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哭泣的小王可(第1/2页)
    “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老头的脸上忽然有些暗淡,他忽然想起来了一个人。一个他曾经发誓,要保护一辈子的人……

    时间大概就是这样的神奇,两个经历和性格有些相似,但年龄却差距很大的人,就这么巧合的相遇了。

    “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老头对着夏悔说道。

    然而,夏悔还没有说话呢,就被打断了。

    “不行!”一声厉喝声在这个竹屋里回荡,一个有些胖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竹屋里。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老头皱着脸,对着他说:“宗主,如果按辈分的话,我可是你的师叔。你这样,可不太好吧。”

    “而且,你利用宗门的阵法偷听我们的谈话,有些不符合规矩吧?”

    老头的脸上本来就有着很多的皱纹,现在又皱着一张老脸,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块快要枯死的树皮一般。

    看起来非常的吓人,这时候,之前一直趴在夏悔怀里睡觉的小王可突然醒了。小王可在醒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了老头那张吓人的老脸,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夏悔的脸,一瞬间就拉了下来。就好像是即将上磨的驴子一样,脸拉的老长。

    在短短的一瞬间里,夏悔直接转过身来,背对着老头。然后开始轻声哄着小王可,不停的告诉她,自己在这里,不要怕……

    慢慢的,夏悔把小王可给哄好了之后,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直接飞向老头。

    “那个……我……”老头一说话,小王可的小嘴一撅,眼看又要哭出来了。

    夏悔直接朝着门外走去,在出门之前,夏悔还给老头丢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

    “哈哈哈,师叔啊,人家好像不太欢迎你啊。”宗门的脸上,出现了和老头截然不同的表情。

    老头的脸,就如同七月的飞雪一般,阴沉的吓人。而宗主的脸,就好像是初春一般,春风得意。

    “呵,宗主。你也别得意的太早,结果什么样,还不好说呢。”

    “呵,师叔,这个结果还会有什么变化吗?”

    正在两个人针锋相对的时候夏悔已经带着小王可远离了这个竹屋。

    因为那两个人争吵的声音,即便是在门外也能听清楚。而小王可现在又因为受到了惊吓的缘故,一直在夏悔的怀里闹腾。

    夏悔无奈之下,抱着小王可去了别处。他想找一个不吵的地方,然后好好的安抚一下小王可。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夏悔现在可能正站在那个竹屋里。他不是一个喜欢乱跑的人,也不是那种调皮捣蛋的小孩子。

    但多了一个人,就不一样了。多了一个人,不仅仅是意味着多了责任。同时,也意味着他不能任性的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生活了。

    就比如现在,夏悔不想离开那个竹屋,不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游荡。可小王可需要离开竹屋,于是夏悔就离开了。

    因为小王可需要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所以夏悔就远离了竹屋。

    夏悔抱着小王可在这片很大的地方四处乱转,可这里虽然看起来人数不多,但夏悔就感觉好像哪里都能见到人似的。

    因此,夏悔越走,离竹屋越远。又走了一小会,夏悔忽然看见了一片不算太大的小湖。

    在看见那个小湖的时候,小王可忽然不再闹腾了,而是指着那个小湖咿咿呀呀的说着:“呀……去……”

    虽然小王可说得很不清楚,但夏悔还是听明白了。可夏悔却迟疑了一下,因为他看到,小湖的四周零零散散的散布着几个不大的竹屋。

    在奇玄宗里,有着很多这样的竹屋。在之前转的那一会里,夏悔已经充分的见识到了这一点。

    但是,当小王可把手指指向小湖,再一次含糊不清的喊去的时候,夏悔不再犹豫,直接朝着小湖走去。

    夏悔在快要走到小湖周围的一个竹屋时,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虽然这些竹屋,和外面的竹屋没什么两样,但夏悔却总感觉这些竹屋有些古怪。

    就在夏悔走到了小湖之后,小王可忽然笑着拍起手来。

    夏悔的心中一跳,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从他心底升起。

    果不其然,离他最近的一个竹屋对门,悄然打开。炽热的气息,顺着空气奔涌而来。

    这短短的一瞬间里,夏悔就感觉空气的温度就升高了好多。夏悔倒是还好,可小王可就受不了了。

    这种温度,对一个小婴儿来说,实在是太高了。点点汗渍出现在小王可的头上,一声清脆的咳声响起。

    夏悔眼看小王可就要哭出来了,直接对着从竹屋里走出来的中年男人大喊道:“降温!”

    急切之下,夏悔喊的声音很大,很有气势。以至于那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人物都被震住了,收起了自己周身散发的高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