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一年后(第1/2页)
    “这是……怎么回事?”钟道闻震惊的看着地上的血迹,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就连他的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

    虽然钟道闻的年纪已经挺大了,但他的阅历实在是太少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就是相当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的心绪。

    “看来,我们都低估了这孩子在那小子心中的地位啊……”师姐看着地上的血迹,对着青年说道。

    “不用说了!”青年的脸上露出来一抹暴躁,大吼着打断了师姐的话。

    随后,青年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随即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对着师姐说道:“我去找他。”

    说完,青年便静止在了原地。又过了一会儿,青年的身影才缓缓的消失在了原地。

    “身动影留……”师姐忽然自言自语道:“他的实力更强了啊。”

    而钟道闻在听到了师姐的自言自语之后,被狠狠的震惊了一把。身动影留,这可是超越了元婴以及初识之境的练体者才能做得到的事情啊!

    元婴之上,便是初识。只有到达了初识境,才有资格开始真正的了解这个世界,开始了解道。

    超越了初识境的练体者,速度有多么恐怖?青年留下来的残影还没有消失,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夏悔面前。

    夏悔此时的样子,很狼狈。原本那一身白色的衣服,沾满了血色。就连他那张精致的小脸上,都被血污所掩盖。

    夏悔的两条胳膊,无力的耷拉在身体的两侧。上面还充满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其中最严重的伤口深可见骨。

    “把她……还给我!”夏悔在看见了青年之后,原本空洞的眼神里爆发出来一抹亮光。

    无力的手,很是艰难的抬了起来,伸向了青年。

    “好,马上就把她还给你。”青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对着夏悔说道。

    青年说完之后,他的身体便离开了。可他的残影还留在原地。

    紧接着,青年的身体再一次出现。他的身体,和刚刚消散的残影重合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他的手上多了一个小王可,甚至都会以为他没有离开过。

    青年默默的往前走了两步,站到夏悔的身前,把小王可放到地上。

    夏悔原本身上就没有力气了,全部都是靠一口倔犟之气撑着。现在,夏悔在见到小王可之后,再也支撑不住了。

    夏悔的身体一软,直接朝着小王可的方向倒去。奇怪的是,小王可那么一个小小的身体,居然能支撑的住夏悔。

    “我就想跟你开个玩笑……我相信你应该也明白。至于吗?”青年的脸上露出来一抹苦涩,对着看起来已经昏迷掉的夏悔说道。

    虽然夏悔的状态看起来很差,但青年知道,夏悔现在是清醒的。

    然而,他并没有迎来夏悔的回答。并不是夏悔不想回答,而是他没有办法回答。此时的夏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想,我大概明白这孩子是什么感觉……”不知何时来到的师姐忽然对着青年说道。

    “你没有让自己用生命来珍视的人,自然无法体会这种感觉……”

    “是……吗?”

    随后赶到的钟道闻把夏悔背了起来,然后拉着小王可的手朝着自己的竹屋走去。

    他想,夏悔大概是不想再回到师叔的竹屋里了。

    小王可在见到了夏悔之后,便停止了哭泣。任由钟道闻拉着自己离开,一路上很沉默。

    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般。然而,很难想象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居然会有这样的情绪。

    不过,现在可没人去关心小王可的情绪。夏悔伤的实在是太重了,其中最严重的,还不是他的双臂。

    而是他身上的经脉!夏悔身上的经脉,有七成破碎。他双臂上的经脉,全部破碎。

    这,就是强行接受太多天地灵力的结果。残破不堪的经脉,以及伤痕累累的身体,这种程度的伤,已经不是一般的灵药,丹药能够治得好的了。

    要知道,夏悔可是一个修仙者啊。如果是练体者的话,经脉上的伤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对于修仙者来说,经脉上的损伤,那怕只有一丁点,那也是大事。

    这一次,夏悔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把伤给养好。这还是在奇玄宗大量珍贵灵药丹药以及李峰的灵餐的帮助下的结果。

    在夏悔疗伤的时候,几乎都是师姐和钟道闻在照顾他。而那个青年,却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至于小王可,也是一直陪在夏悔的身旁。也就是说,师姐和钟道闻相当于同时在照顾夏悔和小王可两个人。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一年过去了。

    在这一年里,夏悔在经脉大部分破碎的情况下,浴火重生,一举突破金丹!

    在这片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