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追尾必嫁,女总裁赖上我了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恶心。

第二百三十九章 恶心。

        提到这个,方云一简单想想,就能知道这话的言外之意。

        就是说,我们是秦家派系的,虽然你们蒋家很厉害,但我们也不弱,都是给面子,也请你给面子,别为难我们,真要为难了,我们也用不着再给你面子了,明白吗?

        方云觉得他抿得对味。

        可大姐,拿伊人他们家压我,那什么,这不正好撞上来了吗。

        “哦?”方云突然一笑,也不管那女的了,说话很直白,直接看着赵灵,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问她,“你有事想和我单独说吗?”

        方云把选择权交给了这个女孩自己,他要是说出来,那这闲事他就管了,要是自己都不愿意了......方云也只能说抱歉。

        赵灵看着方云,又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她没办法,一咬牙,点了点头,“有,我想和你单独说。”

        她看得见女人对方云的态度,这知道私下他们讨论方云背后的背景,如果有人能够帮她,那他一定算一个了......

        “赵灵!你!”那女人脸色微变,她果然没猜错,昨天晚上没有看着这死丫头的时候,这丫头肯定找了方云说了些什么,本来以为打带回家去,打一顿,关几天,隔一段时间,方云应该不会关注着一个小女孩的话,没想到......

        “走了,赵灵!”那女人不想待在房间里了,拉着赵灵就想要出去,很强硬,是硬在拉,方云制止住了她。

        “可以了,你可以先出去了,人留下。”方云盯着女人,这么说道。

        我出去?这女人此刻怎么可能出去,“方先生,我想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家女儿怕生,是不可以单独见别的男人的,又或者是说,你有其他什么心思......我们尊敬你是蒋姐的丈夫,蒋姐也在,她也知道,我的家庭,也不是软柿子的,咱们还是各自安好得好,您说是吗?”

        “我说不是。”

        这女人现在反应越大,方云就越知道事情里边的不平常。

        那女人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去,“方云,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蒋姐就在下边,用不用让她上来评理?这是我的闺女,我想带她走就带她走,我想让她不单独见你,就不单独见你,这是我决定的,不是你。”

        一个人的性子总是有可能暴露的,女人借着背后的赵先生,在外边耀武扬威了不知道多久了,本来就有飞扬跋扈的性子了,只是因为方云来头不小抑制住了,但电话那头的赵先生刚刚给了她底气之后,她也就不抑制了。

        方云,普通人而已,只是好命,遇到了蒋倩茹这千金,可这种普通人,就算进到那种家庭里边,地位能有多高?不还是和她一样吗,她也是赵先生名义上的妻子,然后呢?什么都得乖乖听话,看似地位很高,实则也是低贱罢了。

        就像很多人见到她,都要卑躬屈膝了,可当她见到蒋倩茹,秦伊人这种人时,无论人家怎么羞辱她,怎么侮辱她,她都只能忍着......这个社会是金字塔,除了塔尖,都会被人踩在脚下,又或许踩着别人,

        就算之前看上去女人对方云的态度不错,但其实打心底只是觉得,他不怎么可以,在塔尖的人眼里,都是被踩在脚下的人物。

        “你把倩茹叫上来。”方云懒得废话,让赵灵站到了她身后。

        那女人一愣,她不知道方云这种人为什么这么硬气,“你......”

        “算了,你不一定叫得动。”方云看了一眼下边,倩茹没在拍,正在对剧本,拿出手机,嘟嘟两声,“喂,你上来一趟,有事儿,嗯。”

        完全没有女人接电话面对所谓她老公时的卑微,方云说话就像平常夫妻一样的平和。

        女人一愣,果然倩茹很快就乖乖的上来了,“怎么了?人家在下边还对着戏呢。”倩茹走过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对方云的居高临下,而是很随和,十分的随和。

        “小灵儿也在啊?”倩茹笑着看了那边一眼,又看了一旁站着欲言又止的女人,倩茹听方云提过着姑娘之后,还想着偶尔找她聊聊天的,可是就是旁边的女人拦住了,好像这个女人,用什么女儿自闭的借口拦住了很多人想和小灵儿交流的机会。

        “怎么了,什么事,说了我也该下去下一场了。”倩茹看着方云的眼神,就知道他可能要做什么事了。

        “我就是想问问你,我想和赵灵单独聊聊天,可不可以,赵灵同意了,她所谓的后妈不同意,你要不要为她后妈做主?”

        倩茹很诧异,“我为她做主干嘛?”

        她看过去,看向女人,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倩茹的好脾气的,“我老公的话,就是我的话,我要做主也是为他做主,赵灵如果不想和我老公交流,那没事儿,她也想,我老公也想,那你带走一个试试?”

        女人势弱了,这就是金字塔的塔尖,最顶端,站在赵先生上边的一批人,她不敢怠慢,“蒋姐......主要小女身体......”

        蒋倩茹懒得搭理她,她其实都知道赵家新娶媳妇,包括一些古怪的,但平常她懒得搭理罢了,现在方云闲着想要管闲事,那就管呗,直接问赵灵,“有什么想说的,你给这个大哥哥说,他给你承诺的,就是这样承诺的,你不用怕,他愿意为你做主,那就是我愿意为你做主。”

        女人脸色都白了,“蒋姐蒋姐,这事儿,这事儿......”

        “你有问题吗?”倩茹抬头又看了她一眼。

        “我......”她最后只能咬咬牙,“蒋姐,这是赵文的电话,我做不了主......”

        “赵文?”倩茹哼哼两声,“你拨,我来说。”

        那女人赶紧拨通了电话,然后恭恭敬敬递到了倩茹手上,“喂,我蒋倩茹,废话少说,我老公想单独见你闺女一面,知会你一声。”

        “不合适?怎么不合适?你闺女是你的玩具?她有她自己的想法,你控制不了,我现在也不乐意让你控制了。”

        “你在用秦家压我?赵文,你没吃错药吧,狐假虎威找错对象了吧你。”

        “行了,有什么你打电话给伊人,你就提方云,你看她什么反应,她要是愿意为你出头,你就让她自己给方云打电话,好了,我懒得和你瞎扯了.......”

        说得很快,很快就说完挂断了电话。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倩茹也指了指那边门口。

        可女人没等到赵文的回应,明显还不敢走。

        毕竟,秦小姐还没打电话过来的吧。

        “你不会真在等伊人或者说赵文的电话吧?”

        那女人一愣,什么意思?

        “别傻等着了,伊人怎么可能给方云打电话制止他呢。”倩茹啧啧嘴,“赵文从小看上去就傻乎乎的,还打电话给伊人,还说什么我们秦家......也不知道现在秦家人是那个了。”

        那女人最后还是被倩茹带走了,然后房间就留下了方云和赵灵两个人。

        “坐吧,要喝什么?”

        方云把气势一收,十分友善的看向了赵灵,可以明显的看出,刚刚说出那就她要和方云单独聊聊,她也是憋足了勇气的。

        “都可以。”此刻她也强压心中的慌张,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冷静一些。

        “你不用紧张,我又不吃人,喏喝点果汁吧,你缓缓,有什么都可以给我说,我这人,热心肠,能帮你的我尽量。”方云给她递了一杯果汁,然后安慰了她一句。

        那赵灵很快把果汁喝完,然后沉默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我......之前姓张......”

        “嗯。”方云点头,然后把窗帘轻轻拉上一点,让她继续。

        “我妈妈也姓张,不是这个......我妈妈是位舞蹈老师,很漂亮的,眼睛很大,头发很长,跳起舞来很美很美......”

        女孩手里捧着水杯开始回忆。

        “她本来可以很幸福的完成自己的梦想,可以很自在的去在舞台上翱翔,直到他遇到了赵文......这个恶魔......”

        赵文?不是赵灵的爸爸吗?

        “喏。”方云给赵灵递纸,她眼圈开始红了,情绪也开始逐渐的变得不那么稳定,“你慢点说我在听。”

        “我妈妈有一次在外边做兼职,遇到了他,然后,我妈妈的悲惨就来了......他看上了我妈妈,他觉得我妈妈很美丽,他是个善于伪装的人,刚刚认识我妈妈的时候,他彬彬有礼,做事很有分寸,加上家里原因,整个人很有钱,也很成熟,他可以用钱买到我妈妈所有想要的浪漫,所以......”

        一个善于伪装的富二代,可以满足一个普通女生对爱情的所有幻想,但幻想终归是幻想总有破灭的一天。

        “我妈妈爱上了他,当时爱的轰轰烈烈了,妈妈还在读书,她成了很多人羡慕的那个女孩,有很多人梦寐以求得到的一切,但是......终究黄粱一梦。”

        “那个男人......他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美好,他是个变态,控制欲高到极致的变态,一天一天,一个月一个月,他让妈妈和所有人断了联系,他要让妈妈的世界里只有她,他疯狂的控制着妈妈的一切,妈妈是他的艺术品,最完美的艺术品,就像洋娃娃似的......”

        煎熬,被完全控制住了的她,最终因为压力太大,从三楼跳了下去,运气很好跑了......

        “然后,我妈妈在外边生了我不久之后,一个人带着我,她没有朋友了,没有了一切,只能艰难的养活着我,行尸走肉般的想着要把我带大,最后终于累倒了,再没有醒过......”

        “植物人?”方云问着,因为她说过,要给妈妈治病,死人是不用治病的。

        赵灵点头。

        “然后呢?”方云接着问。

        “我不可能放任妈妈死去,我知道妈妈的一切,我是她唯一的倾诉对象......”

        “所以你就去找了赵文?”

        “对......”

        “然后他接走了你,接走了你妈?”

        赵灵点头。

        “你需要我帮你什么?”方云大致听明白了,就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变态,摧残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最美的青春。

        “我想接回我妈,我不想待在那个家里了,我也不想面对那个变态......”赵灵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方云感觉她好像还有什么没有说。

        “你......可以放心的给我说,我会好好听的。”方云询问一会儿,沉默的赵灵终于又说话了。

        “他想把我把他也做成他的艺术品。”赵灵很直白。

        你,艺术品?

        方云傻住了。他知道原本的艺术品是个什么意思的,那是她妈妈呀......

        “你......”

        “对,他在圈养我,他在控制我,也想控制住我的一切,因为我很像我妈妈......”

        方云总算知道为什么不让他单独见赵灵了。“禽兽啊。”

        方云啐道,然后想要了解更多,也在了解更多。

        他知道了,这赵灵妈妈,在养她的时候,精神已经有些异常了,然后,她堕落了,她更加的萎靡,沦落了下去,没日没夜的用身体赚钱......赵灵是在那种环境长大,难怪这么成熟,她见得太多了,也看见过太多龌龊了,所以当说道亲生父亲都把她当做一件物品。一件控制的物品的时候,才会这么平静。

        “令人作呕。”

        还没有完,看着自己的艺术品。被别人玷污了,别太多人玷污了,赵文在家里疯狂了,他拼命的用水清洗着原本白皙的女孩母亲。

        知道有了血迹都不肯罢手,他癫狂了,他彻底癫狂了,知道了那些日子这些事情之后。

        他每天都将她的母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盯着她母亲,就盯着她,时常看着看着就暴怒起来疯狂的洗刷着她身上,她是她的她是他的艺术品,不允许别人玷污,都要洗掉!

        好恶心,他会把她母亲和她打扮成一个模样,就是她,就是这样的她,她还要拥有这样的她,会看着赵灵发呆,会看着她傻笑,会......

        方云已经听不下去了。

        他整个人看着平静的说出这一切,能面无表情的说着这个是他父亲的男人,方云拳头都握紧了,禽兽,变态的禽兽,这已经不是控制欲再作祟了,完全是变态的欲望在肆意。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729/365816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