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南北双骄 > 第六章——漠北现雄鹰

第六章——漠北现雄鹰

        ……

        黄沙滚滚,一片荒漠。胡杨迎着北风倒成一片,放眼望去,天地一线。再往近些,终是有了些许绿色,视线中依稀可见有一座城。

        这里,是夏国的都城——统万城。

        城内,永安宫。

        “那便依刘裕将军所言,就此结盟。晋、夏两国约为兄弟,可好?”

        赫连勃勃坐于主位,看着台下的晋国使者。刘裕此刻刚定关中,所以他十分清楚所派来使的目的——求和。

        关中之地与夏国接壤,长安距离统万城不过数百余里,而魏国地界有黄河作为天然屏障,因此对于刘裕来说,目前最要紧的,便是保长安以北之地无忧也。

        台下使者闻言,也是松了口气,对他来说,此行的任务终算是完成了。

        “在下替刘裕大将军,谢过陛下。”使者随之躬身道。

        “朕久闻将军之威名,他日若遇,必与其共谋大事也。还望转告将军,关中之地务必担忧,如若魏国进犯,朕必派军增援。”

        赫连勃勃说毕,示意身边下臣。随后便将一封信函交给了刘裕派来的使者。

        “此信,务必亲自交于将军之手。”

        “在下定不负所托。”

        说罢,信使向赫连勃勃做了辞别,便离去了。

        当使臣出了永安宫门后,大殿的侧门处,走出两人。

        赫连璝看向赫连勃勃,缓缓道:

        “父皇莫非真是要与刘裕交好?我知此人之才,如能收归我大夏,他日必能为父皇荡平北方,届时何愁中原不定?”

        “呵呵,太子殿下莫不是说笑了。”未等赫连勃勃回答,旁边一人便轻笑道。

        胡义周看着赫连璝一脸不解的表情,随后又道:

        “刘裕,其志在天下耳。”

        赫连勃勃看着自己的儿子,英伟的面庞上并未有所波动,但仔细观察,眉宇间竟藏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失望。作为大夏国的皇太子,想法却是如此天真。

        “求和未必真和也。”

        赫连勃勃走下主位,站至永安宫的中央,望向大殿的宫门外,那个方向,正对着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

        良久,方才转身。

        ......

        “长安,可定万世之基!”

        ......

        望着眼前的长城,姚黄眉心中感慨万番。距当日离开长安,已去了八日之久,而如今,终于离平城更近了一步。

        此刻,他们已至雁门关的城墙下。

        西平公主拿起身上仅存的干粮,就着凉水细细嚼着。作为一国公主,未曾想过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一路上风餐露宿,只为逃过晋兵的追捕。一想到这里,泪水便在眼中打转,心中多是有掩不住的委屈。

        “妹妹莫哭,此地是魏国重镇,或许会有拓跋家族之人。”

        姚黄眉看着自己的妹妹,安慰道。

        城门下,姚黄眉看着有重兵把守的城门,不禁深吸一口气。赶路连续八天,身上的钱财已所剩无几。途经前几座城池时,守城的卫卒收下一点金银财宝便顺利地让他们入了城。

        而今日却是不同,这里是雁门关。

        魏国的重镇。

        正当姚黄眉一筹莫展之际,身前忽有三人经过,而他们的衣着和服饰却让姚黄眉眼前一亮。

        为首一人面容尊仪,昂首阔步,有一种生人勿近之感。他身边的另一人背负长弓,左侧腰间缠着一副箭袋,而右侧正是一把佩刀,上面绣着精美的纹路,仔细一看,竟是刻有龙纹。

        最后一人,牵着一匹骏马乌黑发亮,看其体态有十二三岁上下,但面容却亦显坚毅成熟之感。

        在秦国为官时,姚黄眉有观貌相容之能,而这个牵马少年带给自己的感觉,在自己见过的人中,他仅仅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

        那便是自己的父亲——姚兴。

        拓跋曜环视一周,总感觉有人在盯着他们。作为一个在草原上长大的人,最擅长的便是骑射,因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异常敏锐。今日来雁门关,是受自己皇兄诏令巡查当地的军政要务,却不料刚到这里,便被人盯上了。

        就在此时,为首男子忽转过身来,看向姚黄眉:

        “阁下环视我等三人已久,不知是有何事?”

        声音亲和儒雅,却不失沉重之感。

        拓跋熙自然和自己的四弟一样,察觉到了姚黄眉的眼神。后者有些发愣,他没想到对方竟是先开了口,顿时心中一惊。

        但又一想自己方才的猜测,随即便沉静下来,道:

        “敢问,三位阁下姓拓跋否?”

        “大胆!”

        听到此话,拓跋曜旋即一怒,正欲抽出腰间佩刀,却被拓跋熙止住了。他看向姚黄眉及身边女子,眉宇间似有思索。

        “二位可是来自长安?”

        拓跋熙没有答话,也是和姚黄眉一样,先是问起了对方来处。

        “正是。”

        随着姚黄眉确定的回答,拓跋熙微微点头,似乎在意料之中。

        “随我入城吧。”

        姚黄眉看着三人,便也没过多犹豫,便带着自己的妹妹跟随在牵马少年之后。五人同行,一同到了城门口。拓跋熙从腰间掏出一枚令牌,守卫的门卒只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地放五人进了城,整个过程异常顺利。

        入城之后,一行人先是走了一段,随后来到了城中的四夷馆。

        在魏国,四夷馆主要是由朝廷所设,招待四方来访的宾客。其中分设金陵馆、燕然馆、扶桑馆和崦嵫馆等四馆,分别招待来自东西南北的四方商旅官员。

        拓跋熙走在前面,五人一行走进了大门内侧的一间房屋,上面俨然刻着燕然二字。

        馆主看到来了宾客,立即靠了前去,刚准备说话时,之间拓跋熙靠到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后者的面容瞬间有了变化,随后便亲自引拓跋熙几人前去,挑了几间宽大的客房,随后便又带着牵马少年去了马厩。

        整个过程,姚黄眉全部看在眼里,在魏国,四夷馆的设立大多是由朝廷批准的,设立在国内的大型重镇。而负责承办四夷馆的人既是商人,同时也兼具当地的一官半职,看到这里的馆主对拓跋熙的态度,姚黄眉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因为,在整个魏国,进四夷馆不用登记入册的,唯有拓跋氏人。

        进了房门,姚黄眉看向拓跋熙兄弟以及那位少年,刚要开口。

        拓跋熙却直接道:“公主,可否还曾记得在下?”

        听着此话,还不等姚黄眉诧异,却不料身旁的西平公主像是记起了什么,随即便直接上前道:

        “你可是拓跋嗣的弟弟?拓跋熙?”

        话语中带着惊诧,却又有一分坚定。

        从进城门到整个四夷馆的过程,西平公主一直跟在姚黄眉身后,一时间竟没有关注到三人面貌,而当进了房屋,离得近些后,终于认出了眼前此人。

        两年前,当今的魏国皇帝拓跋嗣命人到长安向西平公主提亲,而那批使者的领头人——便正是拓跋熙。

        然而,时隔两年后,在雁门关的城门初见,竟一时没有认出,直至进屋,西平公主方才打量起面前此人,容貌的巨大变化下难掩的皇族气质,终于于才忆起从前的过往。

        姚黄眉听到西平公主一言,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是落地了。

        “在下姚黄眉,见过拓跋兄。”

        看着姚黄眉的行礼,拓跋熙也终于认定了自己猜想。

        “皇兄知秦国已灭,本欲派我前往关中,却不曾想,在此地遇见了二位。”

        听闻此言,心情刚刚平复的西平公主随即又红了眼眶,亡国之痛,此时或许仅有自己知晓。

        姚黄眉安慰着自己的妹妹,缺也陷入了沉默。

        此前,刘裕攻打洛阳时,魏国便派军助秦守关。因为,在进驻潼关的要道旁,必然要经历过黄河这一道魏国的边境。当时,拓跋嗣命人在黄河沿岸阻拦,但不料从南面进攻武关的沈田子却是行军速度极快,打了姚泓一个措手不及,而后晋军围攻长安时,拓跋嗣自知无力回天,便也就撤了军。

        “公主莫优,皇兄对你想之甚想,日夜盼着你去到平城。而魏晋两国已然成南北对峙之势,将来必有一战,待他日,我亲自披甲上阵,助公主报这亡国之痛。”

        此时,久久未曾说话的拓跋曜也是说道。

        “小女子及兄长,谢过二位了。”

        西平公主及姚黄眉强忍悲痛,正欲行礼,便被拓跋熙拦下了。

        而此时,门外处,之前那位牵马少年也缓缓走了进来。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8002/34687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