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水潭之下(第1/2页)
    夏悔想的没错,冰凉的潭水,确实让他清醒了过来,忘记了那另他害怕的蘑菇。

    可是,当那恐怖的窒息感传来时,夏悔就如同被欺负的孩子一般,不停的挥舞着两条手臂,想要让自己重新呼吸到那并不清新的空气。

    然而,挣扎只能让他越陷越深。筑基境的修为,让他可以闭气很长一段时间。可这时间,却让夏悔感受到了无比的绝望。

    他看着清楚的看着水面离自己越来越远,感受到自己渐渐流逝的体温。一滴绝望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渗透出来,融进潭水里。

    这个水潭,真的很深。深到夏悔已经没有气了,却还没有沉入水底。很快,夏悔的眼前开始模糊起来。

    一阵阵强烈的眩晕感传到他的脑海里,他的眼前,就如同走马灯一般闪烁着他所有记忆深刻的人。

    他看到了大仙门的人,看到了那让他怨恨的无耳男,看到了王可,看到了陪伴自己长大的村庄……

    很快,夏悔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小娃娃,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如同破风箱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将他惊醒。

    夏悔猛地睁开眼睛,从嘴里吐出来一口水,然后剧烈的咳凑起来。咳凑完了,夏悔开始贪婪的吸着空气。

    夏悔扫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发现哪些另他恐惧的潭水,正漂浮在他的头顶上。

    这里是一片不大的空间,两盏油灯,正挂在四周的墙壁上。

    只有经历过窒息的人,才会懂的空气的珍贵。这一点,在夏悔身上提现的淋漓尽致。

    我……没死?夏悔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小娃娃,看这里!”声音再次响起,夏悔朝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可他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条黑色的大狗。

    “嘎嘎嘎,是不是很奇怪?”大狗张开嘴,它居然在说人话!

    夏悔在确认了声音是从大狗嘴里传出来的之后,想也不想就是一记紫光剑朝着大黑狗砍去。

    随着一声惨叫,夏悔的剑深深的嵌入到大黑狗的身体里。接着,夏悔想要把紫光剑给拔出来。可是,紫光剑就像是被卡住了一般,完动不了了。

    “可恶!你这个小鬼真是不识趣,居然敢伤我!不过,你的灵器就归我了。”大黑狗就好像没有感受到插在自己身上的剑一般,声音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

    接着,夏悔的紫光剑居然朝着大黑狗的身体里钻去。吓得夏悔放开了手,并且朝后退了一步。

    夏悔看着大黑狗,脸上露出来一抹不忍之色。回过头来,小声说了一个字:“爆。”

    砰!只有一点剑柄露在外面的紫光剑猛地炸开,大黑狗的皮肉也跟着炸开了。

    夏悔回过头来,看着那只剩下半截身体的大黑狗,没有说话。

    “真的是……我要生气了!”大黑狗的声音里,带着点点阴森。

    它那剩下的半截身体,居然也跟着破碎开来。一地的血水以及虽然奇特的蠕动了起来,缓缓的朝着中间凝聚。

    很快,聚成一堆的东西,居然重新变回了大黑狗。

    “你虽然我已经被这个鬼地方困了很久了,但就凭你一个筑基的小娃娃,居然还想伤我?”大黑狗的狗脸上,露出来一抹嘲讽,可它的眼睛深处,却藏着一抹害怕,紧张。

    夏悔此时,已经被大黑狗身上发生的这一幕给吓呆了,哪里会注意到它的眼神。

    而大黑狗见夏悔没有说话,而且脸上特别阴沉的样子,心里不禁一咯噔。

    如果它现在是在盛时期,自然不会畏惧。就算让夏悔给砍碎几百回,也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它身体里的灵力和恢复能力在这几万年里,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最多再来个三四回,它就真的要死去了!它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夏悔会被它给吓住,然后替它解开封印。

    可是,夏悔此时的脸色,让它忍不住生出来一点恐惧的感觉。

    在大黑狗的眼里,夏悔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就好像随时都会对着它出手一般。

    虽然夏悔看起来只有几岁的样子,但之前夏悔凌厉的出手,让大黑狗没有办法把夏悔当成一个普通的孩子。

    “求你了!只要你能打开我的封印,我什么都能给你!”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在此地禁锢的孤独感,让大黑狗放下了那可怜又可笑的尊严。趴在地上,开始恳求起来夏悔。

    被大黑狗的声音一惊,夏悔终于找回了自我。虽然这只大黑狗正趴在自己的脚边哀求着,但夏悔还是对这个诡异的大黑狗感到害怕。

    所以,夏悔的脸色非但没有变好,反而更加阴沉了。

    看着夏悔那更加阴沉的脸色,大黑狗的心中忍不住叫起苦来。如果夏悔再早来一年,它体内剩余的灵力就能够侵入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