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修仙者和练体者之间的战斗(第1/2页)
    那几个人,就如同天神一般站在半空中,脚底下踩着一柄灵剑。这副场景,和大仙门被摧毁时的场景很像。

    不过,现在看到的这几个人,修为明显比进攻大仙门的人修为弱了很多。他们还需要借助灵剑的帮助,才能勉强飞起来。

    在修仙者和练体者中,有一个明确的规定。那就是金丹以上,不得主动攻击普通人。除非是在受到了极大的挑衅的情况下,才可以。

    如果有人打破了这个规矩,那么几大宗门就会联合击杀此人!

    之所以有这样一个规矩,是因为金丹之下,还可以用人数来怼死。金丹之上,就不是靠人数能够起到作用的了。

    城下原本还在死命的朝着星城冲锋的士兵,在天上的那几个人出现之后,就如同潮水一般退去了。

    只是在下面留下来几十个没有穿着军服的人。

    站在灵剑上的那几个人,都是筑基境的修仙者。而下面的人,则是筑基以下的修仙者和练体者。

    于此同时,星城方面也走出来几个驾驭着灵剑的修仙者。与天空上的另外几人对峙。

    可明显星城这边落了下风,因为对面比他们多了两人。

    星城那坚不可摧的城门在此时,也缓缓的打开了。一众修仙者和练体者从城门里冲了出去,正对着对方的修仙者和练体者。

    “你们这群草原蛮子,居然也敢来参与对我奇国的战争。怎么,十年前还没有把你们打怕吗?”一个踩在灵剑上的老者看着对面多出来的两个人,沉声道。

    原本势均力敌星城方面还能稳压一头的局面,因为这些来自草原的野蛮人而打破。

    “呵,肖山你个死老头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草原人,何时怕过!”暴喝声,从对面的其中一人嘴里发出,与肖山针锋相对。

    “闭嘴!老子当年杀的你们这群野蛮人嗷嗷叫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和泥巴呢!”肖山老爷子也丝毫不怂,当场就怼了回去。

    夏悔有些无语的看着哪些所谓的筑基境强者站在灵剑上互相对骂,心里想着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打完,自己好带着小王可去吃饭。

    站在灵剑上的几个人在对骂,在城门前面的几个人却在大打出手。

    各种各样的花里胡哨的灵力在城门前面乱飞,肉身强大的练体者在横冲直撞,或者是保护着自己身边的修仙者。

    修仙者的肉体比之普通人自然是强了很多,可如果和练体者比起来,那就差多了。一旦让他们近了身,可是一种很危险的事情。

    夏悔站在城头上看了一小会,就觉得无聊了。因为来来回回就是那么些人在打,而哪些筑基境的却只是在轮番对骂,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所以夏悔感觉很无聊,而其他的将士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都紧张无比的看着城墙下和城墙上的战斗,看起来都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大战一场。

    这时候,正巧小王可也饿了。正在夏悔的怀里闹腾呢。于是,夏悔扫视了一圈,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边,就偷偷的从城墙上下去,朝着自己住的房子走去。

    哪里还放着他之前给小王可买的粥呢,房子里有炉灶,热一热就能给小王可吃了。

    夏悔在大街上快步走着,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们这些士兵居住的房子只占了星城一小部分,其它的地方,就算还住着普通百姓和将士家属也还有一大半啊。

    那么,哪些多出来的房子住着谁呢?夏悔晃了晃脑袋,把哪些东西从自己的脑袋里扔了出去。

    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现在对于夏悔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怀里的人儿喂饱。

    等到夏悔再次回到城墙上的时候,一直在轮番对骂的筑基境修仙者终于开始出手了。

    城墙下的战斗依旧在如漆如胶的进行着,只不过已经出现死伤了。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忽然,一个穿着军服的中年男子走到夏悔身旁,沉声问道。

    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孟成!此时的孟成,脸上一副得志小人的模样。

    他一直在注意着夏悔,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就在刚才,在所有人的注意都在战斗中的时候,他忽然瞥见夏悔离开了城墙。

    这一发现,让他欣喜若狂,连忙跟离他最近的一个看起来还是一个小官的人说了这件事。

    “你是谁?”夏悔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挡在自己身前的人。

    “回答我的问题!”那个穿着军服的人见夏悔没有回答,再一次沉声问道。

    忽然,站在一旁的孟成插话道:“前辈们都在浴血奋战,你居然偷偷的离开城头说!你是不是敌国派来的奸细!”

    孟成问的话,也是那个军官想要问的。可他还是对孟成感到有些不爽,因为就算问,也是他来问。而不是这个新兵来问。

    “我去给她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