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师姐(第1/2页)
    听到这话,夏悔懊恼的拍了自己一巴掌。自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真是太差劲了!

    然而,夏悔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去哪给她找吃的啊。

    就在夏悔急得汗都快要流出来了的时候,钟道闻忽然对着他说道:“是不是不知道从哪里找吃的?”

    夏悔就感觉好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急切的点了点头。

    “来我这吧,我这里有。”钟道闻说完,率先走进了竹屋里。

    而夏悔也是因为太急切了,想也没想就跟着钟道闻走进了竹屋里。

    钟道闻的竹屋,空间和从外面看到的大小是一样的。就算不是一样的,也差不了太多了。

    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就一张铺在地上的草席,然后就没别的东西了。虽然这个竹屋很小,但因为里面的装饰实在是太简陋了,所以就算加上夏悔,空间也显得很充足。

    而夏悔也顾不得去思考,为什么这么一位看起来很厉害的人物,住的地方会这么简陋。而是快速的扫了一眼屋里,发现没有粥之类的食物之后。

    就把目光投向了钟道闻,既然竹屋里没有,那么应该在他的储物袋里或者储物戒指里吧。

    感受着夏悔的目光,钟道闻忽然有些尴尬。他对小王可实在是太喜欢了,所以为了留住夏悔和小王可,他才那么说的。

    可他这里……哪有什么小婴儿能吃的东西啊。钟道闻早就能够完全辟谷了,所以他这里甚至连吃的东西都没有……

    夏悔见钟道闻迟迟没有把小王可能吃的东西拿出来,而且小王可已经开始哭了起来,直接转身就走。

    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是比小王可更重要的了。所以,他不去理会或许能够给自己带来机缘的老头和宗主,也不去理会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人。

    钟道闻见夏悔要走,顿时有点急了。咬了咬牙,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来一瓶淡红色的水,对着夏悔喊道:“等一下!”

    夏悔回过头来,看着钟道闻手里的淡红色液体,有些警惕的看着钟道闻。

    而钟道闻见夏悔迟迟不去接自己手中的瓶子,忍不住对夏悔说:“放心,这可是好东西,绝对没有问题。不信,我先喝一口给你看看。”

    说完,钟道闻打开了瓶子,先喝了一小口。然后钟道闻对着夏悔说:“你看,现在你信了吧?”

    夏悔接过了钟道闻递过来的瓶子,先自己喝了一口。这淡红色液体的味道有点甜。夏悔又等了一小会之后,确实没感觉到有什么问题,而且小王可哭的更凶了,才一点点的给小王可喂了下去。

    奇怪的是,一向胃口很大的小王可,这一次居然只是喝了这么一瓶淡红色液体之后,就对着夏悔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吃饱了。

    忽然,前一刻还在因为吃饱了而一边挥着自己白嫩的小手,一边咯咯笑的小王可,忽然闭上了眼睛,在夏悔的怀里停止了动作。

    那个样子,就好像是……

    磅礴的灵力,从夏悔的身上爆发出来。夏悔身上的灵力,全部都凝聚在了他的左臂上。

    夏悔的右手抱着小王可,左手如同闪电一般袭向钟道闻的胸口。虽然夏悔的这点灵力,钟道闻只有挥挥手就能给打散掉。

    可他没有去打散夏悔的攻击,而是脸色苍白的看着夏悔怀里,也不躲不避。

    钟道闻也看见了小王可的变化,他也没想到,只是给小王可吃了一瓶普通的灵力恢复剂,居然会造成这种后果。

    砰!伴随着一声巨响,钟道闻的身体狠狠的撞到了竹屋的墙上。

    “发生什么事了?”一道温柔的女声忽然传了进来,就在声音快要消散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夏悔和钟道闻的中间。

    “师姐!”钟道闻在看见了那道身影之后,急切的对着她大喊道:“快去看看那个孩子!”

    那道身影,是一个穿着一身淡蓝色衣裙的少女。但因为其温婉的气质,让人忍不住觉得,她是一个已经嫁为人妻的贤妻良母。

    “我看看。”那女子伸手抱过夏悔怀里的小王可,在这过程中,夏悔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完全动不了。

    只能红着眼睛,瞪着抱着小王可的女子。

    那女子的眉头忽然挑了起来,这样一个气质温婉的女子做出来这么轻佻的动作,看起来很是违和。

    “两个白痴!”如果说她之前那个挑眉的动作,还保留了七分原先的气质,现在这一句白痴,直接把她原本的气质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然而,再场的这两个男人都没有心情去在乎这种事情。他们的心,都被那个一动不动的小婴儿所吸引。

    “她只是睡着了,你们干啥呢?”那女子还带着点点口音的话,成功的把两个人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夏悔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而钟道闻的反应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