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107 当狗也要认准主人

107 当狗也要认准主人

        “马尔西想利用赵九州搞我?”

        “赵九州是马尔西的人?”

        “马尔西家里,也有长得胸大屁股大的漂亮孙女???”

        怀疑的力量,向来是无声而又迅猛的。

        疑心一旦出现,便难以遏制。

        徐毅光连续三天被搞两次,如果说第一次被威胁拧断脖子或者拧掉脑袋是巧合和意外,那第二次又听到同样的威胁,能不能算是威胁者的某种心声?存在于韩克用和周明诚之间的猜想,很快同样的,通过徐毅光这种倒霉蛋当事人,又传到了新任代盟主徐泰来的耳中。

        徐泰来得知后,整个人的状态当场就不对了,生怕马尔西真的一口气咽不下,指使赵九州这个生瓜蛋子,搞出什么大逆不道的案子来。比方说暗杀代盟主之类的。至少在徐泰来眼中,像赵九州这样的“猎魔师莽夫”,是绝对能干得出这样的事情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拥有无限的暴力,却没有经受过学术院的教育,脑子里充满肌肉,目中无人,又志得意满,很容易就会被眼前的成就遮住双眼,膨胀到以为他做什么都没关系。

        而且更可怕的是,如果他真的犯下什么案子,以白银盟目前的力量,或许还真的哪怕没什么太多的办法。而且的而且,如果他这个代盟主牺牲了,那生命可没第二次啊!万一白银盟上层和赵九州之间妥协绥靖起来,到时候岂不是连个给他喊冤的人都没有……

        徐泰来越想越卧槽,突然扭头就问江思齐:“我出访西北六盟的行程,你跟戍卫堂说了吗?”

        “说了。”江思齐也不知道徐泰来接完徐毅光的电话后,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紧张,但他也不关心,只是公事公办地回答,“您让赵九州贴身保护的事情,也联系下去了。”

        徐泰来闻言,脸色一瞬间刷的一下就白了。

        还贴身保护?

        他搞不好要贴身弄死我啊!

        ……

        “我去贴身保护他?”

        列车的餐车里,赵九州听到魏以待的传话,不由得有点抵触。他和徐家的关系现在很微妙,前几天他还没发达那会儿,徐家摆明了是在威胁他,不管是徐震还是徐骁,都是拿他当狗来培养的态度。甚至让安安陪在他身边,也都明显存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安安耳朵后面的那个印记,要不是球球有吸收灵力的技能,或许要纠缠她一辈子。

        赵九州可是到现在一直记得,安安被折磨得差点要高空跳车自杀,也记得他和徐家之间,还有一笔那个名叫文叔的中年人的血债。他还敲诈过徐震,打穿过徐震一只脚。桩桩件件,他和徐家之间,到现在已然只剩权钱交易的关系,却谈不上任何意义上的交情。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新上任的、甚至都还没正式卸下盟下玄武堂堂主职务的临时盟主,这个几乎全世界都应该知道,他就是东南州徐家代言人的家伙,居然让自己去给他做跟班?

        怎么的,当了盟主,就觉得自己是个人了?

        “也不能说是保镖。”远不如赵九州眼下这般,能站在白银盟运行逻辑最根源处考虑问题的魏以待,这时见赵九州好像有点不满,只能以他的身份,小心地解释并劝说,“是陪同盟主随行人员。赵部长,这对盟下各堂各部来说,是荣誉啊。白银盟盟主,已经几十年没出访过外盟了,连去朱雀盟、金狮盟和白鹰盟,都是玄武堂堂主为代表过去……”

        朱雀盟、金狮盟和白鹰盟,就是白银奖礼盟被封锁上百年,全世界仅剩的三个还和白银盟有外交关系的小盟。朱雀盟在南州以南,和白银盟接壤。白鹰盟在社稷州东北位置,陆上接壤一部分,隔着白银盟的东海州大洋,也遥遥相望。金狮盟则位于黄金盟大陆以南。除了这三个小盟,世界上再没有其他小盟愿意接受白银盟的正式官方访问。

        这些年白银盟的外交工作,基本都是以玄武堂的名义展开,但说白了,其实就是徐家打着玄武堂的名义,带着花家、聂家等等家族,满世界做买卖而已。

        盟与盟之间水火不容,但“民间”往来却打得火热。

        这就是白银盟对外关心,眼下的真实现状。

        当然这些事情,赵九州有的知道,有的还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早晚也会知道。但仅就现在的情况来说,赵九州压根儿也不在乎这些,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没有。

        他终归只在乎一件事,“我陪他去一趟,能升职吗?”

        “呃,那路上只要顺利,积功是肯定的……”魏以待有心无力地勉强哄着眼前的祖宗。

        赵九州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直接道:“积功算什么?那得积多少功才能升职啊?不能升职的积功,那叫积功吗?”

        “赵部长,这种事,您问我,我也不好说啊……”

        魏以待内心好特么不想和赵九州继续对话下去,压根儿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幸好就在这时,突然间一个电话,又打进了赵九州的手机。赵九州接起来,手机那头,传出徐骁低沉的嗓子:“赵部长,抱歉,又打扰了。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方便啊。”赵九州直接打开了免提,把手机声音放到了最大。

        徐骁显然不可能料到赵九州会干出这种事来,缓缓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连着两天,对徐毅光发出警告,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向你要一个保证?”

        餐车里的人,互相之间面面相觑,表情相当惊讶,完全猜不出究竟是谁,居然能用这样的口气和赵九州说话,罗北空小声问潘安达:“是盟主吗?”

        “不知道。”潘安达摇摇头,“反正肯定是大佬……”

        韩明明和魏以待一对眼,魏以待摇摇头,示意不要吭声。

        赵九州抓着坐在桌对面安安的手,轻轻揉着,淡淡问道:“什么保证?”

        徐骁道:“你要的东西,我尽可能帮你搞到手,但是你要遵循我们之前的约定。如果可以的话,趁早离开社稷州。我知道你想尽快升官,这个我也可以尽力帮你安排,但白银盟现在的局面很复杂,我实在是不希望看到,因为你这个变量,导致白银盟时局又产生不可预计的混乱。盟堂出了事,全盟八亿老百姓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想来你也是读过书的,应该知道,把水搅浑的后果,最终还是要所有的老百姓来承担。你也不想看到,白银盟在刚刚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后,又因为你的原因,再次出问题吧?你是白银盟的英雄,我也希望你能一直以英雄的形象,站在白银盟八亿老百姓的身后,而不是蹦蹦跳跳地,跑到台前,变成一个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角色。”

        “小丑?”赵九州一笑。

        “这不重要。”徐骁没正面回答,但显然也是默认了,“关键是,我们现在需要稳定。而你留在社稷州,只会让本来已经趋于稳定的局面,变得不那么稳定。”

        赵九州微微皱起了眉头:“徐泰来刚刚让我给他当保镖,保护他出访西北六盟。”

        “是吗?”徐骁沉默了两秒,“那你会保护他吗?”

        赵九州反问道:“那我保护他,有什么好处?”

        “你可以把这件事,当作是我们交易的一部分。”

        徐骁依然不急不缓,娓娓道来,“白银盟的体制,已经存在了两百年,规矩,当然不是不能打破,可也要慢慢来,一步步来。你想一步登天,心情我能理解,但我也做不到。我只能尽量去做。但你也要理解我,配合我们。这件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

        你接下来马上就要来学术院进学,这是好事。收起你心里的急躁,沉淀两年,对你我、对白银盟,甚至对全世界都是好事。你今年才不过十七岁,也确实用不着那么心急。

        还有你要的那些东西,风息兽魂,我让人查过,全球现在一共只有两颗,一颗在社稷城的白银盟盟下博物馆,一颗在黄金盟的帝王博物馆。我会尽最大力量,帮你弄到一颗。

        但这个东西,确实很珍贵,所以我希望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最终也能从你这里,得到相应的回报。赵九州部长,我相信你是讲道理的人,你能给我这个保证吗?”

        赵九州一听到风息兽魂这四个字,立马就想起那把刷怪专用的【传世小钢弩】还急等着做出来,当即想都不想,先答应下来:“当然。”

        另一边,紫金城金水龙阁内,听到赵九州这轻率又潦草的语气和态度,徐骁脸色不怎么好看,却也没有选择,只能说道:“好,我相信你。也请你遵守承诺。我希望这样的通话,是你我之间的最后一次,千万不要再有下一次了。下一次我们如果能再当面坐下来聊聊,我希望到时候的情况,最好的是双赢的,我们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赵九州直言道:“反正我没问题。”

        “那就静候佳音了,祝你和徐泰来盟主,顺利从西北六盟访问归来,再见。”

        徐骁直接挂掉了电话。

        一整节餐车里,所有人全都沉默下去。

        不敢多问。

        过了片刻,只有柳一飞敢张嘴问道:“哥哥,谁啊?”

        赵九州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捏她的脸蛋,“徐骁。”

        答案一出口,车厢里的所有人,瞬间一片哗然。

        安安脸色大变,惊愕望向赵九州。赵九州另一只手,依然抓在她的手上,微笑道:“淡定点,都特么是人,都是肉做的,别搞得跟见到神仙似。什么掌门、盟主,也就那么回事……”

        ……

        “马盟主,我好像听人说……”徐骁这边刚和赵九州通话完毕,玄师阁内睡个懒觉的马尔西,刚一起床,就接到了云逐北的电话,“赵九州他拜入您门下了?”

        “啊?谁说的?”马尔西还当自己睡迷糊了,惊讶问道,“你从哪里听到的?”

        云逐北道:“从编制堂和资讯堂传出的消息,听说徐毅光被赵九州追杀不停。”

        马尔西越发怀疑自己是睡多了,更加迷糊地问:“所以呢?”

        云逐北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有人怀疑是您在指使。”

        “哦?”马尔西听到这话,顿时不由得笑了,“原来大家还挺看得起我?”

        云逐北惊讶道:“不是您?”

        马尔西笑着反问:“我要是能使唤得动赵九州,再借你们两百个胆子,你们敢让我下台?”

        同样被这消息吓唬得暂时失去判断能力的云逐北,瞬间明悟。

        是哦!

        要是手里有赵九州这张牌,马尔西早就打了。

        还用等到下台后再出招?

        “看样子确实是谣传,也许是巧合吧。”云逐北像是松了口气,笑了笑,“不过也可惜,这件事要是真的,那倒也好了。”

        马家和云家眼下算是半结盟的状态,云逐北拿到马尔西的元帅军衔,仍然还没放弃对盟主宝座的争夺,如果赵九州真的听马尔西的话,那接下来他的胜算,可就不小了。

        “也可以争取看看。”马尔西当然能听懂云逐北的话,相比起徐家上台,他也更支持西北云家,至少云家在常年和怪物的作战中,对猎魔师的态度要比东南徐家客观得多,淡淡道,“他可是你们盟下戍卫堂的三首长之一。”

        “只是名义上的。”云逐北强调道,“年轻人,上来太快,总归还是弊大于利。”

        “那这就看你自己的安排了。”马尔西道,“我反正是退下来,不管你们这些有的没的。谁要是不小心惹到他,我也说不上话。”

        云逐北听到这话,总算可以确定,马尔西确实和赵九州没什么关系。

        ……

        “居然真的是意外?”两小时后,各路消息,最终又汇总到徐泰来这边,但长舒一口气同时,他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又吩咐江思齐道,“把李太虎也放进随员名单里。”

        “是。”江思齐淡淡地点点头,眼里带着几分笑意。

        这怕死的样子,倒是有点大人物的风范了。

        不过是黄金盟大人物的样子,风格上,和白银盟的历代盟主,还是有点区别的。

        如果是白银盟的盟主,真怕死,就直接不去了。

        面子算个鸡脖。

        能不能实现战略目的,才是考量的关键!

        ……

        “行,我答应了。”

        赵九州留给魏以待淡淡一句话,就拉着三个宝贝,起身离开了餐车。

        【中二护臂】还差个【玄武之魂】,【传世小钢弩】还差个【风息兽魂】,赵九州目标很明确地掰着指头,数着自己的“短板”,升官虽然很重要,但苟命显然更重要。

        在所有的套装全都凑齐之前,像徐骁这样的大户,还是应该保持良好关系。孙子嘛,一定程度上的装一装,那对赵九州来说,向来是不成问题的。只要能实现既定目标,就算跪下来吃屎,那又算得了什么?这世上比吃屎更困难的事情,简直多了去了。

        一顿饭吃完,随后的个把小时时间里,赵九州趁着裤子还没脱,又直接一个电话,给安安办妥了她的勤务兵身份手续,这样以后安安就能以勤务兵的身份,一直跟在他身边。

        柳一飞于是哼哼唧唧,也想办一个。

        但赵九州眼下只有准尉军衔,走狗只能带两条,被安安和罗北空占了名额后,就没有柳一飞的位置了。柳一飞于是就闹,“那你开了他啊!”

        喵喵喵?!

        罗北空感觉自己好像被徐毅光附身,几天之内,第二次遇上这种要求。

        可问题是,老子不过就是个跑腿的啊!

        “不行,不行。”赵九州也连连摆手,“妈的老子找勤务兵是来干活的,你能干个球啊?”

        一口拒绝了柳一飞的要求。

        柳一飞坐在赵九州腿上,也不管罗北空就在外面看着,扭来扭去,“我干不了球,你能干的嘛……”

        罗北空听得嘴角抽抽。

        幻灭了……

        柳仙子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彻底幻灭了。

        果然每一个你想日的仙子身后……

        “咳!”罗北空正念着,柳相龙又假装闲逛地走进了赵九州的包厢。

        他淡淡一扫屋子里的三个女人。

        柳一飞痴痴缠缠挂在赵九州怀里,安安一脸岁月恬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车外的风景,刘岩岩捧了书,像是对身边的一切都不关心似的。

        柳相龙一个都赶不走,只能假装没看见,淡淡问赵九州道:“你是直接去东南州,还是先在社稷城留两天?”

        赵九州问道:“有区别吗?”

        柳相龙道:“按道理,你總該去見一面一飞的父亲。”

        赵九州转头看看柳一飞。

        柳一飞满脸期待地点点头。

        “行吧。”赵九州一笑,“那就待两天。”

        “那我让家里安排一下。”柳相龙又看了眼安安和刘岩岩,就很干脆地,离开了包厢。

        柳一飞马上道:“晚上还有世界杯的比赛,去看看吗?”

        “有什么好看的?”赵九州满不在乎道。

        柳一飞道:“小白回队里,你陪我去看看她嘛。”

        “嗯?”赵九州这才反應过来,一直跟在柳一飞身边的小白,这两天都没看见,“什么叫她回队里了?她不是你的保镖吗?”

        “她是我大伯专门从白银盟猎魔师代表队里挖过来的。”柳一飞道,“这几天队里有队员,支持黄金盟罢赛,被开除了,队里急需用人,就把她召回去了。”

        “我草,什么傻逼,居然支持黄金盟罢赛?”赵九州听得难以理解。

        柳一飞道:“现在风气就这样嘛,白银盟内明里暗里支持黄金盟的人,还是挺多的……”

        “一群白痴。”赵九州直摇头,“当狗也得认准主人呐,都什么智商……”

        罗北空听到这话,顿时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杆。

        赵九州嘀咕着,手机又嗡嗡一响。

        拿出来一看,他的执事编制已经办妥,前后好像还不到一个小时。

        徐毅光这紧急保命的心情,堪称肉眼可见的迫切。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4643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