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秋水鸟 > 第四章 恩义

第四章 恩义

        朱月坐在靠窗位置,桌上摆着两盒没吃过的盒饭。她垂着脑袋,身体前倾,耳朵贴着说话的女同事,嘴角时不时划过浅浅的笑意。说话的女同事叫李婉,是个宽额圆下巴的矮姑娘,不爱说话,性子也闷,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和朱月无话不谈。

        “照你这么说,这男的是挺倒霉,摊上这么个女朋友,要是这女的愿意陪他,度过这次难关,说不定也不会想不明白,跳海轻生,也是个可怜人。”

        说完,朱月叹了口气,煞有其事地感叹起来。

        “可不是”李婉把凳子又往前移了移,离朱月更近了些“一条好端端的人命就这么没了,要是我是那女的,早良心不安了。”

        朱月“哎”了一声,低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李婉谈性正高,又说了些公司的小道消息,朱月心不在焉地应了几句,目光时不时飘过门口。

        这时班长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杯茶水。他四下张望,朝朱月那走去,见朱月在和李婉说话,笑道“说什么呢?那么开心”。班长拿起朱月桌上最上面的那盒饭,坐在两人身边,对朱月道“吃饭吧,一会儿凉了对胃不好。”

        朱月不好意思地推了班长一下,面露娇羞,见班长喝的是茶水,朝班长投去满意地一撇,打开盒饭,把东坡肉夹过去“吃吧,挑了好几盒,就这盒没肥肉。吃咸菜吗?我今晚买的拌饭酱挺好吃的。”

        见班长点头,朱月喜滋滋地把拌饭酱递过去,挖出一小勺放在米饭上叫班长快尝尝。班长尝了口说好吃,朱月笑得更开心了“那快吃吧,累了半天,可算等到你吃饭了。”

        李婉坐在两人身边,直夸俩人感情好“还是你有力度,班长那么爱喝饮料,还不是被你劝住了。”

        朱月闻言朝班长得意地眨了眨眼,眼角是止不住的笑意,嘴巴直往上翘。阿轩和其他同事偷摸瞅了半天,默不作声,都是赶忙往嘴里塞饭,快吃快走,不想在这多待。

        “这饭吃的真难受”说话的是王凯,今晚两人要一块取液氮。他见阿轩吃完饭,也赶忙塞上几口大米,跟上阿轩的步伐,一块下楼回化验室。“腻不腻外啊,这两人。李婉也不觉得膈应,还能在那坐的住。”

        阿轩耸肩“她要是坐不住也不会和朱月关系这么好。再说了,班长都不在乎,李婉更不用顾忌了。”

        王凯“呕”了一声。转眼又有点幸灾乐祸地笑了笑“一会咱们取完液氮赶紧回来,嘿嘿,有好东西看。”

        阿轩挑眉,有点猜到王凯说的是什么。

        朱月和班长的关系在化验室的人看来就是个饭后谈资,多少跟丢人沾边。朱月今年21,学历不高,是个中专生。公司每年都会从合作的学校那里招来一批实习的学生,朱月就是这时过来的。那时班长还只是个普通化验员,带着女朋友一块在当地讨生活。他女朋友年纪不大,也是二十岁左右,赚得不多,全靠班长养活日常花销。班长年龄大,三十多岁,当时化验室的人背地里都嘲讽他是老牛吃嫩草。班长也不在乎,觉得大家都是在嫉妒他。

        朱月在阿轩看来生得一般,圆脸细眼,腿短骨大,也就肌肤细腻,有了那么点加分项,至于其他的,怎么品也不是个美女。反倒是班长的女朋友听说长得不错,大高个巴掌脸,腿长腰细,是个逢人就被夸漂亮的姑娘。班长偏偏跟着了魔似的,不知怎地就和朱月好上了。两人每日是成双成对地在化验室溜达,也不避讳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摸摸抱抱,看着就让人想翻白眼。

        本来班长要是和女朋友分手,大家也不会嚼舌根。结果,班长和他女朋友不但没分手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方,连彩礼都谈妥了。惹得女同事背地里一个骂班长是渣男,一个骂朱月不要脸。甚至还建了一个群聊,没事就在群里骂两人是狗男女。

        阿轩猜王凯说的好东西就是班长的桃色新闻。白班的时候,领导都在化验室,班长不敢胡来。可夜班不一样,领导不在,都在生活区休息睡觉。班长就没那么多顾忌,常常和朱月在办公室一边工作,一边腻歪。反正就是挺辣眼睛。

        “我听老戴说他看到班长摸朱月小腿啦”王凯偷摸跟阿轩嘀咕“他还看见朱月在玩手机,相册里好像有班长的裸照,一晃而过,很快就划过去,老戴也不太确定。”

        阿轩想起老戴这色批,虽说不是很喜欢,但他确实知道许多化验知识,都是老化验员的经验,有几把刷子。

        “咱们班长真是艳福不浅啊,家里一个,化验室一个,听说他以前还让一个女的跟他私奔过。啧啧,家里红旗不倒,万面彩旗飘飘,也算是个极品了。”王凯揶揄得高兴,自己都乐了起来。阿轩觉得以朱月的姿容艳福算不上,最多是搞破鞋。他实在是搞不懂朱月到底有什么迷人的地方,能让一个要结婚的男人这么晕头。

        说起女人王凯话头多了起来:“甲班人说,昨夜班,又有装置男的跑过来瞅他们班班花来了,还对人班花吹口哨,调戏人家,把班花气坏了。”

        阿轩点头“这我知道,听说还差点打起来。”

        “那能不打吗?化工厂这地方男的一抓一大把,女的就咱们化验室多点。狼多肉少,谁不想处对象。甲班班花现在名花无主,别说甲班男的,别的班,别的装置想要追她的都一大堆,那帮单身的工程师,盯着她的也不少。我要是甲班男的,我也上,这班花就算便宜别人,也不能便宜装置那帮大哥。”说到这,王凯义愤填膺“化验室妹子都有多少被他们拐走了,这个,咱们坚决不能让!”

        阿轩强忍住没乐。他和甲班班花朱碧文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她的私事当时在班里都传开了,阿轩发自内心为她以后的男朋友可怜。

        王凯忽然又说“兄弟,说实话,我要是经理就想办法把朱碧文开除了。”

        阿轩愣了愣。

        王凯神叨叨“咱们这地方还是适合年龄大的女人。太年轻太漂亮的妹子,嗯…你懂得。化工厂男的多还都是年轻人。班长迟早会在朱月身上栽跟头,甲班昨晚领头闹事的刘哥不就是被班花的美色弄昏了头脑,本想在班花面前表现一下,结果呢,经理知道这事后,直接把他开除了。”

        这事阿轩倒真不知道。

        王凯接着说“刘哥在物化岗干得多好呀。班长也赏识他,现在呢…甲班班长还为刘哥求情了,没用,经理铁了心要开他。”

        阿轩能理解经理的想法,要是事情闹大了,真打起来,装置的人吓得报警,这事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最后,王凯总结“女人都是祸水”

        阿轩想了想班里那些认真干活,吃苦耐劳的小姑娘。觉得这事只是单纯的人品问题。阿轩没法说兄弟是你太冲动好色,只好宽慰道“把化验室的妹子当兄弟好了,至于女朋友,又不是只有化验室有妹子。”

        王凯嘀咕了一句“成天忙得要死,哪有精力认识厂外的妹子。”

        两人一路闲聊吹牛,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磨蹭到了地方。下了小电驴,两人把车停在一边,进入安监大楼。液氮属于危险品,化验室的男生都不喜欢来取这个东西。班长便安排班里的11个男生轮着来,今个轮到阿轩和王凯。两人和液氮负责人签好单子,在对方的监督下,取起液氮来。

        液氮都储存在液氮罐中,大的液氮罐需要通过阀门控制来存取。公司里都是小罐,阿轩戴着防冻手套,小心翼翼。生怕这超低温的东西溅出来碰到自己。两人各忙各的,等忙完回去,4点的常规样已经送来。

        两人回来的刚刚好,正好瞅见朱月靠着班长撒娇,老梅坐在组长的位置眼鼻观心,一副入定老僧的样子。

        赵丹明远远瞅见阿轩回来,鼻不是鼻,眼不是眼。哼了一声,喊着阿轩叫他赶紧过来做样,别什么事都指着她来。阿轩道了声不是,把取液氮的单子递给班长,戴上防护手套就准备干活。

        这边他刚走过来,赵丹明突然踩了他一脚,吓得阿轩一脸莫名其妙,茫然到了极致。“怎么去了这么久?”赵丹明一脸的不爽“每次取液氮就你和王凯最慢。”

        阿轩觉得自己挺快的,赵丹明这话纯属污蔑。他辩解了两句。惹得赵丹明连翻白眼。“赶紧干活吧,有和我斗嘴的功夫,你都能扎两针水了。”

        测水含量用的是库伦法水分测定仪。需要把待测样品用针管抽出1ml左右,然后扎入库伦法阳极夜里反应。这东西流程简单,但是用的试剂毒性大,可以说,阿轩最讨厌的就是测水含量。

        赵丹明看起来还想踩他,阿轩连忙躲到一边,清楚自己招惹不起这个疯婆子。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6616/34643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