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南北双骄 > 第五章——封功犒赏夜

第五章——封功犒赏夜

        长安城郊,渭河北岸,长陵。

        高大的陵墓近在眼前,东西宽约有百二十步,巍峨肃穆。正逢深秋时节,树叶凋零,寒风吹过带起沙沙声响。

        刘裕身后,数万晋军齐整军容,巨大的方阵庄严归正。这里是汉朝太祖高皇帝,那位六百年前缔造了汉这个民族的先祖的陵寝之地。

        今日是长安城收复的第三日。在一天前,刘裕安抚了城中百姓,搜查了整个姚氏宗族及秦国官员,在城内的一切军备要务安排妥当后,终于来到了这里——刘邦的长陵。

        站于三军阵前,刘裕抬头望向长陵山上,四季常绿的松柏覆盖整座山头,大风吹过,掀起大片落叶,天空的云雾也随风动着。此时的场景,不禁让他想起了刘邦流传后世的那首《大风歌》。

        时隔百年,长安归复,江淮的汉民猛士们,收回了这座沦落百年的古都,而大批的将士也终于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这个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乡。

        “奏!”

        王修站于台前,一声令下。数百名乐师奏起了宫廷礼乐,伴着风声一片,响彻在三军阵前。

        “祭!”

        随后,刘裕上前,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香烛,行了祭祀礼,整齐划一地插进了四足的大鼎里。

        “拜!”

        伴着王修最后一声,刘裕上前先是双膝跪地,随后王修、檀道济等人也位于刘裕侧后方做起了相同动作,身后的数万晋军,也随之单膝跪地,场面异常宏大。

        随着刘裕举起双手,对着长陵重重一拜,整个祭祀的过程终于完成,身后所有人也随之起身,宣示着拜谒长陵的仪式结束。

        “命三军整理仪仗,速回城内。”

        刘裕看向王修,随即道,王修点头会意。

        “传沈田子!”

        约半柱香时间,一人携着身后两人来到刘裕跟前。

        为首一人正是沈田子,身后两人分别是沈田子的弟弟沈林子,和与沈田子一起进攻长安城南面的将领傅弘之。

        “不足千人的兵力竟能胜万人之众,由你率领的南路军,乃大功也。”

        刘裕的话语中带着欣慰。此次伐秦共计五路,沈田子率领的正是走武关入长安的南路军。在行军至青泥时距长安城仅数十里,而当时刘裕潼关尚未拿下,因此,姚泓便亲自率领数万秦军直扑沈田子部,想要一举歼灭。

        但沈田子临危不乱,即使面临被包围的窘境,也是当众陈词并鼓舞士气,随后带头冲锋,亲自杀敌。此战,原本近乎必胜的秦军,竟在与沈田子一千人的厮杀中被斩杀近万人,晋军士气高涨,甚至想要一举拿下长安。

        而正当杀红眼时,被傅弘之拦下了。

        当时的晋军气血沸腾,再有过深的追击,也怕是难免有所不测。因此便就地扎营,安抚周边郡县的百姓,随着刘裕攻克潼关,便立马派遣沈林子到了青泥,再到王镇恶破渭桥至长安北门,姚泓出城投降,沈田子一军方才跟着晋军主军一同入城。

        “谢大将军夸奖,我当时倒也没想那么多,只觉得反正是死路一条而已,不如豁出去了。”

        沈田子看向刘裕道,一脸平静

        “好。有你这样的将士,何愁天下不定。”

        说完这番话,刘裕的眼中像是装满着日月星辰,站在长陵下,竟与六百年前的刘邦一般神似。

        沈田子即刻仿佛明白了什么。随即单膝跪地道:“愿为大将军赴死。”

        看着沈田子立表忠心,身后的沈林子也立即随着他的兄长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正在这时,王修看向傅弘之,不得已之下,他也与沈林子一样单膝跪地随即道:

        “愿为大将军赴死。”

        刘裕看着眼前三人,微微点头。随后便让三人起身,又道:

        “将士都愿为国尽忠,这是何等的荣耀。但你们要记住,值得你们去为之赴死者,是晋室,而不是我,你们为的是这整个天下。”

        刘裕说罢,随即转过身,沈田子三人看不到刘裕面容,便也不再多言。

        此时侧边的王修看向刘裕。

        “大将军,长安城内的庆功宴早已准备妥当,就等您回去了。”

        王修一语,无疑是给了沈田子一个台阶,刘裕转过身来,放眼望去,远处的夕阳正欲落山,之前来做仪仗的晋军早已有序地返回,长安城周边的房屋,陆续点起了烛火。

        ……

        “回城。”

        ……

        长安城,未央宫。

        宫殿门外,晋军将士们席地而坐,今夜是收复长安的庆功之日,人人手里都端着一碗美酒,异常欢喜。

        未央殿内,刘裕坐于主位,左侧依次分别为王镇恶、檀道济、傅弘之,右侧分别为王修、沈田子、沈林子。

        六人对坐着,他们也知道,今晚不仅是将士们的庆功宴,同样也是自己的加官进爵之日。北伐以来,无数次的冲锋陷阵,历时一年方才拿下长安,这整个过程的艰辛老天看在眼里。

        但沈田子看向王镇恶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敌意。

        从今日的座次来看,基本已经有了定论。座位的顺序是刘裕排的,虽未曾放在明面说,但大家却能够猜出一二。

        王修在右侧排至第一位,座下几人都是没有异议的。一年的北伐中,既是军中长史又作参军,大小的战略规划经刘裕过目后都是由他操办,除此之外,军事情报和后勤保障大多也是他全权负责。

        然而,左比右尊。

        对于左侧第一的王镇恶,即使无人发声,但沈家兄弟脸上的不忿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王镇恶虽一直作为刘裕的先锋将军,一路北伐攻克众多城池,但在刘裕麾下的部众中却是资历最浅的一人。

        “今日,恭贺长安收复。这一杯酒,诸位共饮。”

        说罢,刘裕端起桌前的一碗酒向左右一顾,便一饮而尽。随后,王镇恶、沈田子等人也紧随着刘裕一同饮下。

        放下酒碗,刘裕看向六人,半晌,缓缓言道:

        “此次灭秦,自建康发兵,到攻克长安,足历时整一年矣。诸位随我北上行军,遇关无数,杀敌万余,复洛阳、克潼关,千难万险,终是拿下了这长安城。此战,论首功,当属龙骧将军也。”

        听至此处,王镇恶心中一喜,随后又平复下来。

        刘裕此时信手一挥,王修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竹卷走到刘裕身旁,随后,在其示意之下,宣读道:

        “今已向朝廷表奏,着龙骧将军王镇恶——进号征虏将军,迁安西司马、冯翊太守。赏金百两,布帛三十匹。”

        “谢大将军!”

        随着王修话音刚落,王镇恶旋即便单膝跪地道。

        檀道济没有说话,一脸平静。尽管长安城的东门是他打下来的,但整个渭桥的防线及秦军最后的主力却是在王镇恶的手里溃败,加之姚泓降在北门,索性也便不与其去争那首功,正好也能避免结下一道梁。

        “着——冠军将军檀道济——进号征虏将军。赏金百两,布帛十匹。”

        听罢,檀道济一怔,没想到仅有布帛等物品不及王镇恶。

        虽略有诧异,但也是恭敬跪立道:

        “谢大将军!”

        王修继续道:

        “着——太尉军参军、长史王修——拜长安府尹、雍州长史。赏金百两,布帛十匹。”

        “着——振武将军沈田子——拜雍州中兵参军、扶风太守。布帛十匹。”

        “着——建武将军沈林子——拜太尉咨议行参事、略阳太守,布帛十匹”

        “着——建威将军傅弘之——拜雍州治中从事史、西戎司马,布帛十匹。”

        王修、沈田子等人也随之一跪,皆是同声道:“谢大将军!”

        但在王修宣读完毕后,六人中,两人的脸色都有了变化。一人是沈田子,另一人自然是王镇恶。

        沈田子素来在军中与王镇恶不和,世居江淮之地的沈家兄弟二人也是很早就跟随了刘裕,论资历,论军功,并不比王镇恶差。因此,在他看来,自己与之相比差的仅仅只是所谓的门第之分,这位太原王氏的后入只因为他有个好祖父!

        而门第之列,有晋一朝,尤为重也。

        王镇恶看向沈林子,眼神中亦是充满了不屑。原本在刚才听到刘裕的“首功”二字时,本以为自己能够力压众人,却不曾想,面对这最终的结果,大家却也是相差不多。作为上品士族,却与这些下等门第之人同于一桌,心中自然也是有着一些不忿。

        寒门与贵族的对立,自古以来,便是水火不相容。立国百年的晋室,经历了王、庾、桓、谢四家更替的风雨,直至风烛残年的今日,也没能够改变这高门贵族掌权的世态。

        直到刘裕的出现。

        尽管心中有万般不愿,二人也仅仅是在暗地里想着。因为他们各自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对这次北伐灭秦的表授决定权,并不在朝廷,而是此刻正坐于主位上看着台下众人,一片气定神闲的人。

        此时的刘裕,看向桌前刚刚回身坐下的六人,目光一片平静。

        因为早在姚泓投降的那天夜里,他便已在心中拟好了这份名单。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8002/34687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