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 > 第478章 都傻眼了

第478章 都傻眼了

        刘光天的办公室里还真准备着钱。

        除了那2万5的定金之外,他还准备着2万5,一共5万块在办公室放着。

        就等着陈主任把货送来。

        可一等二等的,却一直没有等来。

        李副厂长那边,已经出问题了。

        原来打算好的,早上立即往刘光天的工地送货,送完货拿到货款后立即把钱给民营老板送去。

        民营公司拿到钱后,立即会继续大批量的送货。

        这样一来,林祯和民营老板都尝到了甜头。

        再加上沈翠珍和余司机两边运作,为了第一次合作顺利,双方都会大方起来。

        有正式的合同在,一个立即全面送货,一个立即把货款都给了。

        只要双方一开始行动。

        李副厂长就能两头通吃,到嘴就跑。

        一大早,李副厂长就把沈翠珍和余司机给分别派出去了。

        余司机去陈主任的公司暗中指挥送货收钱的事。

        沈翠珍去民营公司催货,稳住民营老板。

        可事情发展的有些出乎他意料。

        民营老板不是个傻子,相反,那个人既有赌一把的胆量,又精明的很。

        昨天派人先送了一些货后,却没有收到定金。

        明面上没说什么,但一大早已经让公司的负责人跟着送货的司机去了陈主任的公司。

        不见到钱,那些货他们立即就拉到别处,反正自己不缺买家,散点碎点也比见不到钱强。

        结果就是,即便沈翠珍再怎么保证,见不到钱,民营老板就是不让送货。

        而刘光天那边见不到货,钱是一分不给陈主任。

        陈主任刚刚挂了刘光天的电话没多久,同发建材公司的人就来了。

        根本不让他往刘光天那送货,就一句话,先拿钱,不拿钱不让动货。

        李副厂长这个巧妙而脆弱的局一下就断开了。

        眼看着50万的大单,两头通吃能赚翻出国的,到了节骨眼上却掉了链子。

        沈翠珍、余司机和陈主任两口子都急得团团转。

        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李副厂长,询问他该怎么解决、

        李副厂长已经在电话边等好久了。

        一听是这个情况,也是眉头紧皱。

        “翠珍,你再跟那老板说说,先把货送到刘光天那,货一到钱就到了!”

        沈翠珍无奈道:“厂长,我啥话都说了,可老板就是不放行,老板说,定金本来就该在发货之前送来的,他说中午要是不送来定金,那些货他们就拉到别处,有私人的两个小建筑队正等着要呢。”

        “好好好,你先等一下,我再问问小余。”

        李副厂长挂了沈翠珍的电话,又打到余司机所在的电话厅里。

        “小余,你跟现场的司机说说,跟民营公司的负责人说说好话,必要的时候,塞给他几百块钱,让他们先把这批货送到刘光天那,这链条马上就要断,千万不能断,一定要连起来,只要连起来了,我们才能运转起来。”

        余司机为难的带着哭腔道:“我已经给他塞了二百块钱了,人家不要,这个负责人不是上次的业务员,这个是民营老板的远房表弟,他要的是50万!”

        李副厂长急得连连叹气。

        棒梗在他身后也是慌得很。

        余司机催道:“厂长,怎么办呢,快想想办法啊,夜长梦多!”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催我,我想想办法,不要挂电话,我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李副厂长急得快成精神病了,电话那头的余司机和陈主任更着急。

        “诶~有了!”

        李副厂长突然喜道:“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之所以出现这个变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咱们没舍得放一点血,他们双方也没有尝到一点甜头,这样,咱们给他来个又快又狠的结局。”

        “厂长,您有什么主意了?是要我们垫上吗?”

        “只是暂时的,这样,陈主任手里有多少?先把家里能拿的钱拿出来给民营公司的负责人,让他拿着钱回去,他这边一走,我们就把货送到刘光天那。”

        “可刘光天那边是送多少货给多少钱,根本抵不了民营公司的账啊,因为我们是赔钱卖的!”

        李副厂长笑道:“这个不是咱们该担心的,因为咱们根本不打算做真正的倒手生意,这次,就是让他们双方都信任了咱们,民营公司这边,咱们先垫上一部分的。”

        “那,那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啊,今天是他们第一天正式交易,相互不信任,所以才派人盯着呢,两天后你就算让他们派人来,他们也不派了,到时候咱们就说等货攒够了多租些卡车一起送,让民营公司加大送货量,让刘光天多给货款,钱货一到手,咱们一边把货低价甩了,一边分钱走人,这叫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只有这样才能骗到狡猾的狐狸。”

        棒梗在李副厂长身后佩服的伸出了大拇指,“李副厂长运筹帷幄之中,这局真是妙,骗狡猾的狐狸更有挑战性!”

        李副厂长微微一笑,摆手示意棒梗小点声。

        “我手里现在有5万,公账里有3万,小余,你手里有多少?”

        “呃……5万。”

        “现在大家都把钱给拿出来,暂时稳住民营老板,一会就得给翠珍送过去,50万货款,咱们肯定不能都给民营老板,但是得给他一部分当诱饵。”

        棒梗道:“我手里有2万,我这就去拿。”

        余司机在电话里听到棒梗的表态,心中一咬牙,道:“我的钱存在了东隔壁胡同街头第一家服装店了,是个带锁的黑色行李箱,钥匙在我枕头下,您拿着钥匙和我床头柜抽屉里的存包条去拿吧,别忘了带20块钱。”

        “好,我再给翠珍打个电话,由于这次我们都动了老本,这票买卖成了后,公账的钱就给你们分了。”

        “谢谢厂长,我等您的消息,我们这就去应对民营公司的负责人。”

        李副厂长用同样的话稳住了沈翠珍,也问出了她存钱的地方。

        “棒梗,我去取钱,你也别闲着,雷大头不是搞建筑队的吗?去找他,跟他说,你有批建筑材料,按市场价的五折给他,咱们的货甩给他最合适了。”

        棒梗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

        “厂长,这个……太危险了吧?雷大头见到我还不打断我的腿啊?”

        李副厂长笑道:“忘了告诉你了,最近有人告诉我说,雷大头经常去你家,还帮你家挡住了堵门要债的人,打伤了刘光齐,至于是为什么突然对你家这么好,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你是真给他送市场价5折的建筑材料,没有人会打送上门的财神吧?”

        “呃……”

        “好了,风险是大了点,但五折价格对我们来说是纯利润,咱们现在给民营老板的这些钱,到时候林祯都会给咱补上,而你卖多少钱都是咱们的,这就叫富贵险中求,联系雷大头的事全部交给你了,到时候咱们两个就甩掉余沈二人,远走高飞!”

        棒梗心中一阵莫名的激动。

        “好!雷大头本来就不是个守法的老实人,他肯定会要这批货的,富贵险中求,还能坑姓林的,我现在就去。”

        李副厂长不忘嘱咐道:“先打电话探探他的口风,别贸然前去,谨慎第一!”

        “放心厂长,我记下了,咱们这就分头行动!”

        棒梗走后,李副厂长依次把余司机和沈翠珍寄存的行李都拿到了手里。

        余司机的行李箱里除了衣服之外,有五万块,沈翠珍有三万块。

        再加上棒梗的两万,正好是十万块。

        而李副厂长说自己手里有5万,其实他有将近十万块。

        再加上3万的公账,自己掌握着13万的巨资。

        李副厂长看了看三个部下凑出的10万块,眼睛不觉眯成了一条线。

        “嘿嘿嘿,不是我不带你们发财,是林祯防得太严实了,民营老板也太滑,小余啊,翠珍啊,你们背叛了我,就该料想到有这一天,棒梗啊,希望雷大头打不断你的腿,哈哈哈……”

        …………

        陈主任跟余司机打完电话后返回公司。

        见到媳妇后,立即让她回家拿钱,把家里的存款全部拿出来当定金。

        结果陈主任的媳妇一毛不拔。

        “不行,你干了二十年的车间主任,存的钱总共还没有两万块,全部拿来当定金补窟窿也不够,你傻啊,都说了一分钱也不投,我都把钱藏起来了,你又让我拿什么钱?没有!一分都没有!”

        “嘿!你这娘们儿!现在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拿过来周转一下,下午刘光天的钱就到账了。”

        “说什么都没有用,就是一分没有,你让厂长出钱啊!”

        余司机皱眉道:“嫂子,我们已经出钱了,而且出的是大头,是直接对接这家民营公司的,等会要不把货送到刘光天那,咱们就没法要来货款了!”

        “我不管,反正我这回就当泼妇了,要命一条,要钱一分没有,想让我补窟窿,门都没有。”

        啪!

        恼怒的陈主任给了媳妇一巴掌。

        “你个成事不足不足败事有余的娘们儿,快拿钱让他们送货,不然的话这货在咱们这待着也不能生出小得来!”

        啪!

        陈主任的媳妇回了他一巴掌。

        “蠢货!不是说厂长拿大头对接民营公司了吗?那就等会吧,一会民营老板拿到钱,肯定就打来电话了,你急什么?”

        余司机被他两口子气得头疼,“好好好,不就是等一会吗?有什么啊?一会电话就打来了,走,去电话厅等着去,不过有了这次的事,陈主任,你不可能直接分10万了!你太自私了,一点大局都不顾!”

        陈主任抿了抿嘴,“算了算了,兄弟别生气,咱们先去等电话。”

        这次两个人又去等电话,民营公司的负责人都看不下去了,一摆手,领着四个卸货的工人跟了上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到了下午一点。

        余司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颤抖着手直接往民营公司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老板。

        “今天不把货款拿来,不但货全部拉走,你们也别想拍拍手就走人,不跟我解释清楚,就跟警方解释吧!”

        “什么?李,李厂长呢?”

        “我也想问你,这几天都是跟沈秘书谈的生意,你们的领导怎么不露面呢?”

        “你别着急,我们厂长去取钱了,立即就把货款给你送过去。”

        “我不着急,我着急什么啊,你和沈秘书都跑不了,着急的应该是你们!”

        ------题外话------

        感谢读者老爷们的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感谢大佬‘清闲散人2022’的打赏!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76/36545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