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喷水(第二十六更)
    “唔~”

    韩勠睡得神清气爽。

    睁开眼还抻着懒腰。结果看到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和一张绝美的脸在自己面前。

    韩勠愣了一下,下意识坐起:“你先醒了?”

    黎若白笑了笑:“你比我能睡。”

    韩勠看着输液袋,已经空了。看着黎若白的手:“你……”

    黎若白恩了一声:“我自己拔下来了。”

    韩勠咧嘴:“这么嚣张还自己拔下来?那你怎么不自己插进去?”

    黎若白笑了笑。

    韩勠揉揉脸,找水喝了一口。看着手机:“几点了?”

    示意黎若白:“我们不是睡过头了吧?”

    黎若白开口:“反正没人叫我们。”

    韩勠活动一下,起身示意:“走吧。过去看看。”

    黎若白也没多说,跟着一起。

    收拾好东西,关门之际,韩勠看着黎若白:“脸色是好一些了。觉得自己身体怎么样?”

    黎若白笑着:“没事。输液了,还睡了一会。感觉精神好很多。”

    韩勠点头:“那就好。”

    一起来到船的拍摄地,果然人已经聚集,但还没开始拍摄。

    看着两人进来,孙韶几人起身关心看着黎若白:“输液了吗?小黎身体还好吧?”

    黎若白一一回应道谢表示还好,沈莱在一边好奇:“韩勠输液?你会吗你?”

    韩勠点头:“很显然我是会的。”

    房楚楠惊叹:“你好厉害。我最怕打针了,更别说给别人打针。”

    唐丽晶Lisa几人也过去询问黎若白,韩勠随意坐在一边:“我怕的东西可能别人不怕,别人怕的可能我不怕。人和人不一样。”

    孙韶坐在韩勠身边:“那你怕什么?”

    韩勠笑着:“怕蛇,怕狗,怕蜘蛛,怕虫子。”

    几人都笑,罗焕上前:“这些我们大多数也怕。”

    秦赦好奇:“那你不怕老鼠?”

    韩勠耸耸肩:“并不怕。感觉挺可爱的。”

    随即好奇:“赦哥你怕老鼠?”

    孙韶开口:“我也怕。”

    疑惑看着几人:“好像大多数人都怕吧?”

    凌成摇头:“我不怕。”

    韩勠笑着:“人就是这样。你不怕的,就会奇怪怎么别人会怕。你怕的就会羡慕不怕的人。比如我就很佩服居然敢捉蛇的。我看一眼都浑身发抖。”

    沈莱好奇:“你见过真蛇?”

    韩勠想了想,开口道:“死蛇见过一次。是瓶子里的。活蛇见过半次,是小时候。”

    “半次?”

    沈莱几人都好奇。

    罗焕也正要问什么,突然发现韩勠手背有点问题。坐在一边仔细看。

    韩勠没发觉,还示意沈莱:“所谓半次,就是我小时候,大概不到十岁。有一次上学路过一个路口,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蛇。我顺着声音看过去,隐约看到一个影子,然后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学校都没停。”

    几人都笑,韩勠开口:“我看蛇的图片都不敢看。就感觉要透过屏幕照我脸咬一口。”

    几人都咧嘴,凌成开口:“蛇这个东西。基本才算是谁都怕的。”

    韩勠好奇询问秦赦:“赦哥是福省人,那里山多树林多,应该不怕吧?”

    秦赦一愣,看着韩勠:“来你告诉我。二十几个省哪个省没有山没有树没有蛇。”

    几人都笑,韩勠也呵呵笑。

    罗焕一直低头看着韩勠的手,此刻突然笑了,碰碰韩勠另一边的孙韶。孙韶疑惑回头,罗焕指着韩勠的手。

    孙韶和韩勠的关系,自然不同于罗焕和韩勠。

    年龄还有亲近度方面都是。

    所以他直接拽过韩勠的手看。

    韩勠一愣,下意识想拽回来,被孙韶皱眉:“别动……这么都是淤青?”

    韩勠抽回来:“估计是做节目时候碰的吧。”

    然而孙韶没看韩勠,而是看着罗焕。那边聊天的女士也都好奇看过来。尤其黎若白已经走上前,一直是没注意,此刻听两人说话,才明白过来。也提醒她什么,蹲下低头看着韩勠的手。

    韩勠不耐推她肩膀:“看什么看。准备做节目了!”

    黎若白啊的一声叫,差点坐在地上。抬手拍他一下,看着韩勠离开去找导演。

    黎若白看向小声说着什么的孙韶和罗焕。

    “他手到底怎么了?”

    罗焕神秘笑着摇头:“问韶哥吧。”

    说完罗焕也起身走了。

    黎若白不解看向孙韶,孙韶神色怪异打量黎若白,笑了笑开口:“他手上有瘀伤,仔细看能看到上面有针眼。”

    “什么?!”

    黎若白愣愣看着孙韶:“他……韶哥你的意思是……”

    “哈。”

    孙韶愣了一下,随即笑喷了。

    “哈哈。”

    罗焕也没走远,回身指着黎若白大笑。

    黎若白也恍然明白什么,虽然不确定,但至少可以明白,不是注射什么有瘾性的药品留下的。

    看着也不像。

    “小黎你真人原来这么可爱吗?”

    孙韶笑着起身,也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其他几人也没太关注,因为导演那边已经叫着开始拍摄。

    自然都准备要去进行个小游戏。

    在抵达南诏岛之前。

    黎若白站在韩勠身边,大家一起等待。

    然而突然脑中闪过一个片段就是,今天早上的时候,护士和她随口说了一句,自己却没在意的话。

    ————

    “你看他的手……”

    ————

    黎若白想到这就下意识拽过韩勠的手看着。

    给韩勠吓一跳不说,导演都吓一跳。

    “小黎……”

    导演叫了一声,表情怪异开口:“拍摄呢。”

    几人下意识看去,都忍俊不禁。

    黎若白愣愣看着导演,也不好意思笑着吐吐舌头。抱歉开口:“不好意思导演。”

    导演摇摇头没多说。

    韩勠皱眉看着她:“不用和我道歉吗?随便抓我手非礼啊?!”

    “呵呵。”

    几人都笑,黎若白咬着嘴唇看着他,低头又看着他的手。

    串联在一起的信息,此刻如果还不明白什么,就真的是可爱和天真了。

    ——

    “是要做个什么游戏吗?”

    房楚楠询问开口:“都要靠岸了。”

    导演开口:“要做个小游戏,发呆游戏。”

    孙韶笑着:“那楚楠赢了。”

    房楚楠摇头:“我不信只是发呆,肯定有别的环节。”

    “请领取任务卡。”

    导演开口,房楚楠过去拿过来,念了出来。

    规则简单。两人面对面对视,口中含水。三十秒时间一起忍住不喷出来就算赢。其中一个或者两个都喷出来,就算输。

    几人赞叹,但站在后面的黎若白看着听着规则的韩勠,就一直看着。当韩勠无奈皱眉看过去的时候,她又笑了笑,随意回避开。

    韩勠摇摇头,突然拽着黎若白举手上前:“我提议。我和黎若白先来。”

    黎若白一愣,疑惑询问:“为什么我们先?”

    孙韶也好奇:“是啊为什么你们先来?”

    凌成开口:“我还说我和倩儿先来的。越到后面干扰越多。”

    韩勠开口:“我倒不是冲着这个。因为我预感我俩不管在前面还是后面,肯定会被无休止疯狂的干扰。”

    “呵呵。”

    几人都笑,导演也笑着点头。

    罗焕好奇:“既然这样,先做任务和后做任务有什么不同?”

    韩勠摊手:“很明显啊。先做任务就有报复的机会了。”

    “哈哈!!”

    “哇~”

    欧阳芷凝惊叹指着韩勠:“就这么说出来了?”

    女队成员都笑,男队也点头:“这的确是你性格。”

    黎若白在他身后笑着不说话。

    韩勠抱肩看着几人:“所以,要捣乱的就想清楚。我要是不好过了,看看谁能好过?”

    唐丽晶摇头:“真的太嚣张了。”

    凌欣点头:“是霸气。”

    Lisa突然指着男队成员:“你们怎么好像被压制回避了一样?”

    果然,男队都好像没听到似的后退,冯倩儿笑着揽着Lisa:“他们好像很怕韩勠似的。”

    韩勠点头:“他们不是怕我,他们是自己亏心事做多了。很明显我说中他们一定会用尽力捣乱的心态。”

    几人都笑。

    孙韶看着几人,回身指着韩勠:“你不用嚣张。我就明告诉你,我们不捣乱你也完成不了。”

    韩勠语气一滞,偏头笑。

    “咦?”

    Lisa惊讶:“这回好像韩勠有点退缩似的?”

    黎若白也好奇询问韩勠询问,韩勠笑着不说话。

    秦赦突然拍手:“对了!要对视!!!”

    众人恍然,欧阳芷凝几人捂嘴瞪大眼睛轻叫。

    唐丽晶揽着凌欣:“韩勠不敢看黎若白的眼睛。”

    凌成摇头:“忘了这点了。”

    黎若白听到,明白过来,笑着低头。

    “那韩勠和黎若白先开始吧。”

    导演开口催促。

    韩勠叹息低头走过去,和黎若白坐在面对面。

    “早知道最后做好了。”

    韩勠开口:“让他们干扰,就当失败也没什么。”

    黎若白凑到韩勠耳边说着什么。

    韩勠眼睛一亮:“这你都想得到?”

    几人好奇上前:“黎若白有什么办法吗?”

    孙韶指着两人:“先说好,要对视。闭眼睛不行,看别地方不行。”

    黎若白很有信心开口:“我保证,对视,然后完成任务。”

    几人这回真的不懂了。

    显然韩勠不是瞬间就可以慢慢适应对视但是,黎若白居然有立竿见影的办法。

    “我们离远点别干扰。”

    孙韶伸手示意几人。

    几人也都围着却不说话,只是看着两人。

    一人喝了口水。然后双手捂住对方耳朵不让承受干扰。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真的那么好心。

    “倒计时……3,2,1……开始。”

    导演一声令下之后,两人对视喷水的发呆游戏,正式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