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071 我赵九州向来言而有信

071 我赵九州向来言而有信

        仲夏夜清冷的夜空之中,一粒光点,由西向东,从白银盟广袤的领土上方飞速划过。

        开启灵动力的赵九州感受着凛冽的空气从面前呼啸而过,剧烈的气流波动,令他连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可越是这样,他反倒越飞越快,身后的翅膀,拍动的频率始终没有落下。

        从安西城站台飞出不到两分钟,赵九州就明显察觉到,有一股磅礴的力量,正被不断吸入他的身体,源源不断地汇入身体在他体内的球球的“灵海”之中。

        这股力量,源自月光,也源于空气中稀薄的灵能。

        球球居然能直接主动吸收能量,而不是像普通幻灵兽那样,只能被动回复精力。

        难怪那么能闹……

        “安安!安安能听见吗?”

        飞得浑身发冷的赵九州,稍微降低了些许高度,一边再次焦急地给安安打电话。

        手机那头,安安发出痛苦的喘息:“啊……啊~”

        赵九州顿时心里更凉,大喊道:“安安,你这样我很容易误会啊!”

        社稷城的家里头,安安陡然间浑身冒起一团光焰,耳后的徐家烙印紧跟着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遍布安安全身的黑线,和她的灵动力光芒交织一处,生与死的力量,在她的身体上,短兵相接,安安顿时发出一声犹如怪物般的低吼,拿着手机的手,下意识地一握。

        那无比坚硬的手机外壳,竟被她那只柔软白皙的小手,瞬间被捏到变形,咔咔几声,从中断开,安安痛苦地松开手,被捏成粉末的手机零部件,从她手心里掉落下来。

        她的身体表面,竟仿佛是要被那一条条黑线,活活撕裂开来。

        “啾啾!啾啾!”山鸡惊慌叫着,飞入安安的身体。

        一团火光,瞬间覆盖住她的体表。

        不死鸟红色的光焰,抵御住那黑线,两相对抗着,修复着安安损坏中的身体。

        徐家烙印、安安的灵力、幻灵兽的技能,黑、白、红,三股力量,在安安的身体上叠加、对抗,每一次能量冲突和碰撞所导致的剧痛,都让安安几乎要晕厥过去,在那非人类所能承受的痛苦下,安安连每一次呼吸,都仿佛空气变成刀子,一刀一刀地,从她的喉咙里面割下去。

        “啊……啊……”她攥紧拳头,捶打着床板。

        就在赵九州听到一阵忙音的同时,一个身影,忽然推门走了进来。

        文叔带着两个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的高大男子,站到安安跟前。

        安安抬起头,原本那精致漂亮的面孔上,赫然覆盖了七八道黑芒。

        文叔微微一叹:“唉,你不要抵抗啊,烙印的力量,越抵抗越痛苦,过一会儿就会好的。”

        安安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眼里满是眼泪。

        汗水也浸透了衣服。

        遮得严严实实的风衣男,转身关上了外面的房门。

        “忍一忍,忍一下就好了。”文叔看着她,云淡风轻地搬了张椅子,在床前坐下来,看着安安痛苦地扭动身体,面无表情地缓缓说道,“赵九州那狗东西,又撕毁协议了,这才几天啊,就两回了。少爷这辈子,还没吃过这种暗亏呢。其实我也不想惩罚你,可你没看住赵九州,由着他胡来,那就是你的过错。如果你聪明一点,跟着他去西北……

        唉,算了,不说了,事情都发生了,再说也没意义。少爷现在打算,让你先跟我们回东南州,等赵九州回来,再让他直接去东南州找你。等进了紫金城,赵九州就算三头六臂,我们也有办法制住他,到时候是杀是剐,再看看情况。不过你呢,估计是很难再跟他团聚了。

        等赵九州死了,我们会安排你去别的人家。徐家孤女,都是要善终的,这规矩不能坏。不过你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就只能算丙等了,我尽量给你安排个离异的副舵主吧,年龄可能会大一些,可也没办法,唉,这就是命啊……”

        “啊,啊……”安安痛得紧紧蜷缩成一团。

        身上的红色光焰,也逐渐慢慢退去。

        一团红光,从她体内掉落出来。

        “啾……”山鸡轻声一叫,蔫了吧唧地瘫软在了地上。

        文叔抬手看了眼表,“哟,三分钟,这小东西不错,倒是够能扛的。戍卫堂那群老古董,还真是够给这些猎魔师下血本的。”

        “哈,哈……”

        安安艰难地喘着气,根本听不进文叔的话。

        她把手伸得笔直,抓向前方某个方向。

        身上的灵动力光芒紧跟着退去的刹那,手了突然多出了一把手枪。

        她颤抖着,慢慢弯曲着胳膊,像是要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头。

        跟在文叔身边的风衣男,却忽然一抬手。

        只听嗡的一声。

        安安手里的枪,倏然隔空飞起,像是受到了肉眼不可见的吸力,落在了风衣男的手里。手枪和风衣男的手接触的瞬间,一声明显的金属脆响乍现。

        砰!

        风衣男熟稔地将弹匣从手枪里退出,扔到了地上。

        文叔指了指身边的风衣男,微笑着介绍:“这是东南机械厂最新一代的成果,人工智能战斗机器人,迷你型。既能用来对付怪物,也能用来对付像赵九州这样的猎魔师。”

        安安身上的黑线,这时开始,逐渐慢慢收拢。

        几乎快裂开的身体,也缓缓恢复,变回原先白白净净、娇嫩可人的样子。

        “呼……”

        她整个人崩溃似的,侧躺在床上,急促地呼吸着。

        耳朵里,鲜血汩汩流出。

        “啧啧啧,何必呢,这么倔……”文叔摇头道,“也就是你,十九岁了,才被我们安排过来,张阿姨就是觉得你不够乖,才多带了你两年,结果还是这样。看样子,你也挺喜欢赵九州的吧?他碰你,你才这么配合?等以后换了别人,也得乖乖的,知道吗?”

        文叔站起来,看着安安玲珑窈窕的曲线,眼里闪过几分欲望。

        可沉默了几秒,还是忍住了。

        原则上,安安只要还没死,她的“所有权”,就归徐家父子所有。

        文叔还没那个胆子,去犯赵九州敢犯的错误。

        “你抓紧收拾一下吧,一身的汗。”文叔转过身,走出了卧室,帮安安带上了房门。

        安安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手脚四肢撑着床,艰难地,慢慢坐了起来。她抬起手,无声地擦了擦眼泪,又擦了擦汗,踉踉跄跄地,走进了浴室。

        片刻,浴室里的淋浴声响起。

        文叔坐在卧室外面,听着水流的声音,抬手又看了看时间。六点五十出头了,这个时间,支援西北的列车,应该都过了安西城,快出社稷州的地界了吧?

        赵九州就算用和列车一样快的速度跑回来,最起码也得一个多小时。

        不着急,稳得很……

        他默默等着,甚至有心情拿出手机,看看今天的新闻。

        就在刚刚,猎魔世界杯16进8  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不过网络上关于比赛的讨论并不多,放眼望去,几乎全都是对白银盟盟堂的谴责。全世界各地,乃至包括白银盟民间,全都在严正要求社稷城放弃接下来的比赛举办权。马尔西刚刚好不容易才让局面稳定下来,结果一转眼,全球舆论不仅没有退去,反而愈演愈烈。

        “社稷城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办完世界杯的比赛,与其说是负责,倒不如讲,是以一种负责任的表面工作,在做一件极其不负责任的事情。

        眼下的社稷城,难道不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防传变工作上吗?社稷城的管理者,怎么能对死去的十几万无辜群众如此麻木不仁?不管社稷城接下来能把比赛举办得多么顺利和成功,这届世界杯,都已经是无可争议的失败赛事。

        社稷城现在既充满危险,又到处都是痛苦的遇害家庭,城市封闭,观众缺席,我不明白,他们还有什么理由,非要抓着比赛的举办权不放。只剩最后几轮淘汰赛了,社稷城如果真的为自己的老百姓负责,为这项比赛负责,他们就应该果断放手。

        我希望能在别的地方看到本次世界杯的八强赛,因为社稷城只会令我为那些死难者感到难过,而丝毫体会不到,任何比赛所带来的快乐。今天的社稷城,不配拥有快乐。”

        一条世界杯官方赛事网站评论区里的观众留言,短短半个小时,就被顶置点赞了三百多万次,发帖人是刚刚加盟东南直播台的“王者带你逛坟地”吴鹤鸣,粉丝号召力巨大。

        文叔看得笑了笑,又继续往下翻,翻到一条脑回路比较清奇的。

        “猎魔师这个职业,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刚刚看到一个统计,社稷城世界杯惨案中,观众席上的注册猎魔师人数多达六万多人,结果呢?几乎团灭。战斗力别说和正规军相比,甚至就连拿枪的民兵都不如。

        我时常问自己,人类的优势,难道就是像动物那样,依靠自身的体力,去跟怪物们拼个长短吗?显然不是的。支撑人类站到生物链最高处的,是我们的智慧。是文明的发展,是科技的进步,而绝非猎魔师那样的匹夫之勇。

        猎魔师的时代,早就应该过去了。社稷会世界杯的惨案,与其说是社稷城的巨大悲剧,倒不如更确切说,那是猎魔师时代最后的丧钟。我们的世界,并不需要他们的保护。事实已经证明,他们现在,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这条帖子,点赞的人也不少。

        不过下面还是有人在争论。

        “死的基本都是青铜猎魔师,青铜猎魔师,确实就是普通人啊。”

        “王者猎魔师的战斗力还是可以的,现在的军队里头,职业军人也大多都是猎魔师,没有灵能力,你怎么使用灵能武器?没有灵力的人,不要真觉得自己能和猎魔师平起平坐了好吗?”

        “猎魔师就能高人一等了?没有我们非灵能者的贡献,这个世界要是落到你们手里,人类文明现在估计最多也就进步到奴隶社会。”

        “猎魔师当中也有优秀的科学家,有些人就是生来处处比你牛逼,你眼红有用吗?”

        文叔一眼刷下去,见帖子下面吵得还挺激烈。

        这一百年来,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普通人地位的提高,和猎魔师地位的掉落,已经逐渐让这两者之间,出现明显的撕裂。白银盟内部还好,有体制拴着,大家都是体制内的螺丝钉,大体还是相安无事,可是白银盟外,猎魔师和普通人之间的斗争,往往很容易就会往你死我活的方向发展。全世界大大小小两百多个盟堂,各大盟堂要么就是猎魔师集团掌权,对普通人采取严苛的奴役化管理,要么就是普通人夺权后,对猎魔师集团赶尽杀绝。

        只有白银盟和黄金盟例外。黄金盟自诩为人权和自由的山巅之盟,只要有钱,谁特么管你是不是猎魔师。所以从这一点上看,黄金盟确实要比全世界其他各盟,制度上稍微进步一些,起码黄金盟也是讲点道理的,只是这个道理,需要建立在某些条件之上。但也总比那些猎魔师疯狂奴役普通人,或者普通人疯狂追杀猎魔师的盟堂要强。

        至于往后会如何,文叔就懒得对此发表什么感想了。

        白银盟现在的状态就挺好,文叔骨子里,希望这样的局面,能一直维持到他闭眼的那一天。

        “文叔……”

        卧室的门一开,洗完澡的安安,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

        面色略微苍白,可还是那么美。

        她的手臂上,多了个纹身,山鸡又回到了她的身体。

        看样子,是需要借助主人的身体,这只幻灵兽才能恢复状态。

        “走吧。”文叔把手机揣回兜里,起身就走。

        “嗯。”安安轻声应着,留恋地看了看这间屋子。

        她原本以为,这就是她今后的家了。

        可是没想到搬来才不过一天……

        甚至她和赵九州认识,也才不过三天而已。

        就像是一场梦。

        文叔打开门,带着两个风衣男,走出房子。

        屋外头的走廊里,今天安安静静的,几乎没什么人。

        七点来钟,正是上班的时候。

        小孩子也去学校读书了。

        安安甚至连件行李都没带,关上房门,默不作声地,跟着文叔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上。

        安安看着门对面的共用厨房,眼泪无声无息地,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她本来想还着,等赵九州回来,好好地给他做顿饭……

        “怎么还动感情了?”文叔笑了笑。

        安安把眼泪一擦,眼神里,透出几分恨意,“你们还不如别把我养大。”

        “这说的什么话?”文叔道,“小姑娘,好死不如赖活,跟这个世界上九成以上的人相比,你的命,已经好得不像话了。你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女人,为了一口饭就愿意把腿张开吗?”

        安安撇过头去,不吭声。

        “徐家对你们太好了。”文叔轻轻摇了头,“你记住,不管你的男人换成什么人,但是东南州徐家,永远是你们唯一的主人。”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文叔和两个机器人走出电梯,安安低着头,无声地跟上。

        拿着盟下玄武堂的凭证,文叔一路畅通无阻,将安安带上了一辆飞马马车。

        戍卫堂士兵居住区外,马车很快飞上夜空,消失不见。

        只剩下马车车顶的小红点,不停地闪动,提示四方,小心碰撞。

        两台机器人,身后则伸出飞行器,护驾马车两侧,性能强到离谱。

        坐在车里的安安,眼里的光亮,慢慢退去。

        她透过车窗,俯瞰这条来时看过的路,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和赵九州手牵手慢步街边的分分秒秒。她原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幸福,可命运的缰绳,却仍被徐家牢牢地牵在手中。

        世界第一猎魔师,也救不了她……

        “放下吧。”文叔坐在她的对面,淡淡说道,“你们之间不过是单纯的荷尔蒙作祟,生物繁衍的本能罢了。三天时间,你连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都还没搞清楚,何必这么要死要活的。

        那种小瘪三,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就越会后悔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只有现在这么走

        了,你才会对他产生不切实际的美好想象,但其实呢,其实他也就是那么个混蛋玩意儿。你

        之所离开他,是因为他睡了柳一飞,我这么说,你还觉得难过吗?”

        安安闻言,眼神微微一变。

        文叔嘴角上扬,说道:“愤怒吗?”

        安安沉默了几秒,却摇了摇头,“不愤怒,他很真诚,那是他的本事,而且我也不反对。”

        “诶……”文叔一下子就无语了,“该坚持的不坚持……”

        安安悠悠道:“他要的三人床,我都下了订单了。”

        “张阿姨真是好手段。”文叔叹道,“居然能把你教成这样。”

        安安道:“我只是希望赵九州能过得高兴一点。”

        文叔道:“那我也希望,你去到别家后,也能这么为你下一个男人着想。”

        安安没有回答。

        文叔也不再多话,拿出手机,给徐震打了过去,“少爷,人接到了,我们现在直接去火车站。”

        “好,先带到我房间来。”

        天龙总舵的火车站内,徐震坐在一列私人列车的包厢里,静静看着窗外的星空。

        这一趟社稷城之行,简直是场人生噩梦。

        比赛比赛被打断腿,泡妞泡妞被人截胡,送给柳一飞的那只极品幻灵兽彻底打了水漂,出门看场比赛差点丢了命,还顺带折损了徐家12台武装机器人……

        损失惨重,太惨重了。

        赵九州的那个女人,他不打算还回去了。

        他这辈子从未使用二手的东西,但是这次除外。

        徐震的眼神还是那么淡然清澈,一脸的文质彬彬。

        可心里,却有一股子邪火,正在慢慢萌发。

        呜~~~!

        远处又一列货运班车,缓缓启动,装着数百吨的物资,前往西北方向。

        但徐震知道,社稷城的秩序,维持不了多久了。

        偌大的城市,有太多的漏洞可以钻。

        成千上万的精英家庭,有太多太多,甘愿为了自身的利益,头也不回地出卖盟堂。

        马尔西和他的家族,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新时代的序幕,正在缓缓拉开,而东南徐家,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新主人。

        天边一个小点,逐渐凑近。

        徐震微微抿了抿嘴唇,忽然觉得,好像确实是别人手里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可那个小点,却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而是一闪而过,越飞越远。

        不是文叔的马车?

        徐震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话说社稷城的空域,应该也戒严了吧?

        “你走运了。”飞马马车里,文叔放下手机,对安安道,“少爷说要见你。”

        “他要见我?”安安陡然一愣。

        文叔笑问道:“惊喜吗?”

        安安不由自主,微微握紧了拳头。

        “好好表现。”文叔道,“你跟了少爷,以后也就不用再跟别人了。把少爷伺候舒服了,说不定他还能去掉你的烙印。”

        安安忽然间心绪混乱。

        文叔笑容越深,“你看,是不是动心了?这世上哪儿的那么多爱,说到底,就是筹码够不够重而已。赵九州能给你的,少爷能给你,赵九州给不了你的,少爷……”

        砰!

        话没说完,车顶上陡然一阵。

        “卧尼玛!幸好老子会飞!”赵九州冷不丁出现在马车一侧,无比暴力地拿出手枪,对着车门的门锁就是砰砰两枪,然后拉开车门,带着夜空的强风,一头钻进车厢。

        “宝贝儿,没事吧?”他坐到安安身边,一把安安搂进怀里。

        “赵九州?”安安满眼欣喜又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而文叔虽然也惊讶,可还是喊道:“赵九州!你带走她,她也活不了!”

        “放你妈的屁!”

        赵九州怒道,“你弄死她,你们全家都活不了,老子说的!不服你找你主子来跟老子单挑!”

        说话间,边上两台机器人,这时也飞了过来。

        跟飞在马车两边,掏出武器,红色的圆点,瞄准了赵九州的额头。

        “来,看谁先死!”

        赵九州浑然不怕,反拿手枪指向文叔的脑袋,“我反正是提醒你,要是安安出了什么事,老子就是叛盟,也保证干死徐震他全家。你胆子大可以赌一把,赌输了大不了区区一条命。”

        “小瘪三……”文叔咬牙切齿,却也真心不敢让机器人开枪。

        但突然就在这时,外面驾车的人,冷不丁就猛地加速,拉着马车极速升空。

        赵九州和安安双双身体一倾。

        马车外,两道激光同时射了进来。

        “操!”

        赵九州身后的翅膀,紧急将两人遮住,顺势从车内跳了下去。

        落下的瞬间,两台机器人立马跟上,在赵九州身后一通开枪。

        赵九州灵感力全开,依靠着极快的速度,避开那一道道光线。

        他越飞越低,穿过一片薄薄的云层,随即就看到正下方,正是天龙总舵站台。站台的角落位置,停着一辆车身很骚包的,写着“紫金”两个大字的私人列车。

        他瞬间明白过来,马车为什么要突然加速。

        “哈!傻逼!”赵九州欢快地大喊着,抱着安安,飞速往下坠去。

        马车里,文叔这时也惊慌按下通讯器,愤怒大喊:“蠢货!你这不是不打自招!?”

        站台角落轨道上的列车里,徐震看着天上一个白点,以极快的速度下落。

        列车内外,瞬间跳出几十个王者猎魔师,外加上七八台机器人,纷纷将枪口对准赵九州。

        奈何赵九州这飞行速度着实变态到极点。

        根本不等这些人瞄准他,他就已经嗖一下从车门外飞了进去。

        强大的灵感力下,赵九州瞬间感知到徐震的位置。

        一道白光,倏然穿过整列列车。

        前后总计不到三秒,就一个急刹车,站在了徐震面前。

        “没事吧?”赵九州抱着安安,先关心地问了句。

        安安还有点没回过神来,紧紧地,愣愣抱着赵九州。

        赵九州揉了揉她的头,又转头问徐震:“你想杀我?”

        徐震沉默地看着他,不说话。

        车向前后,冲进来一大群人。

        “不许动!”

        “举起手来!”

        赵九州转头,神色不屑地看了看那一大群高手高高手。

        居然还在人群中看到半个熟人。

        “赵九州?”朱星峰惊声喊道。

        大一群人互相看看,这时文叔也赶到了,跑到车厢门口,惊恐喊道:“少爷……”

        “你们出去吧,他要想杀我,我现在已经死了。”徐震不耐烦地挥挥手。

        文叔这才拉着这一大群人,缩头缩脑地,慢慢退走。

        赵九州拉着安安,在徐震对面坐了下来,手里的枪,对准徐震的头。

        “抱歉,我也是一时间情不自禁,没忍住就把柳一飞给办了。想不到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心理创伤,这件事是我不对在先,可是你也不该威胁我啊。你都还没睡到她,我这也不算给你戴绿帽,对不对?顶多是说话不算数,你至于拿安安来威胁我吗?”

        赵九州这歉道得振振有词。

        徐震想了想,看了眼安安,感觉安安好像比他印象中,还要更漂亮一点,反问道:“所以你还有理了?你几次三番撕毁协议,这就是你做人的方式?”

        “你说安安归我,结果你们还是带她走了,你们难道就说到做到了?”赵九州又看了看车外,“这阵容,确实是在防着我吧?还是真的想杀了我?”

        徐震又不说话了。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赵九州道,“这事儿你平不了了,给你家里大人打个电话吧。”

        徐震眉头一皱,“你想干嘛?”

        赵九州道:“既然协议毁了,我们可以再签个新的。你说了不算,我要你家里能管事的,给我一个准信。”他摇了下枪口,黑洞洞的枪,对着徐震的头,“你知道的,我敢开枪。”

        “赵九州,你真不像是个读书人。”徐震慢慢拿出手机。

        赵九州笑道:“扯蛋,老子就是因为把书读透了,才不会被你们这些王八蛋骗。”

        徐震沉着脸,拨出一个号码。

        然后按下免提,摆在赵九州跟前。

        “喂。”电话那头,传出一个赵九州半小时之前听过的声音。

        赵九州立马道:“徐震在我手里,安安也在我手里。”

        那头微微一愣,随即便问:“你想要什么?”

        赵九州道:“安安我带走,你再给我弄个凤之魂,两个月不进社稷城的交易继续有效。”

        “可以。”徐骁很干脆地答应了,“徐震呢?”

        “父亲,我在。”徐震道,“我暂时安全。”

        “好,让文叔去办吧。”

        徐骁说着,又对赵九州道,“赵先生,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徐家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赵九州正色回答:“放心,我赵九州做人,向来言而有信!”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4093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