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115 报废的柳家大号

115 报废的柳家大号

        深夜十一点,社稷城天龙总舵飞龙分舵商业中心,距离社稷城猎魔世界杯主赛场仅一公里不到的地方,当一支警车开道的车队,缓缓驶入这条路段,路两旁原本因为解封而疯狂躁动的路人们,全都不约而同地静默了下去。

        前一秒还说笑不止的年轻人们,呆呆地握着手里的奶茶,眼神直勾勾地望向车队正中央的那辆马车,充满敬畏的情绪,迅速从街头向街尾传递,车队所过之处,所有路上的行人,全都不由自主,无声地站定在原地,朝着车队,投去犹如敬神的目光。

        “人挺多啊。”赵九州坐在车内,看着路两旁行人庄严肃穆的注目礼,脸上的表情也稍微严肃了几分,只是两只手,仍然搂在柳一飞和刘岩岩的腰上,左手往下滑,摸着柳一飞的屁股,右手却又拨弄着安安的手指头,一个都舍不得扔下。

        孙全策全当没看到,笑着解释:“解封了,徐盟主一上来,第二天就解封了。天佑白银盟啊,赵部长您前脚刚平定西北,社稷城的灾疫后脚就止住了。这不现在,世界杯也能继续办了。马盟主退任前焦头烂额的几件事,一下子,全都豁然开朗,也是托了赵部长您的福

        “嗯,我觉得也是。”赵九州很平静地收下孙全策的马屁。

        车队继续缓缓前行,又和一支停在路旁的送丧队伍擦肩而过。送丧的队伍中,一名老人忽然跪下来,朝着赵九州的车子磕了个头,然后被身旁的家属们匆忙拉起。

        几名外盟面孔的人,又好像早有准备似的拿出相机,抓拍下了这一幕。随即一群埋伏在人群中的便衣警察,一拥而上,控制住了那些拍照的人。

        忽然间,场面又乱哄哄起来。

        这一幕清清楚楚地落在赵九州眼里,车队却没停步,依然继续匀速前进,淡淡地丢下后面的骚乱,不闻不问也不看。赵九州也没当回事,只是用询问的眼神,看了孙全策一眼。

        “八强赛那天伤亡比较大,又封城了快半个月。这两天城里解封了,葬礼比较多.....”孙全策这位社稷会代掌门连忙解释,“黄金盟那边想让我们难堪,这几天正在造舆论呢。”

        “哦。”赵九州笑了笑,“现在造谣,还有什么意义呢?”

        “图点心理安慰吧。”孙全策也跟着笑道,“也顺便骗骗他们自己内部的老百姓,好些人移民过去的,看到社稷城里动乱,心里能平衡一点。”

        “傻逼。”赵九州摇摇头,“自欺欺人,平不平衡,自己心里没逼数吗?”他看着车窗外面轻声嘀咕,然后连自己人也一起骂:“今天出殡的人,也特么是傻逼,都封了半个月了,就差今天这一天吗?什么时候出殡不好,非要等踏马的今天白银盟和黄金盟两支队伍打半决赛出来,非要特么的摆姿势给外面的人看,好像谁家特么的没死过人一样。”

        孙全策立马道:“我马上就让人查查他们!”

        “随你。”赵九州回答得模棱两可,心里也懒得搀和。

        反正他就是吐个槽,社稷城乱不乱关他属事..

        只要不影响他个人升官发财,怎么乱都跟他没关系。

        车里三个女人,看着赵九州这不拿代掌门当盘菜的架势,眼里不由得都明显泛起了光,柳飞这个柳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利益生物,满眼崇拜地看着身边的男人

        那些她这两年见过的各路小白脸,乃至是徐震和孙维那种顶尖的世家子弟,跟她的男人一比,根本都没有可比性可言。对女人来说,什么才是最强力的春药?不是脸,不是身材,不是浪漫的行为,不是所谓的雄性荷尔蒙的气息,甚至也不是钱。

        只能是权力。

        任何人,当体验过权力的滋味,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那更美妙的感觉。如果觉得不是的,只能说明,不曾真的认真体会和掌握过

        只不过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永远把持权力的能力和运气。最多只是惊鸿一瞥后,再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东西,不可逆转地迅速从手里流失掉。今后再也得不到,也看不见。

        唯独只有像赵九州这般,将力量、财富和权力,牢牢地统一在一起,才能时刻享受到权力带来的好处,而完全不用担心它会逃走。

        这样的男人,就是女人的真神。

        简称男神。

        而那些纯粹卖脸的,那根本不叫男神,那叫鸭

        和赵九州比,所有长得好看的男人,柳一飞现在全都可以直接把他们划入鸭的分类。所以在十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她凭着本能,就从男神和鸭子之间,做出了最佳的判断。

        当车队缓缓驶入社稷城猎魔世界杯修缮一新的主赛场,和赵九州相遇的那个夜晚,又从柳一飞脑海中再次闪过。他像个神一样,从天而降,把她抱在怀里。他的怀抱,那么温暖又安全,哪怕赛场中,是大海一样的尸潮,她也完全没有再害怕过。然后就那么近距离地看着他,将数以十万计的变异者,轻描淡写地消灭掉。

        “啊....”柳一飞忽然一声轻吟。

        被赵九州摸得有点难受,面色绯红,满眼水汪汪地白了他一眼。

        “那个,到了..

        孙全策破天荒地感到几分尴尬,更觉得不能再看下去。

        车子刚一挺稳,他急忙就打开了车门,想把下面迎接的人先赶走。

        可是在车外面迎接的,却是柳家和孙家的一大群人。

        孙全策实在张不开口之际,赵九州却已经左拥右抱着,从车上飘了下来。

        [跑不死之靴]的神奇漂浮技能,感情就是拿来这么用的.

        “赵部长!”

        “赵宗师!”

        以孙维为首的孙家三兄弟,满面笑容地迎上来,在他们边上,还站着柳继心和柳子青。赵九州和柳子青眼神相撞。

        刚刚伤愈出院的柳子青,瞬间神色就不自然起来

        “好,好,大家好。”赵九州搂着柳一飞和刘岩岩,身边还跟着安安,罗北空也从后面的车子下来后,急忙上前凑到赵九州身旁。

        就这么声势颇大地飘到柳子青跟前,赵九州对他一笑,“柳执事,好久不见。

        但其实也没好久,不过十来天而已。

        “啊....是,赵部长...”柳子青手足无措地回答着,后背的冷汗涔涔往外冒,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他这几天不过就是在医院里疗疗伤,睡睡小护士,结果怎成想前两天一觉醒来,就听说赵九州成了盟下戍卫堂的作战部部长,当时还以为是做梦来的。

        然后等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后,他整个人就彻底不好了。

        关于赵九州的记忆,从那一刻起,突然在他脑海中变得无比清晰。他想起自己好想抽过赵九州两巴掌,又想起自己派人暗杀过赵九州。不过幸好柳亚红已经挂了,魏关山也叛逃了,叛逃之前,甚至把马尔西的儿子都杀了灭口,这下应该没什么证人了吧

        一边想着,忽然瞥见站在赵九州身旁的罗北空。

        嗯?笑得这么猥琐,这位老兄是什么意思?

        好像有点面熟啊

        柳子青盯着罗北空看着,陡然间,他的心脏好像被猛地锤了一下。

        是他!魏关山替补手?!

        他怎么会在赵九州身边?!

        柳子青简直要疯,额头上冷汗,跟特么喷泉似的狂涌。

        砰砰砰砰!

        他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那慌张到极点的情绪,俨然是要把心脏泵到炸裂。“爸爸。”忽然就在这时,他听到耳边,有人这么喊了句。

        下意识的,柳子青也脑子一片空白,对着赵九州叫了声:“爸...爸爸。”

        下一秒,赵九州四周,所有人全都向柳子青投去了“我日,有种”的目光。柳云飞惊愕地瞪着他,想刀死这个亲儿子的眼神,根本藏不住。

        “有病啊你?”柳一飞不由笑道,“我喊我自己的爸,你管我老公叫什么爸?’

        柳子青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似笑非笑的赵九州,又看看满脸无语的柳继心,转过头来,发现他亲爹柳云飞正满脸铁青,正想解释什么,赵九州却直接无视了他,对柳继心来了句:“岳父,我让一飞交给你的聘礼,你还满意吧?’

        “满意,很满意,哈哈哈哈..”柳继心哈哈大笑

        赵九州带回来的四万多颗四级晶核,柳家一口气“赊账”回去一半,真按市场价计算,价值差不多两千亿白银币。这笔钱别说柳家根本拿不出来,就是把柳家除中州矿区股份之外的所有产业折价处理,差不多勉强也就这个数。赵九州这一回,简直复制了一个柳家出来。而且关键是,凭拿到这么多的晶核,柳家能产出的物资,计价将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赵九州“娶”柳一飞过门所付出的这笔资源,当真是差点就扰动了整个白银盟乃至全世界的市场秩序。唯一可惜的,是赵九州并没有打算和柳一飞领证。

        少了这个名分,柳继心这个当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遗憾。只是赵九州给的钱实在太多,这点遗憾,也就忽略不计了。甚至于连丧女之痛,都在柳继心心里,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如果可以的话,柳家甚至都希望柳亚红这个名字,从来不曾出现过。对柳家来说,柳

        亚红和柳子青显然是他们和赵九州之间,唯一的关系裂缝。

        要不是幸好柳亚红是柳继心的女儿,柳子青又是柳云飞的儿子,两家各贡献一刀,不然这兄弟俩,早特么就内部自相残杀,争着向赵九州表忠心了。

        好在现在,柳亚红犯下的过错,有她亲妹妹柳一飞舍身补偿回去。

        而柳云飞作为柳家的话事人,柳继心也不好明着让柳子青去死。

        柳家内部的局面,居然就这样微妙地平衡起来,也让柳相龙这个老头子也总算松了口气不至于亲眼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为了抢着给赵九州下跪磕头,而上演手足相残的戏码。

        只是柳子青,始终是个漏洞

        “赵部长,我是社稷城孙家的孙维,我爷爷他们也都来了,全都在楼上恭候您大驾。”孙家三兄弟看着柳家内部这复杂的状况,幸灾乐祸写满一脸,柳家的骚操作,根本瞒不住大家族的耳目,孙维满脸高兴地替孙全策接过了接待的活儿,邀请赵九州上楼。

        赵九州闻言,直接略过了柳子青甚至是柳云飞,转头指名道姓问道:“孙驾尧?”

        “旦e。”孙维毫不介意,笑道,“原本我爷爷是想直接去您家里接您,不过年纪大了,腿

        脚不方便,就派了我二叔过去.....他看了眼孙全策。

        孙全策连连到是。

        赵九州一想,孙驾尧多少还是该见个面,哪怕意思意思,好歹给八大家族一点面子,便随口道:“带路吧...岳父,我待会儿去找你。”又冲柳继心喊声。

        柳继心微笑着点头,柳家一大群人,看着赵九州带着大小老婆们和勤务兵,在孙家满是讨好的笑声中走进场馆。等他们走远了,柳继心和柳云飞兄弟俩对视一眼。

        一个是刚刚找到宇宙第一佳婿、升任社稷会黑山总舵总舵主的家中老二,一个是刚刚儿子得罪吾皇万岁,丢了社稷会掌门职务,只剩一个盟下长老会长老虚职的家中老大。半个月之间,白银盟一场大变之后,兄弟俩的地位,隐约间,好像也逆转了过来。

        “先上去吧。”柳继心笑了笑,转身就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

        好像已经浑然忘了,这座场馆,是他大女儿的葬身之地。

        一群人柳家的供奉们,互相之间看了看,身为柳家大供奉的祁豪,在一阵犹豫后,对柳云飞歉意地点了下头,居然第一个带头跟上了柳继心的脚步。其他人见状,纷纷紧随而去。

        柳云飞和柳子青站在原地,柳云飞沉默不语,柳子青浑身颤抖。

        过了许久,柳云飞淡淡看了柳子青一眼,说道:“早点给生几个孩子吧

        “啊?”柳子青一愣,不解地看着柳云飞。

        柳云飞没有任何解释,径直朝着人群的方向走去。

        赵九州会不会杀柳子青,柳云飞不知道。

        或许只是心情和时间的问题

        “爸,爸,您什么意思....”柳子青满头是汗地追上去。

        柳云飞停住脚步,淡淡看着柳子青,“非要我说出来吗?”

        “什么?”柳子青满脸惊慌,“您倒是说清楚啊!”

        柳云飞轻轻摇头,面无表情地叹道:“子青,你现在除了给柳家留点香火,什么用没了..

        柳子青瞬间心理崩溃,愣在了原地。

        柳云飞扔下他,满心唏嘘,往前走去。

        他二十多年付出的心血啊,全都白费了。

        贵宾过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柳子青独自站着,看着远处的人消失在视线中,连迈出一步的勇气都不再有。

        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巨大的立柱旁,空气一阵扭动,那个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长尾巴又长犄角的人,再次显现出来。

        “喂。”他冷不丁身形一闪,瞬移到柳子青身后,喊了一声。

        柳子青情绪极端紧绷地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就看到一双仿佛在转动的瞳孔。

        犄角男子双瞳如有魔咒,盯着柳子青的眼睛,“你不恨他吗?恨他,就去杀了他啊“我...戈打不过他。”柳子青如在梦中。

        犄角男子笑了,“他不是有女人吗?杀了她们,赵九州会一辈子活在痛苦中。来,这把枪给你,说不定还能顺便杀了赵九州..他拿出一把造型独特的手枪,放到柳子青的手里,又轻声在他耳边说道:“赵九州,也是肉做的。”

        柳子青收下枪,好像大脑不听使唤似的,朝着通道远处走去,嘴里轻声喃喃。

        “赵九州也是肉做的

        “赵九州也是肉做的.

        犄角男子看着柳子青的背影,露出一抹微笑。

        身边的空气微微一动,整个人又隐没消失,不见了踪影。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4796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