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目森林(第1/2页)
    夏悔眼前一黑,再次睁眼时,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而在他身边的不知名的小女孩,以及王可都不见了。

    在这里,长着很多很多高大的树木。奇怪的是,地上看不到一颗小草,只是长着大片大片的树。

    他环视一周,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没有看到一个人。

    咔~

    在夏悔惊恐的视线里,一颗大树的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痕。紧接着,那颗树拦腰折断,砸到地上。

    这……这是什么地方?

    同一时间,在体宗里。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少了一个?不应该啊。我传送的时候明明很小心的一个个传送的啊,怎么还有一个没传送到啊?

    该死的,我就不应该一时兴起,让他们去参加考验!

    怎么办?怎么办?老祖救我!

    体宗掌门焦灼的心情,夏悔并不知道。他现在,正在面临重大的危机。

    这一片树林里的树,就好像对他有什么意见似的。只要是他走过的地方,大树纷纷断裂,朝着他的头顶砸去。

    可是,他却展现出了一种惊人的直觉。每一次,都是这种直觉帮助他避开了砸下来的大树。

    虽然这一颗颗砸下来的大树看起来很危险,但夏悔每一次都能恰到好处的躲开。所以,对夏悔来说,最大的危机,是他自己!

    巨大的恐惧感,像海浪一般,一波波的朝着他打过来。夏悔的胆子很大,而且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表现的很冷静。

    可这一切的前提,就是王可在他身边。夏悔小时候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他只要一离开王可一段距离,就会霉运连连。

    并且,心中还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他和王可,是同一天出生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是在记忆中隐隐的记得,自己在出生的那一天,被送到了那个村子。

    该死,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一股愤怒,从夏悔的心底蔓延出来。

    慢慢的把自己的恐惧给压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对着一切的愤怒!

    就在他的愤怒逐渐升起的时候,树木,居然不再向着他折断,砸下了。

    他想要发泄一下这愤怒,可却找不到这让他愤怒的源头。感觉就像是,这个世界都让他感到愤怒!

    愤怒状态的夏悔,仰天长啸一声,天地都在颤抖着。没过多久,夏悔的愤怒慢慢的消失了。

    他揉了揉自己有些胀痛的脑袋,又开始为自己担忧起来。

    不止是担心自己,他还有些担心王可。

    夏悔恢复正常之后,小心翼翼的朝前走了几步,走过了几棵树的旁边。

    让他惊喜的是,树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朝着自己砸过来。这一发现,让夏悔不仅松了一口气。

    再次前进时,心中的恐惧感也少了很多。

    又走了一段路之后,夏悔的肚子开始咕咕乱叫起来。他饿了,可重要的是,这个鬼地方除了树就是树。根本找不到一点吃的!

    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于此同时,还有小声的交谈声随风而来。

    “那个……”夏悔急匆匆的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声喊道。

    然而,夏悔刚刚喊出来两个字,就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一痛,便晕了过去。

    哗,一盆冷水猛地浇到夏悔的头上。昏昏沉沉的夏悔,立马就清醒了许多。

    他的手脚,都被一根铁链绑在了一根柱子上。

    “说,你到底是怎么进入天目之森的!”冰冷的声音在夏悔的耳边炸开,震的他的耳朵嗡嗡响。

    “我……我也不知道……”寒意在夏悔的身体里肆虐,让他的嗓音都变得沙哑起来。

    他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人的模样。可惜,无论他怎么努力的往前看,自己的眼中,依旧都是一片模糊。

    “嗯?”冰冷的声音中,多了一丝不满。

    “呃……啊!”随之而来的剧痛,让夏悔忍不住叫出口来。

    同时,也让他的神经彻底的清醒。原本模模糊糊的视线,也清晰起来。在这时,他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之人的模样。

    那是一张很奇怪的脸,眼鼻嘴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可他却只有一只右耳。

    夏悔一直都是一个报复心极重的人,只是小时候生活的村子里,每个人对他都不算太差。

    再加上,因为性格原因,别人就算是有什么地方惹到了夏悔,他也不会说出了。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到底是怎么进入到天目森林的!”冰冷的声音,不停的刺激着夏悔。

    让他对这个没耳朵的人的恨意,极速飙升。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

    可是,无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