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灵力灵力!(第1/2页)
    夏悔有些急切的抱着小王可朝着外面走了几步,就在他走到破庙外三十步的距离时,来自那破庙的压力顿时消散殆尽。

    夏悔怀里的小王可在这时候,也停止了哭泣。不知不觉中,夏悔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从夏悔的心底生出。他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破庙,窒息感再次从他的心底浮现。弄得夏悔连忙转过头来,快步远离这座破庙。

    就在夏悔离开过不久,破庙里供奉的怪兽雕像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这一瞬间的闪烁,没有任何人看到……

    在远离了破庙之后,夏悔忽然感觉到了一丝灵力。那一丝灵力,很少很少,少到夏悔差点没发觉到。

    其实,这丝灵力夏悔早就能够感觉到了。只不过,之前的量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夏悔直接没有发现。而今天,在破庙的压力下,夏悔才察觉到了这一丝灵力的存在。

    难以言喻的兴奋感,从夏悔的心底蔓延出来。只有失去过,才懂得珍惜。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都不错,之前夏悔晋级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毫无压力。

    虽然他一直没有把失去灵力的痛给表现出来,但这却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所以,夏悔不论是在刚获得灵力,还是失去灵力的时候,心中都太大的波动。之后,当他体验过了没有灵力的痛苦之后,才真正的明白了灵力的重要性。

    正因为如此,夏悔此时的兴奋,甚至感染到了他怀中的小王可。她也因为夏悔的兴奋,跟着开心的拍起了巴掌。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他要去修炼灵力的话,小王可就没人照顾了。再加上他们现在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这可是一个大问题。

    夏悔一边思索着这些事情,一边在大街上走着。忽然,一股寒风吹过夏悔的身体,冻的只穿着一件单衣的夏悔打了一个激灵。

    夏悔抬起头来,看到了一面城墙。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走到了城墙这边。

    城墙上贴了一张告示,夏悔虽然是一个孤儿,但他确是识字的。这还是多亏了村长的照顾,他才能和正常小孩子一样去学字。

    这是一张征兵的告示,告示很大,上面的字也很多。

    国因现天衰之人,军队半数寻之。然,宿国却趁我国军队分散之时,大肆侵犯我国……

    对于前面的征兵的缘由以及强军之语,夏悔完不感兴趣。最让他感兴趣的是后面的话。

    在告示的后面,清楚的写着参军的福利。

    每个月十两的银子,再加上稳定的住处和伙食。这些都是吸引夏悔的地方,然而,最吸引他的是,能够携带家属!虽然没人只限携带一名,但对于夏悔来说,够了。

    虽然夏悔对这一点感到有些奇怪,但他又想到这打的是一场防守战,随即又释然了。

    夏悔离开了告示所在的地方,他没有去征兵的地方。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夏悔在城内一个无人的小角落里盘腿坐下,然后耐心的把小王可给哄睡。才开始试着运转逆天决。

    这一次,不同于以前那样的顺利自然,而是显得特别的堵塞。就像行走在人群中的马车一般,在缓慢且艰难的前进着。

    这进程虽然缓慢,而且艰难,但却是在不停的前进着。在外界的灵力受到了逆天决的掠夺,开始一点点的进入到夏悔的身体里。

    这些灵力虽然不多,但对于现在的夏悔来说,就如同甘露一般,滋润着他那干枯,堵塞的经脉。

    可即便只是这一点灵力,却也只能挤在一个狭小通道里。流通速度,比起以前来,不知道慢了多少。

    夏悔在看清楚自己身体里的状况之后,原本激动无比的心情,就如同浇了一盆冷水一般。

    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来修炼,就算只是修回原先的筑基境,都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更何况,他需要更加强大的修为来保护自己和她!

    夏悔已经能够预感到,以后的生活绝对不会太平静。为了在这不平静的生活里保护好她,那就需要变得强大起来!

    夏悔停止了修炼,睁开眼来,看着那正在酣睡的小女婴,心中的意志,变得更加坚定。

    再次闭上眼睛,再一次的运转起来熟悉的功法。夏悔默默的感受着那堵塞的经脉,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他心里不可制止的爆发出来。

    既然马车在人群里,感到行进艰难。那么,只要让马车不再堵塞就好了。怎样才能让马车不再堵塞呢?夏悔想到的办法,就是——碾过去!

    既然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堵住了马车的去路,那就让马车不再顾及那么多了,直接从人群中碾过去!

    在夏悔的经脉里,灵力带着逆天决的气息,开始奔腾,开始疯狂的顺着经脉进发。

    然而,经脉的堵塞,可不是那么容易打通的。就如同马车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