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条件(第1/3页)
    “这里可真够乱的。”

    云苏不那自己当做外人一样的,当箫缪将门打开了之后,就第一个走了进去。

    看着到处的灰尘,皱了皱眉头,看样子是好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地上好多的废纸片,这里真的起他的家?

    “看着收拾。”

    有个免费的劳力也是不错的的,大不了等他打扫完了之后再跟他说清楚就是了,箫缪这么想着,走进去里屋,从衣柜里面抽出来个还算干净的毯子。

    刚想铺在沙发上坐下,放在茶几上的几罐罐装啤酒就被云苏给哪走了。

    “去外面待着去,这里现在归我了。”

    云苏站举着箫缪的装啤酒,指着外面,以几乎命令的口吻,对着箫缪说着。

    “好好好,归你了。”

    挑了挑眉头,箫缪也不生气,半坐下的身子挺了起来,抓着他手里面的装啤酒的袋子,从门口飘了出去。

    挺有意思的小家伙,早上的时候的那幅样子,和现在的样子完是两个人,想到这里,箫缪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来了一点,靠在电梯间的门口。

    看着箫缪从屋子里面走了出去,云苏这才感觉到自己说的话好像是有什么不对,微微的停滞了一下。

    一个黑影这时从他的眼前飘了下去,落在了他的鼻子上面。

    云苏的目光瞬间的凝聚在了自己的鼻梁中间,看见一只略微的有些透明的小蜘蛛在自己的鼻子上爬开爬去。

    “啊!清理,清理,收拾干净。”

    袖子从自己的鼻子上将蜘蛛给打了下来,云苏瞬间的将刚刚的事情忘掉,从厕所中取出来打扫的工具,眼睛之中的一团考不见的火焰燃烧了起来。

    半躺在电梯间的箫缪听着自己的屋子里面的叮当声乱想,抿了一口罐边的泡沫,头依在肩膀上,想着上回来过的日期。

    叮叮当当的声音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午饭刚过,听着里面没有了声音好久,箫缪这才将自己晃荡了有一会的空酒灌塞到了自己塑料袋之中,顺手从旁边的窗户给甩了出去。

    从楼梯间走出来之后,就能够看的到自己的门口的整齐的摆设。

    “你回来啦。”

    云苏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去,哪着刚刚洗过的手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身上套上了箫缪很久以前的一个长衫。

    “借用了一下卫生间和你的衣服,打扫完之后有些脏。”

    看着箫缪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穿着的衣服上面,云苏连忙的解释着,湿漉漉的头发落在了左肩上面,打湿了白色的衬衫,变得有些稍微的透明。

    箫缪看见了他这个样子,目光从他的身上滑下,落在了别的地方。

    “没事,你能穿就穿吧,打扫的挺干净的。”

    “那自然是了,看看,有我这样一个租客,是不是感觉到特别的好,还没有让你见识到我的厨艺,你要是看到了。”

    云苏话还没有说完,箫缪就又扎到了拆了沙发套的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

    “还是这上面舒服,你继续,不用管我。”

    箫缪说着,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将自己之前拿出来放在沙发上的那个探子给对折了一下,眯着眼睛。

    被他这么一打岔,云苏也没有继续的说下去的想法了,本来是准备自产自销的吹嘘一下的,看样子这个家伙即使是听进去了,也没用的。

    “不说了吗,那到我了。”

    箫缪首先打破了这种宁静,侧过来身子,依旧是闭上了眼睛。

    “这就算是你还了我的恩情吧,我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不习惯跟别人住在一起。”

    “你。”

    “等我说完。”

    箫缪直接的打断了云苏说的话,手指轻轻的的扣在了自己的茶几上面。

    “周六周天,也浪够了就回去吧,上学的年纪,就该回去好好的上学,想要闹什么独立的话,等到18岁之后,成了年支公司在想就好了。”

    不是箫缪狠心,因为是之前在云苏的钱包之中看到了他的学生证,之所以是看到了想要让他过来。

    一部分是因为是看着他早上的时候的眼神。就知道是那种不愿意亏欠别人的类型的,另一部分就是处理一下自己的这个狗窝了。

    “你这个时候说这些,不觉得有些残忍吗?说到办不到,你还算是什么大人。”

    云苏心中有一股气憋着,直接的将自己的手中的毛巾打在了茶几上,可是沙发上的人还是没有动作。

    “大人又如何,也是一样的说道做不到。”

    “哐当。”

    箫缪这句话说完了之后,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还有重重的摔门的声音。

    心里面的沉重感还是有些让自己难受,躺了一会之后,微微的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