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尼普顿的敌意(求订阅求收藏)
    想一想十数头、数十头、上百头沙石幼龙俯冲的画面,那得多么的壮观啊。别说四皇了,他们仨部加起来都不够看的。也就一个凯多能够飞,能够在天上干掉他们,至于其余的两位……呵……你敢乘船出来么?

    绝哔给你炸海里去!

    老实点儿,把自己的脑袋缩进龟壳里吧!

    所以,这些岛屿、海域他志在必得。

    把幽灵岛驶进这些区域的中心位置,然后……正正好好的,可以把这些点连在一起。虽说这些点连接在一起后并不是圆形,但……五芒星哎,虽说给拉扁了不少,但……还是能看的出来的。

    最后,惊得找不到北的一群记者们,在贝尔充满了凛冽杀气的动员令下……离开了。

    等回到香波地群岛时,心脏还依旧噗通噗通噗通的响个不停。

    ————我来新世界是来打仗的,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这一场战争,只许进,不许退!临阵逃脱者,杀头!消极避敌者,杀头!动摇軍心者,杀头!

    一句狠过一句,霸气十足!

    ————

    鱼人岛的消息要比海面上慢,海面上几乎都要传遍op世界各地了,鱼人岛才收到了消息。

    看着报纸上,那熟悉的女儿的身影,尼普顿气得一把摔在了地上!

    “该死的混账!居然敢亵渎我心爱的女儿……呼呼……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一想到那人变的跟她女儿一模一样,可能会摸——摸……这里,看看那里的……尼普顿就要气到头顶暴血。女儿的清白啊,啊啊啊啊啊啊!混账,要杀了他,绝哔要杀了他!

    海马右大臣赶紧推拦:“唔——陛下,息怒,息怒啊,现在可不是讨论那个人的时候啊!”

    鲶鱼左大臣已经老了,是推不动尼普顿了,在旁边一边捋着胡子一边慢腾腾的说道:“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清洗闯入岛内的人类海贼才是!”

    白胡子死后,鱼人岛也度过了一段惨淡的黑色的时光。

    无数的人鱼被抓,被贩卖到世界各地。

    尽管他百般下令,禁止女人鱼们私自外出,入夜更是不得外出,但那些该死的人类海贼总能找到地方……把人揪出来。

    原本的剧情里,被抓走的人鱼不下数百。

    即便是尼普顿率领龙宫軍四处清缴海贼,依旧左支右绌难以招架。龙宫軍人数有限,护得了一处,就管不到另一边。

    眼看着子民们被抓走,尼普顿流出了愤恨的泪水。

    后来,甚平率领海贼团加入了大妈旗下,鱼人岛的动乱才得以摆平,而相对的鱼人岛要付出数以吨位计的糖果来换取平安。

    而此时,白胡子已死,鱼人岛的黑暗时光——降临了!

    “唬——我……我知道了……放开吧……”尼普顿毕竟是一國之王,一点点的收起了心里的愤怒。

    现在,也确实不是时候!

    “父王……”就在这时,一个柔柔的声音飘了出来。

    “白星?!”

    “白……白星公主?”

    “公主您怎么……?”

    尼普顿瞪着大眼,“白星——谁让你出来的!现在鱼人岛很混乱,赶紧回去,我……”

    “呜哇——”白星被吓到哭了起来。

    一下子尼普顿就慌神了,连忙小声安慰道:“白……白星……我……我不是真的凶你的。啊啊啊啊啊啊……爱妃,你要是在这里就好了……”

    作为一个大男人,尼普顿最不会的就是哄孩子,一般都是乙姬王妃的活儿。可现在,王妃已然逝去。

    “左大臣,你上!”

    “诶,我?”

    “右大臣!”

    “可,陛下,我不……”

    或许是听到了母后的名字,白星一点点的停止了哭泣,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擦拭着泪花:“父王大人,我……梅加洛跟我说外面乱成一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来,卫士,送公主回硬壳塔去!”尼普顿挥手喊道。

    “是,陛下!”

    “公主,请吧,您的安危是第一要素!”

    “可我……”

    侍卫们簇拥着公主离开了。

    范德戴肯九世变本加厉的以恐吓方式‘追求’白星,时不时的将武器丢到白星的塔外门上,而白星为了躲避狙击待在硬壳塔里长达10年的时间,甚至连母亲的葬礼都无法出席。

    通常由士兵送餐,或大臣有事回报时,都不得超过五分钟。

    如果不是这次鱼人岛大乱,侍卫松懈的话,还真出不来。

    就在走向拐角的时候,一柄十米的巨斧,呼啸着砍了过来……

    惊变!

    震惊了众人!

    “白星!”

    “白星公主——”

    “公主殿下!”

    龙宫的人都傻眼了,尼普顿飞速的扑去,然而却鞭长莫及,眼看巨斧就要先他一步砍中白星了。

    而白星也是因为事发突然,吓的怔住了,反应都没!

    实际上,就算她反应也没用,巨斧会拐弯!

    一时之间,险象环生!

    就在大家以为,悲剧即将降临的时候,一个蓝色的拳头轰了过来!

    嘭——巨斧被轰飞!

    “白星公主,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太危险了,还是请尽快回硬壳塔吧!”

    看清楚在关键时刻救下自己一命的人后,白星激动的抱住了来人,泪水哗啦哗啦啦的:“甚平老大!”

    “甚平,你救了白星。”尼普顿也哭了起来。

    “公主,白星公主!”甚平无奈,只好推开抱着自己的巨大人鱼,“先将公主送回去硬壳塔去,外面太危险了。”

    “父亲,甚平老大,那我先走了。”白星也察觉到外面的危险了,她只想快点儿回到安的地方去藏好,然而冷不丁的她发现了……“诶——这不是我吗?”

    麻溜的捡起报纸,一看。

    果然,就是她。

    要!糟!——尼普顿、左右大臣三人,脸都紫了。

    “诶?”

    “龙王贝尔?”

    “我?”

    “《我们都被顶上之战给骗了,难以置信,难以置信,‘蓝龙王’贝尔的真身居然是鱼人岛的公主——白星殿下!》”

    “诶诶诶诶????”

    吧嗒,报纸掉在了地上。

    白星双手捂着脸,傻了……

    我在哪里?

    我是谁,谁又是白星?

    甚平错愕了一下捡起报纸,看到报道的瞬间脸色就黑了:“这个……”