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征兵(第1/2页)
    “你叫什么名字?”

    “夏悔”

    “你几岁了?”

    “九岁。”在说出八岁的时候,夏悔耳根后闪过一道红色。心跳也加过了许多,他是一个不怎么会说谎的人。

    但是没办法,征兵的最低年龄就是九岁,所以他只好撒了个谎。幸好他因为之前到达筑基境时,身高拔高了一些。

    所以,他说是八岁,也不会被怀疑。而且,国人好战,且从小就会接受好战思想的奇国,小小年纪就参与战争的可不在少数。

    “可有证明身份的文书?”

    “没有。”

    坐在夏悔前面的士兵顿时皱起眉来,不善的眼神落到夏悔身上。

    “既然没有证明身份的文书,那你是不能进入军队的。”

    “我和她的家毁了,我们现在无家可归。我希望能进入军队,希望能和她一起在军队里活下去。”夏悔看着士兵,慢腾腾的说道。

    夏悔这话,乍听上去没什么问题。但能被派过来征兵的士兵,那个不是老油子了。岂是夏悔这种小孩子能够骗的了的。

    虽然夏悔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悲伤一点,说的话也是思考了许久才说出来的。

    可士兵还是一眼就听出来了夏悔话里的问题。但优秀的素养并没有让这个士兵对着夏悔发难。因为在他眼里,夏悔还只是个孩子。

    “说说看,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士兵看着夏悔,温和的对着他说。

    “我家里来了土匪,我父母都被他们杀了。”夏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让自己不至于显得特别平静。

    然而,这强行做出来的悲伤,落在这士兵眼里,不但完没有任何的作用,甚至有些想笑……

    “行了,别装了。跟我说实话吧,到底是因为什么。”士兵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悔,对着他说。

    夏悔在看见了对方的表情之后,如果他还不明白对方已经看出来了他的谎言,那他就是真的傻了。

    夏悔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了一句话:“我是一个孤儿,她也是。”

    没有过多的话语,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夏悔本来也不喜欢多说话,像这样简洁的语言才是他的最爱。也代表着,他的真心话。

    夏悔在看着士兵,士兵也在看着他。

    士兵看着夏悔,脸上闪过一道愕然,然后又转变为了然。然后士兵对着夏悔说:“好,那你以后就是一名光荣的军人了。”

    不需要小心谨慎的深入了解,也不需要去刻意的选拔。只是简答的一个对视,简单的几句对话,便让夏悔加入了军队。

    这不但代表着奇国强大的自信,也代表着每一个士兵对自己国家的自信。

    士兵相信自己的国家不会害怕哪些所谓的阴谋诡计。当然,他也不相信夏悔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她就是你要带的家属?”士兵看着夏悔怀里的小王可,问道。

    夏悔的脸上露出来一抹柔和之色,他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士兵点了点头。

    “如果上了战场,她会成为你的累赘。军中虽然能够帮忙安置家属,但也只是安置。你只能依靠自己来照顾她。”士兵善意的提醒道。

    夏悔说:“我会一直带着她的。”

    “如果要到了打仗的时候,你还要带着她上战场吗?”士兵听到夏悔的话,就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虽然士兵没有笑,可他的心里却在发笑。

    士兵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你终究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啊,居然能说出来这么幼稚的话。

    “我会带着。”夏悔对着士兵很认真的说道,他的话里,带着强大的决心。

    夏悔的表情很严肃,很认真,就好像是在叙说着誓言一般。

    “你们会死的!”士兵被夏悔的决心所感染,脸上露出一抹震惊,惊呼道。

    “我的命是她救的,她的命是我救的。就算我们死在了一起,也算是圆满。况且,我们都不会死。”夏悔说的很慢,虽然他是在给士兵解释,但更像是在发下什么誓言。

    士兵在此时,仿佛看到了夏悔那如同大地般坚定的决心。于是,他没有再尝试去劝说夏悔。而是开始为夏悔办理起来进入军队的手续。

    “你想去哪座边城?”士兵指着写在桌子上放着的纸上的几个名字,对着夏悔问道。

    他也不担心夏悔不识字,因为几乎所有的奇国人,在六岁之前都要学会识字。这是奇国的开国国主立下的规矩。

    夏悔顺着士兵的手指,看向纸上写着的名字。

    关城,环工城,金城……

    夏悔把小王可抱到离桌子很近的地方,然后,对着小王可说道:“你想去哪里?”

    神奇的是,小王可居然真的伸出手来,对着纸上的某一个名字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