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发狂的夏悔(第1/2页)
    青年的声音很好听,和他那张妖异的脸不同,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清亮,听起来也特别的舒服。

    夏悔虽然之前对这个青年有很大的意见,但也还是在认真的听着。他能感觉到,青年正在说的内容,对自己和小王可非常的有用。

    “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定要保护好她。”忽然,青年对着夏悔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说完之后,青年便继续给夏悔讲解着何为最强。

    至于夏悔怀里的小王可,竟然也在认真的听着。至少看上去,她是在认真的听。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起来。就在竹屋里的光线开始变暗的时候,似曾相识的灯,从房间里面亮了起来。那个灯,和夏悔之前在大仙门密地里见到的灯一模一样!

    然而,一直在认真听着青年的教授的夏悔,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青年又对着夏悔讲授了一些东西之后,对着夏悔说道:“好了,你现在这里消化一下我跟你讲的东西。”

    “先把她交给我吧。”

    或许是因为夏悔被青年的声音所迷惑,也可能是因为夏悔还沉浸在思绪中。居然就这么让青年把小王可给抱走了!!!

    在小王可被抱走之后,夏悔就好像才反应过来一般,呆呆的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嘴里发出来一声愤怒的嚎叫声。

    此时的竹屋里,不光是青年不在了,就连师姐和钟道闻也不在了。

    心中的慌乱,就好像是潮水一般把夏悔的心给淹没。渐渐的,夏悔眼里出现了一抹红光。

    竹屋的门,不知何时已经重新被修好了。可是,夏悔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这个门。

    忽然,夏悔想到了之前师姐把这个竹屋的门给砸开的情景。夏悔坚定的走到了竹屋的门前,抬起双手,对着这个门狠狠的砸了下去。

    就算夏悔是最强修仙者,师姐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理论上来说,同等级下,十个普通修仙者的肉身加在一起,都不一定比最强修仙者的肉身更强。可是,夏悔的修为却比师姐实在是差太多了。

    就算他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就算他已经把所有的灵力都注入到了自己的双臂之中,夏悔还是不能撼动这个看起来很脆弱的竹门。

    然而,夏悔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加大了自己的力量。他的双臂因为用力过大,而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夏悔双臂之中的经脉,也因为灵力的大量注入而出现了点点裂痕。

    不过这一切,都不能让夏悔的信念动摇半分!自从夏悔捡到小王可以来,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把小王可带着身边。

    就算是去洗澡或者上茅厕,夏悔都没有和小王可分开。这一次,夏悔的反应甚至比那时候以为小王可死了的时候还激烈!

    毕竟,上一次夏悔感觉已经无法挽回了。而这一次,夏悔却清楚的知道小王可没有死去。

    夏悔也知道,这很有可能只是一个玩笑。然而,他却不能控制自己心中的恐惧感。失去她的恐惧……

    鲜血,顺着夏悔的双臂,流过他的身体,滴落在地上。

    看着屹然不动的竹门,一种强大的执念从夏悔的心底爆发出来。她有危险,我要去救她……

    这个念头,在夏悔的心底不断的蔓延着。慢慢的占领了他全部的思绪,他所有的思绪,在这时候就好像被吞噬了一般。

    来自心底的执念,让夏悔不自觉的调动起来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逆天决在这时候也开始默默的运转开来。

    没有任何束缚的逆天决有多恐怖?想一想之前差点被撑爆的夏悔就知道了。

    可是,这一次夏悔可没有小王可帮他分担这些灵力。那么他的发泄途径就只有,也只会有一个了——那就是爆发!

    所有的灵力,被无意识的夏悔全部的灌注到自己的双臂之中。带着巨大灵力的双臂,一次有一次的击打在竹门上……

    夏悔的鲜血,洒满了竹屋,以及竹门。

    “这丫头,怎么一离开那小子就哭个不停啊,连饭都不肯吃了!”青年看着一边大哭着,一边在桌子上打滚的小王可,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青年见小王可那么的乖巧可爱,再加上本身存着想逗一逗夏悔这个小面瘫的心思,趁夏悔不注意抱走了小王可。

    可是,另他没想到的是,在夏悔怀里那么可爱的小王可,一离开夏悔居然开始哭个不停。

    “你还是尽快把她送回去吧,那小子现在应该急坏了。”师姐看着在那儿不停的哄着小王可的钟道闻,脸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急什么,那小子一直一副冷冰冰模样,难道你不想看看他着急的样子吗?”青年一脸散漫的说道。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师姐还是感觉有些不妥。可她也说不出来这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