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杀鸡取卵(第1/2页)
    生死之争,不仅来自激烈的搏杀,在遥远的达森国老琼斯的庄园里,朱云龙面无表情地坐在高背椅上,越过他的后背,可以看到老琼斯正对着灯光欣赏透明酒杯里的那坨浓浓相宜的醇红。

    “早了!太早了!”朱云龙摇头苦笑。

    “再晚,就鸡飞蛋打了。”老琼斯好整以暇地说道。

    “至少应该等凯瑟琳有了身孕再说吧?”

    “怀孕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要夫妻生活,取点种子,自己种也不错。”老琼斯打了个响指,身后的老管家心领神会,向外面打了个电话。

    “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朱云龙尝试去说服老琼斯。

    “没关系,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他还有个好大伯、好师祖即可。”老琼斯淡淡地说道。

    “他们会杀了你的!”朱云龙提醒道。

    老琼斯脸上闪过奇怪的神色,道:“或许吧!但他们不会杀害我的继承人,难道不是吗?”

    “都是亲人,何必打打杀杀?我唯一还可以拿得出手的,就这一身修为了,为了表示我对琼斯家族的诚意,我可以放弃!只要能让我守在凯瑟琳与孩子身边。”

    “老实说,我不喜欢生活在天良国,生活在师父与大哥身边,我有喘不过气的感觉!我是先天级修行者,对世俗的钱财已没有太大的羁绊,您的事业只会在凯瑟琳的手上。”朱云龙很诚恳。

    老琼斯不为所动,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成功有个秘诀,就是要狠,这个狠不仅是对别人,也要对自己。”

    朱云龙的内力在快速消融,他从没想到世上除了软筋散还有如此针对内力的药物!酒是三人共饮,老管家也喝了,这让朱云龙放松了警惕,不料还是中招了!他原来以为在凯瑟琳怀孕前他都是安的,小瞧了老琼斯的恶毒!这让他无数的谋划,还没开始就化为泡影!

    朱云龙的脑海里浮现出江蓠笑意盈盈的身影,那笑意中带着丝狡黠,可依然显得可爱。

    “这酒里加了什么料?”朱云龙问道。

    “地狱天使!一种能让修行者变和善的药,是我们达森国调查局的最新产品。”老琼斯得意地笑道。再坚固的堡垒也会被从内部攻克,这么多年来,调查局始终拿他没有办法是有原因的。

    朱云龙看向老管家,老管家对他和善地笑了笑,肯定道:“我的内力也在消融。”

    朱云龙轻吁一口气:“看来只是暂时的,那就好!那就好!”

    “你不会有机会的!”老管家平静地说道。

    “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们至少还有改变主意的机会,我可不希望去见琼斯先生后院那有意思的玩具。”朱云龙笑道。

    “云龙!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老琼斯遗憾地说道:“可惜你不在我的长期计划之内,抱歉!”

    “我是您的女婿!您未来外孙的父亲!难怪真不如一个外人值得信任?”朱云龙叹道,百思不得其解。

    老琼斯平静地从抽屉里掏出一份报告丢给朱云龙。

    朱云龙打开,发现报告上是达森文,根本就看不懂。

    “我活不了多久了!”老琼斯也没指望朱云龙能看懂,道:“我的家族与血族曾有过联姻,在基因上有重大的缺陷,有很多家族长在鼎盛时莫名暴毙。”

    老琼斯的眼里浮现出一丝哀伤,苦笑道:“这是我们琼斯家族人丁稀少的原因,无数代以来,我们都在致力于改善基因,所以你之前的提议确实打动了我。”

    朱云龙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琼斯家族竟有如此隐秘!

    “我以为自己能逃过此劫,但……,就在前几天,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按照以往的经验,我会在一个月内暴毙,呵呵……,人死多了,总能总结出点经验吧。”老琼斯摊手道:“所以计划又发生了变化,我已没有时间慢慢看隔代继承人成长了,冒险看你的诚意了,……,抱歉!有时外人真就比家人可靠!”

    厚重的大门打开,一名医生装扮的美女随一队枪手走了进来。

    老琼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举杯的手朝朱云龙扬了扬,道:“你是主动配合呢?还是……?”

    朱云龙转头看了看身后对准他的十几支枪械,又看了眼虎视眈眈的老管家,无奈地说道:“我还有其它选择吗?”

    老琼斯示意医生可以开始了。

    那美女医生手里提着个小巧的箱子走近朱云龙,将箱子放在桌子上,取了副极薄的橡胶手套戴上,面无表情地蹲到朱云龙的椅旁,伸手去拉他裤子前门襟拉链……。

    屋里人没有要避讳的意思,盯着女医生的一举一动,那些枪手紧绷着脸,可眼底有掩饰不住的戏谑之色。

    加上女医生毫无情趣的表情,让原本应该是旖旎之事,反使朱云龙感受到巨大的屈辱!他数次差点忍不住要暴起!

    朱云龙可耻地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