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047 混乱之夜(二)

047 混乱之夜(二)

        “你好。”病房外,轻轻一声问好,医院的小护工推着推车,站在门外,敲了一下房门,“徐小姐,您点的海鲜泡饭做好了。”

        “好!”屋内的声音,  略显几分慌张。

        过了几秒,安安才打开门,脸色微红,衣领略有点不整齐,额头上还有些微的汗珠。

        赵九州躺在床上,正表情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别作怪了,先吃饭了。”安安柔声说着,赶忙帮他把床前的小桌支起来,  又发现赵九州改盯着她的胸前在看,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的衣服有两个扣子系错了,忙伸手捂住。

        小护工似乎是见惯类似的场面,微微笑着,很麻利地把各种吃的喝的,一整套的套餐端到赵九州跟前,小声提醒:“刚做完手术,不能剧烈运动啊。”

        “嗯,我知道。”赵九州面不改色地点点头,“那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这你得问医生和护士啊。”小护工转身就要走。

        徐安安忽然又拦住,“等下,  外面……没事吧?”

        “没事的。”小护工甜甜一笑,“我们这边是盟府最中心位置了,  玄师阁离我们也才三公里,隔壁一点点就是世界杯比赛的主赛场,全世界都没有比我们这边更安全的地方了。放心吧,  你们待会儿尽管安心睡觉。有什么需要,  你们再叫我……”

        她指了指放在床边桌上的平板微机。

        徐安安点点头,  道了声谢,又关上了病房的房门。

        “哇,味道真好。”病床上的赵九州,这时已经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安安坐回到他床边,帮他把一个个小食盒打开。

        拿出几只大虾,替他去了虾壳,放进他的碗里。

        “你一起吃啊。”赵九州抬头看看她。

        安安道:“我刚刚吃过了。”

        “瞎说,你刚刚最多被我吃……”

        赵九州满嘴泡饭,又开始不老实,“你要对我负责啊,话说我也是第一次。”

        安安忍不住给这货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

        想起赵九州刚才对她又亲又揉的场面,她又忍不住耳朵发烫。

        这个天下第一高手,也太粗鲁了……

        “吃,滑滑嫩嫩,跟刚才亲你的口感很像。”赵九州夹起大虾,递到安安嘴边。

        安安微微张嘴,很顺从地让赵九州喂进去。

        赵九州又左右看了看,问道:“我的那些衣服呢?”

        “都扔了。”徐安安道,  “全部给你换了新的。”

        她站起来,  走到病房的柜子前,  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整套崭新的从里到外的衣裤,捧到赵九州跟前:“你看,白银军军装,全都是灵能制品。”

        赵九州看到放在最上面的一件小裤子,顿时眼珠子一瞪,“我草?灵能内裤?”

        “对啊。”安安露出笑脸道,“你要不要换上?”

        赵九州立马不要脸地问道:“你帮我换?”

        安安脸红红的,“你非要的话……当然也可以。”

        “我非要。”

        “那先吃完吧,现在这样也不好换啊……”安安看着横在赵九州床上的桌子。

        “妈的!你给我等着啊!”赵九州赶紧低头吃饭,可吃了两口,忽然又再次抬起头,问道,“我的手机和银行卡呢?还有别的什么的呢?”

        “应该被白银军的人拿走了。”徐安安道,“你现在的资料全都是机密。”

        “那我现在都醒了,好歹给我送回来啊!”赵九州道,“我还想把卡交给你的。”

        “给我?”安安一愣。

        “是啊。”赵九州理所当然道,“你以后就跟我睡一张床了,我总不能白睡你吧?以后我的卡给你,你花我的钱,我日你的……”

        “你这个语言风格,可真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所有话当中,最特么下流的。”

        房间外面,肩戴两杠三颗星的韩明明,手里拿着个牛皮纸袋,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你特么谁啊?”

        “我特么是给来给你发军衔和委任状的你上级领导爸爸,叫爸爸!”

        韩明明大马金刀,走到赵九州病床前站定。

        下午的工厂大战刚结束,韩明明就因为表现优异,被调到盟下戍卫堂总部了,现在的工作,就是给韩克用跑腿——从姓氏上也不难看出,这爷儿俩,大概是个什么关系。

        镀金处处有,韩明明这回因祸得福,也是沾了赵九州的光。

        他爹老韩已经帮他把立功材料报上去,过个几天,应该就能升上校了。

        “我草,年轻人,你特么嘴这么臭,做人这么嚣张,不怕走在路上被人打死吗?”全世界恐怕最没资格对韩明明说这种话的赵九州,完全没有要拿自己当参照物的觉悟,一边谴责,一边继续呼呼吃饭。这碗海鲜泡饭味美料足,温度也刚刚好,赵九州呼呼几口,就把一整碗饭干下去,转头就对安安道,“安安,再给我点一碗。”

        “哦……”安安忙拿起微机操作。

        韩明明看安安一眼,不由奇怪地问赵九州:“你姐?你家里不是没人了吗?”

        “姐你妹!”赵九州不客气道,“她是老子的女人!”

        安安也连忙自我介绍:“长官,我叫安安,以后赵九州的日常生活起居,全都由我来负责。”

        韩明明一听,却立马道:“这不行啊,赵九州是白银军直管军士,生活上的事情,要先报备才能通过的。”

        “没事的。”安安微笑道,“我是东南徐家的人,身世可以查。如果你们要求赵九州的身边人必须是军籍,我也可以马上入东南军的军籍。而且我和赵九州没领结婚证,不领证的话,是不需要走白银军的报备和审核程序的吧?”

        “徐家孤女?”韩明明听安安说了一大串,不禁有点意外,他盯着貌美闻静的安安,又看看从头到脚散发着屌丝气息的赵九州,满心蛋疼,“所以你现在……是他的人了?”

        “嗯……”安安眼神羞涩地点点头。

        韩明明不由对安安叹道:“委屈你了……”

        “卧尼玛!你特么到底干嘛来的啊!”赵九州气性颇大,怒骂道,“你特么有事说事,没事赶紧给我滚蛋!跟我这儿逼逼个鸡毛!”

        “混账!”

        韩明明顿时怒喝,“赵九州!我正式警告和提醒你,你的个人资料和档案,现在已经全部转移到白银奖礼盟盟下戍卫堂人事部,换言之,你已经是正式军籍。

        入了军籍,我不管你是什么天下第一高手还是天下第一高脚,只要敢对长官不敬,我就算枪毙不了你,也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给我记住,你现在只是个列兵!见到比你大的,你特么嘴上要叫长官,心里要叫爸爸!我比你高足足十六级!我特么现在是你祖宗!你要是不想混了,白银军监狱铺位还多得很!你要是觉得自己更行,你完全可以试试,到底是你牛逼,还是机关枪牛逼!明白吗?!”

        赵九州被韩明明吼得有点脑子嗡嗡的,转头看看安安,问道:“是这样吗?”

        安安点点头,小声道:“戍卫堂是盟下第二堂,权力很大的。”

        “哦……”赵九州微微点头,又看看韩明明肩上的军衔,瞬间对小韩同志放下不该有的成见,正色道,“这位爸爸,请问您来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呢?”

        “……”

        韩明明沉默了几秒,把手里的牛皮纸袋,给赵九州递了过去,“你的军籍通用卡,还有手机,都给你重新换过了,手机里的资料完整保留,我们没动,不过以后肯定要监控的。”

        “哦。”赵九州接过来,从里面拿出手机和卡,随手就递给了安安,“拿着,收好,咱们今后就靠这个过日子了。”

        “啊,好……”

        安安弱弱拿过赵九州卡,又轻声道,“徐家每个月会给我补贴的,我一个月有八千块。”

        “多少?”赵九州愕然看着安安。

        安安重复道:“八千。”

        “把卡还给我。”

        “哦……”安安憋着笑,把卡还回去。

        赵九州收回卡,小心放进自己的病号服上衣口袋里,又问韩明明:“这位爸爸,你还有别的事吗?”

        “有。”韩明明又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宣读道,“赵九州同志,你已被白银奖礼盟盟下戍卫堂正式录为特战部成员,授予列兵军衔。该任命自宣读任命起生效。白银奖礼盟盟下戍卫堂机要部人事处。宣读时间,全球公历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四日,凌晨十二点三十分钟。宣读完毕。”正儿八经地念完,他又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

        过了半分钟左右,赵九州的新手机里,就跳出一条通知来。

        安安帮赵九州点开,放到他跟前。

        赵九州一眼扫过去,就看到通知上简简单单写道:“白银军直属特战部战士赵九州,你已获得列兵军衔。请你牢记使命担当,不负肩上衔章!”

        赵九州不由得安静下来,作沉思状。

        沉思少顷,他抬头看看韩明明,“衔章呢?”

        “你新衣服的兜里。”韩明明道,“我们安排你后天出院,直接去乌孙敦,你明天应该就能动了,抽空去把各种手续都办了吧。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来,加个好友。”

        韩明明拿出手机,面向安安。安安一边从赵九州的军装口袋里拿出列兵衔章,又赶紧麻利地把韩明明的手机号,添加进赵九州的手机里,拿给赵九州看了眼。

        “韩明明?”一看到这破名字,赵九州就有点小惊讶,“这么有缘?”

        韩明明问道:“怎么了?”

        赵九州道:“我前几天去查灵力数据,有个检测员跟我加了个好友,也叫韩明明。”

        “哦,我知道他,跟我同名同姓。”韩明明很淡定道,“他家里也挺厉害的。”

        “也挺厉害?”赵九州有点莫名其妙。

        ……

        “哇!好厉害!”

        “牛逼!”

        “这走位无敌了!”

        社稷城天龙总舵飞龙分舵城中心,巨大的猎魔世界杯主场馆内,二十万个观众座位,座无虚席。观众席上,放眼望去全都是年轻的面孔,情绪高昂而充满活力。

        山呼海啸的呼喊声,完完全全将室外的鸣笛声掩盖住。

        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今天在这个地方,都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这场16进8的比赛举行,更阻止不了这些白银盟境内,最富足家庭的孩子们,体内的那颗狂欢之心。

        韩明明拉着他的女朋友,在人群中紧紧相拥。

        不远处的前排,他看到了柳一飞,正在和身边的几个人说说笑笑。

        柳一飞是今晚的助演嘉宾,待会儿等比赛中场休息时,柳一飞要上台献唱。此时的她,手里牵着跟绳子,绳子绑着一只幻灵兽的长尾巴。

        那只幻灵兽长得十分奇特,没有四肢,也看不出五官,圆滚滚的身体上,只有一双翅膀,从进来到现在,就一只在不安分地扑腾。细长的尾巴,一只拽着柳一飞手里的绳子,似乎是想要逃走一样。可是在这位韩明明看来,这只幻灵兽,应该就是典型的哈士奇性格。

        毕竟九成九的幻灵兽,全都是哈士奇性格。

        这点并不奇怪。

        并且他一点都不怀疑,这只幻灵兽和柳一飞的关系。

        ——因为徐家少爷的高调,现在估计整个白银盟的人都知道,柳一飞搞到一只极品同心幻灵兽了。灵感力爆棚,还带灵动力。而且具备双重伤害。

        相当于就是一门小型火炮。

        对人对怪物都有杀伤力。

        而由于只要主人不死,幻灵兽就不死不灭。所以站在军事战术角度看,柳一飞的这只同心幻灵兽,就差不多等同于一只“会飞、无限防御、无限远程火力”外挂小队。

        并且比起普通的雇佣兵,幻灵兽对主人,可是百分百的忠心耿耿。

        另外的另外,听说还是全属性……

        “柳一飞好漂亮啊!”

        韩明明的女朋友,见韩明明盯着柳一飞的“球球”看个不停,不由得在他耳边大喊道。

        人声鼎沸中,韩明明跟着回答:“在我眼里!你就是最漂亮!”

        “啊——!”韩明明的女朋友高兴地尖叫起来。

        与此同时,在观众席的其他角落里,尖叫声也紧跟着此起彼伏。

        “啊!!”

        “啊——!”

        “啊——!”

        尖利的声音,在哪怕这样的声浪声,也显得那么刺耳。

        观众席东面前排,柳一飞转头看看正愁容满面的柳子青和柳亚红,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孙维。

        孙维做了个挖耳朵的动作,轻声对柳一飞道:“好吵。”

        “是啊。”柳一飞微笑如风。

        她今天为了演出,穿得很性感。

        身材窈窕,凹凸有致。

        看得孙维内心也很摇曳。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出,轻轻拍了下柳一飞的肩膀。

        柳一飞转过头来。

        徐震微笑着,直接在她身边坐下,说道:“我今天真棒,没迟到。”

        “你怎么来了?”柳一飞看着徐震的帅脸,眼里不由得露出一丝小花痴。

        孙维眼底,却闪过一抹狠厉,可随即就微笑道:“徐少爷,还不打算回家吗?”

        “开玩笑,家门口的世界杯,淘汰赛阶段才刚开始,这不看完,你回去能睡得着?”徐震很自然地跟孙维说着。

        这时不远处,那刺耳的尖叫,又再度响起来。

        “啊——!”

        “啊——!”

        “啊——!救命!救命啊!”谷泖

        柳一飞和孙维几个人转头望去。

        忽然间,徐震身旁的文叔,脸色猛地一变。

        ……

        “救命啊!把我的帐号还给我!我想看直播啊啊啊啊!”

        “退钱!日你妈!你对得起我们吗?”

        “万维视屏!我操你祖宗!”

        白银军总医院创伤科住院部,被包得跟粽子一样的李太虎,此时也已经苏醒了。可惜他身边的陪护,是个年轻的男性战士,待遇和赵九州根本没法比。

        甚至连想看什么节目,现在都由不得他。

        家里明显背景深厚的小战士,完全不拿李太虎这个大校当盘菜,自顾自地看着今天的笑话节目,节目内容就是一大群下午被封了号的万维视屏vip用户,集体狂喷社稷州孙家。

        “哈哈哈哈……一群傻逼!搞笑哦!”

        小战士拍着床沿,“让你们浪!全都浪死了活该!”

        这些被封掉的账户,全都是因为在事后疯狂讨论“玄术师”,怎么劝都劝不住,万维视屏和网上其他平台,为了不受他们的波及,直接就下了毒手。

        “让你们还逼逼玄术师,也不看看特么的连孙家都顶不住了。”

        李太虎听小战士兴奋说着,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话说七年前他刚出道的时候,玄术师还不至于这么“声名狼藉”的,可这几年不知道就怎么了,突然间这个“职业”一下子就变得跟过街老鼠似的,莫名其妙人人喊打。

        但是……老子也是玄术师啊!

        李太虎内心悲凉,又想起下午那场大战,想起那只怎么打都打不出僵直状态的怪物。

        他当时原本以为自己是死定了。

        尤其是昏死过去的那一刻,真的已经感到绝望。

        然后等他睁开眼,人就已经身处这间医院。

        白银军总部,还派了个傻逼来照顾他。

        一问三不知,问就是五级怨灵体。

        问就是“以哨刷怪”……

        但是总归,李太虎还是慢慢搞清楚,是那个名叫赵九州的小屁孩救了他。

        妈的……

        耻辱啊……

        他可是自己要求去解救人质,结果到头来,居然是人质拯救了世界?!

        “李太虎,好点没?”

        这时病房外,终于走进来几个正常人。

        各个肩上戴着将星,都是大人物。

        那个小战士赶忙把视屏一关,严肃喊道:“长官好!”

        “好。”几个大佬走到李太虎跟前。

        韩克用跟在其中,听他的上级领导问李太虎道:“几天能好?”

        “估计得两三天吧。”李太虎苦笑道,“不过要是有紧急任务,现在马上出发,勉强也是可以的。”说着话,身体外微微一亮,灵动力爆发不受影响。

        长官微微点头,“你境界有突破吗?”

        “没有。”李太虎有点遗憾地摇摇头,“不过赵九州,估计能有无双境界了。”

        “先不管他。”白银军作战部上将部长周明诚沉声道,“西北那边,你得赶紧回去,乌孙敦那边情况不对,我们需要特种作战先去探探底,实在不行,才能动用最后的手段。”

        “我知道。”李太虎点点头。

        呜~~~!呜~~~!呜~~~!

        病房外面,警报声这时突然又再度响起。

        听声音,级别要比刚才那几声,直接更高了两级。

        满屋子的人手机,此时同时响起。大佬们赶紧接起电话,纷纷脸色变化。韩克用转头就对李太虎道:“小李,出事了,看来你真得带伤出任务了!治疗师,给他上个大治疗术!马上!”

        ……

        “大规模传变?”

        社稷城内城玄武湖的小岛上,举世皆知的一群静谧建筑群的中间,一间入口门梁上挂着玄师阁三个字的小楼里,一个声音,突然失控。

        马尔西惊声问身边的人:“怎么回事?”

        “下午那场直播的后遗症。”玄师阁秘书处的大佬,沉声回答,“咒灵体的死气,通过直播镜头,传递到全盟各地,根据我们刚刚得出的计算结果,社稷州的受影响可能性是百分之八十七,发作率高达百分之十二点四。社稷州范围内,当时观看直播的人数大约是六百万,也就是有大约七十四多人,有变异的可能性。”

        马尔西马上问:“绝对致变率是多少?”

        “这次可能超过一半。”

        秘书处大佬道,“也就是全城有大约三十七万人,可能在今晚变成怪物。我们下午六点左右,就已经向全城各分舵下达了戒严的命令。社稷城外的各地倒是还配合,但是城内……”

        马尔西一咬牙:“舍不得世界杯的那点钱?”

        “是。”秘书长点点头,“柳云飞没给下面下死命令,加上飞龙总舵现在是孙家的人,您也知道……还有那些老百姓,他们也不乐意……”

        “别说了。”马尔西打住了秘书长的话,“现在什么情况了?”

        秘书长沉声道:“世界杯主赛场出事了。”

        ……

        “主赛场?!”躺在床上的李太虎,看着一团光球慢慢被自己的身体所吸收,同时听身边的小战士,一惊一乍地大喊。

        下午所受的重伤,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但这神奇的治疗术,却是以受术者的寿命为代价。

        这就一发,李太虎固然能立马生龙活虎,可他这辈子,起码要少活半个月。

        不过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了。

        “我草!那不完蛋了吗?人山人海的,一个传两个,两个传四个,神仙都逃不出去……”小战士给李太虎拿出作战服,一边飞快道,“我听说柳一飞也在那儿!”

        “不止是柳一飞。”李太虎从床上坐起来,飞快解开身上的绷带。

        拿过衣服,麻利地穿起来。

        刚才还挤在房间里的大佬们,这时全都已经跑回各自的岗位。

        李太虎三两下穿好衣服,又套上军靴,骂了句:“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各盟政要都在现场呢!这特么要是出事,黄金盟就能联合全世界拿原子弹炸我们了!”

        ……

        “黄金盟,是个好地方啊。”

        社稷城黑山总舵黑虎泉分舵的某条小街上,魏关山不动如山地看着视屏里,不停闪过的关于传变的谣言,脸上没有半点慌乱。

        但在他对面,下午还跟他并肩作战的那名传送师,脸色却不太好看。

        “魏宗师,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魏关山淡淡道,“就是想跟你说,其实你跑不掉的。”

        “你杀我有什么意义?”传送师放在桌下的拳头,发出亮白的光芒。

        魏关山还是那么从容,很平静地口吻道:“对我来说,只是个任务,不过对柳家来说,可能意义比较大。下午是柳家要我们杀赵九州,柳云飞只对我们这组人下达了这个命令,但是没有对朱星峰和丁修仙说,可能是柳云飞后来又改变主意了。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这几个人,现在都算是知情人。

        赵九州是天神下凡,已经摁不住了,所以风声更不能走漏。就算柳家能和赵九州和解,可我们这几个人,在他们眼里始终是后患……”

        “那你不也不一样?”传送师怒道,“你杀了我,柳家就不会杀你?”

        “不会。”魏关山摇摇头,“因为我马上就要变成柳家供奉,你的人头,就是我的投名状。”

        “魏关山!”传送师一拳掀翻桌子,攻向魏关山的面门。

        可飞起的桌子,却在空中一顿,反过来全部砸向了传送师。

        魏关山眼神光芒闪动,体内一柄短剑隔着木板飞出去。

        短剑贯穿过桌板。

        桌板后的传送师猝不及防,被短剑刺过胸膛。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桌板的碎片,掉落在地。

        传送师站在魏关山对面,身体微微一晃,仰头倒了下去。

        “关叔……”

        魏关山身后,罗北空和马赫两个人,惊诧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老魏转过身来,看到他们两个,露出奇怪的神情:“你们跟踪我?”

        罗北空道:“我刚才看朋友圈里说,阿豹和野狼死了,我以为有人在追杀我们……”

        “唉,朋友圈……”

        魏关山轻轻摇头,“哪有什么朋友圈,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朋友。马赫?”

        “啊?”

        “再见。”

        魏关山眼睛一亮,马赫身后,一柄小剑,刺进了他的心脏。

        罗北空见状,转身就瞬移出十几米,飞奔而去,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逃?往哪儿逃?”

        魏关山笑着,身形一闪,极速闪现追去。

        而他前脚刚走,小巷的一幢民宅里,就有个老人,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走出来。

        它闻着味儿,走到传送师的尸体前。

        俯下身,大口大口地,当街啃咬起来。

        “嗷~!”

        ……

        “嗷~!”白银军总医院的病房里,赵九州吃完三碗海鲜泡饭,终于心满意足。

        安安走进卫生间,帮他拧了把毛巾,给他擦了擦脸。

        然后麻利地收拾小桌上的垃圾,一边说道:“你先休息一下,治疗师马上就来。”

        “嗯。”赵九州淡淡硬着,伸手在安安手臂上摸来摸去,吐着槽道,“妈的我这么厉害,他们居然好意思只给我列兵军衔。”

        “白银军的规矩啊……啊!”安安被赵九州摸得惊叫一声,又不好跟他生气,只能很温柔地劝道,“别闹,医生说了,你不能乱动。”

        “治疗完就可以动了啊。”

        “那也得明天……”安安满脸发烫,想起自己明天就要把自己交代出去,心里又害羞又忐忑,但唯独没有任何抵触,好像是从小到大,就在等这一天。

        相比起很多徐家孤女嫁给了老头子,她还算幸运的。

        徐家孤女的保质期是20岁之前,她今年19岁,如果不是被送给赵九州,很可能就要因为“保质期”的问题,被送给哪位四五十岁的分舵副舵主了,或者最好也就是给徐家的旁系做小。

        所以赵九州这样的,已经远远超乎她的预期。

        他甚至比她还要小两岁。

        徐震说他是天下第一玄术师。

        长得也还不错。

        性格虽然有缺陷,可看得出来,不是会欺负她的那种人。

        而且脑子很灵光,甚至能把徐震欺负得不要不要。

        可以说,文武双全,各种优秀了。

        安安甚至有点期待明天。

        但现在不行,以她的原则,她绝不能让赵九州为了啪啪啪而受伤。

        那就是她的失职了。

        “刚入伍就是这样的。”她强行转移话题,试图让赵九州冷静下来,“入伍后只要立功,升职很快的,以你的能力,说不定明年就是尉官、校官了。”

        “我都不知道我的能力怎么样……”赵九州岿然不动,就是要往某个方向带节奏,“你都不让我了解一下自己的能力……”

        他作恶的手,在安安腰上摸来摸去。

        安安被他摸得乱扭,扭地赵九州简直快炸裂。

        嗡嗡嗡!嗡嗡嗡!

        桌上的手机,却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响起。

        安安急忙把手机接起来,递给赵九州。

        赵九州一看是名字是韩明明,接起来就骂:“爸爸!干嘛?!”

        那头明显一愣,随即惊恐道:“赵……赵九州吗?我不是你爸!我是韩明明!我现在和柳一飞在一起,我们在世界杯主赛场,救命……救命啊!!”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61568/326236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