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丹水封侯 > 第十二章 刘项信笺

第十二章 刘项信笺

        日月盈亏,斗转星移,九州大地,戟戈铮铮,尸横遍野;

        兵匪横行,义军相挣,普天之下,流民离所,蝼蚁而活;

        商地百里,聚敛难民,收归义士,攻防两端,甚嚣尘上——

        厅门外信使、令官等,疾步而来,频频通传,或为河滩、山谷、道旁难民,或为东西关隘军情,或为关外敌情、义军动向……厅内舆图之前,义士首领群聚,激情而谈,直言欲取蓝关,成就伟业——侃侃而论中,于高谈阔论中,两位义士次第大喊而道:报——刘禹信笺——

        报——项翼信笺——

        王凌闻听,扶髯闭眼,抬手止语状,顿时寂然,冥思片刻,转身唤道:速速呈上!两位信使,站于两位引领义士身后,听闻快步而前,半跪于地,上呈王凌,见使命已达,略叙片语,便又急急离去;王凌两手各执竹简,看着两位信使匆匆而别,心中颇似疑惑,诸位义士首领,已然各坐其位,或低声细语,或执酒静待,或凝神王凌——王凌亦跪坐案后,打开麻布袋,取出竹简,扶髯细观——一封由肖四所书,皆是刘禹之言;另一封由张吉所写,满是项翼之言——看完信笺之后,再看看就坐之人,拍拍案桌,敲敲酒觞,以作提醒,便将竹简所书内容,一一宣读。

        曹三听罢,冥思片刻,煞有介事地施礼而道:两封信笺,各表其意,刘禹将军,主张坚守;项翼将军,主张强攻,由此可见,二位将军,意见相左,想请——王兄出山,以助其战——李庞呵呵大声而笑,直言而道:山野之师,固守此地,战事常遇,未曾大战,亦可——媲美虎狼,可助亦可战——王宇闭眼而听,放下酒觞,向诸位施礼而道:且不论信笺,中原大势,雍军居内,依凭大河,依仗关隘,义军驻外,频频施压,进入关内,彻底倾覆,必然之势,仅是手段,略有异同——由此而见,大河以东,关隘东出,皆为刘项——诸多义军,亦曾争地夺权,兵败于其,现已——或亡或降,或归项翼,或归刘禹,统属——刘项大军,徒留吾等,全部仰仗——王宇欲言又止,转头看向王凌;王凌扶髯对视,未曾言语——五弟知悉王宇未言之语,附和而道:弟弟所言极是,刘项仁慈,全赖王兄——王凌略露笑意,惭愧摇头,施礼而道:五弟盛赞,因得地利,居此要害,各取所用,各为所利,且知与其——谋道相同——相顾无害——四弟长吁一声,扶手施礼,惋惜而语:如此看来,刘项之师,必成大势,拿下雍都,指日可待,或要称王——李庞若有所思,把玩着酒觞,愤懑而道:何以惧之,何称其王,吾等共推——王兄——为王——

        一言既出,在座诸位,皆将眼光投向王凌;王凌惭愧而笑,摇头叹气,扶手施礼而道:诸位义兄,尊称为王,各位抬举——然——为谁称王,缘何称王——在座诸位,举事初心,或为承诺,或为百姓,或为种种,皆因——庸主祸国,难以——俯首称臣——现在称王,既不能救——百姓于水火,又不能保——义军性命——曹三频频点头附和,继而扶手施礼说道:王兄所言,不无道理,称王之事,从长计议——依信笺看,想必刘项,或已分兵,相助之事,王兄定夺——王凌扶髯思忖,施礼而道:关内雍军,供给不足,多线作战,气势尚存;且蓝关守军,深知吾等,兵力单薄,东出蓝关,日日骚扰,企图攻取,迂回救援——吾等防守,不可松懈;若取蓝关,孤军前往,胜算不大,无辜折损——兵将,于吾等而言,不是上策,借助刘项,一方兵力,另一方前往牵制,合力而击,吾等——有机可乘;依我所思,王宇可带,百人精壮,前往刘项,所在大营,携我信笺,表明我意——坚守此地,静候二位,合击蓝关,迎入雍都——众人迟疑片刻,缓缓点头同意;王凌见状,继续说道:诸位再议,暂且告离,王宇随我,前去书信,速速前往——王宇起身,扶手施礼而道:诺——得令——两人便离席而去——

        王凌写好信笺,交予王宇,叮嘱道:弟弟,乔装出行,或商或农,免生事端,细察刘项,及时通传,以作部署——王宇接过信笺,欲言又止,施礼而道:诺——兄长——两人便有相随而出,走向内室,王凌突然站住,扶髯问道:弟弟,方才有话——犹豫不言——但讲无妨——王宇停住,长吁而道:兄长察出,姑且坦言——兄长无——称王之心,宁愿臣服——刘项二人——王凌呵呵苦笑,扶髯而观,说道:人人称王,复现争霸,徒增伤亡,不如——择其明主,共恤百姓,一统华夏,百兴中原,方是正道——王宇略略点头,说话间已行至厅门外,略觉意犹未尽,见厅内诸位尚在,便入厅施礼告别,退出厅门时,注视着王凌,扶手施礼,语重心长地问道:兄长,刘项二人,可算明主,能否辅佐?王凌扶髯深思,白葭也走上前,掏出钱袋递于王宇,说道:弟弟,多带钱两,安然而归——王宇脸露愉色,微笑而道:嫂嫂——定会——定会——说完,便转身离去——

        白葭略显羞涩地看着身影远去,再看看尚在思虑中的王凌,轻声唤道:王兄——慎思多行——慎思多行——王凌闻听,惭愧而笑,随着白葭走进厅室,嘴里念叨着:慎思多行——慎思多行——跪坐案后,李庞见此,扶手施礼,粗声直言而道:王兄,刘项二人,做何选择,如何抉择——王凌闻听,愣怔而观;李庞见状,低头默语,不敢直视——片刻之后,王凌回过神来,扶髯执酒,饮罢而道:诸位义兄,意下如何?曹三犹豫稍顷,放下酒觞,施礼而道:王兄,刘禹将军,项翼将军,与王兄相熟,孰能孰德,自然明晰!王凌看看白葭,又看看众人,长吁而叹,方将刘项二人,之前的看法,一一陈述。

        说完众人也陷入沉思,王凌见状,扶髯苦笑,说道:诸位义兄,如何决断,待王宇归来,再做定夺——众人闻听,附和赞同;王凌端起酒觞,满饮之后,说道:若无他事,王宇既去,武关关隘,吾便坐镇,各自归位——众人闻听,转身施礼,齐声而答:诺——

        (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违者追责!)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7206/370485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