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南北双骄 > 第一章——江南有猛虎

第一章——江南有猛虎

        月光如雪,照映长江,夜色下的江南愈发寂静。少年看向江水对岸,一眼望不到边,黑夜下的长江隔断了整个华夏的南北,它是天然宽阔的水中天堑。平静的江面微风波动,少年眼中目光深邃,他想等着一个伟岸的身躯归来,那是多少次在梦中凯旋的巍峨身影。

        想到这里,少年眼神中的期盼掩饰不住,而他等待的人,正是他的父亲。

        “少爷,该回府中休息了。”少年的身后,他的随从谦声提醒到。

        借着月光落下,少年面庞刚毅,缓缓转过身来,观其容貌,尚在十二三岁左右,但却身材魁梧,约莫七尺有余。缓步踏上台阶,一手握住竹简,另一只手自然放置于身后,举手投足间神情泰然自若,步伐沉稳却又轻快。

        “回府。”

        …

        建康城里安静祥和,皇宫中的一处侧殿里,烛光明亮,房间共有两人,为首一人站在宫殿的正上方,面容憔悴,愁绪布满的发丝印出了白色。他是司马德宗,晋帝国的天子,普天之下的独尊,他是皇帝,是九五至尊。但他也是凡人,会有愁绪的凡人,会惆怅,会担忧。担忧着对自己有着生命威胁的事,或人。

        “大哥,他这次讨伐秦国若是成功归来,便只能封王了。”司马德宗的对面,站着一人,声音中带着怒意,明显是有所不甘。

        “难道,他也要成为第二个桓玄了吗?”司马德宗转过身去,长叹一声。

        之前说话的另一人听到此话,不禁一个寒颤,他记得那个差点把他晋室江山颠覆的人,但此时的情形又与桓玄有何不同呢?如那人北伐归来,不就正是第二个桓玄吗?

        “如果他真的心怀不轨,我司***就和他拼个鱼死网破,这天下只能是我们司马家的!”

        沉默良久,那人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比之前要更坚定,眼中的深邃好像要洞穿一切。他正是司马德宗的弟弟,司***。

        “我虽是皇帝身居这高位,却又有何用,何不如做一个逍遥无事的傻子逍遥快活去了,哈哈哈哈哈。”

        自嘲中,司马德宗回想着过往的二十多年人生,那是一段被操控的人生。自登基以来,皇叔司马道子权侵朝野,桓玄政变杀死司马道子,后却又他被废黜软禁,再到现在即将北伐归来的那人匡正晋室除掉桓玄,帮助自己复位,从傀儡再次做回皇帝。一波三折的命运本以为柳暗花明后路遇忠臣,谁知那人仍是二心,这一切仿佛是上天对他身世浮沉的一种戏谑。

        “大哥!再忍忍吧,我在荆州安排的那批人,会派上用场的!”司***上前紧扼住司马德宗的手腕,低声说道。

        “继续当世人眼中的傻子吗?做那个不能言语的哑巴、当那个不分冷热的白痴?”司马德宗自嘲着,他没有看自己的弟弟,眼神迷离中,似乎是在和另一个自己对着话。

        “忍一时风平浪静,待那人归来,你可不要…”

        司***好像想到了什么,刚说到一半,却被挥手打断了。司马德宗自然明白他这个弟弟想说什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也是忍住了想说的话。伪装了二十多年的傻子,再有不甘,也得继续装下去。因为那位即将北伐归来的人是一头虎,一头足矣吞吐云雾的猛虎,你司马德宗是真龙天子,而猛虎的獠牙却足矣咬破你皇权装饰下的鳞片。

        良久,司马德宗望向窗外,那是西北方,就着建康城远眺,遥远的千里之外有一座城。

        那里,是长安。

        …

        回到府中后,少年并未即刻入榻就寝,而是借着烛光来到书房,找到熟悉的位置抽出日常研读的竹书,正是太史公书。翻开此前标记的刻印处,是“孝文本纪”四个大字,用素布抹去灰尘,少年仔细翻看着。

        “少爷,四公子求见。”

        门外声音传来,打断了少年的思绪。

        “让他进来。”

        轻轻合上书卷,少年起身,便出了房门,走进庭院。约莫数次呼吸时间,管家带着一人进来。

        “三哥,有好消息了。”看到庭院中人,门外少年异常喜悦。

        “义康啊,父亲的捷报我昨日就已收到了,十日前,潼关大捷。”庭院少年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

        刘义康心中一愣,转而又不觉得惊讶。他这位年仅十二岁却作为一州刺史,掌管四州军事的三哥消息渠道自然比起自己更为灵通。

        “徐州的百姓都在传,爹是咱们晋人的英雄,江淮一带无人不晓。”

        “无人不晓吗?这并不一定就是件好事。”听罢刘义康满怀喜悦的话,少年陷入了沉思。

        走近桌边的石凳缓缓坐下,示意仆从退下后,刘义康也随着他坐到了对面石凳上。

        “若是功高震主,便会骑虎难下,我知晓此间道理。三哥,你说,爹他会不会已经有了打算…”刘义康凑近少年的耳朵,轻声问道。

        “爹北伐未归之前,勿要多言。如今长安那边捷报频传,秦国的覆灭是必然的。光复长安城,是我晋人南渡之后历经百年也未曾完成的国人大愿。但朝中群臣各自心怀鬼胎,咱们更应谨慎。”

        刘义康听罢便也点了点头。他今夜找三哥也并非只是探讨朝政。父亲共有七子,而他则与三哥更为亲近,同辈字牌皆用一个“义”字,长子名“符”,次子为“真”。

        而三子便是一个“隆”字,故而名为刘义隆,他的这位三哥自小便深谙世事,博览群书。大哥年长却并非有才之辈,二哥生性顽劣且做人失德,因此,受母亲的影响,刘义康更喜欢与刘义隆一起相处。

        父亲也知晓老三老四的手足情深,三子既有才气也颇具能力,年仅八岁时便做了彭城县公,所以在外出征战时便将四儿子留在了三哥身旁。二哥性情乖张带去了军队,老大留在了建康城里随刘穆之学习朝堂政事之道。剩下三个弟弟年幼,因此仍在留在各自母亲身边。

        晋国的皇室早已是朽木充了栋梁,整个江淮百姓心知肚明,只要一阵大风吹过,即刻间便会坍塌成一座废墟。

        司马家的江山在世人眼里早已失了民心。百年前,八王争位,掀起的动荡席卷整个帝国,北方胡族南下,乱了中原。汉人被迫南渡至江淮一岸,凭借着长江天堑下的半壁江山继续生存。

        在这一百年间,祖逖、桓温的北伐让南渡的中原人看到了收复故地的希望,但朝堂的动荡局势,党派争利、士族夺权却又湮灭了一次又一次唾手可得的机会。

        三十年前的淝水之战,创下了自三代以来最为辉煌的战争奇迹。晋国的绝命反击击溃了符坚一统华夏的宏梦,当大家都沉浸在晋室即将迎来中兴局面的时候,桓玄的篡位却又给了这个暮年的帝国沉重一击。

        尽管如今,淮北地区以及洛阳的光复让人再次兴起了晋人北归的一番憧憬。但刘义隆知道,那不过是晋室覆灭的回光返照罢了,而这面铜镜的执掌者,则是刘义隆的父亲——刘裕。

        未来的某一天,他将会成为闯破这片江南帝国最后一层栅栏的猛虎!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8002/345837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