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我师兄五行缺德 > 第二十七章 小明大败慕剑茵

第二十七章 小明大败慕剑茵

        “任何一个要求?”许天明心想李师师这条件开的也太大了。

        “是,只要本宫能做到,无论是金山银山,还是封王封爵。只要是本宫能拿得出手的,都愿意献给许大人!”李师师掷地有声地说道。

        李师师话音刚落,许天明的面前出现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拒绝长公主。获得奖励:神元归灵(天阶超品)】

        【选项二:答应长公主。获得奖励:随机属性+1】

        !?

        ‘留在长安这么危险?’

        许天明吓了一跳。

        “既然如此,我就和你一同去幽州吧。”他当即开口答应下来。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长安魔晶这案子,一时也难以有所进展。

        况且魔尊本人可能已经逃出长安,再继续耗下去,也是徒劳。

        索性便跟着长公主去那什么幽州吧。

        “太好了。许大人,您愿意陪着本宫真是太好了!”

        李师师语气激动,难掩内心的喜悦,忍不住抱了许天明一下。

        片刻后,她才醒悟到自己做了什么,回过神后,立刻松开了许天明,脸色绯红,轻咳两声,端正了坐姿。

        “许大人,我......”

        “没事。”许天明抬手示意这无伤大雅。

        看到平时高傲的长公主还有如此娇羞的一面,许天明觉得也不是坏事。

        “嗯。”长公主一瞬间恢复了冷傲的面容,对许天明颔首说道,“许大人,本宫觉得明日便可出发去幽州,您觉得如何呢?”

        “长公主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便好。”许天明说道。

        他的意思是这点小事你自己决定,不用什么都来问我。

        李师师了然地点了点头。

        见事情谈的也差不多了,许天明便提出回去收拾东西,离开了临安府。

        ......

        许天明回到宅邸,和慕剑茵她们说了一下前往幽州的打算。

        杨六花拍手叫好:“太好了,终于可以离开长安这个鬼地方了!”

        杨六花胆子小,自从那天在清雅斋的临湖小筑旁见到一地的尸体,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不敢一个人睡觉。

        李嫣考虑了一下,说愿意一起去。

        “中原大陆广袤,风土人情各异,多走走也不是坏事。”

        涵虚仙子这边就要先回道宫了。

        毕竟许天明也要前往千里外的幽州,那里地处偏远,远离仙魔两界,想必许天明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

        “徒儿,跟为师一起回去吧。”涵虚对慕剑茵说道。

        慕剑茵心头一惊,心想那拿成啊!

        我还要和许道友共度良宵呢!

        这一回道宫,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来了。

        一天挨不着小明的毒打,我就浑身难受......

        对此,慕剑茵的凤眸滴溜溜一转,对涵虚恭敬地行了一个师徒礼后说道。

        “师父,此番尘世历练,徒儿感受到了自己严重的不足。”

        “哦?有何不足?”涵虚疑惑地问道。

        慕剑茵言之凿凿地说道:“徒儿对尘世感知太少,缺乏历练,这对往后斩妖除魔的修行非常不利。所以徒儿想趁此机会,多在尘世游走游走,好感悟芸芸众生的相。”

        许天明一脸无语地看着义正言辞的慕剑茵。

        ‘真会装......我看你就是想感受一下我喷给你的芸芸众生吧?’

        “嗯。”令许天明惊讶的是,涵虚居然相信了慕剑茵的鬼话,也是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徒弟说道,“你有这样的感悟很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跟着许道友多走走吧。”

        “是!师父!”慕剑茵朗声回答,并给涵虚抱了抱拳。

        而后涵虚再嘱咐了慕剑茵几句,飞身入云,走了。

        “师兄,我和六花先去收拾东西了。”而后,李嫣带着杨六花进她们的屋子去打包行李了。

        院子外头,只剩下慕剑茵和许天明两个人。

        慕剑茵嘿嘿一笑,捏了捏许天明的翘臀,把脑袋往他肩膀上一靠,抛了一个媚眼,用诱惑的声音说道。

        “许道友~咱们往后,可要更加的日久生情啊?哈哈哈......”

        对于已经开始发骚说荤段子的道宫圣女,许天明一巴掌拍下慕剑茵搭上他肩头的纤纤玉手,冷笑一声。

        “哼,慕剑茵,你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哟哟哟,又来了~你就乖乖当贫道的乖宝宝不好吗?”慕剑茵捂着那只手,“啧啧啧”地砸了咂嘴,一脸戏谑地盯着许天明,“你要是再这么不听话,你茵姐可要教训坏孩子了哦?”

        许天明呵呵一笑道:“明日,就定为决战之日。要是我赢了,往后你要求饶,就得学狗叫!”

        “行啊。但要是你输了,你也得学狗叫!”慕剑茵切了一声,撇过头甩甩手以示不屑。

        随后,两人对着对方冷哼一声,回到自己屋里去了。

        ......

        次日。

        长公主府前的阵仗可谓是浩浩荡荡。

        公主出行,自然要相当排场。前面有一位三品翎顶者为引马,引马之后为领马,由首领太监担任。领马之后,就是公主所乘的凤辇。

        凤辇的装璜非常考究。车厢如室,用红幕为帏,车轮亦涂以红漆。车前有门,有帘下垂为遮,左右均设有窗。车顶为弓背式,四面出檐,檐上缀以流苏。

        此种凤辇的绝妙之处,还在于可以将车厢整个抬下,车门前置放一只脚***主再由车内踩凳而下。

        驾辕的牲口,往往用体态健壮的壮马。马背上的鞍,有的装饰以景泰蓝,有的饰以银丝镶嵌。

        凤辇之后,是骑着马的太监队列。太监之后是使女、仆妇等女佣人乘坐的蓝布帏小鞍车。

        按照许天明的要求,李师师也安排了一辆寻常的车辇给许天明专用,但内置豪华,和她的凤辇相差无几,扛震动,就算是想睡觉也不成问题。

        “见过长公主。”许天明到达地方后,就上前对李师师稍稍行礼。

        在外面,他得装的和其他人一样。

        “见过长公主。”慕剑茵、李嫣和杨六花也跟着行礼。

        “平身。”李师师用恬淡地语气说着。

        对于这三位女子,李师师也是略有耳闻。

        许天明说过,他有一位道侣,长得很漂亮,英姿飒爽,女中豪杰。

        所以李师师一眼就看出,慕剑茵就是许天明的道侣。

        这名女子,一双剑眉英气十足,瑞凤眸子古波不惊,全身上下透露着逍遥不羁之情,像极了一位盖世女侠。

        看着慕剑茵,李师师内心肃然起敬!

        ‘此女,定然是一位嫉恶如仇、心系万民、古道热肠的女侠,像许大人这般优秀的人,身边确实该有这样一位女子啊!’

        在李师师看来,慕剑茵的内心,就应该和她的相貌一般表里如一,刚正不阿......

        差不多到了吉时。

        队列开始出行。

        公主的威仪,是连朝廷命官都要退避三舍。

        杨六花和李嫣,是坐到了后面的马车里去了。

        许天明和慕剑茵,则是坐上了李师师专门为他们准备的轿子。

        ......

        这两人一上马车,帘子一盖,就用杀气腾腾的眼神对视了一眼。

        “哎呀,有些人啊,就是欠收拾~”慕剑茵开始宽衣解带,一边用不屑的眼神和语气挑逗许天明。

        许天明也不逞多让,一边脱衣服,一边冷笑回应。

        “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告诉你吧,你今天再喊小茵姐姐也没用了,因为贫道要让你彻彻底底的,臣服在贫道的......!”慕剑茵妩媚一笑,眼神中却透露出看待猎物的凶狠之色,她拍了拍许天明的大腿,如此说道。

        许天明当即抓起了她的小手,十指相扣,将自己的脸凑近了慕剑茵,回道。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就在两人准备开战的时候,许天明忽然停住了。

        “等会。”

        慕剑茵看着他一挑眉:“怎么,想当逃兵啊?”

        “不是,等会叫起来让人听见多难为情。”许天明说着,在马车的周围施展了一个隔音罩。

        “好了。”

        许天明话音刚落,慕剑茵就迎了上来,而后口舌纠缠,激烈的情感有如洪水猛兽......

        此处略去十万个字。

        ......

        长公主此刻正坐在凤辇中,一只手杵着脑袋,依着窗户,望着沿途的风景发呆。

        ‘哎,此去幽州人生地不熟,那地界又是穷山恶水,经济落后......对比皇兄他们,都是在富庶的江南领了封地,他们倒好,可以练兵屯田。这可怎么比的过啊......’

        李师师长吁一口气,想到此情此景,感觉自己的境遇有如被贬一般,心中难免有所失落。

        随后她望向了一辆并驾齐驱的马车,是许天明的马车。

        ‘但是终究有许大人陪着我,他身为书院先生,文韬武略远超常人,或许真的有机会找到一线生机翻盘。’

        李师师对于许天明的尊敬,那是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从最初的血字案和魔晶案展,许天明展现出来的敏锐才思,再到勇闯刑部衙门的刚猛果敢,还有大唐诗会上的才华横溢,都让李师师从内心感到佩服。

        ‘许大人此刻应该在与他的道侣论道吧。’

        李师师看着那辆颠簸中的马车,想象着许天明和慕剑茵正襟危坐,相敬如宾的样子,不禁心生艳羡。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和意中人过上这样的生活啊......’

        就在李师师这么想着的时候,对面的马车上忽然出现了异样的动静。

        只见一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忽然从窗户的帷幕里伸了出来......好像还很不安地抽搐和抖动着,五个脚趾激烈地分开,可以看到大小腿肌肉都有些痉挛。

        “咦?”李师师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

        但这画面转瞬即逝。

        因为那条腿被一只男人粗壮的手,掐住了脚脖子,给抓回去了。

        然后对面的马车又归于平静。

        李师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重新将眼睛看过去,发现一切都很安静。

        “应该我是看错了吧?”她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很快,又有一只白皙的手从帷幕中探出来,拼命地扒拉着车窗的沿,好像很想逃走似的......

        但是很快,那只男人的手,又把那只纤纤玉手给提溜回去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师师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还没等她细想,那边的马车又有异动了。

        只见一个女人的头从帷幕里伸了出来,李师师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刚才的那位慕剑茵慕仙子。

        此刻的慕仙子正一脸沉迷陶醉好像又有些痛苦的表情,她皱着眉头,舌头露在外面,翻着白眼,嘴里好像不住地喊着什么单音节的字。

        但李师师根本听不见她在喊什么。

        这画面同样没有持续太久,那只男人的手,捏着慕仙子的头顶,又把她拽了进去。

        “他们,不会是在做那种事吧?”李师师捂着嘴惊讶地自言自语道。

        但旋即又严肃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相信许大人是洁身自好、冰清玉洁的人,怎么会在马车里做这样的事?他们肯定只是在玩游戏而已!”

        ......

        之前慕剑茵和许天明在指定地点,进行决斗。

        由于屡次被许天明挑衅,慕剑茵决定好好教育一下许天明,要是他再不听话,就一次性将他打趴下,再狠狠踩着他的头用最恶毒的语言嘲笑他。

        据她所知,如果一个男子长时间被羞辱,很有可能会爱上这种感觉。这样一来,慕剑茵就能彻底控制许天明,让他以后不会出去花心。

        但让慕剑茵没想到的是,许天明今天没有用普通攻击,而是用上了宗门招式一样的技能。

        慕剑茵无论如何运转太极劲,都无法化解许天明的攻击。

        而且许天明的攻击非常凌厉,还夹带着连招,如此打在慕剑茵的身上,会将她的太极劲强行打散!

        很快,慕剑茵陷入到了许天明的节奏里。

        “怎么回事,许道友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多招式了?”慕剑茵失声叫道。

        许天明冷笑一声:“慕道友,你以为就你能领悟这类型功夫?告诉你,这种招式我已经学了不下二十招!你就等着被我活活打死吧!哈哈哈.....闪电五连鞭!死亡之咬!”

        “啊!”

        慕剑茵暗道一声不好,但已经无能为力......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70561/348546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