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暗杀

        “赵部长这一来,今天别说这家酒店,就是整座白原城,整个白原总舵,整个金刀门,都是蓬荜生辉!我不跟大家开玩笑,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看到有一道金色霞光从西面的方向飘过来,当时还以为是灵气波,只是天气不错,自然现象,哎哟现在一想啊……

        你说我这脑子,我就是头猪!愣是没想到是赵部长来了!要早知道赵部长今天能来咱们白原城落脚,我怎么说也得去金阳门边境接人!让赵部长和赵夫人一路劳苦奔波,我姚静志简直是盟堂罪人啊!赵部长,这把枪给您,您现在当场毙了我,我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社稷会孙家连锁发展到白原城的万豪居大宴厅里,赵九州和安安身边围了至少三五十个金刀门的大佬。金刀门掌门姚静志,把姿态摆得低到像条狗,显然是和萧忘川一样,对未来充满不切实际的期待和想法。赵九州看着这个五十来岁还这么积极主动当狗的货,当然满脸高兴,转头就对安安道:“安安,收下,等我抽空毙了他!”

        “姚掌门太客气了,这玩笑可不能乱开。”

        安安俨然是赵九州大媳妇儿的架势,很有分寸地说着,收下了姚静志递上的礼盒,当场打开一看,里面果然躺着一把金灿灿的手枪。安安见过世面,一眼就看出来,是纯烬金打造,杀伤增幅恐怕能有三倍,按赵九州2点的灵击力计算,能打出高达6点的杀伤……

        真相真特么的尴尬。

        这样的枪,魏关山也有一把。

        见安安把礼物收下了,边上一大群人,金刀门下面的白原总舵舵主毕方、白羊总舵舵主王谷,白玉总舵舵主云锦中,还有一大群金刀门门下堂口的堂口们,也全都一股脑地围了上来。

        由于西北战事原因,金刀门作为马拉戈壁峡谷西面最后一道防线,前几天全军收缩过来后,白原城里几乎堆满了金刀门的所有高层。结果怪物轰隆隆像潮水一样漫过来后,因为赵九州的原因,没打两个小时,就又刷刷地退了回去。

        金刀门损失不大不说,这些人还都因祸得福,统统原地高升了一级。而他们心里也明白,这场战争的背后,真正的功臣是谁。赵九州赵部长的恩情,马拉戈壁峡谷以西的广大干部们,是铭记在心的;而也正因如此,这条大腿必须死死地抱住!

        开玩笑,才十七岁就当上作战部部长,这个位置,可是大将军衔才能担任的。想想这货要是三十岁前干上盟主,怕是往后五十年,白银盟不得都由他说了算?

        为了在赵九州面前露个脸,好让赵九州记住他们的名字,这群越争越凶,简直要抢破头皮地打起来,彼此间纷纷破口大骂。

        “我俏丽妈!毕方你那点东西也拿得出手?你是在侮辱赵部长?”

        “王谷我草你麻痹!你也有脸说我?你那个女儿长什么样你心里没点逼数?!夫人!这个挨千刀的,他女儿才十三岁,就胖得跟个球一样了!他是想破坏你们家庭关系啊!”

        “赵部长,你鞋子好像脏了,麻烦您把脚伸出来,我来给您舔干净。”

        “干爹!干爹!看这里!看这里!”

        “我草,臭不要脸,抢老子的活儿……”坐在远处的罗北空,看着眼前这充满激情的表演,很有一种饭碗可能被抢的不爽,不满地谴责道。

        但好在赵九州也不怎么搭理,这会儿一门心思就是吃,傍晚五点多在路上吃了点烧烤和小炒,然后又跟安安消耗了一通,这会儿正饥肠辘辘得很。

        “我草……!别吵了!别吵了!像什么话!”

        轰轰闹闹间,人群中忽然有个军装中年人,情绪激烈地骂起来。

        可是没人理他。

        下一秒,他居然直接就从腰间抽出手枪,对着天花板,就扣了下去。

        砰!

        冷不不定的枪声,让满屋嘈杂,瞬间戛然而止。

        所有人,被这个货的举动惊呆了。

        连赵九州都塞着满嘴的不知道什么肉,愕然地抬眼望去。

        开枪的年轻人,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下,满脸严肃地把枪一收,大步拨开围在赵九州身边的人群,径直走到赵九州跟前,朗声道:“赵部长!末将是西北军陆军第三师少将师长云破晓,前天全靠您大发神威,我才在前线捡回一条命来,从今往后,我这条命就是您的!

        您在西北州这片地方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打声招呼!

        我云破晓上刀山、下火海,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还给您写了一首诗,啊~!赵部长!您就是我云破晓人生的光,引着我破晓重生!”

        全场上下:“……”

        原本就被这货的一枪开得脑瓜子嗡嗡的大佬,此时越发地懵上加懵。

        输了,输给这个年轻人了……

        这哪是不要脸,这分明是连人生的后路都不要了。

        不成功便成仁呐!

        “啊~!赵部长!”

        “行了,行了行了……”

        赵九州赶紧打住这个货的孝心,“心意我收到了……”

        左右四周的人,这时也总算回过神来,纷纷称叹。

        “我草,还能特么的这样?”

        “云将军年纪轻轻,功力竟就如此深厚……”

        “本座这几年,还是修炼得不够到家啊……”

        云破晓听着四周的赞扬,却并不骄傲,依然保持着谦逊和谨慎的态度,正色道:“赵部长,光收心意可不行,我必须得给您弄点实在的。今天我什么东西都没带,但唯独带了耳朵过来。您要什么,我就给您去弄什么!哪怕把白原城的城墙拆了,也在所不惜!”

        “哦?是吗?”赵九州顿时就来精神了。

        满是油的手,立马拿过一条毛巾擦了擦,从空间戒指里拿出纸笔,半点不客气地低头就刷刷刷写下一个清单,递了过去,“按这上面的东西,能搞多少,就搞多少。”

        云破晓认真地接过来,边上的人纷纷探头过去。

        一见上面写着各种极品稀有的灵能材料,全场顿时哗然。

        “风息兽魂?这上哪儿弄去?”

        “凤之魂博物馆里倒是有一个吧?”

        “毕方之羽……”白原城负责人毕方咬咬牙,“赵部长,我毕方没有羽毛,但是我有一颗拥护和爱戴你心,其实我也给你写了一首诗!啊~!”

        “赵部长!”云破晓猛地一吼,当场把毕方的思路喊崩,抓着手里的纸,狠很一捏,转头就对金刀门掌门姚静志道,“姚掌门!您看,赵部长要这个东西!咱们金刀门,给还是不给?这凤之魂,是放在博物馆里当摆设有用,还是交给赵部长,让它发光发热更有用?”

        姚静志猝不及防,当场被云破晓问得好特么蛋疼。

        你要送礼,让我买单?

        姚静志转头看看赵九州,赵九州直接低头吃饭。

        姚静志只好怒瞪云破晓,大声道:“说得好!赵部长拯救万民,我们西北州没什么好报答的!这不是赵部长管我们要!而是我们必须为赵部长做点什么!是我们西北州要替整个白银盟,支持赵部长的事业!感激赵部长的恩德!来人!去把白原城博物馆和灵能材料库打开!”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哗然再哗然,并纷纷赞同。

        “姚掌门说得在理!”

        “不报答赵部长不是西北人!”

        “冲啊!为赵部长尽忠!”

        拿公家的东西,讨赵部长欢心,这买卖怎么看都合算。万豪居里,大佬们的随员纷纷跑出去,大晚上以一种扫荡的姿态,兵分几路奔向城内最大的灵能物资仓库。

        给赵九州拿点儿,顺便还能往自己兜里塞一点。

        到时候清点起来,还可以全部算进“战争消耗物资清单”里。

        我草……云将军这招绝了!

        万豪居的大宴厅里,赵九州才不管那么多有的没的,只管自己埋头猛吃,还连连催促安安也多吃点,生怕她顶不住晚上的下一轮友谊赛,策马奔腾不起来。

        正吃得起劲,宴会厅里这时突然灯光一暗。

        宴会厅的中央表演舞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紫蓝色的低胸晚礼服,似漏非漏地走上台来,赵九州抬眼一看,不由得笑了。好家伙,我家老三?!

        刘岩岩也是头大,她前脚刚要离开这边去白云城,就接到主办方的电话,让她改到白原城万豪居献歌一曲。刚刚半个小时前,嘴上还说要永不和赵九州见面的她,却鬼使神差,又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工作,心里说不清什么心情,又硬着头皮走了回来。

        赵九州也不吃了,擦擦嘴,笑眯眯看着台上的大美人。

        安安见到去而复返的刘岩岩,就已经猜到是什么情况。

        她心里叹了口气,拿起湿巾,给赵九州擦擦手。

        刘岩岩则在台上,假装没看到赵九州地,唱起了她的成名曲,《今夜我要抱抱你》。

        “赵部长,刘小姐可是我们专门从白云城截胡过来的,她本来是该去白云城表演……”

        金刀门的掌门姚静志,用一种拉p条似的口吻,眉飞色舞地对赵九州说着。

        “什么意思啊?”赵九州顿时没好气道,“我想操她,还需要你们帮忙?等我操了她,她就是我家老三,还轮得到你们来拉这个皮条?你特么怎么想的?”

        “呃……”姚静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马屁拍到了马腿上,瞬间脸色一白。

        罗北空看到这货吃瘪,不由得哈哈直笑。

        再抬眼望向台上,刘岩岩被晚礼服衬托出身姿,果然曼妙得不要不要。

        他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忽然间,大厅里又是一声枪响。

        砰!

        所有人这下很淡定,毕方甚至骂了句,“妈个逼,有完没完?”

        可话音刚落,一颗子弹,就冲到了赵九州的眉心。

        哗啦一声,赵九州身后的巨大瓷瓶,在子弹的冲击力下被打得骤然粉碎。

        赵九州在安安身边消失,又瞬间出现。

        “啊——!”漆黑的宴会厅里,一名女服务员发出惊恐的尖叫。

        高朋满座的大厅里,人群瞬间一片混乱。

        “操!有杀手!”

        “保护赵部长!”

        姚静志和毕方几个人怒声大吼,匆忙朝四周跑去。

        一边喊着,围在赵九州身边的人,眨眼间跑得一个不剩。

        “麻辣隔壁啊!”

        赵九州对这群货简直无语到极点,又赶紧护住安安,把她压在身下,躲到桌子底下。

        黑暗之中,这时走出五六个人来,端着机枪,朝着赵九州藏身的桌子一路扫射过去。现场的警卫们一时间跟吃白饭似的,没有一个有为赵部长挡枪的勇气。

        罗北空也不敢正面硬抗,赶紧找了个掩体,掏出枪来,对着几个杀手开了两枪。

        就在这时,赵九州藏身的桌子突然飞起。

        桌板猛地朝其中一个杀手踢去。

        危急时刻,赵九州果然还是只能靠自己。他抱起安安,化作一道白光,在跟子弹比快慢的险境之下,掏出自己戒指里的枪,对着一个个杀手,就是一枪一个。

        砰!砰!砰!砰!

        连续死枪,赵九州身形宛如鬼魅,连爆四颗头。

        “留活口!”他怒吼着,朝总算冲上来的警卫们大喊。

        可剩余两个杀手,却转头就将枪口,对准了躲在舞台后面的刘岩岩。

        赵九州见状,忙抱着安安,飞掠过去,朝着那杀手开出一枪。

        砰!砰!砰!

        同时三声枪响,朝刘岩岩开枪的一名杀手,眉头冒出一团白色的浆液,直挺挺倒了下去。赵九州一手搂住刘岩岩,飞到角落处,慌张问道:“没事吧?”

        刘岩岩目光呆滞地看着赵九州,怔怔说不出话来。

        “卧尼玛……”赵九州怒不可遏,又转头问安安,“大宝贝,你也没事吧?”

        安安脸色有点白,轻轻摇头,“你呢?”

        “我屁股好像有点疼……”

        赵九州后知后觉地伸手一摸身后,摸到一把湿答答的液体。

        定睛一看,鲜血淋漓。

        直到这个时候,痛感才陡然传到大脑皮层。

        赵九州瞬间就痛得额头上渗出冷汗,脸色惨白。

        飘在空中的身体,直接跌落在地。

        刘岩岩和安安跟着摔下来,刘岩岩惊声呼喊:“赵宗师!”

        安安更是眼泪都要下来了,“九州!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楼下面,正听到枪声,被保镖们保护在楼梯口的柳一飞和柳相龙听到楼上的声音,瞬间双双脸色一变。“你们走开!”柳一飞不管不顾,冲出保安的人墙,飞快就朝楼上跑去。

        楼上的枪声,仍然没有停下。

        剩下的最后一名杀手,仿佛已经不惧生死,依然跟楼里的警卫们持枪对峙着。

        利用高超的身法,躲开四周的子弹,无限朝赵九州的方向靠近。

        楼上大宴厅里,姚静志一大群人连声叫唤,所有人乱成一锅粥。

        “抓住那个杀手!”

        现场一片混乱中,姚静志一大群近几年通过考试上来的战五渣只会吼。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团黑影,忽然从杀手身後冒出。

        羅北空一把長刀,架在那个杀手的脖子上,沉声道:“别动!”

        杀人微微一愣,突然将手里的枪,塞进自己的嘴里。

        毫不犹豫,直接按下了扳机。

        砰!

        罗北空反应神速,惊险至极地一躲,那名杀手的脑袋,直接爆开花来。

        白色的浆液,溅了他一身。

        生化人?!

        罗北空眼神大惊。

        酒店的一个角落里,一团空气,仿佛实体一样扭动。

        “赵九州!”

        从楼下跑上来的柳一飞,哭喊着,和那团空气擦肩而过。

        片刻后,在万豪居樓下大门街对面,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转头朝向酒店。

        黑夜之中,无数的警车,带着一辆救护车,将酒店团团包围。

        他嘴角一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无敌……呵呵。”

        与此同时,酒店楼上,赵九州浑身遍布着红色的流光,又慢慢坐了起来。

        射进他屁股里的子弹,被流光逼出体外。

        弹头落在地上,轻轻一声脆响。

        在几名医护人员惊恐的目光注视下,赵九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原状。

        “啾啾~!”山鸡从他的身体中飞出来,显得有点蔫蔫的。

        赵九州摸了摸小鸟,又摸了摸和柳一飞一起飞上来的球球,转头望向刘岩岩。

        刘岩岩在柳一飞不善的目光注视下,捂着胸口,眼里满是凄苦地看着赵九州。赵九州把她拉进怀里,小声在她耳边说道:“你现在欠我一条命,今晚别跑。”

        刘岩眼神慌张,又莫名其妙期待地问道:“你要怎么样?”

        赵九州冷冷一笑。

        “让我草死你,我们两清。”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45170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