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神女养成:僵尸王他凶狠又黏人 > 第129章红绫篇.寻蝶钥.1

第129章红绫篇.寻蝶钥.1

        她早该想到的,他们去妖界的路上,他寻找她的味道悄悄跟上他们,藏匿起来怕她生气,怕的就是她出事。

        她来到北区,他嗅觉这么灵敏,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北区。

        她早该想到,他或许又在某个角落偷偷躲着不出现,因为他们在蜃沙那场争执而别扭着不肯出现。

        苏毓河眼底皆是懊恼,不仅是苏灵沧没察觉到那蛇妖动了一下,连躲在暗处的苏毓河也没看见他动,这蛇妖身上种有蛇蛊,谁知道这会不会给她带来极大伤害。

        他捧着苏灵沧的手递到唇边,俯身张嘴,两颗尖利的牙刺进她手背,缓缓注入他的毒素,他记得上次他也是这样做,苏灵沧才险些保住一条性命。

        苏灵沧脑海一瞬浮现很多画面,但她眼皮开始变得有些沉重,膝盖一软,欲倒在地上。

        苏灵沧眼疾手快一手搂过她的腰肢,扶稳苏灵沧。

        陆承宵愤愤看向蛇妖,本以为他会因红绫的面子上放他们一马,没想到他还是下了狠手。

        蛇妖出不去,又不敢强行冲破结界闹出大动静,化为人形一脸警惕的望着苏毓河的举动,“你疯了吧?两种毒素在她体内乱窜,是想要了她的命……”他越说越心虚,花瞳乱转,干咳一声。

        “毓河,如何?阿沧有没有事?”陆承宵拧眉歪头看向蛇妖道,“早知如此,就该先绑住他。”许是有了前一次的经历,对于苏毓河突然出现他没多大惊讶。

        半响,苏毓河方才松开苏灵沧的手,长舒一口气,“没事了。”

        苏灵沧气色恢复了些许,缓缓睁眼,仍有些虚脱,“扶我坐着。”

        苏毓河的手移到她肩膀上,扶她去坐着,倒了杯花茶递到苏灵沧唇边。

        苏灵沧张嘴便喝了下去,手抵着额头,有气无力的看她手背上两道咬痕,抬眸朝蛇妖看去。

        蛇妖看苏灵沧当真没事,瞳孔再次剧烈颤动,难以置信的看向苏毓河,“以毒攻毒,你竟比我还毒。”

        普天之下,能毒过蛇蛊的东西少之又少,没料到一只尸轻而易举的解了这蛇蛊。

        苏毓河冷冷的看向他,显然是想动手。

        苏灵沧喊:“毓河,他是红绫姐的妖兽。”一直以来伴随这她的那堵郁气仿佛渐渐消散,眉目间渐渐柔和下来,朝蛇妖试探性喊道:“阿赤?”

        “阿赤”是红绫称呼他的名字,但显然这蛇妖听见这道称呼时,又气了。

        如何看得出来的?

        他那双花瞳晦朔不明的幽幽的盯着她,仿佛是在警告她别乱喊。

        苏灵沧迅速接了句:“红绫姐给你取的名字罢?”

        赤蛇方才神情松动,有些懊恼,不情不愿点了点头,终究还是让她探到了心,气得他磨牙,偏偏又拿她没办法,若红绫知道他咬了苏灵沧,恐怕——

        想了后果,他浑然一颤,生硬道:“赤陵。”

        赤陵是他的名字?

        倒是与红绫的名字有些相像,显然陆承宵也想到了这一层,脸色沉了下去,迟迟不作声。

        苏毓河摘下自己的小口袋,在里边翻了半天,总算找到张明徽给他外伤药,他打开瓶口,小心翼翼的在她手背上撒药。

        有点疼,但苏灵沧能忍受,尤其是看见苏毓河一脸担忧神情,出声安抚道:“不疼。”

        苏毓河跟他生闷气呢,就这么看那蛇妖咬了阿沧,大意了!

        这赌气的小模样里夹杂着委屈的感觉,看这闹了性子受了委屈的僵尸还悄悄跟着她,苏灵沧心中既是酸涩又是高兴。

        但现下不是温存的时候,她转而朝赤陵道:“赤陵,红绫姐恨极那些恶妖,为了报仇不顾一切,你我同心,都想保她无恙,你可愿助我?由我来杀了金虎。”

        别的不说,金虎是头拥有上千年的道行雄虎,不为修仙,只为一统三界,为此四处集齐各方大妖,搜寻转世之神,如他的亲传弟子苏林。

        红绫虽有妖丹护体,这些年修为精进了不少,可比起面前的人,仍占了劣势,方才与她对战看出她能力不弱,若有她相助,成功的可能性将大大提升。

        可红绫显然不想他们插手,他要违背红绫的意愿吗?

        赤陵面露迟疑,久久没有开口,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行。”

        “好好思考。”苏灵沧抬起手背,“这可真疼若红绫姐问起来,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才好。”

        赤陵面无表情:“……”所以他是被威胁了?

        “她不愿你们插手。”赤陵松口道,“红绫这些年修的功法比较激进,情绪不是很稳定。”

        “那便不让她知道。”苏灵沧抬眸,撞进赤陵眼中,认真一字一句道:“让她安心做她想做的,我们只需要私下交流,助她一臂之力。”

        赤陵闻言,缓缓点头,“必须护她周全。”

        赤陵语里语外全是对红绫的关心,陆承宵沉默的听着,直到他离开后,才道:“没想到他答应得挺爽快的。”

        苏灵沧默然,不知该如何好回答陆承宵。

        陆承宵又道:“你身子没事吧?”

        苏灵沧摇摇头。

        陆承宵走到门边,“你与毓河好好叙旧,我先出去透口气。”语落,将门给关上了。

        苏灵沧望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

        “阿沧看见了什么?”苏毓河问,“你的情绪不太好。”

        苏灵沧手抵着额头,闭眼摇头不肯说话。

        苏毓河坐在一旁守着她。

        “阿沧,我一不在,你总去收一些小尸。”苏毓河幽幽开口。

        苏灵沧闻言,睁开眼睛对上他那双漆黑的桃花眼,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一只尸,由于被苏毓河的气味压制,躲在墙角瑟瑟发抖不敢出现。

        苏灵沧起身,从帘布后面找到女尸,扶起她,“怎么跑这来了?”想起蜃沙的福宝,丝毫不惧毓河身上的气味,反而很难黏他,这女尸为何这么害怕毓河?

        她拉女尸朝里屋走,女尸发出呜咽的“吱吱”声,浑身颤抖得移不动脚步,苏灵沧见状,抬手抚摸她额头,“你怎么了?”

        “吱吱吱。”害怕,他好凶。

        苏灵沧扭头看向苏毓河,见苏毓河无辜的盯着她俩。

        “那你便进乾坤袋里,如何?”苏灵沧提议道,“还是你想在这儿休息?”

        “吱吱吱,吱吱吱!”进袋里休息,进袋里休息!

        苏灵沧打开乾坤袋,女尸跳进里边,她轻轻拍了拍乾坤袋,朝苏毓河走去:“你何时跟着我们的?”

        说到这,苏毓河神色别扭,转身背对着苏灵沧,“不久。”

        苏灵沧走到苏毓河面前,笑着问:“不久是多久?”

        苏毓河不敢看苏灵沧的眼睛,漆黑的瞳眸轻闪几下,“你收她的时候。”说着,两道眉拧起,不善的盯着她腰间的乾坤袋。

        苏灵沧失笑,恐怕见她收了这女尸,自己又躲在角落里生气罢。

        “毓河,那日是我不对,你莫生气。”苏灵沧主动去牵苏毓河的手,缓声道:“那日毓河在同我讲道理,我偏偏顾着吃味,冲动解了契,让毓河伤心了。”

        苏毓河闻言,委屈的低着头,看着她,“没事,我不生气了。”

        “阿沧,我没同挽月去寻你,你莫生气。”苏毓河抱住苏灵沧,头埋在苏灵沧颈窝里,闷声道:“苗桑要孕育新的僵尸,一个真正的尸,他们抓了掠连,我得盯着他们,不仅是因为掠连,还因为阿沧。”

        “因为我?”苏灵沧挑眉,反问:“为我作甚?”

        “周陵不是要你寻黑龙吗?”苏毓河道,“黑龙被关押在寒潭水底,那寒潭人类下不去。”

        苏灵沧闻言,收起调侃的心思,渐渐蹙起眉头,“如此一来,是金虎囚住了黑龙?”

        苏毓河摇头,“不清楚,那寒潭别说人了,小妖下去,恐怕都得废了一身修为。”

        倒是与白吾府中的水牢有相似之处,苏灵沧微眯起双眼,又道:“你呢?能下去吗?”

        苏毓河再次摇头,“我没去过。”语落,他想了想,抬头认真道:“等我回去试试。”

        苏灵沧心头一紧,“别试,我当你知道得那么清楚,还以为你去过了。”她说完,再次声明,“不知那寒潭对你有什么影响,你莫胡来。”

        苏毓河闻言,缓缓扬起一抹如沐春风般的笑,“阿沧担心毓河出事。”

        苏灵沧着了迷,抬手捧住他脸颊,俯身吻去。

        她想,真的是太不矜持了,可是真的好想念毓河。

        没有毓河在身边的这段时间,仿佛缺少了部分灵魂,就连她自己,也对她对毓河的这份爱意震惊,她真的好喜欢毓河,喜欢得竟因掠连的存在而慌了神,三番五次与他发脾气。

        好在毓河再生气,也会默默的跟着她,陪着她。

        苏毓河眸光一怔,没想到苏灵沧会主动吻他,大喜。

        他当即化被动为主动,把她按在桌上肆意横扫她口腔的每一处。

        苏灵沧温顺的搂住他脖子,仰着头接受他的亲吻。

        满屋旖旎风光。

        .

        阔别一个多月,如今俩人整日如胶似漆,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眼中缱绻依恋显而易见。

        看苏灵沧满心欢喜,陆承宵笑了笑,打趣道道:“看来我们阿沧前段时间,是想毓河了啊。”

        苏灵沧闻言,当即红了脸,“哪有。”

        苏毓河扭头好奇道:“阿沧如何想我?”

        “她啊。”陆承宵悠悠道,“不过……”

        苏灵沧急声道:“顾宵哥!”

        “哈哈,没什么,欺负那些小妖罢了。”

        不用陆承宵说完,苏毓河也能明白,定是阿沧心情不好,去凶那些小妖,便板着脸教育道:“阿沧,这样是不对的,不可以把不好的情绪发泄在别人身上。”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妖和尸都不行。”

        苏灵沧微恼:“是他们对我图谋不轨。”

        苏毓河认真道:“哦,这样吗,不是因为想我心情不好拿他们撒气吗?”眼见苏灵沧真要被惹怒了,及时补充道:“他们真该死,敢打阿沧主意。”

        陆承宵被苏毓河这认真的小表情给逗笑,不受控制想起红绫,心微窒,起身道:“我吃饱了,你们慢吃。”

        苏灵沧看陆承宵只吃了一碗饭,有些担忧,“顾宵哥……”

        苏毓河见状,面露迟疑:“阿沧,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什么?”苏灵沧抬眸看去。

        “苗桑住在金虎那儿,我装作受她控制,也住在那儿,在金虎那儿我碰见了红绫。”接下来的话,苏毓河不知该如何开口,伸手去握住苏灵沧的手腕。

        月色朦胧,隐约看见金府整个地貌。

        很快出现苏毓河的身影,苏毓河化为极小的僵尸自由穿梭在金虎府内,许是金虎地牢里装满僵尸,对于四处乱串的尸味在金府没有什么奇怪。

        苏毓河忽然听到一道呻吟,他嗅到了红绫的气味,便去偷看是什么情况。

        一眼看见床榻上交缠的俩人。

        苏灵沧猛然甩开苏毓河的手,深吸一口气,但泪水仍旧不受控制的落下,咬牙憋住泪意,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委身于灭族妖人,红绫姐是怎么受得了,她怎么受得了!

        苏毓河用袖口给她擦泪,“她给金虎下了情蛊,是刚刚那条蛇给她做的情蛊。”

        “毓河,我有几成机会能杀掉金虎?”苏灵沧问。

        “阿沧,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便是想让你好好冷静下来,思考该如何助红绫报仇。”苏毓河目光温和的凝视着她,“红绫比你们任何人恨这群恶妖,这个仇,得由她来亲手了结。”

        苏灵沧动了动唇,睫羽颤动,“可是,红绫姐不是他的对手。”

        “傻阿沧。”苏毓河道,“不是还有蝶钥吗?”

        苏灵沧茫然抬起头,“蝶钥?”是啊,还有蝶钥,只要找到黑龙,让它引路,找到蝶钥,得到至宝赠予红绫,让它助红绫一臂之力。

        “是啊,还有蝶钥。”苏灵沧方才又起了杀金虎的念头,可对于红绫姐来说,只有亲手杀了金虎,才是她所求。

        “阿沧,我会帮你护着她。”苏毓河道,“你放心去寻蝶钥。”

        苏灵沧郑重的点头,继而不禁心生疑惑,毓河怎么忽然想得如此透彻?

        难道……

        “毓河?”苏灵沧迟疑道,“心魔与你,融为一体了?”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4478/34643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