱漂亮的桃花眼,黯然的看向盛九柠,

        “难怪小刺猬你之前说,要帮我暂时代为管理那条‘庄周梦蝶’的手链,

        等到我以后遇到心爱的女人再还给我,

        原来当时你心里就已经有三叔,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只有我还傻乎乎的想着,你就是我心爱的女人,

        只要我对你够好,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变成你心爱的男人。

        我一直以为,九柠你看不上老六正常,

        就连大哥和二哥和我都看不上,

        放眼整个帝都,你还能看得上哪个男人?谁比我们几个还强?

        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九柠你喜欢的人竟然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大家都在公平竞争的时候,三叔就已经把九柠的一颗心给暗搓搓的拐走了!

        也太不讲武德了!”

        厉寒枭眯起冷眸,打量着厉诱,

        “公平竞争?就你也配跟我争?”

        男人审视的凌厉目光,让厉诱轻而易举的想起,

        他考试不及格的时候,三叔想着该怎么修理他的情景!

        那种骨子里抖三抖的畏惧,真是天生的,根除都除不掉啊!

        盛九柠一脸‘这也是没办法’的耸耸肩,对厉诱说道,

        “所以,是你想多了!”

        厉祁冥在旁边幸灾乐祸的道,

        “都说咱们家老五是靠脸吃饭的,可搁小姐姐这,

        老五是不要脸的上门要饭都要不到啊!”

        谁让刚才厉诱说他不配当他哥,想要取代他的?

        修道之人的心眼子都很小,很记仇的。

        说你有血光之灾,你就必须要有血光之灾,没有他们也可以酌情帮忙制造点。

        “厉祁冥!用得着你在这耍贱耍的,跟个猴一样了?”

        厉诱一张俊美的脸气得都变形了!

        揍大哥二哥他有心理压力,揍同岁的厉祁冥,他保证一点压力都没有!

        分分钟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厉祁冥走到凤仪身边,看了她手里的剑后,又意味深长的看向厉诱,

        “原来在老五眼里,奶奶练剑的形象就跟个猴一样?”

        下一刻,凤仪握紧剑的拳头都硬了!

        “等等!你们都先停一会!”

        厉饮鸩高举着手,做了一切暂停的动作后,

        一脸愕然的看向众人,

        “刚才我狠狠拧了把自己的大腿,确定自己没做梦!没幻听!没疯!

        所以你们刚才是在集体跟兔子精表白么?

        你们居然都喜欢兔子精?

        我看你们是全都被这只兔子精用法术迷惑的,集体都疯了吧?”

        说着厉饮鸩求助般的看向厉祁冥,

        “四哥你不是会捉妖么?盛九柠把咱们全家嚯嚯成这样了,

        爷爷和奶奶老糊涂了!

        大哥、二哥、五哥,他们三个被兔子精迷得,就跟三个大傻子一样!

        甚至就连三叔都被她骗了财又骗了色!

        你倒是赶紧把法器拿出来,让兔子精现个原形给他们开开眼啊!

        你该不会是个故弄玄虚的江湖术士,狗屁不会吧?”

        厉饮鸩总是有这种,能够轻而易举就把全家都得罪个遍,一个都不缺的本事。

        但是说到这个‘骗财又骗.色’,几个男人心里默默的希望着,

        他们不只可以是被骗财的那个,更可以是被骗.色的那一个!

        凭什么他们都一样出色,一样有钱,

        身上也不比三叔少块肉,唯独三叔可以被骗.色?”

        厉祁冥手里的银折扇毫不客气的敲了厉饮鸩的脑袋一把!

        既然你说到了我行走江湖,那我说什么也该让你见识见识,江湖的险恶?

        你才能知道,这几年来我是不是狗屁不会!

        说着厉祁冥手中的折扇‘刷’的一下打开,原本平缓的扇页前立刻出现了十几只凶狠的短镖!

        男人上扬的狐狸眼微光一凌,折扇在手中耍了几个花式后,

        冲着厉饮鸩脖子就飞了过去!

        卧槽!

        四哥竟然要用扇子上的暗器杀他灭口!

        厉饮鸩吓得都不会躲了,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后顿时被茶几绊了一下,

        整个人直接从茶几上翻了过去!

        茶几上的水壶、玻璃杯顿时摔了一地!

        折扇飞旋了一圈后,重新回到了厉祁冥手上。

        男人摇着折扇的看向厉饮鸩,点着指尖说道,

        “我掐指一算,今天你有血光之灾。”

        厉饮鸩揉着后脑勺,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

        有他们几个哥哥,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灾了!

        他人都从桌子上摔得翻过去了,脑壳都差点摔裂开,他今天还特么能有什么灾!

        还血光之灾!

        刚这么想着,凤仪气得上来便踹了他一脚!

        “厉饮鸩!这套水晶茶杯是我昨天刚买的!vs家的纪念版!

        你竟然砸的就剩下一只了!”

        刚站起来的厉饮鸩完全没防备的,身子一矮的一屁股坐下去,

        把地上仅剩的那只,桌子翻了它没摔烂的水晶杯也一屁股坐烂了!

        碎裂的玻璃杯,插在屁股上的碎片让厉饮鸩顿时‘嗷’的一声跳起来!

        “这下齐全了,所有的杯子一锅全端了。”

        厉祁冥挑了挑眉的说道。

        厉睿朗一脸紧张的对凤仪道,

        “老六的屁股好像被玻璃碴子给扎了,是不是得赶紧打个破伤风针啊?

        不然万一他被感染了,得了疯狗病,到处咬人怎么办?”

        还在气头上的凤仪无语的看了厉睿朗一眼,

        “你说的那是狂犬病!跟破伤风是两回事!”

        厉睿朗拍拍胸口,

        “哦,那不咬人还行。”

        厉饮鸩扭着身子颤抖着手的伸向自己屁股,

        一咬牙把上面插着的那块小碎玻璃给拔了,发狠的扔到地上!

        狠狠的跺了几脚!

        亏他刚才还以为,爷爷是心疼他被碎玻璃扎了,原来是搞错了!

        怕他得狂犬病,攻击他们!

        累感不爱了!

        厉祁冥腰间拿出一张黄色的纸符,对厉饮鸩说道,

        “刚才我不是提醒过你了,你有血光之灾么?

        不如从我这买个平安符吧。我卖给别人至少8万起跳,

        我知道你是个穷.逼,所以我可以卖给你打骨折,给我4万块就行了。”

        厉饮鸩气的咬牙,

        “血光之灾老子遭都遭完了,还买个球!

        4万块一张符?我猜四哥你一定是你们门派里的金牌销售吧?

        以后四哥你给哪个大款算出,他有血光之灾,就告诉我!

        我替他去挡灾!让他把钱给我!

        有人能吃屎吃到别人破产,我就能挡灾挡到对方要饭!”

        一听客户不买,还摆出一副不怕死的架势,

        厉祁冥脸一板,把符又塞了回去,

        “我把客户介绍给你了,你替他们挡在赚钱,我还卖个屁符?

        不买拉倒,你可别后悔!

        我说你今天有血光之灾,但没说过只有一次血光之灾。”

        厉饮鸩心头冷哼,现在的些道士,真是为了销售业绩,

        各种危言耸听!吓唬客户买符!

        简直没底线!没节操!没眼看!

        怎么着?

        他今天的大灾还能像骆驼的驼峰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真是好笑死了!

        他一个掉进水里淹都淹不死,会信这些鬼玩意?

        盛九柠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厉天师今天没能顺利开张啊。

        本来以为碰上个穷.逼,

        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个要钱不要命的抠.逼。”

        厉饮鸩顿时气的炸毛!

        早就把‘不能指盛九柠’刻进dna里,怕自己说到激动气愤的时候忍不住,

        厉饮鸩故意摆出一副凶狠的架势,捏着拳头的说道,

        “盛九柠,你说谁抠呢!

        你不抠!你不穷!

        花着我们厉家的钱,跟我这装什么大款呢!

        你以为自己是谁?

        以为自己是被我三叔,和大哥他们抢来抢去的香饽饽?

        你就骄傲自豪了是吧?

        其实你盛九柠就是一个被我厉饮鸩退婚,不要了的……”

        还没等厉饮鸩说完,厉寒枭冰寒着张冷峻的脸,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你再给我说遍试试?我今天立刻就把你两条腿打断了!”

        盛九柠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手扶着脖子的活动了一下。

        昨晚没睡好,‘料理’厉饮鸩这个碎嘴子的活,她就不亲自动手了。

        在厉寒枭冷声吩咐红豆去拿棍子时,

        男人眼底的阴狠和护犊,让厉饮鸩顿时就怂了。

        三叔一向说到做到,他说会打断他的腿,就绝不会打断他的胳膊!

        厉饮鸩扁着嘴,瑟瑟发抖的转身求助于凤仪,

        “奶奶……”

        “谁是你奶奶!”

        凤仪沉着脸的用手里的剑戳着厉饮鸩的手,

        “刚才你冲着柠柠捏拳头干什么?

        怎么,你还想当着我的面,教训柠柠一顿?

        还是当我死了!想打她?

        今天你动她下试试!看我不给你把手给砍了!”

        吓得厉饮鸩赶紧把手藏起来!

        厉睿朗皱着眉头,按着凤仪握剑的手阻拦着,

        “教训孩子就教训孩子,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拿剑砍呢?”

        厉饮鸩泪眼汪汪的抬头,呜呜爷爷!他还是有亲爷爷的!

        “剑只能刺死他,哪有那个力度把他手给砍下来?

        你要砍的话我去厨房给你拿把剁猪蹄子的菜刀,你用那个砍得劲不累手!”

        说完厉睿朗就钻进了厨房。

        厉饮鸩:……

        他都错付多少次了?能不能别在这么天真了!

        能不能不让他失望一次!

        厉饮鸩顿时倒抽一口气的看向厉祁冥,努力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讨好的问道,

        “四哥,我现在买符还来得及吗?”

        厉祁冥一脸无情的道,

        “都卖光了。”

        厉饮鸩:……

        特么,盗版光碟都没你生意这么好!

        厉墨凌走上前,俯身伸出温暖的大手,

        一副要把厉饮鸩从地上拉起来的架势,

        “来,”

        幸福来的太突然,厉饮鸩又相信人间有温暖了!

        就在他手准备搭上厉墨凌的手时,男人像蒲扇一样的大掌,反手就呼了他一巴掌!

        “怎么,给你个跳板,你还想着上来给我唱个二人转?

        给你个手,你还想着给我登鼻上脸呢?

        敢说九柠是被你退婚的?我特么真给你脸了!

        要退也是九柠把你这个出厂不合格的东西,给办理退货了!”

        厉饮鸩一个屁堆重新跌回了地上!

        厉墨凌把拳头捏的咔擦咔擦的响,居高临下的说道,

        “我听老六你刚才的意思,其实是挺羡慕九柠的吧?

        想感受一下这种被争来抢去的感觉么?”

        厉诱把皮衣外套一脱,皮笑肉不笑的舒展着筋骨,

        “小刺猬是被我们争来抢去的香饽饽,

        六弟可以当我们争抢着踢的……皮球啊!”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8512/35585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