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别动我的血兰花
    自从亲眼见到呵护自己的巨蛇母亲被人类残杀后,黄莽就完将自己与人类撇清了关系,虽然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类,但是都一样,不管什么世界,大多数的人类,都是小心眼,心胸狭隘,不可能允许什么威胁他们地位的生物存在。

    特别是这种上万年来,就只有人类主宰的星球,就只有人类一种高级动物存在的星球上,这种地方的人类,他们更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存在,黄莽深知这一点。

    “既然你们想要不死不休,老子就陪你们玩玩。”

    “躲?躲是不可能躲的,黄莽这个名字,就是为了让我一路莽过去,既然他们想要干掉自己,那么总得搅他个天翻地覆,不然老子白走这方世界一趟了。”黄莽不是膨胀,而是他相信,现在他有这个实力。

    黄莽转过身,向着前面缓缓爬去。

    他并未立即要了杰克的小命,这不是圣母,而是最残忍的惩罚手段。

    黄莽明白,现在杰克四肢已断,在这野兽横行的丛林,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躺在地上,看着野兽活生生的吞食着他的身体,甚至在他奄奄一息的最后一刻,还能亲眼见到自己的肠胃被野兽撕扯得到处都是。

    “祝你幸运。”

    黄莽最后回头看了眼杰克,这个在他印象中,野心勃勃,一直想要成名致富的年轻科学家,一个与团队的核心利益完背道而驰的自私鬼。

    这种人死不足惜!

    消失在夜色中的黄莽,继续凭借热敏感应器官进行探路,加快蜿蜒前行的身躯,继续往前方爬行而去。

    大雨过后,仅剩的薄云被风吹散,天空再度坠上闪耀的星辰和浩亮的银月,通过星辰的排布,黄莽完能清晰辨别出自己现在行进的方向。

    和目的地完吻合,那就是蛇窟方向。

    黄莽蜿蜒着巨大的身躯,翻山而下,继续蜿蜒着身躯,往着前方的山岗上爬去。

    这时,黄莽听到了后方的山顶传来一道道凄厉瘆人的惨叫声,毫无疑问,某只食肉动物,已经发现了杰克,已经开始了对杰克这道便宜大餐的蚕食,凄厉的叫声足足发出了五六声,这才戛然而止,听起来短暂的五六声,却是杰克死前受到的最漫长,最痛苦的炼狱煎熬。

    黄莽不为所动“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只是与人类战争的开端,比这残酷的事还在后头。”

    攀爬上山岗,黄莽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五味杂陈,或许不久后,这里将会变为一处可怖的战场,人类与自己的战场,也不知道那些心胸狭隘的家伙,究竟会出动什么厉害的武器来对付自己。

    不过黄莽并不惧怕,虽然黄莽明白,以现在自己的实力,还无法抵抗住人类某些恐怖武器的伤害,但是那些家伙总不可能一开始,就一颗原子弹轰过来,那样别说是黄莽,甚至整个婆罗洲都有可能要掀起一层皮。

    其实就算他们出动威力惊人的核武器,黄莽也不惧怕,对于一只能够随时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魔兽来说,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除非是在他毫无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击杀他。

    但,这种概略几乎为零。

    一路爬行,天色见晓,东面已经出现了一抹淡淡的鱼肚白,又是一个白昼即将来临。

    黄莽抬起巨大的蛇头看了看前方,一道熟悉的山崖排布在他的前方数千米远处。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这里。

    这道山崖就是他曾经翻越而上,径直抵达蛇窟的那道山崖,要想短时间内抵达蛇窟,这里是唯一的捷径。

    这道山崖他曾经挑战过,当初都能轻松攀越而上,对于现在力量和耐性,以及体长都不可昔日而比的黄莽来说,翻越起来,更没有压力。

    黄莽扬起蛇头,前半身高高托起,就如之前攀爬的那般,轻轻松松就往这悬崖上方爬了上去,以黄莽现在的力量和敏捷,爬到崖顶时,比前不久节约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抵达山顶的黄莽,再不像当初那般气喘吁吁。

    享受着实力快速增强带来的好处,黄莽糟糕的心情好了很多。

    这时黄莽抬头往前方看去,黄莽明白,蛇窟就在那边,几千米远的距离,黄莽隐隐看到有人影在蛇窟洞口边窜动。

    “不好,特妈的,有人偷我的血兰花。”

    黄莽有些愣逼,这和原剧情不太相符啊,原剧情是最后杰克与探险小队的成员再次偶遇,最终小队成员,在杰克拿着枪支顶着脑袋的情况下,才替杰克摘取的血兰。

    从原剧情来看,当时的小队成员面对蛇窟中蠕动的蛇球时,完没有摘取血兰花的打算,若不是杰克用枪顶着他们的头顶,在抵达蛇窟,发现危险的瞬间,他们早就逃之夭夭了。

    但是现在杰克已经挂了,这些家伙竟然又打上了血兰花的主意。

    “果然,特妈的,原剧情不可信,人类都是贪婪的,在金钱与权力面前,他们根本抵挡不住诱惑。”

    黄莽可不想自己故意留下,还有大用处的血兰花被这些人类取走。

    黄莽快速扭动身躯,加快下山的速度,不到二十分钟,黄莽已经压出一条大道,冲到山麓,最后又冲上对面的山坡,距离蛇窟只有三百米远时,黄莽这才把速度放慢了下来。

    借助荆棘的遮挡,黄莽蛇头微微伸出,这时他看到了小队中的船主比尔,也就是那个体格强悍的退伍特种兵,正背着背包,单手抓住蛇窟洞口岩壁上的一棵横生而出的树干,另一只手正快速地采摘着血兰花,不停地往背包里塞。

    而其他小队成员正一脸警惕的替其看着下方正在交配的巨蛇。

    黄莽早该想到这家伙是这支小队成员中,除了杰克博士之外,最贪财的一个,虽然从曾经为了救助同伴脱离鳄鱼之口、奋身战斗、单人干死鳄鱼来看,还算是个血性的人。

    但是血性和视钱财如命原本就不冲突,不然他也不会不顾其他小队成员的生命危险。

    明知此行大家都将危险重重,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情况下,还要背着大家接受杰克五万块钱的贿赂,强行驾船行往洪水泛滥的漫河上游,以致船舶动力机构被洪水强大的压力冲坏,众人纷纷随着抛锚的船坠下百米瀑布。

    而他的助手tran也因此在途中被森蚺杀死,从理论上来说,也是间接被他害死的。

    贪婪的人都该死。

    黄莽巨大的蛇头突然从荆棘中伸了出来,发出一道愤怒的嘶鸣“别动我的血兰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