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066 等我回来再摸

066 等我回来再摸

        社稷城总高铁站距离戍卫堂的衙门不算远,不过被半怪的事情一搅和,检测、消杀加上其他零零星星的工作,赵九州他们达到高铁站时,时间还是过了下午五点。

        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

        赵九州端着热腾腾的泡面,在人群中旁若无人地吸溜吸溜,  候车站的视屏里,此时正播送世界杯的16进8的比赛,一群人大兵们挤在视屏前指指点点,很是羡慕这群同样是打怪,收入却超过普通人上百倍的家伙,而且最关键是,  还有女粉丝千里送逼。

        “嘁,垃圾,  杀个怪还特么的要扔这么多技能,  花里胡哨,一群渣渣……”

        赵九州瞥一眼就转过头去,实在懒得多看。

        这时铁轨的远处,忽然传来列车飞速靠近的响声。

        赵九州急急忙忙,三两口把泡面吃完,连汤都敦敦敦喝干净。眼看着车子缓缓在面前停下,他随手把空碗扔进垃圾桶,抬手用袖子一擦嘴,扛着他的步枪,迈步就往里走。没走两步,一把被李太虎拽住,指了指后面:“大佬,咱们坐后面,头等舱。”

        “呀?有特权?”

        赵九州眼睛一亮,扭头就冲黑虎岭分舵的自己人喊道,  “小的们!跟爷爷走了!”

        罗北空、韩明明、潘安达、韦绵子四个人,顿时齐刷刷拉下了脸。

        罗北空作为赵九州的勤务兵必须跟着赵九州走,  但这显然这并不是他能容忍赵九州占他便宜的理由;而韩明明有家里托关系搞来的临时组队许可,  虽然和赵九州组成了临时小队,并且摆明了这回要靠蹭赵九州的战斗力来戴罪立功兼加倍镀金,可是赵九州管他叫孙子,他还是觉得深受侮辱。至于潘安达和韦绵子,跟着赵九州,则纯粹是出于刘嘉的原因。

        莫怀仁那边收到消息后,现在刘嘉已经归李太虎保护了。

        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能让莫怀仁点名,又叫李太虎亲自保护的家伙,家里头背景肯定不会有多简单。虽然大家暂时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社稷城里到底有哪个姓刘的这么有面子,不过管踏马的呢!

        反正有背景就是有背景,只要一路保护好这货,回来大家肯定都能捞到好处。所以潘安达和韦绵子作为刘嘉的黑虎岭分舵城防部队友,不顾危险地非要热情陪伴在他身边,自然也就非常合理,非常符合逻辑。至于双方是不是今天第一次认识,那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  战友之间必须要有爱!

        所以为爱而战的两个人,被赵九州变相叫孙子,  那当然不行。

        尤其是韦绵子。

        他心里还一直都在安慰自己,赵九州和自己都是学徒编制级别,虽然眼下他的军衔只是三等兵,而赵九州却是高级军士长,但那一点都不重要!

        众所周知,白银盟内,行政编制级别要比军衔更重要。

        白银盟立盟两百多年,向来只有护法压将军一头,何时见过将军压护法的?

        大家见到马尔西也只喊盟主,却不会喊大帅。

        这叫什么?这就叫规矩!

        同样身为学徒,韦绵子自认二十多年工龄,而赵九州工龄不到一个月。作为这支队伍里仅有的两个学徒,他和赵九州到底谁的江湖地位更高,那特么不是一目了然啊?

        “妈的这个傻逼……”韦绵子黑着脸,嘀嘀咕咕。

        可惜潘安达并没有附和他。

        刚刚生了执事的潘安达,和韦绵子之间,已经有深深的距离感了。

        除非韦绵子这回能活着回来升弟子,不然潘安达绝不会真的和他平等相处。

        能让他破例抛开级别成见的,只有赵九州这样的人物。

        因为赵九州,是个实实在在的玄术师……

        “唉,这比赛看到一半的,可惜了……”

        四个因为各种原因跟在赵九州身边的货,心里全都在想着赵九州,四双眼睛,此时却又都盯在刘嘉身上。刘嘉跟在李太虎身后走,满心遗憾地轻声叹气。

        白银盟这边的直播信号,因为考虑到很多安全方面的原因,所以但凡是公家信号,全都慢得要死。不仅公家手机传送视频的速度能急死人,上了火车后,车内信号就干脆连直播都做不到了。最多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而且短信信号也极差。

        眼下白银盟范围内,只要是直播信号流畅的平台,有一家算一家,必然都是私营为主的。比方前几天害得全盟各地变异危机爆发,搞得猎魔世界杯尸横遍野的万维视屏,超过50%以上的公司股份就都是孙家所有。而为了节目能顺利播出才不得不让给盟堂的股份,最多最多,也就在10%以内。白银盟内民生方面的公有经济,已经肉眼可见地走向名存实亡。

        “看个毛线,我都退赛了……”

        李太虎一手拉着赵九州,一手拉过刘嘉,显得对退赛这件事,也挺耿耿于怀。

        他好不容易请了假回来装逼,结果装到一半就被迫回去了。

        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他肯定不是怯战,可错过了这次机会,下一回那就得等四年之后了。

        人生啊……特么的有几个四年啊?

        而且下次他还不见得能请出假来。

        这回能来,还是完全托比赛就在社稷城内举办的福……

        心里唉声叹气,三个人走进车厢,就被站在车厢门口的女乘务员,拿着装满净化剂的喷壶喷了刷刷一脸。

        “哎呀,别喷了,喷个鬼啊,半怪又不是怪物,靠这东西又检查不出来!”

        李太虎对乘务员没好气道。

        捧着铁饭碗的乘务员也不虚他,立马道:“我们领导让喷的,你找我们领导说去啊!”

        “行行行,我错了,大姐。”

        李太虎立马认怂。

        这趟车的领导,百分百是白银军大佬。

        大佬要喷,你敢说他喷得不对?

        自问只是个卑微大校的李太虎,绝不敢和将军们硬扛,内心深处充满打工仔的觉悟。

        而这样的觉悟,赵九州就一丁点都没有。

        满心只想谋朝篡位……

        一群人咋咋呼呼进了头等车厢,因为车厢空座多,根本不用找座位,随便坐就是。

        赵九州一贯不喜欢凑热闹,就自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

        摘下书包,往边上的空座一放。然后拿出手机,就先给安安发条短信:“我上火车了。第一次坐火车,有点紧张,需要注意点什么?”

        谷韈

        过了半分钟左右,安安回道:“男孩子在外面,也要注意安全。”

        挺幽默呀……

        赵九州笑了笑,这时火车发车前的哨声响起。

        站在车厢门边的乘务员也开始人工提醒:“大家注意,车子要开了,下一站是……”

        正说着话,站台上,忽然有两个身影飞快奔跑过来。

        “等一下!等一下!”

        赵九州转头望去,眼看着车门缓缓关上。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极速冲过了车后。

        后面那个,还差点没挤过来。

        “我靠!好一对影响奔跑的大馒头……”

        赵九州心里嘀咕,看着那两个戴着墨镜、千钧一发跑进来的姑娘,扶着膝盖边笑边喘。

        车厢里头,李太虎和韩明明几个人,也都全都向她俩投去奇怪的眼神。

        “不要命了?幸好跑进来了,不然要耽误多少人?知道这是什么车吗?你们怎么进来的?”

        乘务员连珠炮似的逼问。

        年纪大一点的那个女孩子,连连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刚才错过一班车……”

        “错过了也不能这样啊,社稷城不是还戒严呢吗?身份卡呢?给我看一下,你们原本是要去哪儿的?”乘务员向两个人伸出手。

        两个女孩子对视一眼,还是年纪大一些的女孩,小声说道:“同志,我们是从家里逃婚出来的,要去乌孙敦那边找家里的长辈……”

        “逃婚?什么年代了还逃婚……”乘务员嘴里嘀咕着。

        年纪大的女孩子,把两张身份卡递上去。

        乘务员拿过来一刷,看到机器上显示的名字和照片,又看了看眼前完全不是那回事的两张脸,女孩子赶忙在她耳边小声道:“人皮面具,我们去找柳老爷子,柳相龙将军……”

        乘务员瞬间长大了嘴。

        易容过的白及,对她使了个小眼色,“帮我们保守秘密。”

        乘务员有点茫然地轻轻点头,又望向另一个姑娘。

        看那姑娘差点因为过大而挤不过车门的身材,她一下子就相信了。

        没错,那个葫芦一样的身材……

        果然是柳仙子吗?

        “拜托,拜托……”柳一飞双手合十,对乘务员拜了拜。

        乘务员心中顿时升起对被逼婚的柳仙子的无限同情,重重一点头,然后把卡还给白及,又拿着净化剂朝两人脸上各喷了两下,转头就走。

        “我靠,这特么也行?我们是军车啊……”

        韦绵子盯着柳一飞的胸,满脸正气地批评。

        “就是说!军车呢!”韩明明也跟着点头,“好圆的车……”

        刘嘉小声道:“可惜了,脸差了点,配不上这辆车。”

        这群禽兽,说话也不带放低音量的。

        站台之外,火车慢慢发动,车子逐渐加速,越来越快,发出况且况且的声音。

        白及听得眉头深锁,却又奈何不得。

        柳一飞也同时只能假装没听到,跟着白及一路往前,走到相对僻静的座位坐下来。

        只是刚一坐下,白及忽然就看到斜对面的男人。

        那个男人,也正盯着她……身边的柳一飞……的胸在看。

        “啊!”白及一声惊呼,急忙拉了拉柳一飞。

        柳一飞也抬眼望去,同样发出一声:“啊!”

        “啊你妈个头啊!”赵九州就不满意了,“老子就看了两眼,又没摸!”

        柳一飞和白及两个人愣了愣。

        下一秒,柳一飞突然破罐破摔,站起来就喊:“那你过来摸啊!”

        赵九州眨了眨眼,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什么情况?

        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了吗?

        可是这个姑娘,她长得一点都不像我的菜啊!

        正疑惑着,却听车厢里的几个牲口纷纷喊叫。

        “停电了?”潘安达满脸不可思议。

        韦绵子破口大骂:“卧尼玛,什么年代了还能停电?列车长吃回扣了吗?”

        “大家别吵!”

        李太虎猛地站起来,高声大喊:“赵九州!你去面前车厢,我去后面车厢!这车有问题!其他人留在这里别动,不管遇上什么,大家都不要离开自己的座位!”

        话音落下,立马化作一道白光,就朝后面车厢奔去。

        赵九州见状想了想,对柳一飞喊道:“你们别动,等我回来再摸!”随即开灵动力就跟喝水一样轻松,浑身光焰轰然亮起,冲向了和李太虎相反的另一个方向。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3902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