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048 混乱之夜(三)

048 混乱之夜(三)

        呜~~!呜~~!

        连绵不绝、响彻全城的低沉警报声,打破了社稷城内某条小巷的宁静。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牵着母亲的手从巷子口走过,她转过头,瞥见不远处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压在一个男人身上,发出阵阵的呻吟,  顿时惊惧地将母亲的手抓得更紧,惊恐地呼唤道:“妈妈!妈妈!有个阿姨在吃叔叔的肠子!”

        “别看!”女人捂住孩子的眼睛,自己却忍不住转头望去。

        那个正在吃肠子的“女人”,这时也抬起头来。

        隔着几十米,“两个人”对视一眼。

        带着孩子的女人看清对方满脸的鲜血,瞬间瞳孔紧缩。

        漆黑的夜空下,一声尖叫,甚至盖住了警报的声音。

        “啊——!”

        ……

        “啊!!!!!!”

        猎魔世界杯主赛场内,凄厉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汹涌的人潮,  在恐慌的驱赶下,疯狂朝着赛场的出口跑去,但拥挤的场面,却让逃离的效率变得更低。孩子和女人充满无助和绝望的哭叫声,充斥着整片空间,让所有人越发地惊慌失措。

        场地中央,那些原本在认真比赛的选手们,此时因为结界的隔离,仍然还在认真对抗着场地内的怪物。可是当一名选手被怪物扑倒,场中的机器人,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及时跳出来,阻挡住怪物的后续攻击,更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对这名选手展开救援。

        那名在全世界范围内也算小有名气的职业选手,就那样在万众恐慌之中,  被场地内的怪物活生生拧下了头颅。赛场内,  选手所在的小队里,队长对着对讲机,  急切地要求场内工作人员马上出面营救,可是从耳返中得到的,却只有莎莎的雪花声。

        现场的所有直播和通讯信号,已经在“变异潮”爆发的第一时间,被尽数切断。直播平台宁可违约,也不可能将这种特大事故,现场播放给全世界看。

        哒哒哒哒……

        此时赛场之中,枪声忽然大作。全球各盟的政要在保镖们的保护下且战且退,正从各自包厢里出来,尚且还算安全。只是就在这时,某小盟的保护队伍里,一名保镖突然变异,张嘴就咬在了身边的队友肩膀上。其他保镖见状,顿时吓得举起手里的枪。

        一通火光四溅后,连同伴带大佬,居然全部一并射死……

        “我草!什么情况?”

        “信号呢?”

        “观众席上有人变异了!”

        赛场外,刚刚还在通过世界杯直播间收看比赛的线上观众们,  这会让也已经反应过来,纷纷叫嚷。可是就跟下午的时候提到“玄术”两个字一样,  此时谁提到“变异”,  帐号就瞬间被机器人封禁。这么一来,结合眼下全城内外此起彼伏的警报声,这下就算是傻逼也能猜到,社稷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是演习!不是演习!”

        “快找地方躲起来!”

        社稷城的商业街上,无数几小时前还需要警卫们暴力驱离的人们,纷纷恐慌地扔下手里的小零食,成群结队,扭头就跑。黑虎岭分舵沿江路上,赵九州前几天倒卖幻灵兽蛋的小楼下,一个打扮精致的女孩子,被男朋友牵着手,没跑几步,就喘起了粗气。

        “你怎么了?不舒服了?”她的男友感觉到有点不对,转头问道。

        女孩子眼圈微微发黑,似乎是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通宵没睡的后遗症来了,站不住似的微微晃了晃,往前一倾,拥抱住她的男友。然后就在这一他刹那,她张开嘴,狠狠一口,咬在了男孩的脖子上。

        “啊——!”

        ……

        “啊!!”

        猎魔师世界杯主赛场中,韩明明刚病急乱投医地给赵九州打完电话,他和女朋友就被人潮冲散。随即眼睁睁看着他的女孩,被狂躁的人群所淹没。摔倒后,就再也没爬起来。他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这时不远的地方,另一名观众,又被变异者扑倒。

        “草泥妈!”韩明明见状,满腔悲愤地拿起手机,狠狠砸中那个变异者。

        正在撕咬猎物的怪物抬起头来,和韩明明对视一眼,立马松开手里的尸体,暴躁地冲入人群,朝着韩明明飞奔而来。

        砰!韩明明耳边,枪声骤响。

        一颗子弹,精准地命中那只怪物的脑袋。

        怪物瞬间头颅崩裂,死得透彻。

        脑子里还掉出一块虽然不大,成色却不错的晶核。

        但眼下,没有人会在意这个了……

        文叔手里拿着枪,看都没看韩明明一眼,带着七八个保镖,连带着白及几个人,围成一圈,继续护着徐震和柳一飞,艰难却坚定地朝着出口走去,从韩明明身边走过。

        穿着高跟鞋的柳一飞,行动不便地被徐震半搂在怀里,一只手始终紧紧抓着球球的链子。飞在他们上方的球球,卖力地扇动着翅膀,嘴里不断地发出“biubiubiu”的叫声。一道道激光似的灵气,伴随着它可可爱爱的喊声,从它那微小的“嘴巴”里喷出,力量却惊人的可怕。每一发,必然能打爆一个变异者的脑袋,精准度极高。

        在球球的战力加持下,柳一飞一行人,总算到目前有惊无险。

        同样的,在她身后,孙家的王者猎魔师集团也正各显神通,抵抗着怪物的攻击。

        可是问题是,相比起不知何时就会从身边窜出来的变异者,拥堵的人潮,才是他们现在最大的障碍。几十万人同时冲向寥寥6个出口,一下子就把出口堵得严严实实。

        “那边的出口堵住了!”

        大脑宕机的韩明明,突然回过神来,冲着柳一飞他们大喊,“去对面!对面的出口还能出去!”

        柳一飞和孙维两拨人听到,转身看向远处,徐震立马当机立断:“去六号出口!”

        “妈的!”孙维有点沉不住气地骂道,“这群傻逼!逃个命都能把出口堵了!”

        “是尸体。”柳子青跟在两拨人之间,青着脸道,“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尸体堵路。”

        “不管是什么了。”徐震沉着脸道,“再这样下去,这里几十万人全都要感染了。”

        “不至于。”文叔却道,“现场二十万人里至少有四五万个猎魔师,就算该变异的都变异了,只要稍微组织起像样的抵抗,情况就不会太糟糕,这里怎么说也是社稷城……”

        “你高估社稷城居民的素质了。”

        孙维沉声道,“这里的老百姓过惯了太平日子,遇上这种场面……”

        “啊——!”

        话音未落,前面不远处,一个女孩子就生生被人从台阶上推搡下去。

        台阶下面,十几个变异者一拥而上,几十只手抓住她的身体,眨眼间就将那个女孩撕扯开,分尸场面血腥无比……

        “呕~”柳一飞看得一阵干呕。

        此时徐震的口袋里,手机忽然响起。

        他还算镇定地拿出来,接起电话,是他的老父亲打来的,问道:“走得了吗?”

        徐震听到老爸的声音,居然还能苦笑出来:“做最坏的打算吧。”

        那头沉默了两秒,“我知道了,你坚持一下,我们家的人马上就到,你找个空旷点的地方,就待在原地,不要乱跑了。”

        “好”徐震放下手机,左右看了看,指了个离出口比较远,却相对人少的方向,“文叔,去那边,家里来人接我们了。”

        文叔点点头,转头带领保镖们,护着徐震反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场地中央,不少人也都接到类似的电话。

        一道道求救的信号弹,从观众席上,射向天空。

        除了各盟政要,白银盟八大家族,今晚上也家家都有嫡系子弟在场。

        顶尖权贵家庭的孩子也是人。

        是人,只要有条件,就特么爱凑热闹……

        赛场之外,偌大的社稷城各地,开始有直升机起飞,目的地不约而同,全都奔着世界杯主赛场的方向而去。就连玄师阁的停机坪上,都响起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巨大噪音。

        “立刻封城!”玄师阁的盟主办公室里,马尔西终于下达了命令,“启动最高警备状态,城内所有武装力量武装待命!盟下戍卫堂,马上接管天龙总舵和黑山总舵!保证全城所有居民,全部在家隔离!有不听指挥的,一律视为故意传变,等同视为变异者,从重从速解决!”

        “是!”

        一条条命令,直接从白银盟盟主办公室里发出。猎魔师世界杯主赛场爆发变异12分钟后,社稷城四道巨大的城门,缓缓关拢。

        街面上,开始成群结队,出现成建制的白银军人员。

        上百辆军车,从混乱的马路上飞驰而过,直奔世界杯主赛场。

        玄师阁的盟主办公室内,马尔西看着全城各地的实时监控画面,眉头已经皱到根本松不开的程度。世界杯期间,社稷城全城爆发传变事件,而且爆发中心,刚好就是世界杯主赛场!这件事,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的责任都逃不过了。

        十八年了,他这个盟主,终于是要做到头了吗?

        到底是意外,还是……

        “盟主。”办公室外,马尔西的秘书,突然神色慌张地走进来。

        马尔西望向他,问道:“又有哪个州出事了?”

        “不是。”秘书走上前,小声道,“马赫……出事了。”

        谷郛

        “出事?”马尔西的脑子里,陡然间嗡的一声,眼里掩不住的慌张,“怎么了?”

        秘书小声道:“人……没了。”

        马尔西的脸色,瞬间惨白。

        他和自己的正房老婆,没有名义上的孩子,却跟徐家孤女,有两个孩子。

        因为盟主的身份,这种事不能拿到明面上讲。

        十几年来,他和马赫也没有相认过,只有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个秘密。

        暗中替他照顾着他们。

        可现在……

        马尔西面色如纸地看着秘书,安静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怎么没的?”

        秘书道:“暂时还不知道,但很有可能,是被变异者攻击了。”

        马尔西一下子有点站不住,一只手扶住了桌子,“跟周明诚说,让城内的特战队全体出动,六个小时内,我要看到变异者被全部清除。谁敢趁机作乱的,格杀勿论。”

        “是。”秘书一点头,转身走出房间,带上了房门。

        马尔西颓然坐下。

        双手抱住头,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

        ……

        “哦……”医院的病房里,赵九州正很浪地叫着,接受治疗术的治疗。

        和李太虎刚才接受的那种要少活半个月的治疗术不一样,赵九州此时受到的治疗强度,顶多让他少活半个小时,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你这个伤问题不大,明天下午再治疗一次,基本就痊愈了。”给赵九州做手术的主刀医生站在一旁,看着治疗师释放的光球,慢慢融入赵九州的胸口。

        赵九州的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握着安安的手,轻轻地揉捏着。

        心里已经连明天下午要用什么姿势和安安战斗都想好了。

        至于韩明明刚才的求救电话……

        那我也没办法啊!

        谁叫我还是个病人啊!

        不愧疚。

        一点都不愧疚。

        医生都说了,让我静养,静养期间,怎么可能去为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拼命?

        柳一飞在现场也没用!

        现在少拿柳一飞来勾引我,老子是有家室的人了!

        而且关键是,在赵九州眼里,这特么还是笔交易。相当于是他靠着放弃了睡柳一飞的权利,换来了将来的学术院进学资格、留校编制、晋升空间、生活品质外加上可爱的安安。

        妈的这生意都做成这样了,好处如此之大,老子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徐震说得对,女人都一样。

        抛开柳一飞的明星光环不看,安安哪里比她差了?

        更不用说安安还这么温柔听话,过日子绝佳啊!

        “好了,你好好休息。”

        治疗师干完活,医生和护士们检查过赵九州的伤口,换了药,就麻利地离开了房间。

        这下子,终于没人再打扰赵九州和安安的二人世界。

        “安安,来,脱衣服,上床!”他掀开被子,让出一点空位,连连拍打床板。

        “等明天啊……”安安轻咬着嘴唇,羞得耳根发红。

        病房外,此时的警报声,仿佛越来越响。

        赵九州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无比饥渴地催促:“勇敢点!不要怕!下肢运动而已,根本碰不到胸口的,你要相信我的操作水平!”

        嗡嗡嗡!嗡嗡嗡!

        床头的手机,这时又响了两声。

        “妈的!又特么谁啊?”赵九州伸出手,就想抓起手机,砸烂了事。

        安安却眼疾手快,先把手机拿了起来。

        打开一看,脸色突然一变,忙递给赵九州道:“紧急征召!”

        “征召我?”赵九州懵逼得很,“我特么重伤在身啊!”

        “别放屁了!”病房外,一只嚣张的脚踢开了门。

        李太虎走进来,正色对赵九州道:“盟下戍卫堂特战部特战一师战士赵九州,你现在归我调遣,组建临时特战救援小队。小队应到两人,实到两人,穿衣服!出发!”

        赵九州一愣,上上下下打量李太虎两眼,顿时骂道:“出发个鬼啊!装备呢?!”

        “这里。”

        李太虎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扔给了赵九州,“空间戒指,送你了。各种装备,应有尽有。”

        说完,拿出手机,直接发了条材料上去。

        赵九州的手机里,随即就跳出一条通知。

        “特战一师列兵赵九州,你已被编入李太虎大校临时救援小队序列。即刻起,请服从李太虎大校命令,李太虎已对你获得战时绝对处置权!”

        “战时绝对处置权?什么鬼?”赵九州愕然望向李太虎。

        可手机里,紧接着又跳出一条。

        “驻社稷城特战部各人员注意,社稷城已开启最高戒备状态,请立刻到各自队伍就位。”

        再接着,还有第三条信息,接二连三地跳出。

        “社稷城全体居民请注意,社稷城即将全面封锁。除战斗人员和必要岗位人员,其他市民请立刻返回各自家中,或就近寻找居所,进行自我防疫隔离。社稷城各堂口人员,将会保证大家的各项需求。如有违反相关隔离措施的居民,将被依法追究责任。”

        “外面特么的怪物巢穴炸了吗?”

        赵九州盯着手机看得有点傻眼。

        “别问了,快走吧。”李太虎连声催促。

        赵九州放下手机,把空间戒指往指头上一戴,跳下床,赶人道:“你出去,我先换条内裤!”

        “诶!麻烦!”

        李太虎转身走出房间,把门一关。

        屋子里只剩下赵九州和安安两个人。

        赵九州看着安安,突然紧紧抱住她,深深地吻了上去。

        亲了足有半分钟才松开她,斩钉截铁、坚硬如铁地说道:“等我回来!”

        “嗯……”安安被赵九州亲得有点七荤八素的。

        主要是这货一边亲,还顺便做了好多别的小动作,抓得她衣服皱巴巴的。

        赵九州三两下脱掉身上所有的衣裤,麻利地换上从里到外整套全新的。

        分分钟穿好鞋袜,踩了踩锃光瓦亮的军靴。

        安安又忙把他的作战头盔从柜子里拿出来,递过他。

        赵九州接过头盔戴上,深深地看了安安一眼。

        不再拖泥带水,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列兵赵九州!”

        病房外,焦急地等了一分多钟的李太虎,立马迫不及待地大声命令,“行动!”

        “去哪儿?”

        “猎魔世界杯,主赛场!”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2625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