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饭堂(第1/2页)
    不过,不管这两个人怎么吵,都和夏悔没有关系了。现在的他,可是师姐的弟子。

    面对着这个师姐,整个奇玄宗里都没有多少人敢和她抢弟子。

    这饭堂很大,和夏悔一开始进入的那个木屋一样,这里的空间也比从外面看到的空间大上不少。

    在饭堂里,坐着好几排正在吃饭的弟子。在看见了师姐之后,只有寥寥几个弟子站了起来,对着师姐喊了一声:“师姐好。”

    不过,师姐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直的朝着竹屋里面走去。在竹屋的最里面,就是买饭的地方了。

    哪些向师姐问好的人坐下之后,他们旁边的人有一些开始询问师姐的身份。在了解了详情之后,顿时激动的说不出来话。

    要知道,会来饭堂吃饭的人,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弟子。向师姐这种大人物,向来都是居住在禁区之中的,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弟子轻易能够见到的。

    在师姐走到竹屋的最里面之后,刚好买饭的老大爷抬起头来擦了把汗。老大爷在看见师姐之后,忽然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她说:“哟,稀客啊。师姐,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个小地方啊?”

    “你这里要是小地方,那我哪里岂不是弹丸之地?”师姐一改之前的冷漠,言笑晏晏的对着老大爷说道:“好了,不聊了。我这次来你这里,可是要吃饭的哦。”

    “唉?吃饭?以你的修为,还要吃饭吗?”老大爷疑惑的问道。

    “以我的修为当然不用,但是我有没说是我要吃。”师姐翻了个白眼,一脸鄙夷的对着他说道。

    老大爷在这时候,终于发现了夏悔以及存在感极底的钟道闻。每错,钟道闻虽然辈分很高,而且修为很强,可是——他的存在感特别低。

    除了只比他小一两辈,或者和他同辈以及比他辈分高的或许能记得他。其他的……基本上没几个认识钟道闻的。

    实在是钟道闻一直醉心修炼,连那个小竹屋都很少出。而师姐好歹没隔一段时间,就出去四处转转。

    “咦,道闻师叔也来了。这个孩子是谁?就是他要吃的吗?”老大爷扫了一眼夏悔,对着师姐问道。

    “你又错了,要吃的不是这个孩子,而是他怀里的那个小婴儿。”

    在师姐说完之后,夏悔怀里的小王可居然跟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个孩子……”老大爷直勾勾的盯着小王可,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这个孩子怎么了?”钟道闻看着老大爷,疑惑的问道。

    钟道闻和师姐是知道这个老大爷的真实身份的,能够让他凝重起来,说明小王可绝对异于常人!

    忽然,老大爷对着师姐和钟道闻笑了笑,然后说道:“没事,你们先在这里坐一会,我现在去做些吃的拿过来。”

    在老大爷的身边,整整齐齐的放着两排桌子。在这两排桌子上,没有一个弟子。

    在竹屋的最里面的墙壁上,有着一个竹子做的门。老大爷推开门之后,就走了进去。把师姐他们留在了外面。

    师姐率先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夏悔他们也连忙跟着坐了过去。

    “不对,绝对有问题!”师姐皱着一双可爱的淡眉,脸色不太好的说道。

    “唉?那个谁不是说没事吗?”钟道闻有些呆愣的看着自己的师姐,奇怪的问道。

    不知为何,钟道闻忽然觉得自家师姐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可爱。

    很久以前,在钟道闻刚入门的时候,就一直的被师姐给欺压。以至于到了他长大之后,一看见师姐就有些心慌。

    可是,每一次他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麻烦时,都是师姐站出来帮助他。钟道闻一边因为师姐老是欺负自己,所以对她有点恐惧感,一边又在师姐身上得到了莫大的安感。

    这种矛盾,让他坐了一个很怂的决定——闭关,少外出。

    可是,他这一闭关,经常就是好几年都不出竹屋一步。再到后来,他不需要师姐的帮助了,师姐也不再欺负他了……

    “喂!回神了!”

    在钟道闻回过神来之后,就看见了一只白嫩的小手在自己的眼前晃啊晃。

    “哼!那个老狐狸,绝对是看出来问题了!”师姐忽然对着夏悔说道:“小子,她是你的妹妹吗?”

    “她是我捡的。”夏悔淡淡的说完之后,便低下了头,温柔的看着小王可。

    捡的?在哪里捡的?我也好想捡一个啊……钟道闻看了看师姐那不太好的脸色,又看了看夏悔那平静的脸,终究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话说,我这个当师父的,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小子吧。”师姐虽然对夏悔这可以说是很敷衍的说法不太高兴,但也没有说些什么。

    “夏悔。”夏悔指了指自己,然后说道。接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