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097 走狗与强人

097 走狗与强人

        “黄金图片盟哈布斯怀特宫对外事务新闻办公室发言人称,任何企图将安西盟乌孙敦地区内,人体试验反人类行为强加在黄金盟头上的言论,都是对全人类的极度不负责。

        黄金图片盟对外事务办公室再次强调,黄金盟严肃反对任何与人体试验有关的任何计划和行为,对任何采取该反人类计划和行为的个人与组织,黄金盟都将予以最严厉的打击和道义上永久谴责。黄金图片盟对安西盟发起的攻击,是正义的,是正确的,也是必须和必然的。

        这是一场本着对全人类以及全球安全负责的态度,而及时发起的正义的战争。任何企图将安西盟人体试验与黄金盟强行挂钩的言论,都是对黄金盟正义行为的抹黑,是卑劣的混淆黑白的行为。黄金盟对此类言论表示极大的愤慨,并将保留对相关行为采取行动的权利。

        黄金图片盟对外办公室敬告全球各大盟堂,切莫站在错误历史选择的一边,做出对全人类不利的判断。黄金图片盟有且有足够强大与完备的力量,对所有无端污蔑和诽谤黄金盟良好国际形象的个人、机构和组织,系统性地开展有效的反制与消灭行动。为了全人类共同的安全事业,黄金图片盟将始终如一地,贡献出世界第一大盟所有和应有的力量……”

        社稷城时间晚上七点半,全世界所有的视屏直播台,统一播放了这则新闻。

        社稷城玄师阁的盟主办公室里,刚刚走马上任才一天的徐泰来,看着屏幕里的黄金盟性感女主播,抓起桌上的一个笔筒,就狠狠摔在了地上,破口大骂:“谁让资讯堂发的新闻!”

        暂时职务还没来得及变动的江思齐,依然是盟主秘书。

        换了服务对象的他,静静地站在徐泰来身边,冷眼看着他,一言不发。

        只不过是盟下资讯堂那边,发了一张安西盟实验室万人坑的照片,引发了黄金盟那边的不满和抗议而已,黄金盟那头,甚至连具体的动作都没没做呢,这位新盟主,就着急成了这样。

        以前他以为,徐泰来这位堂主长期那么安静,是因为真的有城府,喜怒不形于色;现在看来,原来他的表现和城府其实没什么关系,仅仅只是惯于装孙子罢了。

        和他的老上级马尔西盟主一比,新旧两人盟主的能力,高下立判。

        这些年大家都还在说,玄术师把持朝政,是莽夫当家。

        可是莽夫当家,那些莽夫,好歹也都是一步一步,靠着能力拼上来的,不但各个神功盖世,武力超群,并且心智、意志力和毅力,也都远超普通人。文化水平上虽然饱受诟病,但盟堂具体的事务,各个堂口都有专业人员负责,而当老大的,最重要的,不就是得沉得住气,咬得住牙,狠得下心,拍得了板吗?那些莽夫盟主们,哪一任又做得不好了?

        相比之下,徐泰来这位饱学之士,自身连灵力都没有,现在倒是不莽夫了。

        可是……本事呢?!

        你倒是把本事拿出来啊!

        上位第一天就无能狂怒摔办公室的笔筒,你特么知道这笔筒有多少年历史吗?

        江思齐淡淡地,半个字都不想劝他,只是例行公事一般地平静说道:“这徐毅光堂主辞职之前,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这个蠢货!”徐泰来怒声咆哮,“他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江思齐不吭声,只是微微皱眉。

        可他不知道的是,徐泰来的害怕,也是有原因的。

        东南州徐家最大的客户,其实并不在白银盟,而是黄金盟。这几年东南州机械厂被徐家吃掉50%以上的股份后,机械厂生产的大量机器人,全都卖去了黄金盟。黄金盟那边的富豪群体,对这种能同时对付怪物和人类的机器人,展现出了极其欢迎的态度。

        可以说,黄金盟就是徐家现阶段最大的主顾。

        而他身为背靠徐家上位的白银盟盟主,上班第一天就同时得罪了主顾和主家,出了这么大的工作失误,不管换了是谁,都免不了要慌得一批的。

        更不用说,他现在才是临时盟主……

        马尔西那位前任盟主,甚至现在都还没搬出玄师阁。真正要等到尘埃落定,那是要到明年一月份的。中间这半年左右的时间,徐泰来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坐得并不安稳。如果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他退下来,可就说不定连玄武堂堂主的身份都保不住了。

        玄武堂,负责对外……

        徐骁把他拱到玄武堂堂主的位置上,目的是很明确的。

        就是代表白银盟,把黄金盟的十三家族老板们,舔得高兴一点。不然的话,被长期封锁的社稷城,哪儿来的机会,来举办这一届猎魔世界杯?

        所有的一切,皆有因果。

        “徐堂主,也不是没有好消息。”江思齐依然用堂主来称呼徐泰来,又接上一句,“黄金盟那边私底下说了,只要我们能就资讯堂发布的那张照片道歉,黄金盟就暂时停止示威,同意让黄金盟猎魔世界杯代表队,参加接下来的四强比赛。”

        徐泰来一听这话,立马想都不想,连忙道:“那道歉啊!马上道歉!”

        “但是他们有条件。”

        江思齐好像调戏徐泰来一般,来回反转个没完,“黄金盟要求,接下来的这场四强比赛,只能让黄金盟取胜,不能让白银盟获胜。不然他们还是要找我们麻烦。”

        “那就让他们赢啊!”徐泰来根本不作多想的,“区区一场比赛……”

        “区区?!”办公室外面,一个响亮的声音,陡然打断了徐泰来的话。

        好些天没休息,昨天下台后,终于好好补了一觉的马尔西,满血满状态地走了进来,精神抖擞,面色极好,完全没有丢了老大官位的那种失落。

        反倒像是卸下了包袱,战斗力反而更强了,呵呵笑道,“申办了十八年,筹备了十二年,办赛过程中风波不断,好不容易到这一步,他们说要赢,就让他们赢?徐泰来盟主,这场比赛,在你眼里,真就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徐泰来此时最不想见到人,莫过于马尔西。

        可是偏偏,他就是没有理由让马尔西滚蛋。

        从盟主位置上退下来的马尔西,现在可是白银盟盟内,唯一的正牌宗师。而这个宗师的行政编制级别,白银奖礼盟的盟法里明文有规定,就是仅次于盟主而已。徐泰来还没转正,现在不过是“长老级”,比起“宗师级”,那是实实在在的低一头。

        马尔西盟主职务没了,却依然是他的上级领导。

        “马盟主……”徐泰来的眼皮子,轻轻抖了一下,刚才的暴脾气,在马尔西面前,迅速收敛下去,硬着头皮,放缓了语气,“盟堂的工作,现在由我接手了……”

        “我知道。”马尔西乐呵呵道,“我就是过来提个建议,你听不听随你,可是我怎么说,现在也是宗师,也算是护法长老中的一员,我提意见的资格,应该还是有的吧?”

        这句话绵里藏针,徐泰来听得简直牙酸。

        白银盟的盟主推选,直接选票就是来自于全盟长老会中,寥寥三十多个最高级的护法长老。也就是说,等到明年一月份,他要正式上位之前,马尔西依然能结结实实地恶心他一下。

        别看只是一票而已,但那种情况下,每一票可都价值连城。哪怕是自己人,确定一定要会给他的,好处也一定要给够。所以如果不是身后有东南徐家和南州花家那样的土财撑腰,普通人想当盟主?做你妈拉个香蕉哈密瓜大美梦吧!

        徐泰来的脸色,几乎控制不住地,就沉了下去。

        可他没办法,只能硬撑道:“您说。”

        马尔西又笑了笑,缓缓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意见,就是想告诉你,黄金盟那边呢,不能惯着,越惯着他们,他们就越蹬鼻子上脸。你给出的好处,那是拿不回来的,他们吃进嘴里的东西,也绝不会吐出来。所以面对黄金盟啊,做决策,一定要慎重。再小的好处,给出去之后,会不会对我们自己造成被动,你得想清楚。”

        徐泰来道:“一场比赛的胜负,不至于造成什么被动吗?”

        “不至于吗?”马尔西反问道,“如果真的不至于,黄金盟为什么屡次三番,煽动盟内外的人,要求改变猎魔世界杯的举办地点?他们吃饱撑着吗?”

        徐泰来微微一握拳,习惯性地想给黄金盟说好话,可是忽然看到马尔西犀利的眼神,话到嘴边,又不由咽回去。不一样了,他现在是白银盟的盟主,怎么能当着前任盟主的话,站到黄金盟那边去?哪怕心里想,可嘴上却不能说了。

        “比赛本身,确实不是什么事情,这只个载体。”马尔西见徐泰来没反驳,才慢吞吞地,给他传授一点自己任职十八年体悟出来的心得,“可黄金盟现在的意图,就是利用这个载体,来打击我们的民心,来打击我们的士气。民心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可要是没了,白银盟也就散了。今天散掉一点,明天散掉一点,后天可能就没得散了。

        两百年前梁再兴盟主统一九州,聚拢民心,花了多大的力气啊?这民心,可是两百年来,一代接着一代,积攒下来的家底,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挥霍了?”

        徐泰来显然不太想听马尔西给他上课,沉声道:“马盟主,有话就直说吧,西北州百废待兴,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呵呵。”马尔西见徐泰来不耐烦,也就打住了,干脆单刀直入道,“黄金盟说一定要赢,我看那就一定不能让他们赢,他们还非输不可。他们要是赢了,到了决赛,就剩黄金盟和另一只队伍。到时候,他们想比赛就比赛,想换地方就换地方,全球猎魔师协会也听他们的,他们把决赛场地换到自己那边去,你能拦得住?

        那到时候,我们筹备了十几年的比赛,果子反倒让他们摘了?国际上以后怎么称呼这届比赛啊?第多少届华伦天龙城全球猎魔世界杯?回过头他们还得解释,是因为社稷城今年比赛出事故,死了十万人,他们才转移地点的。那我们这十几年,不是白忙活了?不但白忙活,还要在历史上留个笑柄?”

        “之前他们也能走啊……”徐泰来道。

        “之前是因为有我在!”

        马尔西一声厉喝,把江思齐都吓了一跳,“是我封了城,坚决不允许他们离开!你呢?你有这个胆子吗?你当我不知道东南徐家,这几年和黄金盟眉来眼去的小动作!”

        徐泰来被马尔西戳到肺管子,骤然脸色一变。

        马尔西继续飞快道:“西北州大乱,黄金盟下的手,给世界添乱,黄金盟带的头,社稷城里的传变事故没完没了,黄金盟也没少煽风点火暗中搀和!现在好不容易,西北州战事停歇,世界杯马上就要办完,社稷城慢慢也能解封,都熬到这份上了,你居然想投降了?徐泰来!我实话告诉你,白银盟交到你手里,我一万个不放心!你没这个能力!你知道吧!?”

        “我……”徐泰来被马尔西骂得张口结舌,脸上滚滚发烫。

        马尔西又道:“你要不可以给徐骁打了个电话问问,换了是他来,他同不同意输掉这场比赛!我宁可让徐骁过来坐這个位置,他的腦子,至少比你清楚!”

        说完,朝江思齐一抬下巴。

        江思齐立馬跟着老头,走出了办公室,顺便关上了房门。

        徐泰来站在办公室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了好一会儿,心绪才勉强平复下去。他连连深呼吸了好几次,等了片刻,才犹豫着,拿起手机,给徐骁打了过去。

        手机那头,徐骁接起电话,淡淡笑道:“盟主大人,找我有何贵干呐?”

        徐泰来连忙说不敢,然后才支支吾吾,把刚才的情况,不敢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地一五一十跟徐骁说了一遍。徐晓听完后,安静了有半分钟,才缓缓说道:“听马尔西的。”

        “可是我们的生意……”跟徐骁说话,徐泰来就跟挑明了。

        不想徐骁卻声音一沉,缓缓道:“泰来,你记住了,我们是在跟黄金盟做生意,而不是给他们当狗。做生意,首先身份是平等的,其次是要掌握主动权的。以前你当玄武堂的堂主,给家里拉业务,姿态低一点,假装自己是条狗都没问题,那是为了能获得好处。

        可现在不一样了,你是白银盟的盟主,你代表白银盟跟他们打交道,也就是全权代表我们徐家,不管是你假装当自己是条狗,还是真当自己是条狗,那都不合适了。你得直起腰杆子来啊,你特么现在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个人物了,我的盟主大人!”

        徐骁说完,徐泰来拿着手机,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又激动,又好像拨云见日、醍醐灌顶……

        “家主……”

        “叫我徐掌门。”

        “徐掌门,那我现在,跟黄金盟唱唱反调?”

        “不然呢?”

        “是,是……”徐泰来露出笑脸,开始忍不住地笑。

        手机那头,徐骁也笑了,“毅光那边,你把他喊回来吧。”

        徐泰来道:“赵九州不是要杀他吗?”

        “不会了。”徐骁无语地叹气道,“我问过了,就是小孩子发脾气,嘴上说说而已。”

        “可是……”徐泰来支吾着,“我已经答应其他人,换人上去了。”

        徐骁猛地一顿,安静片刻,无奈笑道:“行吧,你是盟主,你说了算。”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4480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