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女婴(第1/2页)
    夏悔没有挣扎,不是因为他知道越挣扎就会陷得越深,而是他就想要这么静静的沉下去。

    夏悔一直是一个很胆小的人,他说话很少,就是为了逃避自己所面对的一切。因为胆小,所以他不想也不敢再继续面对这一切。一直以来受到的痛苦,让他生出来一种想要逃避的感情。

    “哇~”清脆的哭声从远处传来,哭声不是很大,并且有些模糊,可这哭声就像打在夏悔的心里一样。

    他忽然急切的想要去看一看那哭声的主人,想要去抱一抱她。夏悔开始挣扎起来,想要从沼泽里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本应越陷越深的沼泽,夏悔轻轻一用力便出来了。

    夏悔的衣服粘在身上,上面都是泥。又脏又冷。可这一切在他眼里,都如同浮云一般。他现在只想要去看一看那哭声的主人。

    那是一个浑身光溜溜的小女婴,她的身上很冷。如果不是那时不时传来的轻微哭声,都会让人感觉,这只是一具尸体。

    夏悔迅速的把自己还算干净的上衣脱了下来,包在小女婴身上。然后把她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

    无论你的父母是谁,既然他们把你狠心的丢到这里,既然你让我重新有了生活下去的动力,那你就是我的了。夏悔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他把她抱起来的那一刻,一直闭着眼的小女婴突然睁开了眼睛。那一双明亮的黑色眼睛,让夏悔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也让夏悔坚定了带着她生活下去的决心。

    在夏悔的怀里,小女婴居然奇异的笑了起来。就好像找到了亲人的小孩子一般,笑得特别快乐。

    夏悔也跟着低声笑了起来,笑着把她抱得更紧了。然后抱着她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走去,这一次,他走的不再像以前那样随意。而是小心的用树枝探路,避开哪些会让他和她受到伤害的沼泽。

    夏悔的速度不快,而且因为没有灵力的原因,所以他没过多久就觉得有些累了。步子越来越慢,而且他的胳膊也开始发酸了。

    但是,他只能咬牙坚持。一旦他坚持不住了,害的不止是他自己,最重要的是,他怀里的小女婴绝对活不下去。

    沼泽地里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很少,就只有一些干涩的浆果能够拿去充饥。然而,对于一个正处于发育期的少年来说,这一点浆果,只能缓解他的饥饿,不能带给他走下去的力量。

    不过饥饿对于现在的夏悔来说,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如何才能从这条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鳄鱼身边逃离。

    抱着小女婴的夏悔不敢动,因为这条足足有三米长的鳄鱼,让他有一种一动就会被杀死的感觉。

    无力的脚踩在松软的泥地上,没有灵力的支撑,夏悔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少力量。走了这么长时间,尤其是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不算轻的小女婴。夏悔早就没有多少力气了,别说这是一条凶鳄,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十岁小孩子都能轻松击败他。

    夏悔只能在这里和这条鳄鱼对峙,他只能赌,赌这条鳄鱼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自己对峙。

    一个小时过去了,夏悔已经快站不住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夏悔的腿开始忍不住的想要颤抖。可是他不能,他不能让自己的腿发抖。因为他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来始表现出坚持不住的迹象,鳄鱼会直接扑上来吃掉他和他怀里的小女婴。

    三个时过去了,夏悔的脑袋开始传出来一阵阵的眩晕感,身体也传来了无力感。

    就在夏悔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鳄鱼终于缓缓的退走了。这也让夏悔松了一口气,在鳄鱼离开了他的视线之后。

    夏悔直接朝着地面直挺挺的摔去,可他为了不压到小女婴,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扭了一下,让自己垫在小女婴的身下。

    接着,夏悔便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悔终于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夏悔收了收手臂,知道自己怀中的人儿还在。夏悔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完走。

    他的心里,已经有些急了。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怀中的小女婴已经变得很虚弱了,她饿了。

    可是,在这里,他找不到任何可以给她吃的东西。夏悔不敢给她吃浆果,自从上次误食了那可怕的蘑菇之后,他对这些东西都有了一定的警惕心。

    他自己吃,还是因为实在是饿到不行了。至于给小女婴吃,他是万万不肯的。

    在危险的沼泽地里摸黑行走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可夏悔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如果第二天再走的话,他怕小女婴坚持不到那时候。

    也不知是幸运之神眷顾,还是夏悔手中的小木棍发挥了作用,这一夜,夏悔居然没有踩进沼泽里,也没有遇到哪些凶鳄。

    夏悔终于在天亮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