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南北双骄 > 第七章——南北有双娇

第七章——南北有双娇

        看着走进屋内的少年,姚黄眉回想起了此前在城门处的初遇,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因为自己在面对他时,竟不禁有一种甘愿臣服的感觉。

        少年的眼睛如鹰一般锐利,但却又有着流水一般的清澈。看着姚黄眉和眼前的西平公主,并未多问,便径直走向了拓跋熙身后。

        身旁的拓跋曜看到少年归来,正欲引姚黄眉和西平公主至其身前,却不料拓跋熙将他拦住,随后看向少年笑道:

        “焘儿,我有三迷,想与你猜来一试,可否?”

        “还请叔叔言明。”

        少年看向拓跋熙,不紧不慢地答道。

        “一谜,来之何处。二谜,去之何地。三迷,遇之何为?”

        拓跋熙一字一顿地说出口中三谜,却并没有指出所猜的是物亦或是人,既没有首,亦没有尾,听上去宛如胡言怪语。

        正当西平公主与拓跋曜都在一脸迷惑之时,只见身前少年缓缓答道:

        “来之秦也,去之魏也,遇之缘也。此三皆乃谜之尾,而论其首者,五之有二,且男女各一也。叔叔,此谜,可对否?”

        听着少年不紧不慢地回答,姚黄眉心中泛起了一阵波澜,当他听到拓跋焘的谜语时,一时也很快想到了是在问自己和他的妹妹。但没想到对此事浑然不知的少年竟是如此才思敏捷,并答得井井有条。

        正当姚黄眉思索时,面前少年的又一番话却更是让他刮目相看。

        “秦者,经关中,八水环绕,必养人之肤。魏者,常风沙,旱土满地,肤干而燥也。而常年不在二者之间往来行居的人,初至当地,必会水土不服,而其典型之处,则唇口干裂。叔叔,想必您要和我打的谜,必然是这二位了。”

        少年说完最后一句,随即看向二人。

        姚黄眉和西平公主一同看着眼前的少年,下意识抿了抿嘴,才发现唇角已然有了自己都未曾发现的裂纹。

        “哈哈哈哈哈,佛狸伐儿,果真聪慧。”

        听罢少年所言,拓跋熙也是朗声笑道。随后又面向姚黄眉和西平公主道:

        “此儿,乃在下侄儿,也正是皇兄长子,拓跋焘,小字佛狸伐。”

        随后又面向拓跋焘道:

        “佛狸伐儿,不快见过二位长辈。”

        拓跋焘看向面前男女,随即作了躬身之礼。看着眼前女子,忽记得在某处似乎见过,但仔细一想却又想不起来。

        “拓跋兄,早听闻太祖皇帝曾言,成大业者必为此子。今日一见,果真才貌非凡。”听罢拓跋焘与拓跋熙的全部言语过程,姚黄眉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敬佩之意,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在这一刻,他便已知晓,这个小字佛狸伐的鲜卑少年,未来,必将叱咤出整个华夏大地的一片风云。

        “多谢阁下抬爱。”拓跋焘也是回谢道。

        “哈哈哈哈哈,佛狸伐儿。有如此多人对你深加赏识,他日可莫不要负了你父皇及先帝的期望。”

        拓跋熙看着拓跋焘,眼里透露出一股长辈般的慈祥,但仔细观察,神情中藏着的还有一片浓浓的的期盼。

        拓跋焘听罢,眼神微动。

        随后,在拓跋曜的安排下,四夷馆的馆主安排了一桌简单的膳食,姚黄眉和西平公主便去了客房休息了,连续几日的赶路,二人早已疲惫不堪。

        ……

        夜晚,星光明亮。

        雁门关的城墙上,拓跋焘看着整片星空。这里没有山脉阻挡,视线异常清晰,他的目光竟是有些出神。

        “怎么,想摘一颗星星下来玩?”

        脚步声传来,身后,拓跋曜打趣道。

        自姚黄眉及西平公主休息后,拓跋熙和拓跋嗣先去了一趟雁门关的守关将领处,审查了部分军政要务。毕竟这才是此次出行的主要任务,而遇到姚黄眉兄妹二人只不过是个运气中的巧合。

        傍晚时分,五人相聚一桌,把酒言欢后,便又睡下了。

        拓跋焘闲来无事,便到了这城墙之上,守卫戍卒恰好与中午的城门处卫兵换岗,自然认得他,便也没有拦他。

        听着身后打趣的声音,拓跋焘没有回头,而是继续盯着这篇浩瀚的夜空。

        “来,看四叔给你射下来一颗。”

        “嗖!”

        一根利箭出弦,放佛刺破了虚无的空间,冲着闪烁的星辰飞速而去,瞬间消失在了夜空里。

        拓跋焘回过头,看着这位只年长他六七岁却箭术超群的叔叔。

        拓跋曜收起箭袋和长弓,缓缓的走近他身旁,随即道:

        “佛狸伐儿,你可知道,今日那位西平公主是何人也?”

        拓跋焘摇了摇头。

        “那是你父皇未过门的夫人,他一直都心心念念的人。”

        听罢,拓跋焘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今天见到此人为何如此眼熟。在这一刻,他终于想起父皇寝宫中常挂着的一幅画,不就正是今日的西平公主吗?

        “那四叔,她?”

        “她此番回到平城,必得皇兄一番青睐和心悦。”拓跋曜说出了拓跋焘不想听到的答案。

        此时的拓跋焘也明白了,父皇自登基以来,已有八年之久,但却从未立后的原因。作为拓跋嗣的长子,她的母亲杜灵儿,仅仅是封了贵嫔而已。

        原来是因为她。

        这位亡国的公主。

        想到这里,拓跋焘陷入了沉默。

        “所以你可知,你要做的应是如何吗?”拓跋曜一手搭在拓跋焘的肩上,用另一只手指着这天空的星辰。

        “你要做的,是要在你父皇的眼里,变成一颗耀眼的星。让他知晓,你才是那个能够带着魏国叱咤整个天下的人。”

        拓跋焘怔怔道:“我能吗?”

        他像是问着拓跋曜,又好像在问着自己的内心。

        “佛狸伐儿,你会的。”

        拓跋曜看向拓跋焘的眼神里,充满着坚定。

        拓跋焘笑了,笑得开怀。

        一瞬间,他的眼神变得明亮,眼中,放佛嵌入了一颗巨大的北斗星。

        “那四叔,你以后可要永远站在我身边啊。”

        “当然!到时四叔为你征战四方,你三叔帮忙出谋划策,我们叔侄三人一起横扫四方,夷平中原。”

        拓跋曜与拓跋焘站起身,看着雁门关的前方,璀璨的星光下,格外耀眼。

        ……

        彭城。

        刘义隆看着手中的文书,是父亲向朝廷授去的奏表,六人封官加赏的文字赫然映入眼前。刘义隆细细看着每一条,眉头微皱,沉思着。

        右侧第一列,王镇恶的名字异常显眼。

        “爹的这一步棋……”

        刘义隆自言自语着,房间里,阳光洒进房门,身影在正堂来回踱步。

        庭院的假山处,流水潺潺,池中一片清澈。而此时,一粒石子落下,荡在池中,卷起了阵阵波纹。

        ……

        建康城,尚书省,内院。

        “穆之叔,爹为何会给王镇恶加封这个首功?论北伐功绩,檀道济不比他差,论资历排辈,他更是最浅的一人。”

        石桌上,刘义康拿着刘裕亲自书写的奏折,亦然是十分不解。

        “义康啊,你可知道。王镇恶与其他五人,有何区别?”

        刘穆之双手背于身后,语气却很平静。刘义康来到建康已有五日,抵达尚书省的当天晚上,已是夜深,便直接在府里住了下来。

        这几日便开始与刘穆之一起处理着朝廷的各种政务,初来时对此十分生疏,直至现在,却已然能够熟练地批阅奏折,甚至在闲暇之时还能听刘穆之讲一讲治国之道。

        对刘穆之来说,既能协助处理尚书省的繁杂事务,还能够帮自己分忧解难,这样一个勤奋的后生晚辈,的确是十分难得。

        “是因为?他姓王?”

        刘义康转而一想,突然忆起此前刘义隆偶然间和他闲聊过的秦国丞相王猛,而王镇恶,正是其嫡孙。

        “这只是其一。”

        刘穆之着刘义康,半晌,缓缓道:

        “入仕为官,尚有门第之分。而除去王镇恶的其余五人,皆是寒门。本次伐秦的六名主将,也唯有王镇恶,出身高门。若是加封其他几人中的一人为首功,会是何结果?”

        刘义康静静听着,陷入了沉思。

        刘穆之又道:

        “若以檀道济为首功,王镇恶必定不服,而反之,檀道济却未必会。而若以沈沈田子为首功,王镇恶与檀道济应是皆不服也。你可知,又是为何?”

        “檀道济虽有功却性情内敛,而沈田子性格激进,难以与人和。”

        刘义康想到了两人的性格,随即道。

        “此又乃其一也。此六人中,有军功者,三人也,位居高门第者,却仅一人。那你觉得,是加封两个都有军功却同是寒门的其中一人好,还是加封一个身居高门还仍有军功之人好?”

        听到此处,刘义康眼前一亮:

        “我明白了,爹是想寻求一个最为折衷的结果。若封檀道济,亦或是沈田子,王镇恶与其他一人皆不会满意。檀道济会以孙恩之事激沈田子,而沈田子亦会以私放敌俘为由反攻檀道济。父亲此举,乃最优之选。”

        “这世上啊,当两个相差无几的人相争时,结局才是最为惨烈的。若沈田子与檀道济相争,你可知,谁最得利?”

        “是朝廷。”

        刘义康自顾自道。此时此刻,经过刘穆之的一番细致分析,刘义康终于解明刘裕了其中之意。

        “如今的朝廷,虽是一潭死水,表面看似一层清澈,但是,只需一小粒石子,便能掀起水底的泥来。”

        刘穆之说罢,便走入了内堂。

        良久,刘义康才跟了进去。

        ……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8002/34687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