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带着孩子上战场(第1/2页)
    老李带着他们在民居之中左拐右拐,很快就到了条还带着点点血迹的大街。大街很长,夏悔他们是从东门过来的,而这条街居然是从南门通向北门。

    贯穿了整座星城,他们是从中间部分走进街上的。即便如此,他们一眼望去,两边都看不到尽头。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面高耸的城墙。

    在城外,他们直观的见识到了星城的高大。在城内,他们见识到了星城的大。

    大街的两边上是两排整整齐齐的房子,不知为何,夏悔他们仿佛能够感觉到两边房子里散发出来的杀气。这种感觉,让他们不寒而栗。

    “这条街两边的房子,就是星城士兵居住的地方。”老李看着两边的房子,骄傲的对着夏悔他们说。

    “这条街……为什么弄成这个样子?”

    在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对着老李问了一句。

    “虽然我不认为这座城会被攻破,但为了防止星城被攻破之后,敌军会伤害城内的普通人,才设计成这样的。”

    “一旦星城被攻破,这条街就是我们最后的决战地。如果不敌,敌军就会在这条街上长驱直入,通过星城。自然就不会去伤害到城中的百姓了。”

    “况且……这样做,无论是应对外敌,还是迎接友军,都会方便很多。”

    听着老李的解释,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赞叹之色。不过,夏悔却没啥反应。

    因为他完没有听,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王可身上。自然没有去关心老李究竟说了什么。

    “来参军的跟我走,家属先在这里等一会,等下会有人来带你们去住的地方。”老李说完,便带着那一群参军的小伙子朝着南边走去。

    一边走,老李一边对着夏悔他们说:“住在最北边的,就是星城里的大大小小的军官。再往南,就是星城的精锐士兵,接着是普通士兵,最后才是你们这些新兵。”

    老李的这番话,让这些热血青年无不动容。住在最北边,意味着哪里是距离战场最近的地方,也意味着是最危险的地方。

    而在这里,居然是军官住在最前边。想到这些,青年们无不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上战场厮杀一番。

    老李走的很慢,因为他一边走,一边还要给夏悔他们说战场上要注意的地方。

    “在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哪些飞驰的骑兵,也不是漫天的箭雨,而是修仙者和练体者!强大的修仙者,可以御剑飞行,翻手为天,正手为地!”

    或许是不想打击这些热血青年的信心,老李紧接着说道:“当然,这种等级的修仙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所以你们不用太担心。”

    “而练体者,几乎都是身坚如铁,力大无穷。像这种练体者,虽然不如修仙者杀伤范围大,但他们极难杀死。”

    “当然,如果对方出现了修仙者或者练体者,我军会有修仙者或者练体者出去对抗。你们要做的,就是尽力去歼灭哪些普通的敌人。”

    老李一路上说了很多,有需要遵守军纪军规,有杀敌的手法,有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技巧,也有关于修仙者和练体者的描述。

    所有人都听得很仔细,除了夏悔和他怀里的小女婴。随着一声清脆的笑声,众人的眼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而老李早就注意到了夏悔的漫不经心,因为夏悔是新来的士兵,所以并没有和他计较什么。但现在,老李有些忍不住了。

    “不是说了吗,家属留在那边!”老李对着夏悔指责道。

    此时,之前和夏悔有过矛盾的少年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不守规矩,那不就乱套了!”

    “她还小。”夏悔看着老来俏,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

    那少年见夏悔再一次无视了自己,不禁有些恼火。而老李听夏悔这么说,一点火气从心里冒出来。

    老李对着夏悔大声喝到:“难道你还能带着她上战场?”

    另他没想到的是,夏悔居然对着他点了点头。看着夏悔那平和的模样,老李顿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忍不住对夏悔更加愤怒了。

    “好好好,我就看你怎么带着她打仗!”这话说完之后,老李就后悔了。

    哎呦,我怎么就跟一个孩子赌开气了,万一他要真的带着一个小婴儿上了战场,那我就罪过了。

    老李刚想要说两句,来弥补一下,结果那个少年又一次跑出来对着夏悔说道:“哼,如果你能跪下给这位大哥和我道歉,那这件事就放过你了!”

    听到这话,老李不禁心中大恨。这下好了,本来就有些难堪的局面,变得更加糟糕了。

    “你叫什么名字?”老李对着少年问道。

    这少年听到老李问自己的名字,心中不禁大喜。对方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至少是在这里生活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