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小哭包她软软糯糯 > 第二十九章 乖

第二十九章 乖

        江晏辰回去的路上骑得很快,深秋的冷风擦过他的头盔,呼啸而过。

        他一路骑到了小区门口,然后减慢了速度骑了进去。

        当他停下车的时候,江晏辰鬼使神差地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家的窗户,果然灯火通明。

        暖黄色的灯光透过落地窗,仿佛在指引着他回家。

        江晏辰摘下头盔放到了车把手上,然后坐在了车身上,两只胳膊撑着自己的身子,仰头看着这黑夜中的唯一光源。

        这个暖黄色的灯光是林软软选的,她说看到暖黄色的灯光心里也会暖暖的。

        江晏辰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林软软的脸,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满是温柔。

        为什么小哭包的话总是对的。

        嗯,果然心里暖多了。

        ……

        江晏辰把烟盒里剩下的烟都吸光了,然后才上去。

        他输入密码开门的动作十分轻。

        毕竟这个点了,小哭包应该已经睡了。

        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却看到了门后坐在地板上的一大一小,听到声音之后她俩都抬起了小脑袋看向了他。

        林软软此时正坐在地上教乐多“坐下”、“握手”和“打滚儿”,她盘腿坐在地板上,一只手拿着零食,另一只握着乐多的小爪爪,眉眼弯弯,笑得十分可爱。

        乐多则与林软软面对面坐着,小尾巴欢快地拍打着地板。

        此时它与林软软一起,扬起了小脑袋看着江晏辰,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乐多还开心地张开了嘴巴伸出了粉色的小舌头。

        江晏辰的手此时还搭在门把手上,一进门就看到了这副光景,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回暖了。

        林软软把手里剩下的零食全喂给了乐多,她拍了拍乐多的小脑袋,然后站了起来。

        “走吧,我们一起去洗手,我俩在等你一起吃饭呢。”

        说完,她就率先走去了洗手间。

        江晏辰握着门把手的大手无意识地收紧了一下,然后动作有些僵硬地关上了门。

        他低头看了看在他脚边开心地打着滚的乐多,带着冷意的脸上终于有了些温度。

        江晏辰脱下了外套,搭在了门后的架子上,然后也走进了洗手间。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林软软刚好洗完手出来。

        即使脱了外套,江晏辰的身上还是带着点点熏人的烟味。

        顺着空气,一丝一缕地钻进了林软软的鼻息里。

        林软软抬头看了看江晏辰的脸,一双杏仁眼转了一下,然后又跟着他进去了。

        “你干嘛?”

        江晏辰站在洗手台前,转过头看着又跟着他进来的林软软,眼里有些诧异。

        林软软扬起有些肉感的小脸冲着他软软地笑了一下,然后略过了他,走到了浴缸前开始放水。

        “你要洗澡吗?”

        江晏辰看着林软软的家居服,她应该是洗过了才对。

        果然,林软软摇了摇头。

        “我给你放的。”

        江晏辰的眼神顿了一下,然后落在了林软软的脸上。

        “给我?”

        林软软弯下腰,撸起了袖子,露出了半截白皙的手臂,她探了探水温,觉得有些凉,又放了些热水。

        “对呀。”

        林软软一只手拿着淋浴花洒放着热水,站直了身子看着江晏辰,浴室里的热气开始氤氲,把林软软笼罩在了其中。

        江晏辰有些看不清林软软的脸,但他知道,她此刻肯定是笑得很甜。

        “我看你有些累,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说完,她又弯下了腰,伸手探了探水温。

        当她觉得水温差不多的时候,一抬头,发现江晏辰此时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水气朦胧,林软软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不去拿换洗的衣服吗?”

        江晏辰低头看了看浴缸里的水,他的发梢被水气浸了些湿意,被揉得有些凌乱,他的眼皮微微耷下,然后眼睛眨了一下。

        “嗯。”

        他闷着声音应了一声,然后抬起了眼皮,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盯着林软软微微弯起的眼睛,忽然就笑了。

        “好。”

        ……

        等江晏辰泡完澡出来的时候,林软软已经做好了饭。

        饭菜的香味直逼江晏辰的味蕾,他立马就把擦头发的毛巾随意地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坐在了餐桌前等着林软软一起吃饭。

        林软软看了看他还浸着水意的发梢,不赞成地皱了皱眉。

        她回洗手间里洗干净了手,然后绕到了江晏辰的身后,拿起了他肩膀上的毛巾给他一点一点地擦头发上的水。

        江晏辰感受着林软软软乎乎的小手从他的发间穿过,动作十分温柔。

        他听话地扬了扬头,方便林软软给他擦,并在林软软的指示下坐到了沙发上。

        林软软从洗手间里拿出了吹风机,插上电之后开始认真地给他吹头发。

        江晏辰看着电视黑屏里映出来的两个模糊的身影,前面坐在沙发上的男生乖巧地仰着头,站在沙发后面的女生低着头,神色认真地在给他吹着头发。

        江晏辰看着看着,此时很想把此刻记录下来,永远地保存起来。

        当然,要面子的江二少肯定不会这样做。

        他只是一直在紧紧地盯着电视黑屏里映出来的模糊的画面,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描绘着林软软的身影。

        吹完头发后,林软软直接把吹风机放到了客厅沙发旁的抽屉里。

        “吹好啦,这样就不会感冒了。”

        “走,我们去吃饭吧。”

        江晏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眼底满是笑意。

        “好。”

        ……

        江晏辰看着林软软做的这一桌子菜,都是他爱吃的。

        他这顿饭吃得很慢,仿佛每一口都在细细地品尝,林软软也不急,一直在陪着他一起慢慢地吃。

        江晏辰知道,是江鹤川告诉了林软软。

        其实他回家之前也曾想过,小哭包知道之后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心情对待他。

        同情?

        啧,可惜他江二少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如果小哭包和其他人一样对他是一脸同情,甚至还劝他好好听话的话。

        那他就更能坚定自己之前的想法了——他只适合一个人生活。

        想到这,江晏辰抬头看了看正在低头给他扒着虾壳的林软软。

        她的头发被绑成了低马尾,软软地垂在后肩,杏仁眼低垂,圆润的小嘴微微抿起,表情十分地认真。

        江晏辰看着连脸部都在用力的林软软,心里十分庆幸。

        幸好,小哭包没有。

        ……

        由于四六级英语考试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进行了,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期末考试,所以林软软给江晏辰安排的学习任务更紧了。

        他们两个人除了上课,就是坐在客厅的长桌前一起学习,然后晚饭后一起遛乐多。

        其实本来江晏辰的日程表里是没有最后一项的,但自从发生了那件小插曲之后,江晏辰每次吃完晚饭后就会立即去换好衣服,牵好乐多,然后一人一狗站在门外等着林软软。

        江晏辰低头看了看他脚边乖巧地坐在地上的小金毛,脑海中又不自觉地回想起了那天的事。

        ……

        那天,林软软像往常一样,吃完晚饭后将碗冲洗了一下放进了洗碗机,然后就准备去遛乐多了。

        而江晏辰则是吃完饭擦干净桌子之后,就立马蹿到了沙发上,窝起来开始打游戏。

        他一天当中唯一可以娱乐的时间,就是林软软晚饭后遛乐多的这一段时间。

        林软软穿好了外套,换好了鞋,站在门口顺便问了问江晏辰要不要一起去,江晏辰当然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

        笑话,散步哪有打游戏好玩。

        “好。”

        林软软也没再坚持,牵着早已按耐不住的乐多出了门。

        可江晏辰刚打了没两把游戏,林软软就回来了,还是被陆新燃扶着回来的。

        “……”

        江晏辰呆呆地看着进门的两个人,手机里的人物一下子就冲进了人堆里阵亡了。

        他皱了皱眉,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把手机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大步走了过去,将林软软的胳膊从陆新燃的手里抽了出来。

        然后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另一只大手摁在了她的背上,一脸警惕地怒视着门口的陆新燃。

        陆新燃:“……”

        他礼貌地笑了一下,然后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咳咳。”

        “软软方才在楼下遛狗的时候不小心被绊倒了,我恰好遇见,就将她扶了回来。”

        江晏辰抿了抿嘴,看着他的眼神中还是充满了警惕。

        他低下头看了看被死死地摁在自己怀里,表情一脸懵的林软软。

        “是这样吗?”

        林软软听到了头顶上江晏辰闷闷的声音,眨了眨眼,然后抬起了小脑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嗯!”

        “乐多看到了草坪上不知道谁扔在那里的玩具,非要去咬,我拉住他往相反方向走,没注意脚下就……”

        说到这,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脑袋。

        “就被台阶绊倒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江晏辰见林软软这副可爱的模样,手不自觉地就放松了许多。

        他放在林软软身后的大手松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林软软知道这是江晏辰安慰她的方式,于是她扬起了小脸冲着他笑了一下,示意自己没事。

        江晏辰也勾了勾嘴角,扶着林软软坐到了沙发上。

        陆新燃:“……”

        门口被忽视的陆新燃突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低头看了看坐在他旁边垂着小脑袋的小金毛,终于想到了给自己缓解尴尬的方法。

        “那个,小金毛给你们牵到哪里?”

        江晏辰此时正低着头一脸认真地检查林软软有没有受伤,听到陆新燃的话之后,他想都没想就开了口。

        “送你了,你俩一起走吧。”

        陆新燃:“……”

        林软软:“……”

        乐多:“嗷呜!”

        林软软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站在门口的陆新燃,眼里满是抱歉。

        她低下头,拉了拉江晏辰的衣角,然后凑近了他小声地提醒他招待客人。

        “我不是告诉你家里来人要给他倒水喝吗。”

        听到声音,江晏辰下意识地低头看向了突然靠近他的林软软,她的声音绵绵软软的,气息热热地撒在了他的脖子上,扫过的地方有些发烫。

        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机械般地眨了下眼,垂着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林软软。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林软软见他不说话,抬起了小脑袋看他的眼睛,却先看到了他有些泛红的脸颊。

        “你……”

        江晏辰轻咳了一声,然后别开了眼睛,但脸上却更烫了。

        “我去……倒水。”

        说完,他就慌忙地站起了身,快步走向了厨房。

        林软软看着同手同脚的江晏辰,没忍住笑出了声。

        她转过头去看着还站在门口的陆新燃,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学长,怠慢你了。”

        她伸出小手指了指阳台的门。

        “把乐多牵到阳台就行,你快进来坐吧。”

        陆新燃点了点头,把乐多牵到了阳台上,然后关上了阳台的门。

        林软软感谢地冲着他笑了一下。

        “今天真是谢谢学长了,麻烦你了。”

        陆新燃笑着摇了摇头,他走到了沙发旁边,却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小事情,你没事就好,我就不坐了。”

        林软软刚要开口再挽留一下他,但还没等她说话,走过来的江晏辰直接把手放到了陆新燃的肩膀上,一下子把他摁到了沙发上,然后把水放到了他的手里。

        “别客气,坐。”

        林软软:“……”

        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看向陆新燃的时候,她眼里的歉意更重了。

        陆新燃扯了扯嘴角,被突然塞进自己手里的玻璃杯子烫了一下,连忙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客厅里就陷入了尴尬。

        陆新燃本想着喝完这杯水就找借口离开,这样也不失礼貌。

        但是……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桌子上正冒着热气的开水,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要不是他看见江晏辰给林软软倒的也是开水的话,他都要怀疑江晏辰是故意的了。

        想到这,他同情地看了林软软一眼。

        正在拿着水杯吹气的林软软恰好与陆新燃对视了一眼,读出了他眼里的同情。

        她放下了水杯,无奈地笑了一下。

        习惯就好。

        ……

        陆新燃也学林软软的样子,边吹气边吸着喝,终于把这一大杯水给喝完了。

        喝完之后,他甚至差点没忍住打个饱嗝。

        陆新燃赶紧站起了身,对着他俩礼貌地笑了一下。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江晏辰开口,他挥了挥手就夺门而出。

        江晏辰刚要起身,看着如此着急离开的陆新燃,心里十分不解。

        “他怎么这么着急?是有急事吗?”

        林软软看着江晏辰一脸疑惑的表情,扭头看了看门口,最终还是决定不告诉他真相了。

        “可能吧……”

        江晏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里还有些小得意。

        “我可真聪明。”

        林软软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吹她手里的那杯热水了。

        “乐多去哪了?”

        林软软伸出小手指了指阳台的门。

        “在阳台,他今天在草坪里滚得很脏,一会儿我给它洗干净了再让它进来。”

        江晏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走向了阳台。

        “你好好休息,我给它洗。”

        “啊?”

        林软软连忙拉住了他的手。

        “它身上很脏,我去就行。”

        江晏辰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只白白软软的小手,指尖轻微颤了一下。

        他的一双丹凤眼微微弯起,薄唇也扬了起来。

        他抬起另一只大手,放到了林软软的头顶上,轻轻地揉了一下。

        “乖。”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3704/34852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